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侯云春:反弹不等于反转 国内经济中期仍将下行

2017-04-23 15:45

  金融界网站4月23日讯 第十一届中国期货分析师大会于4月22日-23日在杭州黄龙饭店召开。本届论坛以“大融合·大数据·大市场”为主题,探索在金融业融合发展与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如何通过风险管理新工具、新模式的组合与应用,提供专业化服务的新思路。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参会,并做了关于供给侧结构调整与金融改革的主题演讲。

  侯云春分析了我国供给侧改革所面临的问题,对于改革特别是金融市场的改革谈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他对国内外经济形势也做了独到的分析。

  对于“国内经济连续两个季度反弹,是不是已经走出低谷”这个问题,侯云春认为,“中国经济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但反弹不等于反转。中国经济短期有所反弹,但中期将继续下行,在供给侧的结构性调整繁重任务和转型升级、增长方式的转变中,经济增长速度不可能高。而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崛起是大趋势。”

  以下为演讲实录:

  侯云春: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我参加过不少的会,但是参加今天的会还是有点诚惶诚恐,因为在这么多金融大咖和机构界的业内人士面前让我讲供给侧结构和金融改革挺有压力。命题作文,我就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看法,供大家参考!

  很多媒体评价中国经济一季度,GDP增长6.9%,连续第二个季度回升,投资增长9.2%,也是回升的势头,消费增长10%,特别是进出口,增长了21.8%,其中出口增长了14.8%。大家知道这两年我们的出口都是下降的,以至于李克强总理的工作政府报告在预期当中,没有对出口指标作出预测。这两年出口压力非常大,每年算下来,弄个零增长也是不错了,很可能是负增长。然而今年以来,财政和企业效绩一直不错,财政收入一季度增长14.1%,央企的一季度企业利润增长了26.5%,很多先行指标,如电力、铁路运输、公路运输,这些指标都很好。国际经济形势也不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去年2016年最低的时候跌到了290点,今年3月底的时候到过1338点,目前大约是1195点。总的来看,情况还不错。经济反弹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已经触底回升,也有的说连续两个季度反弹,是不是中国经济走出了低谷,中国经济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我感觉反弹不等于反转,中国经济大的判断,我认为可能是这样的,短期有所反弹,中期继续下行,长期来看,中国的崛起是必然的。这个判断供大家参考。

  说到供给侧改革,中国经济这几年经济下行,增速放缓,我们强调供给侧改革,原因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面临的中国经济的趋势是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周期性因素和阶段性变化的因素、需求侧的因素和供给侧的因素、国内经济的因素和国际经济环境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且主观性相比较而言,以上几个方面,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中,短期因素导致经济增长提高了;阶段性变化的因素是主要的;需求和供给的关系,供给侧是主要的;虽然国际经济环境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国内的深层次的经济矛盾是主要的。我们面临最大的变化是需求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么多年我国一直是依靠高速地出口——就像一季度这样高速增长地出口,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投资拉动的经济。以前遇到问题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国际金融危机,我们都采取的是力度很强甚至超强的需求刺激,需求管理的办法,现在为什么不行了?

  过去我们强调需求侧管理。大家看,其一,是出口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两位数增长,一季度是特殊原因,一个是去年基数太低,大宗商品回升,国际上环境略有好转,有几个方面的关系,但是这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国际金融危机之前几十年,国际贸易的增速都是经济增速的1-2倍,但是这几年,国际贸易的增速都低于经济增速,为什么?因为在经济低迷、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各个国家为了保护本国的就业,保护本国产业,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因此出口面临的大背景是这样的。其二,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尽管现在在城市化进程中还有一些基础设施需要加强,但是经济几轮的大规模基础设施的推动,已经有了显著改善。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房地产投资、金融投资泡沫很严重,再靠过去需求刺激的办法已经不行了。另一方面,是需求升级,当然需求升级本身也是一个变化,一个变化主要体现在消费升级,大家已经从过去的吃穿住用的基本因素向安全、更健康、娱乐、知识、人的全面发展这些方面增加,但是我们的供给能力不足,我们面临的是这样一个矛盾。这样的一个矛盾怎么办?

