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股市论谈】市场进入“大研究员时代”

2007-01-07 04:39

『转贴』
【股市论谈】市场进入“大研究员时代”(070107)
 

 作者:qincom 提交日期:2007-1-6 18:42:00 

????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和叙述这个观点,但是好象每次说的都不贴切,主要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命名。前天和一个行业研究员聊天的时候,他给了我最好的诠释。证券研究员行业从开始出现以来,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这几年正在进入一个黄金时期,整个市场也逐渐开始进入“大研究员时代”。
  
   一、价值研究从价值发掘转向价值赋予。
  
   我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股票是做上去的,特别是我国这样的一个单向市场里,实际上还是一个资金推动的过程。而这个推动过程中,我们最大的基础还是一个价值。价值是什么?从来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值可以定义价值,说穿了价值还是整个市场参与者的价值观念体系决定的。其表现出的最直接的数据可能是市盈率和市净率等指标,就是我们经常谈论的合理水平。
   市场的波动中,必然有些品种的价格与(未来或者现在的))合理价值水平相比出现了低估,因此,寻找出这些品种无疑是可以获得超额的利润。因此有些人专门研究哪些公司的价值被低估了,进行公司研究、行业研究以及政策研究。比如一个公司,今年收入0.50元,明年由于产能达产,收入可以提高到0.80,这期间有一个价值体现的利润。这个是研究员最初的研究方向。
   而最近几年的研究员除了大范围的行业分析和细致的个体研究外,对某些公司的价值研究开始转向价值赋予。举个例子,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个研究分析报告,某ST公司目前价格仅4元多,而研究员通过一系列可行的资产注入、重组假设后,其价值预期在2008年达到40元。这是一个典型的价值赋予的案例。
  
   二、证券产业链模式基本成熟,价值赋予达到共赢。
  
   我觉得,人是最聪明的,很多事情不是现在才发明的。很早就有人了解证券的实质了,前几年的资产重组年就是一个典型的价值赋予行情。当年深锦兴摇身一变重组成了亿安科技,登上了100元的状元秀,最后的下场是操纵股价,锒铛入狱。最重要的问题是,思想达到了,但是环境基础不行。就象共产主义肯定需要物质的极大丰富的时候才可能实现一个道理。
   而现在的环境,逐步把思想和资金以及利益完美的结合了起来:
   (1)基金机构极大的发展,拥有完整的调研、承销、战略投资和资金的完美组合。一个机构完全可以去研究发掘一个公司,赋予他价值,比如承销其增发,参与战略投资,旗下资金共同作战,完成整个的价值赋予和发现的过程;
   (2)全流通状态下,大股东的身价和市场相关,赋予价值达到共赢。我上次说过,全流通下面,绝对不会再出现大股东抽血的事情了,那绝对是体制的问题。大股东更愿意是把一些有价值的长期资产通过注入转变成可以快速变现的短期资产。在这个基础上,价值赋予符合共赢的理念;
   (3)市场上资金分工逐渐明确,市场规则得到大家的遵守。经过这么多年的折腾,大家都明白,靠浑水摸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市场,就是要规规矩矩赚钱,稳定是大家都明白的最首要的基础。目前市场上有资金专门收筹码的,干脏活累活,最后交给基金价值发现的很常见,这就是一个市场分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利润空间,这就是市场。
   说了半天,我总结一下这个价值赋予的过程:首先通过研究员寻找一个目标公司,具有实际操作的可能性。然后与公司大股东沟通资产注入的可能性,通过为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或者新股东,拓展企业的发展空间,同时采用增发等方式注入优质资产,提升公司内在价值。而旗下基金资金通过投资获得巨大的利润。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这样的故事将使每个市场参与者都获得共赢的机会。
  
   三、研究指导市场方向,大研究员时代到来
  
   其实现在很多著名的行业研究员已经是资金重点跟踪的对象了,听说老赵刚到通威股份调研,市场就以两个涨停来迎接了,因为市场资金预计老赵去了,通威肯定有故事了。这个故事很好的说明了,已经有很多资金跟着研究员走了。我还听说,去五粮液公司调研的一些著名研究员后面是一批又一批的基金,正是这些研究员的分析和资金的力量才使得五粮液放弃了收购汽车资产的计划,股价重新走强。
   我觉得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市场把我们的思想和资金有效的结合了起来。思想决定枪杆,枪杆反过来捍卫思想。没枪杆,你想的再多再美也是梦,没思想,那么多枪杆乱来就是自杀。我们从没思想、到有思想没枪杆再发展到现在的有思想也有枪杆的年代,不容易,也要珍惜。
   因此,我觉得大家看研究分析报告的时候,不妨细心留意一下一些著名的分析师的方向和思想,把握一些重点公司的动向。
  
   ----特意把时间提前了一天,因为一来,明天是我的生日,写一篇有意思的东西记得一下,二来把这篇文章送给长时间来给了我很大帮助的研究员朋友们。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