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断章取利”的“国际接轨”(转)

2006-10-13 16:22


作者:秦海

有位北京乘客手持一张北京到广州的机票办理登机手续,在换取登机牌时却被告知,他乘坐的班机满座了,他只能改签其他航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来他购买的机票属于“超售”。而机场所以超售,是因为经常有一些乘客弃飞,那么购买了超售机票的乘客就可填补弃飞乘客的座位。据说这是“国际惯例”。上面所说的这位北京乘客运气不好,他这次航班没有人弃飞,或者弃飞的乘客不多,他便没了座位,只好改签其他航班。这当然会延误乘客的行程,打破乘客原来的计划,甚至会给乘客造成某种损失。正是考虑到这些,人家的“国际惯例”还有配套“惯例”,那就是当乘客购买“超售”机票时,售票窗口和机票背面均有提示,告诉你到时可能没有座位,你可以决定买不买,并做好一旦没有座位的准备;而当真的没有座位的时候,乘客还有权利获得一定数额的金钱补偿。但是,到了我们这里,这个提示和补偿的“惯例”却没有了。原来我们这边对人家“国际惯例”进行了“断章取利”的处理:对自己有利的、能维护自己权益的章节“按办”不误,对自己不利的、需承担责任和义务的章节,则剔了出去。

这些年,时不时听到与“国际接轨”的呼喊。这也不错。既然要走向世界,当然得与国际接轨。如果自己的“轨”同人家的“轨”不一样,比人家窄或比人家宽,又如何同人家接轨?但我们很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只接对自己有利的“轨”,对这种“轨”他们接得非常神速,而对自己不利的“轨”,要自己承担责任和义务的“轨”,对不起,不接。

现在银行增加了一些过去没有的收费,据说这些都是“国际惯例”跟“国际接轨”。接就接吧。但是,人家国外的大多数银行都有卫生间,把这当作银行的一项必备设置。可我们的大多数银行却没有卫生间。银行客户很多,办一件业务常常要排队等候一个来小时。一旦内急,就得外出满世界找卫生间。我们的银行为什么不在这方面也跟人家“国际接轨”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接轨”需要付出。

这种“断章取利”的“国际接轨”也最生动地表现在官员的工薪报酬上。由于我们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我们官员的工薪比起人家发达国家来,还低了好大一截。一些官员急切地希望在这方面跟人家“国际接轨”,还找出“硬道理”说,人家那里腐败没有我们这里严重,就是因为人家那里“高薪养廉”。一些部门、一些国有行业的官员也果然在工薪报酬上跟国际“接轨”了。例如国家级银行的行长年薪已超过100万人民币。据我所知,月收入六、七百元的职工多的是,一年也没有一万元。同人家年薪100万比,相差100多倍。对于这种“国际接轨”,许多官员都翘首企盼着。但国际上同时还有许多国家,其官员的工资比我们这边还低,对于这种“轨”,他们是决不准备去“接”的。这倒也罢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问题是,就是那些所谓“高薪养廉”的国家,人家的官场同时还有对官员权力各种限制、制约、监督的“轨”,我们是否也接这个“轨”呢?对此要么是讳莫如深,要么以“国情不同”把人家那“轨”从理念上拆去。

“断章取利”的“国际接轨”,乃是一种少数人唯利是图的“接轨”,这种“接轨”越多,越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且也越与真正的“国际惯例”相背离,最后不但不能与“国际接轨”,倒恰恰与“国际脱轨”,把自己“脱轨”到沟里去。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