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游击歌谣】征文:从老首长到新队员

2007-02-21 17:39

  

  街上有个可能是女性也可能是男性的自称将军的很可爱的小青年,他说自己的战袍很多,我完全相信。我们是半年多以前在月坛相遇的,当时他称我为老首长;后来又多次在茶室见面,有欣慰,也有尴尬,原因主要在于他的玩世不恭。估计他不一定炒股,但他往往让我望尘莫及。──这就算此文的开场白吧。

  其实,可以毫不夸张地自称为将军的是现在只能自称队员的我。天儿把股民分成四代,我至少是三朝元老。

  记得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在某地市首脑机关的办公室任副职,属下一位财经院校毕业的秘书在一次重要会议的准备工作交办时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让我难以容忍。但第二天听说他是偷偷跑到证券营业部而流连忘返,我竟然不顾身份地让他带我到那里体验了一次。后来我们著文论证了大京九某路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综合效应,以及如何通过资本运作把某彩电企业做大做强。

  又记得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初期,我已是所在地市的一方诸侯,以自己的书生意气在建国后授衔的将军达42位之多的某县“扶贫攻坚”,既指点江山又激扬文字,颇有几分自信。然而有一天,有几位小青年来访,使我的自信大打折扣。来者有三,当然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位,这时他已经是地委副秘书长了;还有二位,一位是后来成为某知名制药企业总经理的吴君,一位是当年和我属下一起炒股至今仍乐此不疲而且成为私募基金经理的彭君。虽非忘年之交,但年龄确也悬殊。交谈之间显而易见,他们对市场经济包括资本市场的感悟比我深得多;而我深感在面对数百近千党政干部大谈驾驭市场经济规律促进本地发展时并不真正知道市场的可爱与可怕。

  还记得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后期,我率团到深圳考察,接待我们的自然是当地有一定级别的官员,但也有家乡在此创业有成的精英。那天我与时任深圳某区国资公司总经理的周君谈及他的博士论文,也许是酒喝多了些,突发奇想,请他指导我女儿炒股,以便让女儿从中提高财会工作水平。周君欣然应允,但提醒炒股就是炒心态,女孩子未必合适。随后我还是瞒着妻子,为未跟我去县里仍留在市里的女儿在证券营业所开了帐户并转入了两万元。这显然是我当时的身份所不应该做的。

  我更记得,那是本世纪的第一年,我返回原来的出发地任职,有一天午休后打开电视,有线台屏幕出现了股市即时行情。我问女儿炒股业绩如何,女儿说压根没买过股但知道电话委托程序。我心血来潮如法炮制,买进了民丰实业和同济科技。此后每天中午随股价涨跌而喜忧,却不知股指为何物。再后来,忙于工作,手中有股心中无股,听任民丰被ST,不知不觉中让同济从14.3元跌到2.05元。当我开始有点时间留意股市时,我痛切地感到自己犯的是如此难以饶恕的常识性错误。

  当然,近期的记忆尤为清晰:我逛了金融街,我拜过月坛,我进了茶室,我见识了高老庄主,我遇到了落红老乡,我游览了散户家园,我巧遇到昆仑神鹰......我虽年届知天命,却与一群小青年在网上称兄道弟;就自己真正的股龄和股海经历而言,我曾并非阿谀奉承地叫过有的小青年为老师,至今我还努力从他们身上吸取蓬勃朝气。

  有歌谣为证:农家子弟,烧过锅炉。读书不多,称职秘书。文凭大专,经历丰富。无意官场,却登仕途。本色依然,勤勉简朴。星移斗换,老将复出。搏击市场,谈经论股。欲至千里,还须跬步。海纳百川,厚德载物。老兵新传,永不自足。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