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12个月内中国很难现通胀

2009-06-17 12:08

在英文当中有一个说法,经济学是“令人沮丧学”,经济学家比较悲观。我争取讲得不那么悲观。
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从短期来讲,从三大经济体来讲,我们认为经济可能在四季度触底,然后会有复苏,尤其2010年的下半年会有比较明显的复苏。但复苏到什么水平呢?恐怕过去五六年的水平相比——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恐怕会有一个结构性的下调。
这有三个原因:一是过去全球经济的迅速扩张,是建立在不平衡状态下的,现在处在调整中,需要时间来解决不平衡的矛盾。其二,这场危机让大家对杠杆化的操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其中的风险有更明确的判断,整个全球系统的杠杆率会降下来,而这影响经济增长速度。三,危机当中,各国政府都在大力刺激经济,这个过程中政府自觉和不自觉地都会有一个过度干预,监管的加重也可能影响潜在的经济增长速度。
所以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从全球范围看,比较发达的国家,过去五六年每年是3%-5%的增长,未来可能见到的就是1%-3%的增长;中国,过去五六年是两位数的增长,随后一段时间内,可能是6%-8%的增长。
这样一个低的增长,毫无疑问对经济生活是有影响的。但另一方面也不能太悲观,尤其从中国角度来看,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相对的变化——不是现在的增长速度与前几年增长速度的比较,而是中国的增长速度与其他国家增长速度的比较——这个相对差距可能没有明显变化,即使中国的增长降到6%-8%,而美国只有1%-3%。
这场经济调整有效地避免了出现最坏情况——大衰退——的可能。现在可以这样说,尤其从美国来看,系统性的风险已经得到明显控制,最坏的可能已经过去。
但是不能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通胀。现在看来,通胀在短期内不是一个风险,从全球范围来看是这样,从中国经济范围来看更是这样——中国最近十年的历史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在中国经济面临这么大冲击的情况下,可以预见,在未来12个月,中国很难出现通胀。
但这并不意味着最后全球不会出现通胀,最终很可能会出现通胀,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全球经济在过去五六年的快速扩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透支,最后需要调整,总要以某种形式付出代价。强有力的政策反应,避免了以大衰退、大萧条的方式来付出代价,但要以另一种方式付出代价,这个方式是什么?很可能就是通胀。如果真出现了通胀,这是比以大萧条方式完成调整要好得多的结果。同时,通胀不是完全外生的东西——一定是经济复苏了才会有通胀。从这个角度讲,有通胀并不是坏事。

现在CPI数据并没有通胀,之所以大家都谈通胀,这也是当前全球各个政府政策反应的成功——已经把通胀预期带起来了,这是政策已经出现效果的积极现象。具体而言,恐怕也不是说通胀很快就起来,这个过程很可能是说首先资产价格起来,然后大宗商品价格起来,然后粮食价格起来,然后劳动力价格起来,最后是工业制成品的价格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全球通胀,是一个渐进过程。在哪个时候政策上做出调整,这是一个问题。
涉及通胀,不得不谈美元的问题——美国要消除它的债务,一种方式是通过通胀,另一种是美元贬值——这个问题恐怕是绕不过去的。
从短期来讲,我认为美元还是有支撑的。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全球经济失衡的调整,但调整的过程、方式、速度,各国都不一样,尤其以中美为代表,美国的调整是市场推动的调整,而中国的调整是政策推动的调整。为什么这么说?打一个比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太多,负债太多,当于有三个锅,只有两个锅盖,盖来盖去盖不来,而中国相当于有两个锅、三个盖,总是可以盖过来,而且有相当空间摸着石头过河。这个对美元是很有影响的。很可能出现什么情况?中国贸易顺差缩小的速度,可能慢于美国逆差缩小的速度,这在短期内产生的是对美元的需求,从中长期角度来讲,美元会是弱势,但在短期,美元还会得以支撑。
这个情况下,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问题?实际上从现在来看,人民币汇率跟美元重新挂钩了,中国经历了三年时间,让人民币完成20%的升值,跟美元重新挂钩。相当一段时间内,我的观点是人民币要升值,但现在我的观点变了,我认为人民币应该跟美元保持稳定,相反中国应该开放资本账户,而且越快越好。
危机之后,全球资产价格比较合理、偏低,正是中国开放资本账户好的时候,让中国的资金到国外去。否则的话,按照这个态势维持下去,如果对全球经济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中国很可能在2010年下半年或之后,重复2006、2007年的情况——人民币大幅升值,热钱流入,资产泡沫产生。现在如果不做这个事情的话,恐怕会错过最好的时机。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