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经济论坛』 【案例分析】寻找良知(转载)

2007-01-05 05:01

『转贴』
『经济论坛』 【案例分析】寻找良知(转载)
 

 作者:jxj43 提交日期:2007-1-4 02:08:00 

??抵制超霸 寻找良知
  
  沈敏荣
  (现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副教授, 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
  Email: shenminrong@yahoo.com
  
  一边是满街的超霸电池和超霸电器,一边是滴着血的事实:
  2004年,经省职业病防治院的诊断,惠州177名电池厂工人体内镉超标,有的人超标几十倍,2名工人达到了镉中毒的程度。这个数字后来还有增加。“厂生产镍镉电池,在她们工作这些年里,她们一直都与一种粉红色的粉末—镉粉接触,但女工们并不知道镉粉是一种对人体非常有害的物质。新工人进厂,大概在半个月内,才会慢慢习惯那种味道,非常的臭。机器压下来,砰的一声,就会非常大,粉尘就马上可以呼吸得到。”当时女工们的确带口罩,但下班一取口罩,鼻孔里面都有红红的粉。女工们在工作中不仅常年直接呼吸进镉粉,而且连吃饭喝水都是在封闭的车间里进行。镉是一种重金属,它通过呼吸道和食道进入人体后,主要伤害就是肾器官和骨头,而且这种伤害是永久性的。(央视《经济半小时》12月10日播出节目《致命的电池》内容实录)
  2006年1月至8月,曾是电池厂打工妹付洪琴与其他两名女工相继死亡。
  曾是该厂女工的周华琼的女儿柔柔一落地,全身乌黑,脸部还有血管瘤。 “刚开始生下来是乌黑乌黑的,她只有肚子上是白的,其他全都是像这样子的黑”。医院的医生都不知道这个小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年两岁的柔柔现在就已经不喜欢别人看她,或者讨论漂亮不漂亮的话题。
  2004年,电池厂方要求必须在3到15天内做出决定。大部分女工最后选择和电池商解除合同,她们一次性得到了从3000、8000、20000元不等的一次性补偿金。
  女工谭玲镉超标,手臂工伤六级,2006年5月谭玲出现了肾小球硬化的严重问题,超霸电池厂得知此事后,以无故矿工为由,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
  
  一边是冤死的灵魂和冲天的冤气,一边是正义得不到申张:
  死去的灵魂不能再生,她们死不瞑目,她们的亲人将承受无法承受的打击;那些未死的,但内脏和骨头受损的几百位女工,等待她们的将会的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还有那两岁的柔柔,面对她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生呢?我们真不能断定她日后的生活是做人还是做鬼?
  谭玲没有跟超霸解除合同,是超霸强行解除合同,谭玲申请劳动仲裁,但仲裁庭却判解除劳动合同有效。
  电池厂女工们希望恢复劳动关系,败诉; 2006年上半年,要求健康赔偿金,224名女工联合起来,再次把电池厂商送上法庭,要求每个员工补偿25万元。法庭认为没有法律条文支持对可能出现的疾病进行赔偿,判女工败诉。
  制度的完善、法律的制定需要时间;当制度不完善、法律没有规定或是法律规定不正义时,面对冤死的灵魂和冲天的冤气,我们还能以制度需要逐步完善、法律需要逐步完善来辩解和为自己的良知解脱吗?为什么必须要以她们的死和她们的性命为我们的“新制度”祭旗呢?我们这样解释难道不觉得愧疚,良心能觉得安宁吗?如果这些事情要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呢?喊天,天灵吗?喊地,地灵吗?难道我们觉得这些事情离我们太远吗?
  
  一边是初入城市的打工妹的生命、柔弱的个体和终生的残疾,一边是法律的无助和良知的泯灭:
  2004年8月,惠州市政府曾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政府与厂家已达成四条协议,今后不论多少年,哪怕是30年,镉超标和镉中毒的工人们的权益都会得到保护。然而大部分女工却认为这只是厂方的一个骗局。三家电池厂的法人许永新也表示:“法律的责任我们是全部承担的”。
  全部承担法律责任,意味着如果法律没有规定,即使是道义上的责任也可以不用承担;工人的权益会得到保护,意味着仅仅是法律规定的权益,如果职工选择了离开工厂,那也就没有关系了。法律难道仅仅就是这样解释吗?这样解释的法律难道不是“恶法”吗?
  事实是,如果我们的制度不健全、法律没有规定,我们的性命还是性命吗?我们的生活还是生活吗?我们的良知还是良知吗?
  难道社会的发展就必须要以噬血为代价,以那些花样年华为基奠?难道这些事情发生多了,频繁了,就成了正常了?难道法律没有规定,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吗?难道社会就没有良知了吗?
  记得第二次大战之后有一位犹太作家曾讲过这样一句话,“当纳粹屠杀第一个犹太人的时候,我认为这与我无关;当纳粹屠杀十个犹太人的时候,我认为这与我很遥远;当纳粹屠杀一百个犹太人的时候,我开始犹豫;当纳粹开始屠杀一千个犹太人的时候,开始将魔爪伸向我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无路可逃了。”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良知;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她)能看到同类被屠杀而能激起自己的良知。这种良知不需要法律规定,在任何制度下都存在,都能够对抗邪恶。
  面对女工的生命凋谢和被扼杀的生活,我们为什么不能说“不”?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说我们拒绝使用这些带着血的“超霸”电池和它们的电器?我们如果不这样做难道对得起我们的良知?我们的心灵会觉得安宁吗?
  所以,从我自己做起,拒绝使用这些违背人类良知的“电池和电器”,直至他们做出妥善的、合乎良知的解决方案。我忏悔我原来使用过这种电池和电器,我会将数倍于价格的钱寄给这些女工,悲剧的发生也有我的一份罪孽。我也真诚地希望、倡议:有良知的中国人,拒绝使用有辱人的尊严的超霸电池和电器。
  
  2006年12月26日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