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救助花旗第三轮 下一个是富国银行

2009-02-24 13:37

 特派记者 吴晓鹏  救助花旗第三轮  美国银行业现在正处于惊涛骇浪之中。  自2月11日至2月20日,花旗和美国银行股价每个交易日均大幅下跌,其中花旗累计跌幅42%,美国银行累计跌38%。  市场的神经变得异常脆弱,对于花旗和美国银行可能被国有化的担忧已经扩展至全球市场,拖累欧美各大股市跌至6年来新低。  2月23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政府正与花旗集团就增持花旗普通股股份进行谈判。  最终,美国政府可能持有花旗集团多达40%的普通股。该报道称,花旗集团高管希望美国政府持股比例接近25%。  法兴银行一位交易员称,一般国有化的定义是政府在银行持股超过50%,所以政府采取措施的话可能会有意将持股控制在50%以下。  在短短四个月内,这已经是花旗第三次向政府寻求救助。去年10月和11月,美国政府一共向花旗注资450亿美元,并对其3060亿美元的有毒资产提供担保。  接下来,美国政府将以何种方式进一步救助两家银行还不明晰,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说,“雷曼破产几乎摧毁了整个世界金融系统,我们无法承担让比雷曼大多的花旗或者美国银行破产的风险”。  如果美国政府采取这种措施对花旗实施第三轮救助,政府将不必动用纳税人更多的钱,但花旗其他股东将面临股份被稀释的局面。  而在之前政府采取的国有化措施中,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普通股股东权益被完全清除。  一位曾担任美国银行董事总经理的对冲基金合伙人说,“国有化清除股东权益、优先股权益,甚至是债券持有者并不难。但是像两房、AIG现在再来吸引私人投资者,已经非常困难了。”  至于接下来可能的模式,他谈到了美国政府之前对Indymac银行的处理,“Indymac和盖特纳的银行救助比较像,要吸引私人投资者进来,政府提供一些融资支持或者损失担保。”  但这位合伙人表示,Indymac的模式和盖特纳计划只是把资产从银行资产负债表挪出去。但业务是不是资不抵债了,是不是能够吸引足够的外来资本。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恐慌与戏剧性的一日  2月20日,星期五,开盘后,股票市场上的不安情绪愈发强烈。  一周多以来,交易员们一直在焦急等待,希望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对银行国有化问题有所澄清。如果政府将银行收归国有,银行股东们的权益将被清除,股价将一文不值。  “市场上到处都是传言,说要把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国有化,”花旗集团驻纽约的一位交易员对本报记者说,“但盖特纳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来否认这些传言,市场就觉得特别恐慌。”  盖特纳在2月11日公布新一届政府的金融救助计划时,希望向美国公众传递一个信息:不需要采取国有化措施也可以将银行稳定下来。  但市场以实际行动对其想法投出了反对票。  星期五当天, 纽约股市开盘后,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一路下挫,当日最大跌幅都超过35%,道琼斯指数在前一日跌破7500点关口点位后,在金融股带领下进一步大幅走低。  市场感到极度不安,上述花旗交易员说,如果美国政府不想把银行国有化,那么应该发表声明进行澄清。  但是这场金融战争的主角,财政部长盖特纳却一直保持沉默。  中午时分,白宫新闻发言人Robert Gibbs发表紧急言论,对银行保持私有予以支持,希望能够安抚即将崩溃的市场。  “我再次对银行的问题做出担保,政府坚定认为保持银行私有是正确的方向,同时政府要对其进行充分的监管。”Robert Gibbs说,“这一直是我们的理念,并且会坚持下去”。  这样的举动对白宫来说并不多见,讲话迅速对市场产生提振作用,花旗股价在短短几十分钟之内从1.6美元上涨到2.2美元。  但随后,另一位高权重的国会议员、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多德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说,如果要让花旗和美国银行活下来的话,可能不得不暂时国有化。  花旗股价瞬间又应声下跌,当天收于1.95美元,跌幅22%,为1991年1月29日以来的最低价位。  如果花旗股价继续跌落至1美元以下,且在30日之内无法反弹,按照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可以将其摘牌。