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国有化或成美国银行业最后救助手段

2009-02-24 13:36

 美政府拟对资产逾千亿美元银行进行“压力测试”  □本报记者 高健  美国银行业又向着“国有化”道路,不得已地迈出了一大步。  据报道,花旗集团日前正在与美国联邦政府就政府大幅扩大对花旗集团持股一事进行谈判。预计谈判后,美国政府在花旗集团的持股比例将可能从目前的7.8%跃升至多达40%。  对此,专家表示,如果上述谈判成功,投资者对美国银行业的信心将跌至谷底,而纽约股市也将在金融股遭受新一轮恐慌性抛售的拖累下,出现股指“狂泻”。  花旗实际已被国有化  据悉,美国政府在谈判中将迫使花旗集团剥离其部分业务,并对该集团管理层的综合薪资事宜拥有否决权;同时,政府在花旗集团的持股比例将大幅提高;美国政府在之前几个月内通过向花旗集团注资450亿美元而持有的7.8%的优先股,将部分转化为普通股。  目前,美国政府最终持有的花旗集团普通股可能将多达40%,尽管花旗集团高层希望美国政府持股比例更接近25%。需要指出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就上述措施与花旗集团进行谈判,是考虑到了此举不需要动用纳税人更多的钱。也就是说,美国联邦政府将在不追加投资的情况下,将其在花旗集团的持股比例从目前的7.8%一次性跃升至多达40%。这意味着,花旗集团的其他股东将因此面临股份被稀释的局面。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卜若柏(Robert H. Blohm)指出,美国联邦政府的上述举措将使花旗集团股票的每股账面价格和市值陷入互相拖累下降的恶性循环。更为严重的是,鉴于美国联邦政府此前曾同意吸收花旗银行资产负债表上价值数千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损失,花旗集团实际上已经被国有化了。  实际上,曾在美国抵押融资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效力的宏源证券(15.50,-1.16,-6.96%)投资银行结构部总经理宋鸿兵,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投行系统危机的“久治不愈”将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祭出国有化招数,这意味着美国投行系统的不良资产将转移到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美国纳税人的过渡,最终传导至美国商业银行系统的资产负债表上。从这个角度讲,可能存在的“银行国有化”将使新一轮破坏力更大的危机在商业银行系统爆发。  投资者信心面临考验  此前在上周四,市场上就曾传出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可能被收归国有的传闻。结果,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在金融股的拖累下,做出了连续大跌的激烈反应。尽管美国银行22日否认探讨允许政府获得该行更多股权的相关事宜,但花旗集团与政府谈判的消息,及其必然引发的其他困境银行也将陆续达成类似协议的猜测,仍增大了纽约股市继续下跌的可能性。  卜若柏对此解释称,美国政府扩大在花旗银行持股比例的做法,引起的是投资者对整个美国银行业以独立身份安渡金融危机信心的崩塌,因此,美股出现连续大跌几乎没有悬念。  针对部分分析人士以英国股市并未因为银行业国有化而出现崩溃为由,支持美国银行国有化的观点,卜若柏表示,英国大型金融机构数量有限,因此该国政府去年将诺森罗克银行等国有化的负面效应并没有足够的传导空间;即使将欧洲作为其市场的延伸,欧洲大陆各国的银行业拯救措施千差万别,当地投资者因此也无需因为英国政府的举措而陷入恐慌。而美国全国统一的市场和数以百计的大型金融机构,却必须抵挡政府在花旗集团持股比例增大所引发负面效应的冲击。  “国有化”仍为最后手段  实际上,“国有化”传闻甚嚣尘上源于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本月10日发布的第二轮金融救援方案。根据该方案,政府将很快对资产超过千亿美元的主要银行展开全方位“压力测试”,评估审查银行的财务状况,确定哪些银行需要额外注资。如果银行无法通过测试,政府将有条件地提供“额外支持”。  目前在“压力测试”即将展开之时,前美联储经济学家赖丁指出,如果盖特纳不能向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其他投资者提供低息贷款,那么整个第二轮金融救援方案很可能将无法实施。换句话说,对于银行业的任何拯救措施,都必须包含除政府之外的其他支持主体,将银行“国有化”以使其摆脱危机,仍然是政府救助的最后手段。  实际上,德国联邦政府18日通过的一项允许国家对陷入困境的银行实行国有化方案时,也已强调银行国有化是“最后手段”,只有在其他手段均被证明不奏效的情况下才允许实行。  与此同时,此前走在“银行国有化”应对危机最前头的英国似乎也在极力避免下一个“国有化”案例:该国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管理层定于本周四公布的重组方案,很可能会采取将银行分拆为“好银行”与“坏银行”业务的方法避险,预计该行将退出半数海外市场,并将多达3000亿英镑的拟出售业务归入“坏银行”。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