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1+1大于2,是 博弈实体笼子效应 与 第三空地论 的经济理论

2014-09-25 21:23

        一、博弈实体政治概要

    博弈是自然的政治。任何人对政治的议论都是一种文化。

    文化是政治的灵魂,政治是知识论的母体,它会逐渐演变成一个学派——博弈实体政治学派。《博弈圣经》的哲学思想给出了博弈实体政治的定义:“我们把统治者模仿大自然博弈实体的秩序,外在于众多个体平等性质的一个笼子整体机构,称为博弈实体政治。”各国首脑一直在孜孜不倦地为本国与世界创造一种大统一政治理论,博弈实体政治是一个法治的(笼子),又是一个开放、多元、自由的博弈实体社会主义社会。今天,我们用以人为本对应的唯物主义世界观,看待各国人民存在的政治式样,就自然地想到;人的行为有三特性、水分子有三原子、空间“场”里有三种力 。世界政权也有三政治;

    中国是一党执政的——团伙政治,美国是多党执政的——帮派政治,朝鲜是一人执政的——祖传政治。

    我并不想从博弈哲学特性上解释三种政治存在的意义。三维一体的博弈实体结构一旦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博弈实体政治体系,就能够对人的精神和物质观念造成影响,其自身的延续和社会持续性发展会有一段稳定的时期,人民安居乐业,大地物产丰美。

    大国的政治家,谈论所谓单极、双极、多极的帮派术语,高调寒暄双赢、共赢,均属于博弈的门外汗,没有取胜的实际意义。中国人和美国人也都认为,单级,双极,多极化是国际竞争的理论,事实证明;单极、双极、多级化,因为利益的竞争、价值的竞争,会出现临时的团伙、帮派恶斗,激化矛盾,加剧冲突,引起战争。一个所谓的团伙、帮派混沌理论,无法准确地表达当代国际博弈实体政治的复杂性。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是国际合作中平等的主体,都是单一的性质,不属于哪一极。世界已经不可阻挡地正在博弈实体政治化。

     

    二、博弈实体政治是人的世界观

    博弈圣经著作人在中共中央理论网的论文中写到;“1883年马克思去世的时候,还是油灯时代,他死后的十多年后出现了无线电,二十多年后出现了钨丝电灯,四十多年后出现了博弈论,六十多年后出现了一台三十多吨的计算机。这充分地说明,人类进步的历程就是不断创新的历程。一百多年前的先进文化思想,只能给出社会发展的博弈结构和方向,不可能给出具体内容,因此,‘社会主义’一词还是不成熟的笼统的表达。马克思没有解释过什么是科学,更没解释过什么是博弈。”人们在观察世界时临时凝结成的一个组织可能是博弈实体,可能是国正论,可能是矛盾论。马克思主义缺失了中间具体的社会主义系统理论。

    博弈实体政治是世界观、国正论是系统论、矛盾论是辩证法,它们都是哲学的范式。各国政治家的智慧,正在为接受博弈实体政治的世界观做着准备。我们把个体主义对集体的信仰,看成对博弈实体的优先唤醒,它是大自然主义、大社会主义、大国家主义的实体内容,它自然诞生了国家、政党、国防、外交,社会和博弈实体政治。世界的博弈实体政治是人类三个基本的立体人性诉求;

    一是内在的;精神文化信仰,二是自我的;民主自由道德,三是外在的;博弈实体政治。

    以上三个立体人性的诉求,是执政面对的三大体系,每一个体系都要有完备的理论……,它们可以用一种博弈的方式使整个社会得到和谐。立体人性是道德与博弈的二特性对局,是决策粒子二特性平行法则,也是每一个人用具体感情创造文明所使用的唯一法则。

    21世纪,是各国领导人战略博弈的世纪,什么是战略,什么是战术?什么是知识,什么是经验?什么是博弈,什么是道德?什么是均衡,什么是平衡?领导人只有真正懂得了博弈实体政治的语文学表述,领导的指示才可能成为理论主题,才可能和民众的意识、思想、精神,行为结合起来,才可能送达执政文化战略的巅峰。《博弈圣经》中写道:“感觉、思维是生理、心理能量的原始开端,从无到有的状态在影子和气息之间进行着灵魂的运动,这个抽象、混沌的体系不可能找到,这是构成文化的初级阶段。”“文化形成的初级阶段无因无果,既没有科学,也没有哲学,小到个人思维,大到集体狂欢,自由自在,自然而然,它是一切文化的发源地。”

