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红尘小说】城殇 5

2007-10-25 07:49

原来是一座尼姑庵。
  尼姑就是女人。
  慧欣是女人。
  啊?
  野林心潮澎湃,难道慧欣并不是跟姘头私奔的,而是瞒着他出家了?
                 
  三、宁德:芭蕉扇出土现场
                 
  慧欣说得没错,这里有好多的芭蕉树。清水庵建在半山腰上,周围满山遍野都是芭蕉,真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野林怀疑:慧欣就是站在这里,心生感慨,然后给他打的电话。
  这里看不到任何的人迹,清水庵就是唯一的去处,照这么说,慧欣一定在清水庵了。
  野林翻过高速公路的铁轨,大巴在他的身后开走了,野林一头扎入了茂盛的芭蕉林。他由此发现:自己完全置身于一个叶子的世界。他脚步密集,修长而硕大的芭蕉叶在他面前滚滚而来,横扫在他的脸上、身上、腿上,于是他手挡脚格,叶片还没有逼近,他就事先将它们拨开了。宁静的芭蕉林响起了一阵瑟瑟声,有几只栖息在芭蕉林里的鸟受到惊吓,从芭蕉叶之间的缝隙窜了出去,飞离了,它们要是从天上往下俯视,就会看到偌大的芭蕉林里,有一涡颤动正从近到远、由低处向高处拓进。
  清水庵前庭的犄角终于展露出来,接着是山门越来越近了。野林从芭蕉林里脱身出来,林子里的潮气将他的上身濡湿了。他站在清水庵的山门前,却发现山门紧闭,门扇是柚木质地,钉着兽头门环。山门一侧,立着一块石碑,阴文刻着“宁德市文物保护单位”字样。
  跋涉了老半天,却找到一座不向外界公开的古庵。野林松了一口气,预备着往回走。就在这时,后头有人喊道:“这位施主,请留步!”
  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原来山门的门廊边侧还开了一扇小门,小门的附近辟着一扇小窗,那个男人的声音正是从小窗里传出来的。野林回过头,看到那个男人的上半身仿佛是挂在门廊的墙壁上的,正侧着头对野林喊话。
  男人的上半身是从小窗伸出来的,他一看到野林走近,又缩了回去,并将一个和窗子卯合的窗架子套了上去,窗架子都是直竖的木条,底端开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洞。那个男人在窗架子后头坐定,如坐监牢。
  这是清水庵的售票处。
  那个男人又首先开口了:“施主,若要进去寻人,请先买票,票价每张五元,善哉!”
  野林一听,心里头纳闷,他怎么知道我是来寻人的?我们从来没有谋过面,他是如何知道我丢了老婆的?除非是老婆故意告诉他的。这真是太奇怪了。尼姑庵蹦出一个男人这本身就是很难解释的。当他再看时,那个男人脸上浮现出神秘的坏笑,让他更加相信:看来不买一张门票就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野林买了门票,从小门得进,一脚就踏在四方的天井上。天井铺着青石板,青石板光滑得像一面明镜。除了青石板,天井上没有其他摆设。天井尽头是一座宝殿,两边是回廊,回廊靠后并排着一行厢房,一边六间,总共十二间。
  不知什么时候,殿门口站着一个老尼姑,正对着野林深鞠一躬,然后做出请他入堂的手势。野林回敬一躬,跟着她走入正堂。正堂中央供奉着一尊汉白玉雕成的南海观音,除此以外,整个大堂就只剩下了四把木头靠椅,漆着黑漆。
  正堂也是青石板铺地,空荡荡的,野林的脚步声在殿中回荡。
  他们坐了下去。老尼姑穿着灰蓝色的僧袍,戴着灰蓝色的僧帽,脖子上套着一串佛珠,手里捻着另外一串佛珠。没等野林发话,她就首先说道:“请问施主,身上可否携带身份证或户口薄?”
  野林真没料到他会这样问,不知究竟,反正如实答了吧,就说:“身份证是有的,户口薄没带。”
  老尼姑双掌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带了就好,有其中一样就好。”
  野林一头雾水,不禁朝老尼姑望了一眼,这一望不打紧,他的目光就仿佛被锥子定住了,甚至加入了惊恐的成分,心想:这老尼姑也来这一套,难道尼姑也懂得老来俏?
  原来是这位老尼姑沟壑纵横的脸上,居然搽了厚厚一层的珍珠粉,珍珠粉埋入皱纹之间,因此没有皱纹的地方粉饰较重,皱纹处粉饰较轻,整张脸看起来犹如一张老生脸谱。更有甚者,她的两片干瘪的嘴唇抹着殷红的口红,因为她说话的时候是闭目养神的,所以可以清晰地看出她的眼睑上描着孔雀绿的眼影。眼影上的两条眉毛居然也是画出来的!
  野林就像早上没有看到老婆躺在身边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尼姑的妆饰使他如坠五里雾,把本来想提的话头,又吞入肚里,现在他只想直接进入主题,同时不敢正视老尼姑,野林凝视着一片虚空对老尼姑说:“师太,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人。”
  老尼姑说:“老尼当然清楚,谁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找人的?敢问施主,要找的人如何称呼?”
  野林心想:敢情还有其他人来这里找过老婆的?口头上说:“她的名字叫慧欣。”
  尼姑恍然似地说:“原来是她,昨天刚有另外一个男施主会过她。今天又来了一个,她的福缘真的不少!”
  果然是这样的!她为了掩人耳目,——主要是为了背着他,让他无从追踪,为了达到与她的姘头相会的目的,她居然跑到这芭蕉林深处的尼姑庵剃光头发,当了尼姑。当然当尼姑是假的,与姘头长相厮守是真。她知道野林肯定会将她到过的城市翻个底朝天的,她继续留在城里是危险的,无论哪座城市都是危险的,都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她真是处心积虑啊!但是,处心积虑又怎么样呢,野林还不是照样找到她的藏身之所?这要归功于他本来就是爱她的,一度将她看成了最心爱的宝贝。当他一旦失去了,于是整个世界便和她发生了关系。
<DIV ></DIV>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