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家在苏中★

2007-12-21 15:34

『原创』
     江苏苏中,烟雨苏中.家在苏中,多少次梦回故乡.
    苏中的秋雨是绵绵的,绵绵的秋雨绵绵的下着,引起心底那绵绵的思绪.细雨绵绵的日子长了,就想念阳光明媚的日子,期盼着。在这个缺雨的城市(青岛),总是怀念那些烟雨蒙蒙的岁月。怀念就更觉得昔日的美好。
    身在苏中,向往大海(97年移居青岛),向往草原,向往那燕赵悲歌之地。走过路过,回头看,心原来一直在苏中。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在心底牵拌,也许是那烟雨。
    那天雷电交加(立秋的第三日),一夜的风雨声.昨天一天的阴霾,今天的一天阴雨,总以为身在苏中.恍惚的记忆在雨中飘荡。
    儿时,雨中的小巷,两旁的青瓦木板小楼。那卵石青石铺就的小径。墙角石缝的小草是否还记得,曾经洒下了一路的欢乐。蒙蒙的烟雨,没有油伞,有的是青青的箬笠顶在头上,赤足在小巷中。滑溜的奔跑是脚板踩着青石;那卵石硌着脚心,麻麻的痛一下,酥酥的,穿梭的脚步没有停留。总是在家人的呼唤下,带着那沾湿春雨的衣服渐渐散去。
    烟雨依旧,不知儿时故人是否依旧。那些欢乐如今的孩子未曾体会。那斜风细雨的日子却在梦中盘旋。只是依旧喜欢在蒙蒙烟雨中信步,走在旧日的故地,那些小巷已消失,踏在水泥铺就的路上,总觉一些陌生。看着两旁耸立的高楼,那些欢声笑语似乎在耳边响起。转头看,只见烟雨。
    苏中的春总是短暂的,夏天转瞬就来了。五月的流火让春天一去无影踪。即使到了八月还是很热,被我们戏称:秋老虎
    河之南岸,岸边的沙滩留下过徘徊的脚印已经了无痕迹。河之北岸,曾经的眺望如今已物是人非。良田美景已换了容颜,只依稀在梦中。
    曾经漫步河岸,河水清清,河水滔滔,时常能够看见闲暇之人,一小竹椅,一竹篓,一竹竿,点上一根香烟,怡然垂丝河上。若是斜风细雨来时,戴箬笠穿蓑衣依然垂丝河边。远处是在河水道上来来往往行走的船舶,间或就听见从船上传来一两声船夫的吆喝。夕阳西下,远山如画,船靠岸,岸边的水上人家渐渐升起了袅袅炊烟。及至夜间,水上渔火点点,四周一片寂静,偶尔有水声响起。
    再走河岸(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回去),沙石已不见。水泥钢筋构筑了一排林立的柱子,铁索连接。站在旁边再长的杆也够不到水面。地上各色水泥铺就一条条小径。中间的空地种满了草坪。昔日的水上人家都已经搬迁,来来往往都是路过的人。那水也浑浊没有了往日的清澈。以前兴趣来了,赤足下水,如今却无从下。远山依旧在,那河上往来的船却少了许多,那些吆喝声也没有了,偶尔有一二声气轮的汽笛声远远的传了开来,显得有些孤寂.夜幕降临,霓红闪烁,嬉闹的儿童声此起彼伏.
    东城河水道水面远高于江面,西城河水道穿越过整个城市后流入长江内。昔日水道两岸垂柳依依,芳草萋萋,水清见鱼,一派典型的江南风景.过往许多文人墨客驻足留恋,留下许多故事传说,夏日夜晚,众人聚集两岸,闲谈阔论,怡然自得。如今却已是不堪。一桥飞驾南北,使内城外城紧紧的相连在一起.
    窗外雨声稀落,屋檐的滴水声音滴答滴答不停,心绪已在千里之外的苏中,只在苏中,只是在苏中.......

苏中----即江苏省的长江北岸.杨州-泰州-南通一线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