    博弈圣经著作人给文化的定义;“我们把脱离大脑的感觉、思维、意识、观念,向主观、理性、真理、一级一级的私湍增量,称为文化。”

     

    三、东西方文化发展成了博弈实体政治的文化思想

    人们通过反思西方文化、西方哲学、西方宗教,围绕着西方的唯心主义、唯物主义、民主法制和东方的仁义、道德,发展成了近代科学文化思想。我解释一下;

    西方哲学;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是自然哲学),马克思的革命斗争哲学。

    西方宗教;耶稣的基督教、穆罕默德的伊斯兰教和释迦莫尼主张圆满的佛教。

    唯心主义;康德、黑格尔的唯心主义。

    唯物主义: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

    民主法制;柏拉图的民主,法制。

    东方的仁义;孔子的仁义。

    东方的道德;老子的道德。

    领导人会自然地思考;什么是博弈实体,什么是博弈实体政治,思考博弈实体政治里的哲学文化,思考输赢与均衡和人的关系。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单位、机构,组织乃至国家,看成一个科学有序的博弈实体,实现人生价值与梦想就要依靠博弈实体作为人生舞台。博弈实体政治的文化私湍,对实现个人梦、家庭梦、民族梦,国家梦与世界的统一起着主导作用。一个民族由很多人组成,国家的梦想也是由众多人的愿望所组成。今天的中国与世界,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博弈实体命运共同体,他们不仅在物质、技术、资金领域里相互流动,而且在思想文化、价值观念、精神领域,生活方式也相互流动,全球博弈实体政治的文化私湍也正在形成博弈实体经济学的进程中。

    中国新领导人需要采纳博弈取胜的知识……,大自然的规则就是启示人们不停地奔跑,因为大自然的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是唯一,一切都不能回到从前。大自然的进步不会等待着我们,迎合民众的意愿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要么跟上,要么死亡。

    博弈实体政治不是更高一级的政治单位,也不是权力集中的统治中心,而是一个政治笼子,也是一个众多实体联盟的文化私湍,专为其它提供协商、协作和服务的博弈实体机构。博弈圣经著作人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经典文章中写道;“文明的永恒、普适、唯一性就是科学。”博弈实体政治给人们思想上更为先进的一个理由,它能以科学的哲学性、以逻辑的结构性,全部包括并超越了关于“民主”理论与“民生”口号一直纠缠的结构性困难。也就是说,民主与民生在博弈实体政治里是可分离的完全平等的性质。

     

    四、博弈实体经济学的定义

    几百年以来,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关系一直众说纷纭,它们都是一个文化信息,一个文化单位,可以大到一个文化“私湍”,小到一个文化“迈迈”,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关系,就是一种文化表达,是对大文化私湍和小文化迈迈的口语化表达。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语文学表达,是“博弈实体经济学”。《博弈圣经》中说:“我们把博弈实体分离不变性学说,能容得下宏观经济实体与微观经济性质的语文学通论,看成博弈实体经济学。”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依靠全民性质与性质博弈的边缘力量,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绩。中国相当于一个大赌场,十亿人九亿赌,赌场就发达了。现在中国缺少博弈与道德思想,分不清战略和战术,出现了当权者带头贪污作弊,整体经济险象丛生。有钱的人移民国外,没钱的人忠诚度大量流失,中国的政府和人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找不到感觉了。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和当年美国开发西部一样,一穷二白的大地,没有传统,没有历史,没有现成制度,摸着石头过河,靠个人自由发展,但在今天已经不是最先进的理念了,无法带领我们进入全球经济现代化时代。

    博弈圣经著作人特别撰稿的《首席博弈报告》一文中写道;中国梦的复活是万古常新的事件,无论时代的更替、世界的变化、人文的进步、科技的发达,都无法超越中国梦再次带给人生的希望。中国梦的定义;让人民体面的劳动、自由的创造、有尊严的活着,找到赢的感觉,这就是中国梦的标志性内容。中国梦的文化私湍创造了博弈实体政治与博弈实体经济学,它传承了和而不同的中华文化,人人通过创造“多样性”的博弈结果,给世界带来文化多样性的繁荣,形成全球性的正理均赢论现象。

