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美债务谈判再度破裂 避险资产获上涨动力

2011-07-25 08:28

美债务谈判再度破裂 避险资产获上涨动力

  美国举债上限的谈判再陷僵局。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再度召集两院领袖就提高举债上限进行谈判,但无果而终。

  分析人士称,围绕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的争吵让股市不大可能很快得到喘息机会,具有避险功能的黄金则有望进一步上扬。()

  当地时间22日,奥巴马和国会领导人在白宫举行了会谈,但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共和党籍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警告称,将不再寻求削减赤字的重大协议。奥巴马当即提出,将国防和国内支出各削减1万亿美元,并将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福利支出削减6500亿美元,并称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交易。

  23日,双方再度会面,但谈判在持续50分钟后再度宣告破裂。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奥巴马总统重申反对短期提高债务上限,同时敦促国会结束危险的政治游戏,以免美国政府出现违约。

  根据美国财政部声明,到今年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债务已达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上限,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风险。()

  随着违约日期日渐临近,两党能否达成协议显得更加紧迫。博纳希望在25日亚洲金融市场交易开始前取得进展。目前,双方谈判的分歧在于税收,民主党人希望在削减赤字的同时增税,而共和党人表示反对。

  由于预期美国的债务上限谈判不会很快有结果,市场观望情绪浓厚。22日,道指下挫0.34%,纳指及标普500指数则小幅上扬。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100.19美元,涨幅为1.07%。

  不过,由于市场避险需求增强,推动黄金期货重返1600美元关口上方。22日,纽约市场交投最活跃的8月合约收于每盎司1601.5美元,涨幅为0.9%,上周累计上涨0.7%。

  “我认为债务问题短期内不会出现任何解决方案,但预计会就争论的问题达成粗略的临时协议。”野村证券的一位战术性资产配置主管称。

  -------------------------------

   美债危机“皮影戏”演给谁看

  从上周开始,一场全球性的债务违约预期风潮从偏居一隅的欧盟出发,迅疾吹向美国和中国。一时间 全球市场 为之变色。

  欧盟我们暂且不谈,因为从希腊、爱尔兰到西班牙、意大利,债务危机已经深入到除德国以外的欧洲几乎每一个角落,成为整个欧盟经济挥之不去、如龃附骨的梦魇。

  但中美两国突如其来的债务问题却大出市场预料。中国近期高达10.7万亿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偿还能力突然受到市场质疑,各类城投债和企业债随之暴跌。其实,相对于十万亿投向于地方融资平台的基础施设贷款而言,城投债的总体规模不过区区数千亿,但是市场恰恰对这十万亿的贷款安全性的信任程度大幅度下降,顺带极大地提高了对城投债和企业债的风险偏好要求。

  美国则情形完全不同,自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首次触及法定上限的14.294万美元以来,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一直对是否于8月2日正式通过法案再度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争执不休,终于引起了市场的疑虑乃至恐慌,市场随后作出了强烈反应,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大幅上扬,股市和大宗商品下挫,而黄金价格则如脱缰野马一路绝尘,到达1600美元上方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价格区间。

  面对人心惶惶的局面,盖特纳终于按捺不住,宣称经过紧急商议,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完全排除了美国债务违约的可能”。这一姿态基本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因为毕竟,美国有史以来只有在1979年,卡特政府有过一次短暂的“技术性”债务违约,而美国国会提高债务上限的次数是74次。而相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现时的美国,基本不可能承受债务违约带来的一连串极其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

  这是因为,第一,美国经济运行特性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债务扩张成为推动美国经济维持正常运转的最主要引擎,尤其是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两轮定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实施的效果,只是勉强保住了美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免于崩溃,美国金融机构以手中大量的金融有毒资产向美联储置换了美国国债,而美国经济的整体投资意愿、基本资产价格水平,特别是美国消费市场的信用链条的重新连接,丝毫没有起色。正因如此,去年四季度刚刚有所好转的美国GDP增长状况和非农就业状况,到今年一季度又急转直下。美国政府只有寄希望于未来施行QE3,来再度对美国经济注入最后一剂强心针。如果这个时候债务违约,那么不但QE3成为彻头彻尾的泡影,而且将把美国国债收益率拉升到无法想象的高度,美国整体融资成本的“黑洞”将彻底摧毁美国经济。

  第二,长期以来,美国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将美国国债的信用状态维持在一个神话般的水平中,美国国债收益率连同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成为西方世界的基准利率,并由此衍生出西方金融市场和金融品种的定价框架。换句话说,美国国债的零风险定位,已经成为全球金融市场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前提,继而成为全球经济赖以运转和增长的核心背景。一旦美国债务违约,则全球金融市场将随之坍塌,这是希腊等欧洲小国经济体债务危机完全无法与之比拟的。并且,美国国债的信用水准,也为美国经济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好处。网上曾经有比较中美两国物价的帖子,惊叹美国基本生活成本的低廉,殊不知美国通胀水平长期保持“超低空飞行”,背后是美元货币随时随刻发挥作用的铸币功能;而美国国债的信用,则是美元这一功能的唯一支撑力量。因此我们才可以想象,美国可以丝毫不顾忌美元汇率的起伏跌宕,美国前财长康纳利可以轻佻的打趣“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但是却根本不敢让美国国债市场出现丁点闪失。哪怕是“911”事件,都不能改变这一既定的美国经济基本国策分毫。

  第三,支持美国国债天量发行的最主要吸纳对象,并非是长期以来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到一万亿美元的美联储,而是中国、日本和积累了巨额石油美元资源的海外主权投资国,美国国债违约将对上述国家的经济构成沉重打击的同时,也将彻底断裂全球最主要的资本贸易流动循环,全球经济毁于一旦将不是一句空话。

  综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债务违约是一件不可能会发生的事。那么问题在于,既然如此,为什么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会如此煞有介事的“争执不休”呢?它们要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我们认为,这是由目前特定的美国政治结构版图决定的。美国当下出现了极其罕见的美国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同时占多数的格局,因此,美国共和党在政策选择上必须体现出和民主党政府尖锐的对立性,强化了共和党一贯主张的“基本教义”的政策倾向,也就是减税、低福利、低政府开支,尤其是对奥巴马政府强行通过医疗改革法案的强烈不满促使共和党企图以同意债务上限提高为筹码,逼迫民主党政府在未来十年内减税2万至4万亿美元。为此,美国国会不惜制造了“美国债务违约的未来可能”的图景,在全球市场面前出演了一场有声有色的皮影戏。

  可惜,全球市场虽说风声鹤唳,但美国国债的海外持有国却心知肚明,因此五月以来,美国国债的五个最大持有国反而继续大幅增持美国国债。而共和党的图谋也终将证明是一枕黄粱,美国战后出生的7800万“婴儿潮”人口已经正式进入退休期,美国社保、福利和医疗开支即将开始其惊心动魄的天文数字般的爆发式增长的历程,在这种情形下,巨额减税无疑是痴人说梦。共和党的政治理念最后注定将对残酷的社会经济现实作出无奈的让步。美国国债不会违约,“违约”的将是全球经济的常规前景。(中信金通)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