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红尘小说】城殇 6

2007-10-25 07:49

 他是这样的爱她,她却要处心积虑的离开他,甚至把能够麻翻那个悍汉武松的蒙汗药都施在他身上,真实太抬举他了吧!
  野林越来越不明白,不觉变得焦躁起来,声音也大起来,对老尼姑说:“师太,请叫她立刻来见我!”
  老尼姑没有被他吓住,还是用那种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口气说道:“叫尼子来会见客人,这不合清水庵的规矩,劳烦施主亲自到她斋房内见她吧!”
  跟这个化妆得像老妖怪的尼姑坐在一起,野林早就浑身不自在,现在她这样说,正是求之不得的,毕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跟旁人无关,更应该回避一下了,于是他说:“请问师太,慧欣现在在哪里?我去找她。”
  老尼姑没有应答,而是从怀里取出一只小木鱼,从袖口拿出敲锤,敲了一下,“铮”的一声响,——没想到这只小木鱼是铜制的。响过一声之后,只听得拖拖沓沓一阵脚步声,从后殿跑出一名小尼姑,娇声娇气的对老尼姑说:“师傅,是哪位师姐的福缘?”
  老尼姑说:“慧圆,领这位施主去第四厢房!”
  “是!”
  小尼姑回过头来,顾盼神飞,领着野林走入大殿东侧的回廊,都到第四间厢房门口,张开手掌在那回字条纹的门窗上拍了拍,叫道:“福缘到!”
  “知道了,辛苦慧圆师妹了,去吧!”厢房里有人应了一声。
  小尼姑扭着腰肢走开了,野林发现她面容清秀,也是搽脂抹粉化过装的,而且她穿的僧袍显得异常紧身,将身材凸显得曲线毕露。真是活泼而窈窕的小尼姑。
  厢房里传来的声音让野林不由一震,于是所有的心神都集中过来了,他伸手在自己脸颊上掴了一掌,确实很疼,这就没有假了,千真万确,那是慧欣的声音!
                 
  那扇门从里面开了起来,一名年轻尼姑出现在野林面前。
  和刚才的老尼姑、小尼姑不同的是,她没有戴僧帽,光头示众,显得很清爽。除了光头,他的眉目五官、举止神态跟慧欣的没有两样,换另外一种说法,也就是野林想叫出来的:她明明就是慧欣,只是一头秀发剃得一根不剩了,从来只着淡装的她现在也抹了厚厚的粉底,搽了酽酽的口红,白脸朱唇,对比异常鲜明。
  门在野林背后被慧欣掩住,一股浓重的香水味扑鼻而至,令野林不由得一阵昏眩,全身酥软,感到非常的受用。印象当中慧欣是从不洒香水的,一夜之间,变化之大,实在令人不敢想象。老婆已经近在咫尺,没想到这么快就寻着,他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一时语塞,头脑里一片混乱。
  没等他开口,慧欣就开始行动了。她张开双臂,突然一把从背后将他抱住,然后左手抓着他的胸膛,右手迅速下滑,麻利地解开他的裤腰带,插入他的裤裆之中。野林疏忽大意之间,后背早已被两张滚圆的枪口制住了,男根也已被握在慧欣手心里,挣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之外,在那只手的挑拨下,愣头愣脑的硬了起来。那只手玩够了,便从他的裤裆里抽出来。野林觉得它到来时透着凉意,离开是已泛着暖意了。
  他还是没有机会说话。因为他的双唇被对方那两片朱红色的嘴唇封住了,朱红带来了热闹,迅速化入了野林的神经,深藏在皮肉下的血液接收到信息,也配合着张狂了,畅快了,在血管内加速流动起来了!
  这时他的头脑里掠过那最本初的想法:做爱,就是做爱!
  那是他找到老婆的第一要务,什么都不用说,说什么也没有用,在它面前,男人女人的任何语言都是乏味的、苍白的,它就是最原始的词汇,可以组合成任何最美妙的语言。
  他如同一头从未沾染荤腥的饥饿的野狼,终于嗅到了血的味道!
  不知什么时候,慧欣从背后转到他的正面,从正面进攻,将他抱住,热烈地吮吸着她的双唇,仿佛那里有解渴的饮料。野林先前只是一味的推拒,那时源自下意识的,如今他开了窍,所有的规范一举被他扫灭了,于是他开始有意识的配合着眼前这个温软而有弹性的身体,他不仅将双唇张开,将她的朱唇含住,而且调动舌头伸入她的口腔,寻找另外一半,终于两只舌头纠缠在一起,他还伸出双手,努力将她箍住。这时,那两张滚圆的枪口转为抵在他的前胸了,子弹已经上膛了,随时都会走火。
  他真的没有想到,男女之间的交流会是如此的令人心醉!
  他们在第四号厢房里互相缠绕着,跌跌撞撞,仿佛跳着一段踢踏之舞。中途一个踉跄,野林倒了下去,慧欣也跟着压在了他的身上,两张嘴还是不离不弃。这让他想起新婚之夜,他和老婆赤条条地捆绑在一起的情景。
  野林预感到:这出戏就要真正进入正题了。
  慧欣一个挣扎,挣脱了他的嘴唇和双手,在他面前站起身来。野林仍然躺着,躺在光滑的青石板上,获得了环顾四周的机会。野林这才发现,第四厢房里一片空荡,什么摆设也没有,一如大殿的天井。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那光洁的不着一物的青石板不就是女人光裸时的肌肤吗?
  慧欣叉开腿跨在野林的双腿之间,挡住了从厢房门窗射进来的光线,野林大仰八叉的躺着,只觉得眼前一暗。慧欣本来是穿着僧袍的,她的僧袍薄如蝉翼。这时他伸手在僧泡的右衽上一拨,解开一个结,那件僧袍立刻得到舒张,像一件无骨之物从肩膀滑下,一直落了下来,摊在她的脚跟处。她的白色裸体展露出来,使野林的眼前突然一亮,到处充满了光芒。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