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小说◆蓦然回首 2

2007-10-26 15:37

“是吗是吗是吗是吗是吗???……”
  我突然之间感觉在她的一串又一串的是吗是吗之中我显得十分软弱无力,那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在我还没有认识阿敏之前,我的大学生活是很荒唐的,荒唐得在别人眼里已经近乎堕落!我知道那是高中时候让高考给逼出来的后遗症。每一天的逃课的时间都让我给安排到了网吧里,而到夜里,我喜欢一个人走,很长时间的一段路让我有很长时间的去吹风。虽然有的时候,在自己孤单的后面总能看到忧伤的背影让灯光给拉得老长;虽然很多时候,总能听到一首流行得让人忘乎所以的歌《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虽然每每在徘徊吹过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失望回到犹如鸟笼一般的屋子,但在让风理清思绪之后,心灵里总会涌出一种莫名的畅快!
  我于是就这样白天逃课,夜幕降下的时候逃自习,踏着网吧,吹风,看小说的一条不归路,走过人声鼎沸的校园和因四处荒凉而让菊花显得万分鲜艳的冬天!
  寝室,网吧,宽大的马路,食堂,像是一个圆,原本永无轮回,平淡无味,而我却在那一个圆上转了又转,不知疲倦的在别人的眼光中沉沦下去!自己也静静的看着自己沉沦下去!
  我已然把自己的生活目标给忘得一干二净,像是一朵云,飘在空中,看似很自由,而其实它的生命却让风给掌握着。又像是一只狼,很落寞孤单的躲藏在空旷的草原上,举目无亲,四面楚歌,抬起头向左向右看到的都只是一片草色,碧绿得让人给忘了这一个世界还如此精彩,忘了阳光下还存着赤橙黄棕红蓝紫……也许是我对生活想得太多,也许在我肩上的思想本来就已经很沉重,沉重得让我已经情非得已的单膝跪下,像是一个忠贞不渝的求婚者,仅带着一颗赤色的心,手中却没有玫瑰!

  (2)

  在我算是认识阿敏之前,我已经有过一段风流韵史。我之所以没有说是自己的初恋是因为那仅是我对另一个女孩子的单相思而已。那一段相思绝对是因为嫉妒……
  我和陈平的相见纯属意外!
  我在军训的时候就已经很拽,在一次的逃课中,我狠狠的吃过了中饭,拔腿走出食堂的时候,让一个人很恐怖的给猛然抱住,因为我还小的时候有一个理想就是当警察,所以当时我误以为有人要袭警,于是很正义凛然的反手一下,正正的给他来了一个耳光,很绝对的清脆响亮!那人也给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慢慢的回过头,再缓缓的在他的脸上扫描了一个来回,心里猛然一惊:“哎呀,陈平,原来是你小子呀?”再回报他一个拥抱。陈平捂着那半张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红通通的小脸对我说:
  “你小子还真他妈的狠!老同学也照干!”
  “你自己看一下,从我后面来抱我,你也知道我最怕别人当着我的面袭警了!”我义正辞严!
  “你他妈的现在看一下我成了什么样了?老子本来长得就有一点出神入化,现在让你一干,和猪的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分别了!”
  我自知理亏,所以什么也不再说,板着一张脸,装得很严肃的对他说:“你怎么来这么一个垃圾学校呀?”
  “咱俩谁和谁呀?我们从小就是兄弟,那你来这里我还能不来照顾你?”他小子耍贫嘴和我套近乎!我回过身,甩也不甩,很亲切的拉住他的手:“吃过了吗?”
  “正和我女朋友说要来吃呢!”
  我抬着高昂的头四处看了一下,才很意外的看到了千里之外站着一个绝色美女。头发染着淡淡的黄色。修长的身段,套着一袭淡紫色的裙子。脚上穿着一双浅墨色皮靴配上深色的袜子,婷婷玉立,很玉树临风的远远站着!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是半刻也没有离开过陈平的身形!陈平向我炫耀似的向着她大手一招,于是她也就像是中了魔一样慢慢的挪着一双具说是中国女子特有的三寸金莲飘到陈平身后,害羞的低着头,一排绸缎般的头发垂着,挡住了她的视线,我于是看不到她的眼睛!
  陈平左手拉着她,右手指着我对她说:“这是我高中的的死党,林开。”然后又很有风度的用力摇摇他女朋友:“林开,这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女朋友,巩静!以后多多照顾着点!”我心里用力的想,这小子说话真他妈的没水平,我们一万年不见一次,照顾个屁?不过再回过头来细细的品味却觉得陈平特够意思。于是我狠狠的点点头,伸出手:“哦,都是自己人!”巩静远远的把我的手给接住,轻轻的碰了一下,再受到惊吓似的快速的往回收!我尴尬的手悬在半空,收也不是,伸也不是。陈平出来打圆场:“你小子吃了吗?”
  “吃了!”
  “哦,吃了那你先回去吧!我们还没吃呢!”
  我点点头,向他们道别,三步一回头的依依不舍的往寝室里走!
  其实陈平这小子长得不帅,除了长得有那么一点个性之外,也就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有一点出神入化,惊天动地!微微有点儿卷的头发因为他的从来不看时事政治而观点明确的往两边分着,有的时候长得太长,便把一张本来就小的脸给遮得铺天盖地,只露出两个闪闪发光的眼睛,而且身材按照国际标准来说应该是偏矮。不过他这小子说话特有艺术,总是在不能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很适当的插上一句很正宗的地方方言,把一些纯种的北方人给弄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而他也就很见缝插针的在别人模模糊糊分不清是非真假的时候十分沉着的来一句很溜的英语:“farmer!”而且似乎还很义正辞严,让人觉得天下可能也就他一个人是工程师或博士之类的国家栋梁了,所以很多人对他总是致以万分的膜拜。具说也就因为这样,使他的形象在他们班女孩子的心目中逐渐的高大,再最后把巩静的整个心灵给占据!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