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续五粮液后又一大公司出事了

2009-09-16 22:40

紫金矿业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

紫金矿业当其还未从2009年7月中旬的“乌龙收矿门”事件的阴影中摆脱出来,而近日又流出遭有关部门暗查的传言。

9月3日,某媒体发表署名文章称“从证监会和厦门证监局获悉的最新消息称,有关监管部门对紫金矿业涉嫌内幕交易一直在秘密调查之中”。

“我们公司一切运转正常。”紫金矿业董秘郑于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但本报记者将揭开传言背后的谜团。

是“特查”还是“巡查”?

“目前证监会对公司是常规检查,是每三年一次的巡查。”紫金矿业一位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道。

“有关部门此次并没有调查涉及外界传闻中的‘原始股’情况。”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坦言。

那么有关监管单位对紫金矿业到底是“特查”还是“常规巡查”?

“有关监管单位此次的确对紫金矿业进行了调查,而调查的范围是涉嫌内幕交易。”深圳一位券商人士向记者坦言。

而该起调查的原因,则是源于2009年7月9日蹊跷的“海外矿产注入事件”。

7月9日当天,国内数家券商分析机构纷纷向其客户发布邮件称:紫金矿业最近和哈萨克斯坦黄金矿业公司谈合作开发金矿的事宜或将于近两日内有明确说法。

当日,有关紫金矿业收购海外大金矿的传闻在市场内不胫而走。

在该消息刚在国内券商发布当日,便被本报记者获悉,并随之披露(详见本报7月10日报道《传紫金矿业海外“淘金”近日定盘?》)。

2009年7月10日,也就是在该报道见报当日,紫金矿业并未停牌对该消息作出任何解释。

但当日中午,香港联交所按有关规定强令紫金矿业停牌做出有关澄清,迫于无奈,紫金矿业于当日中午1点38分左右,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近日传媒报道该公司收购哈萨克斯坦某黄金公司股份的有关收购已经终止。

而在A股市场却直到当天晚上才发布有关公告,比香港联交所足足晚了近10小时。

“该事件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注意,而8月初,有关部门就纷纷派出工作小组,奔赴发布紫金矿业收矿消息的多家券商研究机构所在地进行调查,并就该事件约见了部分分析师了解情况。”上述深圳某券商人士向记者透露,监管部门调查的重点是谁泄露了紫金矿业的收矿消息?到底是紫金矿业公司所为还是市场行为?

“如果是紫金矿业公司行为,则案件性质完全不同,涉及公司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问题。”上述券商人士坦言。

而据记者从多方渠道获悉,有关上述案件的调查结果已经查明。

“消息应该是公司自己人放出来的。”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收矿始末

“似乎从一开始,这注定就是一起骗局。”上述一位曾发布过该收矿信息的机构人士向记者坦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紫金矿业这次连机构都一起欺骗,幸亏被媒体及时发现,不然,我们的客户将遭受很大的损失。”

那么紫金矿业收购哈萨克斯坦某黄金公司股份一事到底是否属实?如果属实,为何会在7月10日当天突然暂停?

据本报记者独家获悉,2008年5月,紫金矿业便开始与哈萨克斯坦黄金矿业公司接触,洽谈收购其股份一事。

但随着收购的进程,原本看好的合作,由于在矿产资产的认定以及收购价格上仍有分歧,双方的合作态度也渐渐发生转变,随后宣告失败。

而在此前后,紫金矿业的各大股东开始了疯狂减持。

据公开资料显示,紫金矿业49.25亿限售股在2009年4月27日解禁后,其原始股东斯时账面利润近500亿之巨。

在这部分解禁股中,包括新华都集团17.29亿股,恒兴集团4.75亿股、陈发树4.48亿股、上杭金山贸易公司3.34亿股、柯希平3.33亿股以及李荣生、胡月生、邓干彬、陈小青四位自然人分别持有的2.2亿、2.07亿、1.66亿、1.55亿股。

第一位套现紫金矿业的是恒兴集团控制人柯希平,其4月27日至5月5日,累计减持紫金矿业7477万股,套现金额约6.7亿元。其在10年前,以1000万元入股紫金矿业,在其减持后,这一数字也在10年后暴涨达70亿元。

其中,套现紫金矿业最多的就是原第二大股东陈发树。4月27日至7月1日期间,他共减持紫金矿业2.94亿股,占总股本的2.02%,套现20多亿元。

那么为何已经失败的收矿事件,在7月9日会突然被市场传出,并成为股东减持的助推器?

“以往国内上市公司的很多收购重组,都会事先有很多消息传出,而形成市场异动,许多‘黑手’利用这些消息,一方面蓄意拉高股票掩护‘庄家’出货,一方面吸引资金接盘‘替死’。”上述某券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但这一次,紫金矿业的运气差了点,当其释放的消息刚刚在市面上流传,则被曝光,而其股价还没有来得及异动,就已经胎死腹中。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