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红尘小说】城殇 4

2007-10-25 07:48

那个女人一定是很俏皮的了,她抬头仰望的时候,并不是如同常人一样将头微微仰起,然后抬起双眼,而是故意的将头尽量后仰,使脖颈和天空保持平行,如同仰躺着观望,不用抬眼。
  野林内心揪紧,因为慧欣抬头看天的时候也总是采取如此姿势的。
  既然脸部都模糊不清了,仅凭习惯的动作是无法断定的,于是野林开始着眼于整体。他站起身来,对躺着的女尸做了一番居高临下的扫视,这下他的心里却揪得更紧了,他发现死者的身材跟慧欣的异常相似,都拥有那种女人梦寐以求的身材:鼓胸、蜂腰、球臀。一阵恍惚,面前的女尸仿佛就坐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被压扁的头颅不见了,脖子上安着的是慧欣的头。她看见他了,站起来,将绝妙的腰肢扭动起来,绕着他晃动,转速越来越快,他很快感到头昏目眩。
  慧欣的身体就像一支锋利的针刺,扎得他眼睛充血。
  事情越来越像那么一回事了,野林喘出来的气沉重得能砸死一头羊。慧欣是昨晚出走的,才隔一天,身材应该不会走样,所以女尸是慧欣本人的可能性正在逐步增大。野林不由的将目光转移到女尸的穿着上。
  她上身是一件绛青色的短袖T恤,下身穿着一条石磨的蓝色牛仔七分裤,T恤的下摆紧缩,贴在腰部上,将酒窝似的肚脐抛露在外头。她脚下穿着的是一双平底帆布鞋,鞋带是紫红色的。看样子,这个身体是时尚的,和有活力的。
  野林开始回忆起慧欣的穿着,但他马上发现是一片空白,因为消失之前的慧心是全裸的,在之前的之前,她则是白色婚礼服加身,并不是惟独她,所有女人结婚时都那样打扮。不过他隐约记得女尸身上的着装慧欣也是有一套的。
  野林想到的是:慧欣是不可能连一块布片都不遮就往外跑的,走之前她肯定要在衣厨里找衣服,可能心里急迫,她没有仔细遴选,而是随手拈来,刚好把那样的一套穿出来了。然后跟她的姘头坐上红色奥迪,就在进入宁德之前的最后关卡,遭遇集装箱卡车,慧欣当场死亡,她的姘头则只剩下一口气。
  女尸近处是一个男人的身体,浑身不住的抽搐,如遭风寒,一群白大褂正在手忙脚乱的抢救。他就是慧欣的姘头了。
  可惜,令众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一切都只是野林的猜测,他们没有如期看到野林抱着爱妻的身体鼻涕眼泪在脸上湍流的动人场面,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无惊讶的“唬”的一声,算是对遗憾的补偿吧。
  原来是野林跪了下去,伸手揪住女尸上衣的领口,使力便撕烂了她的上衣。上衣底下就一个白色抹胸,抹胸上绣着枝蔓和牡丹花。野林将头伸了过来,离抹胸越来越近,这时人群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了,一时还不知道是应该惊喜,还是应该感动,还是应该齐声讨伐,暂时鸦雀无声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大家脸上呈现绷紧的表情。
                 
  后来,连野林都难免感到一丝的失望,他发现老婆还没有找到,还得继续寻找。要是车祸现场躺着的那个女尸是慧欣的话,他就可以就此停住脚步,然后心无旁骛的往回走,因为他总算知道老婆的下落了,尽管她已经死了。
  当然,在那之后,悲伤和痛哭都是必要的,他也无法再让老婆活转过来,死了就是死了,这就是事实。尽管结婚之前他跟她行过一次房,但比起那种不确定感,其他的遗憾都不算什么。
  躺在车祸现场的那具女尸并不是野林的老婆慧欣。
  慧欣的两只乳房之间是有一颗痣的。一颗葡萄酒一样颜色的痣,野林相信有痣的人不少,但长在乳房之间还是紫色的痣的女人恐怕只有慧欣一人了。但他撕烂那个女人的上衣,将脸尽可能近的凑了过去,人家还以为他是对女人的乳房感兴趣,其实他是对她的乳房之间感兴趣,他反复凝视,最终确定:她的双乳之间是一片光洁。
  他悠了一口气,心里承认:这个女人有一对健康而性感的乳房。
  接着,他就感到刚才的举动有侵犯的嫌疑,他又将和刚开始从车上跳下那样的过激动作又重演一回:他突然暴走,像抱着橄榄球狂奔的选手,将人群撞开一道缺口,灰溜溜的逃跑了。
  好戏就此中断。人群中响起了阵阵骂娘声,有人说这世道的骗子真是有够多,有人说他还想知道那个女人是否垫了假乳房,那样高耸成锥的乳房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说既然你想知道,那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芭蕉洞隧道打通之后,人们懒洋洋地回到各自的车上,刚才的那场戏太过平铺直叙了,不够曲折,那些人死得很安静,波澜不惊。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最后抢救无效死亡,这个结果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并没有引起激动。路政派来了吊车拉走了集装箱卡车和成为废铁的红色奥迪,120急救车载走了所有的尸体,隧道内洒得满地的血迹已经黑得沉了下去。
  野林在众人的热切期待中灰溜溜逃走,为自己没有给大家带来视觉高潮的享受,让大家只见到鲜血而没见到眼泪,感到了由衷的歉意。
  大巴重新发动,所有的人都回到原位,黑背心小伙子还是热情不减,将脸贴在车窗上,直勾勾的往外观望,期待着真正的好戏到来。
  钻透了芭蕉洞隧道,光芒一下子大开,眼界开阔,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近处半山腰上的一座寺庙,寺庙掩映在成片的芭蕉树当中。红墙红瓦里,梵音袅袅,他定睛一看,寺庙的正门门楣上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清水庵。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