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红尘小说】城殇 3

2007-10-25 07:46

他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的,但是难掩其中的兴奋,足以对车上的人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差不多所有熟睡的旅客都醒了过来,所有昏昏欲睡的旅客像突然注射了一剂强心剂一样,从各自的位置立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有没有死人?死了多少人?”
  黑背心得意起来,说:“那场面真叫惨!就在前面的隧道里,大卡车断了两段,车头就直直地砸在奥迪车上,将它压成了一块废铁,另外一截是集装箱货柜,撞断高速公路的铁轨,将隧道里面的墙壁撞了一个窟窿,还冒着烟呢……”
  “你这小鬼,谁问你这个了,到底死了多少人?真不知道你在瞎扯什么?”
  有一位烫着卷曲头发的大婶听得不耐烦,掐断了黑背心的话头。
  黑背心接着说:“我话还没说完呢,好戏还在后头,怎么会让您失望呢!简单的说,死了四个人,还有一个120正在抢救,如果他也死了的话,死者就是五个人。”
  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掌张开,在前面像跟大家说拜拜一样晃了晃。
  “啊!”
  这个简短的惊叹,表示大家对他的答案很满意,野林不禁也受到了感染,意外的感到了振奋。
  那位大婶却不肯罢休,她似乎想了解更多的细节,又问:“全部都是男人,还是全都是女人?或者死了几个男人,几个女人?”
  黑背心略为思索,努力回忆,然后恍然大悟似的说:“除了一个女的,其余的都是男的。卡车上有三个男的,他们都死在车头里,轿车里有一对男女,男的还没死透,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抢救的正是他,那个女的估计没得救了,直挺挺地躺在一旁,谁都没理她。”
  那个大婶听得入神,怔了一会,说:“那个女的长得怎样,漂亮吗?”
  黑背心可能没意料她会问这样无聊的问题,不禁一愣,最后还是给出说法:“我哪里知道她长得怎样,我只知道她的身材很棒,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怎么会不知道?都知道身材好了,哪有不知道样子的道理啊!奇怪!”
  “她的脸已经被压扁了,像一张烙饼一样,你说我怎么看得出来!你自己过去瞧瞧不就明白了吗?”黑背心不耐烦起来,把手指向“芭蕉洞隧道”的方向。
  这段对话如同插曲,让野林来了兴趣,而且开始就异常的浓厚,这是因为他的老婆慧欣也是女的,而且公认的有一副好身材。
  野林将车窗开到最大,一脚踏在窗沿上,弯腰一使劲,整个身体就从车窗弹射出去。他蹦了出来,一落地,惯性使他往前踉跄,他没等身体平衡,就摇摇摆摆的往前冲出去。
  没人怀疑他这样子不是失魂落魄了。
                 
  芭蕉洞隧道已经装满了人,黑压压的,就像一窝躁动不安的蜂巢。
  野林早就做好了准备,将力道分掼双臂,往里面分成两边拨开人群,但人群就好比汇聚成片的流水,他好不容易拨出一道豁口,用自己身体填进去,不一会,被拨开的人群又重新分流,势道惊人,两边夹击,冲压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将他挤了出来。
  野林无奈,想到一个办法,这回他没有冲锋陷阵的硬顶,而是用了尽可能大的音量,在人群外围喊道:“各位!死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
  没有丝毫挣扎,不费任何力气,人群开始自动分流,众人回过头来讶讶地注目着他,自觉地让出一条道。野林昂首挺胸,堂而皇之的走过来,一边喊着:“各位,死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
  这句话就像一句口号,足以震慑人心,起到号令群雄的作用,让野林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众人显然对他死了老婆这一点深信不疑,死了老婆,这可不是死了一条狗,一只猪,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开玩笑吗?当然不可能,不可以。既然这样,那个躺着的女人便不再只是独立的景观,由于她的老公的加入,便令人充满了期待,那场面应该比几个白大褂给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输氧更有看头吧!
  没想到通行是这样的顺利,野林开始害怕起来,那个黑背心小伙子所言非虚,前方确实死了一个女人,众人相互一致的反应,让他深深担忧:那个女人真的是他的老婆慧欣?
  人群的尽头,就是被人群围在垓心的车祸现场。
  那个硕大的卡车头和地面呈锐角压在红色奥迪的车顶之上,红色奥迪已经严重变形。由于受到重压,它的车身比正常的奥迪矮了大半截,蓬顶和车座之间的距离只有拳头大小,本来光滑的车身已经凹凸不平,布满波浪形的裂缝,跟钢厂里头被处理掉的废钢没有两样。
  旁边停着一辆120急救车,和几辆交警用车,遭遇车祸的人已经被处理路障的交警从车内掏出,总共五人,并排地躺在一旁的地面上,几名白大褂围着其中一人正在实施紧张抢救。到处洒落着血迹,血已经干了,从鲜红色转变成了黑褐色。
  隧道洞中姜黄色的灯光铺盖,使车祸现场保持着干蒸的氛围,烘托着围观的众人群情亢奋,热情高涨。
  野林很快就从五人当中找到女尸的位置,凑近前去开始仔细辨认,到底是否慧欣本人。一般认人,首先要从脸开始,但野林发现那张脸已经将红色奥迪的车身一样,严重变形,超出了正常人拥有的范围,五官好象都处在同一平面上,这使他想到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卡车头的底板从高空而降,那个女人感到头顶有异样,不禁抬头仰望,这时眼前一暗,高速冲劲的底板与她的脸重叠,她的脸迅速的被整成了一个平面,如同被电熨斗刷过。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