     

    五、亚当·斯密经济学理论的缺失

    《博弈圣经》经济学的定义:经济学是输赢与均衡在公共空间里的概念。

    其实,经济学的行为也不外乎这些内容,我们用经济学的定义检验经济学里的行为,研究经济学里的现象。

    亚当·斯密在230年前就熟悉牛顿的思想,他还撰文赞扬过牛顿,后来他用牛顿的物理学原理作为经济体系,造出了一本掷地有声的《国富论》,后来西方就出现大量的,所谓经济学名著。因此,世界就像开设了一个经济文化大赌场,所谓的经济学家;就像在赌场中一个个旁观输赢的马仔,围绕着博弈实体经济学的理论,凭个人临时的感觉,一会儿涨了、一会儿跌了、一会儿买吧、一会儿卖吧、都是马后炮式的总结,根据已经确定的事实,谈输、谈赢、谈均衡。

    不知输赢的马仔经济学家,围绕着经济学理论凭个人感觉进行猜测,凭个人主观意愿盲目欣赏,但《国富论》里没有引入输赢与均衡的标准,没说怎样取胜,没有给出一个整体如何对大小的区分,没有开端,没有终结,也就是没有边界,都是一些宏观抽象的概念。无论混沌和有序怎样互相转换,《国富论》中并没有给出任何博弈行为取胜的依据。全世界经过230多年的研究,没有发现什么有效可示范的证据。

    230年以来,无数人渴望从书中挖掘有用的东西,最终发现了一句话“看不见的手”,它在《国富论》中只出现过一次。众所周知,一篇巨著里一个词出现一次,最多只能称其为一个文化信息,一个小文化“迈迈”、一个小文化“私湍”、它既不是经济学思想,也不是经济学理论,亚当·斯密就没有定性解释过它的本质特性。人们对它似懂非懂,几乎所有人的解释,都是自圆其说,一传十,十传百,无限的放大,“看不见的手”就成了神话。

     

    六、看不见的手一词对博弈实体经济学的贡献

    今日我们用实体与性质的观点解释“看不见的手”,它就是博弈实体政治法则的笼子威力。博弈实体政治笼子法则的瘾魂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其内在逻辑是道德与博弈的笼子法则,市场经济就是根据一套“博弈实体法则”使资源配置通过道德协同与博弈分配得到调整,亚当·斯密的“自发秩序”和“看不见的手”都是在观察博弈实体时得到的感觉。他宣称市场经济要自由放任,一切追求最大化,他是为了维系两个假设,一是效率,二是穷人的生活。亚当·斯密的“比较优势”只有对那些有条件追逐自我利益的人们才格外地积极,这会带来你死我活的竞争和掠夺。西方的经济学大师,今日的大政治家、博弈专家都明白,二人同性质的(篮子里水果与水果的关系)博弈对局不是博弈实体就不存在“看不见的手”,想获得更大利益就是掠夺,对个体疯狂地掠夺就无法干预。可以想象在230年前亚当·斯密已经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博弈实体政治的笼子威力,可惜他还没有认识到博弈实体政治的本质特性,他仅仅感觉到,“人类行为的结果是非存心出现的”,好像给参与者带来的利益不是上帝,也不是政府,都是吉祥慈善,是“看不见的手”给予的,这是一个赌徒,对赌博结果的无奈,对博弈实体政治的无知才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们从逻辑的哲学出发,研究博弈实体政治的科学战略,发现它的文化结构复杂而宏大,人们难以理解,语言也很难表达,它比《国富论》描写的“看不见的手”复杂得多。“看不见的手”只有简单的几个逻辑步骤就可以告成,特别对哲学素养准备不足的经济学家,他首先感觉到“看不见的手”语言流畅,琅琅上口,还有一个“手”以稳固的形象在场景中的表现,它还抽象而高度概括了市场运行机制恰是“看不见的手”,人们就深信不疑,学者也相信它,传播它,把它神话了。