美国银行上周五的收盘价为3.79美元。  对美国银行业国有化的担忧,也导致欧洲银行股出现暴跌——德国和法国股市创下了本轮危机以来的价格新低。  市场上对于花旗的国有化担忧,花旗不愿置评。记者试图采访美国银行,但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也未收到美国银行的答复。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花旗纽约员工们都认为国有化是选择之一,其中一位交易员说,“如果经济持续恶化的话,花旗迟早是要国有化的。”  但花旗中国对外传播与公共事务部毛志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花旗的资本金“非常强劲,我们去年第四季度的一级资本率是11.9%,是这个行业最高之一”。花旗CEO潘伟迪当天给所有员工发了一封安慰信,信中也强调了花旗的一级资本率。  美国政府、国会分歧严重  星期五当天,不仅市场下跌,储户对花旗银行的存款也开始担忧起来。  新美国基金会的一个项目主管当天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他周五下午就去花旗银行把自己的存款转了出来,“管它有没有联邦政府的担保,谁愿意把钱放在一个即将国有化的银行里”。  同时,在银行是否应国有化问题上,多德领导的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也产生了严重分歧。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弗兰克表示,国有化应该“避免”。弗兰克认为,看不到将美国银行国有化的可能性,同时应该给盖特纳的银行救助计划以时间来生效。  麻省理工大学世界经济实验室主任Ricardo Caballero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单纯从经济角度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  前述花旗交易员说,“从我们的内部情况看,这(国有化)也不是无中生有,大家意识到随着经济的恶化,我们的一些资产贬值会越来越厉害。”  他表示,在美国各家银行中,持有有毒资产最多的就是花旗和美林,美林目前已被美国银行收购。“财政部还是倾向于私有。但一旦经济不行,新的盈利数据出来,情况真的在不断变差的话,国有化是很有可能的。”  一位曾担任美国银行董事总经理的对冲基金合伙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从技术上讲,花旗、美国银行这些银行已经是资不抵债,这不会有什么人争议了,基本上大家比较一致。”  他认为,现在就是怎么样来维持这些银行。银行资不抵债,要吸引大量的私人资本金也很困难。因此,政府支持这些银行恐怕很难避免,但里面还有很多的政治因素,比如怎样补偿纳税人的资金。  下一个是富国银行?  在关注花旗与美国银行的同时,市场也开始猜测,其他处于困境的银行也可能需要类似的救助措施。交易员们说,政府可能在第一季度盈利报告公布前采取行动。  前述花旗交易员说,在花旗内部的交流中,他们认为美国政府已经为花旗和美国银行花了很多钱了,而下一个出问题的应该就是富国银行,因为其收购的Wachovia有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被国有化了,那么富国银行也不远。富国银行和花旗、美国银行的相关性还是很高的。”  他表示,在抵押贷款业务领域,花旗和美林最大,之后就是Wachovia,但是大家目前关注点还没有转移到富国银行。但从股价来看,富国银行自盖特纳银行救助计划公布以来也已经下跌了38%,上周五还曾一度跌落至10美元以下,为13年来第一次。  前述对冲基金合伙人对记者说,如果对大银行排序的话,应该花旗、美国银行、富国银行、摩根大通,“富国银行问题很多,我最近就一直在做空这家银行。”  他表示,富国银行在买wachovia之前,自身的问题其实已经很多了。“富国银行是很大一个抵押贷款的银行,它旗下有很多不同的账本,会计准则不一样,有一些资产需要按市价计算,有一些不需要。根据市场怎么走,它可以控制盈利报告,可以一定程度上让盈利变好变坏。很多时候,盈利不能真正准确反映银行的运营情况,而是和会计的处理相关。”  富国银行收购了wachovia之后,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也没有说要担保其损失,“如果市场一直变坏,特别是亚洲的房地产不断恶化,是不是wachovia的损失比当时预期的更多,我觉得很有可能。”  而在四大银行中,摩根大通目前情况稍好。前述花旗交易员说,摩根大通抵押贷款业务不多,在把华盛顿互惠银行并购后,并没有吸收该银行的有毒资产,只是拿了存款业务。因此,摩根大通比其他三家影响要小很多。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