  过去讲的产业结构调整,我记得我参加中央建议的起草,那时候强调的就是结构调整为主线,现在叫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两者有什么不同或者区别?我觉得供给侧的改革和结构调整是相互紧密联系又有所区别的同一件事的两个方面。我们的产业结构是怎么形成的?最深层的根源在什么地方?这些方面因素可以有很多,和我们的基础水平、资源禀赋、在国际上分工、以及我们的经济发展阶段都有很大的关系,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层的体制性原因,是我们的行政区经济,经济本来是经济区划来组织经济活动的,什么样的环境最合理,市场在什么地方,哪个地方的投资最贴近市场,成本最低等等。但是由于我们现在这种经济区划,以中国这种体制,是以各级地方政府作为资源的配置者和生产的组织者。好处,就是每个地方政府都是经济发动者,大家都有追求GDP、追求政绩的积极性。国外老说破解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密码到底是什么?说我们高效也好,或者什么也好,确实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任何事情都是两方面的,有利就有弊,我们这种体制好的方面是大家都有发展积极性,所以也促进了各级地方政府必须赶超的格局。但是也带来了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地区产业结构同步化、底线竞争、市场分割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那么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短缺经济,市场的空间很大,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这种体制有利于我们的经济扩张,但是当外部条件发生变化之后,就是经济发展到了现在的阶段,它的弊病和问题就会凸显出来。所以说如果不进行这样一些供给侧改革,我们的产业结构是改变不了的,用行政手段调整了,过几年结构问题还会出现。所以要进行结构调整,首先要进行改革。

  我认为在改革方面做四件事情,在调整方面也要做四件事情。改革方面需要做的首先是破除障碍,在市场准入、市场进入方面,允许各种所有制,各种经济成本公平竞争,打破地区分化。第二,转换机制。这个转换机制更重要的是转换各级地方政府的职能,做他自己真正应该管的事情,让市场在资源的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政府在这个前提下,自己该做什么就去做,这是抓资源配置的机制。第三,改善环境,改善环境也是改革,要改善对企业政策环境、服务环境、法制环境等等。这对企业来说,对所有搞金融的来说,最好的宏观经济政策是让大家感觉不到变化的政策,最好的经济环境是能够让大家可以预期的环境,如果政策变来变去,对市场、经济发展,大家都感到不确定,不敢投资、消费,这就要改善环境,特别是各级地方政府更多地为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良好的市场氛围。第四,强化法制,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供给侧结构调整涉及到诸多的法律问题,企业退出市场,资源优化重组结构,经济纠纷的裁判,异地企业的诉讼等等,都涉及到法制问题。这必须得改变。

  这些改革代替不了企业结构调整,但有了供给侧改革的前提,可以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供给侧的结构调整,我说的四件事情是加减乘除四个方面。先说减法,减法是去产能、去杠杆、去泡沫,因为这些产能不仅是落后产能,即使是先进的产能,适应过去那种高速增长的出口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投资相配套、相适应的产能多了,现在也必须调,去产能。加法是增加有效供给侧,特别是服务方面,包括高端的教育、医疗、文化等等这些方面。乘法是搞创新,因为创新对市场来说,这是开拓了前所未有的,一旦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发展出来就可以大力指导,创新的效益带来的是乘法效益。除法是“僵尸企业”退出,市场出清。有一次会上提到,我们国家有60多万“僵尸企业”,这些“僵尸企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下子退不了市场,因为我们的破产法等方面还不完备,其实在发达的市场条件下,成熟的市场经济下,企业的优化成果是随时在进行的,企业绝不能等到资不抵债,要破产再来处理的,而且一旦失去优势之后,就及时地被更有优势的企业刷破,这样随时可以保持资源的优化配置,各种要素掌握的优秀企业家和最优势的企业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结构调整要做好“加减乘除”四件事。

