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原创』权证大猜想

2006-06-28 22:41

  权证是新鲜事物,这是我的理解。当然,肯定有人反驳我说,中国早就有权证了。朋友且慢,你觉得那能叫真正意义的权证吗?我觉得,今天的权证为机构投资者打开了避免系统风险的大门,所以,我认为它们是新鲜事物,至少我第一次接触。下面所言纯粹猜想,请朋友们务必不要当真!(科学控制股市风险 感受全新敏感型攻击波段……)

  常言说,“欲要取之,必先与之”,反之,就是“欲要弃之,必先得之”。我猜想,机构对于认购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因为它们不缺钱(媒体都这么说)。实在看好公司的前途,就买正股就行了,因此,认沽权证弱于认购权证,我怀疑是机构的阴谋。

  最明显的权证就是万科权证,从正股和权证的关系来说,它肯定无持有价值,但是,对于大量持有万科正股的机构来说,也许就有一定意义。同时,大家一定要记住,目前的市场已经完全转变为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博弈,经过我半年来的研究和思考,中国的基金管理公司,基本分成了三大阵营,它们之间的斗争异常激烈,过去那种依靠欺骗散户的赚钱手段已经或者即将变成小儿科。

  比如万科,它有A股和B股,A股流通盘29亿多,B股流通盘5亿多,因此,该股票的主战场在A股。首先,机构通过“逼迫”大股东大量送权证,达到了高位减持权证的目的,当然,大股东也通过降低认沽价格保证了自己的权益。其次,因为有低价和成本的原因,通过维持B股的价格(目前还在6.11港元),比价效应使人产生A股价格便宜从而产生买入的冲动,同时,博时等机构的低位“主动”退出,为南方系坐庄万科扫除了障隘。因此,南方系只要通过反复运作保证自己成本低于4元钱,就保证了自己资金的安全,显然,这么运作的难度非常小。最后,通过非常手段打压权证的价格,从而保证了自己低价能够买入足够的沽权,也为自己退出预先留下了后路。对于大股东而言,因为持股比例偏低,公道的价格增持股份也是合适的,最重要的是,大股东没有送出一分钱保证了股权分置改革的通过,也是胜利的。

  通过我们上面的分析,我们已经清楚,未来的机构投资者和大股东“合作愉快”是他们的必修课,大股东也将成为市场的决定力量。这样,也反证了未来市场博弈机构化的趋势判断,而机构和散户的博弈将成为次要矛盾。同时,通过市场五年的“折磨”,普通投资者加入机构的阵营将成为主要趋势,这样来说,基金公司是5年熊市的最大赢家。

  再回到目前的市场博弈上来,我们已经清楚,机构想得到的东西必然想方设法将其价格做低,从而降低自己的持有成本,机构想退出的东西必然想方设法将其做高,从而达到高位减持的目的。认购它们不会买入的,除非有什么借口。大家知道,宝钢公司买入了邯钢认购权证,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不清楚,我觉得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不健忘,宝钢公司曾经高位大量买入过爱建股份的股票,然后低价卖出,大赔一把。因此,不要把宝钢集团的操作水平当回事,他们也就是一半吊子,糟蹋钱的主,其内在的猫腻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曾经发生的事实我却是知道的。

  再来看当前的市场,超级大盘股票回归是未来的趋势,这些公司许多都是确实有投资价值的,基金们将迎来它们的盛宴。同时,也注定了基金们将减持过去“不得已”持有的股票,而2006年的“牛市”呼声,为它们的顺利退出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于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最重要的是,许多优质公司发行权证,特别是认沽权证,为它们降低个股风险提供了避险的工具。

  机构反复套利的条件有有三点:一、牛市呼声必然造就认购吃香,为它们实现高位退出提供了机会;二、牛市呼声必然造就认沽贬值,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认沽“费纸论”成为了共识;三、“牛市”呼声使它们轻松高位减持了股票和认购,低位获得了认沽和新股。因此,机构是本次行情最大的赢家,未来也永远是最大的赢家。

  未来怎么看待权证市场呢?机构主持下的许多认沽基本到了真实的价格,它们以买入为主的策略已经开始实行。但是,你必须清楚,机构为了得到尽可能多而便宜的认沽,反复震荡打压必然是它们的主要策略,因此,研究和掌握机构的操作手法将变得十分重要。

  最后,权证因为天生的杠杆效应,想和机构争食也并非容易,其中的难处非同一般,其诡秘变化非我一篇文章所能详尽。因此,不建议重仓参与,小赌怡情却也未尝不可。

  当然,我也可以给你我最看好的认沽权证:580996,其次才是580997。原因就是600009过去的9年太牛了,还能再牛下去吗?四月份之所以没有点评它,因为那时侯我觉得它价格太高了,当它见9角之下的时候,我就觉得差不多了。

  《权证专栏》这几天没有人写文章,我今天就“凑合”一篇,欢迎大家写点看法,哪怕是反对的做权证的文章也行,只要是自己的真实研究和真实感受,不必在意对错!因为看球赛,时间总是很紧张,文章发表了我就要说再见了,朋友们晚安!

  个人观点,请谨慎参考,不作为你操作的依据!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