     

    七、马克思讽刺过“看不见的手”成为伟大的瑕疵

    马克思、恩格斯也讽刺过“看不见的手”,“这种关系就像古代的命运之神一样逍遥于环球之上”。

    “看不见的手”没有表述政府博弈实体政治特殊的宏观调控对市场干预产生的社会效应。“他更想象不到当今大国政治人物出访他国时,张口就是几百亿的政府外交行为、会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他没有表述官员的行为是代表国家博弈实体政治战略的手,没有表述博弈实体经济学是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总称,博弈实体经济学是21世纪经济运作的标准式样,这不但是亚当·斯密理论的缺失,也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存在伟大的瑕疵。

    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不会演绎出正理均赢论,经济学的正理均赢论,它是博弈实体政治、博弈实体经济学、博弈实体外交、博弈实体军事、博弈实体社会主义的通用名词,不谈正理均赢论的双赢共赢,人们就会缺失道德、缺失人性、缺失对社会主义的凝聚力。不谈正理均赢论,不谈对穷人的经济救济和博弈分配,单独追求客体与主体效率最大化,它会逐步地使博弈实体政治大资本与个体性质大资本形成默契联盟。通过国有企业改制,企业兼并、买卖、扩张、掠夺、侵吞,瓜分犹如强盗,什么所谓国企高管人才的高新,其实就是利用特权就地分赃。他们跨越良知和人性成了富豪,贫富差别出现极小极大两极分化,周围的人对富人表示愤怒,甚至会演变成社会动荡。他没有具体阐明博弈实体法则和博弈分配的重要性,任何一个经济学理论,不谈正理均赢论的道德、不谈经济救济与博弈分配、不谈共同富裕造成的巨大贫富差别,都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学理论。

     

    八、中国需要博弈实体经济学的文化私湍理论

    中国需要博弈实体经济学的文化私湍概率理论,国家企业股权由私营企业、家庭,个人平等参与,市场才会出现良好的博弈竞争。忽略博弈实体政治与博弈实体经济学的实体特性,单一追求客体或主体效率最大化,有权有钱的人不知道自己与博弈实体政治笼子的关系,也不知道博弈实体经济学的篮子理论,就会藐视博弈实体政治的法则,不顾博弈实体经济学的规则,使政府权力透支、财政透支、利益透支、肆无忌惮、变本加、为所欲为,利用特权就地分赃,也会衍生为汉奸或者移民潮,妻子老小先移民,官员随时准备经济大卷逃。

    追求经济最大化的经济衍生物,像道德与诚信将会消失,一切浪费、污染、错误都包藏起来,表现虚拟的实体经济假象或突然曝出丑闻,最后造成了环境污染、经济危机、物价膨胀、市场经济大萧条,甚至国家崩溃。《博弈圣经》在开篇中有一句话:博弈并不关注目的的本身,而关注达到目的的行为,达到目的的行为才是经济研究的内容。

    自然科学每一次理论与方法的重大变革,所有的人都像经济学家,都是博弈实体经济学的创新思维,博弈实体经济学里的国正论会对经济学带来深远的影响。所谓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它们不是简单的AB概念,不是大量的二维01比特的叠加,不是AB、不是红蓝、不是大小、不是虚实,也不是多少那么简单。至今经济学家还停留在儿童简单认识世界的层级,经济学家在金融媒体上发表的文章,所谓的宏观经济预测和普通人知道得一样多。

    经济学家还没有上升到博弈实体经济学的概念,因此,我说博弈取胜的世界还没有人触动过。“经济学家进赌场,比傻吊输的还多。”所以,社会中流传了一句极为讽刺的话,“所有的人都像经济学家”。

     

    九、博弈实体经济学的三维实体结构就是篮子理论

    人们把宏观经济学当成一大半说是总体经济学,把微观经济学当成一小半说成是个体经济学,还有人说是中观经济学,后来保罗·萨缪尔森又说是中间道路经济学,这明显是不懂装懂。它们是什么结构?彼此是什么关系?怎样区分?至今综合所有人的回答,扔是一堆大杂烩。人们认识经济学,在研究它的哲学结构时认识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发现了是篮子与水果的关系形成了博弈实体经济学。