  这样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对经营机构、经营行业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要求,怎么样能够促进中国经济更加健康地发展,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调整?我们可以说金融行业重任在肩。改革、创新、服务、发展监管,促进金融健康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金融也有需求侧和供给侧,需求侧是实体经济和嗷嗷待哺的小微企业,特别是嗷嗷待哺的小微企业,供给侧就是银行、资本市场、金融保险、期货,我们都属于金融的供给侧。中国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是美国有一个研究,他说现在美国各种金融机构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比重,只占10%,我还看了一个数字,说美国现在17万亿GDP,只有5万亿来自于实体经济,也就是说美国经济的金融化相当严重,这是他们最大的毛病,但是能这么玩的也只有美联储,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这样下去,如果不加改变,再发生金融危机的概率是相当高的。前段时间有分析说国际经济危机的第三波正在逼近,讲的是什么?讲的是第一波美国的金融危机,第二波是欧债危机,第三波是新兴市场经济的债务危机。现在的金融风险可以说是相当突出的,这几年说来说去,全球经济的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无非是三大问题,一个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从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在什么地方,第二,金融风险怎么样管控、防止,第三,全球治理、国际经济刺激怎么样改革。大家都在讲全球化,全球化是经济的全球化,全球化包括经济全球化、政治全球化、社会全球化,我们是政治全球化、社会全球化。经济全球化,没有哪个国家不是从经济全球化中受益,但是受益的程度不一样,特别是一个国家内部,在经济全球化中怎么样处理好贫富差距拉大问题,这是全球治理的当前突出问题。不管哪个国家,说说的全球化,包括美国,特朗普要去全球化,他要去的不利于自己的全球化,大家都主张的是对自己更有利,特别是全球化已经从1.0、2.0、3.0,发展到目前我们说的全球化4.0——投资全球化——阶段,这种矛盾更是突出。

  第二,中国的服务实体经济、提高企业竞争力要做的一个方面是加快资本市场培育和发展,降低企业间接融资成本,提高企业直接融资比例,减轻实体经济的财务成本这方面。在推动金融创新方面,特别是期货市场的发展,我觉得空间还是很大的,怎么样在推动期货市场和场外衍生品交易的机制创新,培育投资者,特别是加快投资队伍的建设,也是现在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金融的改革发展对中国经济当前的发展和今后一段时期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可以说中国的,应该说金融方面的问题、风险,这么多年下来已经积累了相当严重的问题,而且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增加,中国经济仍然处在下行通道的情况,金融风险敞口还是很大的。中国经济这方面的问题很严重,会不会像国外那样发生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我们这方面的概率不大,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危机生成的原因、机理和解决的方式跟他们不一样,中国的储蓄率比较高,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内债,中国政府的调控力度比较大,工具相对比较多,遇到问题我们可以采取非常规的措施来解决。但是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我们老是处于亚健康状态,是以牺牲效益为代价。

  金融的改革的市场化是我们改革的方向,在这方面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循序渐进。中国的供给侧改革面临的任务非常繁重,怎么样使中国经济能够健康地可持续发展,避免发生大起大落,和金融的改革发展关系很大。中国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成功,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其实政府职能转变、企业机制转变和金融市场的发育监管都是互相促进的。中国经济短期可能会反弹,但是从中期来看,我们的下行压力依然很大。谁都不是算命先生,不好预言,我觉得后面几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可能重入下行的通道,这个概率是比较高的。我也注意到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OECD三大组织对中国经济的预测,特别是从一季度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发展来看,他们是比较乐观的,都纷纷调高了全球和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世界银行预测今年2.7%,明年2.9%,对明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是调高了,但对中国明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是低于6.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们认为今年全球经济增长3.5%,明年3.6%,中国今年是增长6.6%,明年6%。再就是OECD和世界银行的判断差不多。所以归结起来还是一句话,反弹不等于反转,近期可能反弹,中期会继续有所下行,因为我们还是处在供给侧的结构性调整繁重任务和转型升级、增长方式的转变中,经济增长速度不可能高。而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崛起是大趋势。

  最后,再次向大家表示感谢,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原文链接:http://futures.jrj.com.cn/2017/04/23154422367838.shtml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