    博弈圣经著作人说;过去是1,现在是1,未来是0.992187……。这些数字让人有一种匪夷所思的神秘联想,囚徒困境没有办法超出 “博弈实体笼子效应”的抽象界域,无论股民怎么决策与否定,都无法逃逸囚徒性质的主体性,也就是说:股民把真实的东西或对真理的理解作出正与反、或者反与正的决策,得到的结果都是0.992187……,都达不到“博弈实体笼子效应”的优势特性。也就是说自然界里的三特性,1、随机特性,2、机械特性,3、生物特性,属于三维一体,是一个国正论体系,人们用国正论的非绝对对立的观点,将所有的事物都看成一大块一小块,大块为国,小块为正,经过人与对应物,将它区分出大小,如果把随机特性、机械特性、生物特性看成 “国”,比喻成博弈实体政治,就相当于笼子2.000000……,其中任何决策人一次对一小块性质“正”的优先选择都是0.992187……,下余滞后的一大块特性“国”的笼子都是1.007813……。假如我用博弈实体经济学的篮子理论,解释篮子与水果的关系,博弈实体经济学像是一个篮子,里面放了各种水果,篮子与水果的整体大小为2.000000,篮子的(随机特性)大小为1.008713……,水果的(生物特性)大小为0.992187……。

    民间传说1+1大于2,“感觉说得很对,具体不知道大了多少”,因为这是自然界里三维一体的三特性问题,随机特性,机械特性,生物特性。人们在教科书里学到的数学运算,是单纯一性的(机械特性)运算1+1=2。我现在就用三维一体的实体特性问题,问你什么是科学,什么是高科技一样,也就跟问你美国的福布斯·纳什提出的“纳什均衡”怎么取胜一样,感觉他说的很对,他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均衡、不知道怎么表达单方占优、不知道怎么表达能赢。1+1大于2,是“博弈实体笼子效应”与第三空地论的尖端理论命题,在“博弈实体笼子效应”的内容里,无论什么样的1+1都三特性,有一个实体分离不变性的优势常数,要分清哪个是篮子实体特性(随机特性)1.007813……,哪个是篮子单纯一性(机械特性)1.000000……,哪个是水果性质(生物特性)0.992187……。两次选择篮子实体优势特性就是1.007813……+1.000000……=2.007813……,这就是1+1大于2 ,=2.007813的来龙去脉。

    以往经济学家为了降低风险,建议投资多元化,“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种分散投资的经济思想,实在是经济学家对博弈取胜的无奈。《博弈圣经》在453节有一段风趣的表述:“我们根本不能完全理解大自然,或许人们不如老鼠在寻找食物时能选择最近的路程,那是大自然的拓扑几何图像的捷径。”

     

    十、人们要重新给人与自然的关系定位

    人们要重新给人与自然的关系定位,先把博弈实体政治看成包含了自我的社会,这样才能在每个人的文化私湍观念里建立博弈实体经济学的知识体系。博弈实体里面的单位状态,因大小不同而分为无数子系统,(就是政治笼子或经济篮子)就是国正论结构,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有一定的相似性,任何人谈它们非绝对对立性,(就是谈笼子与囚徒或谈篮子与水果)谈它们信息不对称理论,也就是对博弈实体、国正论、矛盾论综合概念的思考。我们把基层和中央、家庭和祖国、个人和集体、人与物,看成一个个非绝对对立性博弈实体,然后从博弈实体政治的战略结构里找到战术中的自我,才能谈和谐,谈创新,谈有序,谈人的行为和输赢与均衡的关系。

    世界的科学家们对国正论的空间结构里寄托博弈取胜的巨大希望。在博弈中,粒子基因的映射均衡和单方占优的博弈取胜理论,引起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自然哲学和博弈专家们的极大关注。现在的世界是博弈行为大统一世界,中国新领导人与各国首脑透露出来的博弈实体政治趋势与博弈实体经济学概念不仅仅是摩登、时髦、潮流,它最终会通行于世界。    (完)

    摘自《博弈实体政治与博弈实体经济学》一文片段

     

    来源:美国资讯网,美闻网,博弈圣经;经济学世界十部经典著作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