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金印组合] 机构5亿 坐庄朝华谜团

2006-01-17 00:36


             剪不断金信坐庄豪赌 理还乱朝华资金谜团


金信系一度动用5亿元资金炒作朝华集团,这场豪赌最终因两家的问题曝光而失算,两个庄家的合作和反目成为中国股市众多庄家故事的收官之作


1月4日,金信系掌门人葛政被双规。1月6日,葛政的合作伙伴,朝华集团(000688)前掌门人张良宾出现在股东会上。

《证券市场周刊》在重庆调查期间获悉,金信系和朝华系一度关系密切,2004年坐庄朝华集团,却最终将朝华系推向了崩盘的绝路。现如今,朝华系倒了,金信信托关门了,两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庄家陨落了。


流通股股东发难

2006年1月6日,朝华集团2006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重庆召开。股东大会上,一身休闲打扮的张良宾已经没有往日掌门人的风范,时不时地询问新掌门人赵晓轮。

1月6日的股东大会上,朝华集团董事会提出增补两名独立董事,理由是前任的独立董事已经辞职。赵晓轮在会上表示,新候补的两名人选一名是四川大学的管理学教授,一名是香港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这两名懂管理懂法律的独立董事候选人如果能进入朝华集团董事会,对于正在忙于债务清理与重组的朝华集团来说很有帮助。

赵晓轮的话音一落,一名流通股股东就率先向管理层发难:“这两名独立董事候选人之前有没有上市公司任职的历史?”赵晓轮很简洁地说:“没有。”接着流通股股东就是一番质疑:“两名候选人没有经验,对于存在巨大黑洞的朝华集团来说,会不会将来又是两名花瓶独董?你进入朝华集团都半年时间,还没有理清朝华集团的债务,再增加两名不懂上市公司猫腻的人进入董事会,对于朝华集团有什么建设性的意义?”

赵晓轮试图打断流通股股东的发言,在一旁的张良宾望着流通股股东一言不发,紧接着流通股股东将枪头对准了张良宾:“之前,张良宾在我们流通股东的眼里就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当初的独立董事就是一摆设,很多银行贷款担保都不知道流向何处,张良宾甚至涉嫌违法动用朝华集团的资金,我们希望朝华集团现在的管理层能早日给出一个稽查结果。”

“现在朝华集团的问题很复杂,是一时半会儿不能说清楚的,可以说能写一两本书。”赵晓轮草草结束了流通股股东的质疑。“现在各方都在调查朝华系的问题,张良宾能坐在这里是因为他现在已经‘跑不脱了’。”

一名朝华集团股东代表在股东大会期间告诉《证券市场周刊》:“朝华集团的事情远非现在暴露的,现在暴露的最多只有问题的十分之一,朝华系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大家才知道银广夏是小巫见大巫。”


炒作朝华集团失利

本刊记者在重庆调查期间获悉,目前证监会、银监会、经侦等有关部门正在全面调查朝华系的资金流向,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17亿元资金就有绝大部分流向不明,连基本的文件都没有。

“张良宾是一个炒家出身,不排除部分资金流入二级市场。”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张良宾现在留任董事会担任副董事长,是因为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不能走人,张良宾的最后落败是金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信信托”)将其推上了绝路。

据了解,2003年年底,已经控盘华西证券的张良宾开始了冒险之旅,华西证券在疯狂炒高重仓股东方锅炉(600786)后,让金信证券等金信系公司高位接盘,以便华西证券抽身,这样就形成华西证券在东方锅炉上大幅度的盈利,也便于证监会早日批准华西证券的股权转让,这么操作的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将华西证券的盈利用于炒作朝华集团。“这部分资金最终砸向了二级市场。”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当初朝华系通过华西证券曲线提供炒作资金,背后的操盘手就是金信信托。

“炒作朝华集团是金信信托最后炒作的一只股票,当时主要以金信信托旗下的金信置业等公司出面炒作。”知情人士透露,朝华集团公司联手世界游戏巨头世嘉,进军数字电视领域等市场新概念,都是为了股票的炒作。从2003年11月20日开始,金信系每天炒作朝华集团的资金都在2000万元以上,最高达到2.6亿元,直到2004年3月4日朝华集团股价最高9.38元价位的时候,金信系连同朝华系的总投入已经超过5亿元。

金信系的如意算盘半路遭遇程咬金,北京两家机构的联手跟庄。从3月4日开始,金信系开始打压朝华集团股票试图洗盘。知情人士透露,跟庄机构打乱了原来的炒作计划,金信系坐庄最终功亏一篑。2004年中期,伊利股份(600887)爆出“独立董事事件”,金信信托在伊利股份的MBO遭遇独立董事的炮轰,金信信托资金的资金开始受到银监局的关注。

知情人士透露:“当时金信信托动用了部分信托资金来炒作朝华集团,在伊利股份独董事件后,金信信托不得不暂停朝华集团的炒作。朝华集团不得不通过旗下的公司进行举债,试图通过融资自己炒作朝华集团,但是证监会盯上了朝华系旗下的西昌锌业资金流向。”

“金信系坐庄不但自己的资金深陷其中,朝华系的资金也紧张到了极至。”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朝华系开始利用关联担保等手段,在银行进行大量贷款。到了2004年底就达到11亿元,流动负债高达15亿元。“举一个简单例子,朝华集团科技园只开发了不到三分之一,其余的土地长满了杂草。”知情人士透露:“朝华集团描绘的朝华数码园也只是空中楼阁,钱大部分流向股市,哪里还有钱搞事业。”

从2004年4月10日后,朝华集团的股价开始一路下滑。“伊利股份独董事件后,朝华系开始盘算如何从金信系捞取资金。”朝华集团作为金信信托的股东,有1亿元的入股资金。其实早在金华信托(金信信托前身)时代,张良宾就与金华信托有过数度合作,尤其是在炒作四川长虹(600839)的时候,作为四川长虹的二股东,朝华集团颇有信息优势,但遗憾的是金华信托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一直深陷长虹之中。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朝华集团对金信信托的底牌与手法很是了解,当监管部门盯上伊利股份的MBO后,朝华集团决定通过贷款的方式从金信信托抽回资金。”


资金黑洞不断曝光

2004年11月30日,张良宾控制的四川立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四川立应”)通过西昌电力担保,向金信信托进行自营贷款,贷款额高达1.2亿元。贷款合同约定,到2005年5月29日,四川立应归还金信信托的1.2亿元贷款资金。“四川立应的贷款用于作什么,这笔资金的流向在朝华系一直说不清楚。“知情人士怀疑,这笔1.2亿元贷款可能流向当初挪用的朝华集团,用于填补坐庄窟窿。

四川立应的套现引起了金信信托股东的不满。早在2003年8月5日,西昌锌业通过朝华集团与四川立信担保,分两笔4500万元与4000万元,向金信信托借款,用于流动资金的补充。“当时如果说西昌锌业的流动资金出现困难,那么收购华西证券的资金肯定就是非正常渠道来得。”朝华集团内部人士质疑。

2003年4月,西昌锌业协议收购33500万股华西证券的股权,成本在3.5亿元以上。但是西昌锌业当时只付了几百万元的定金,到8月出现流动性困难,说明当初收购华西证券股权的资金压根就是西昌锌业在朝华系内部捣腾的资金,金信信托的贷款资金用于弥补当时朝华系内部挪用的缺口。

“8500万元的贷款年利率为6.9%,与当时委托理财的利率差不多,作为金信信托的股东,张良宾这么高息借款的背后肯定是资金链出现问题。”朝华集团的不断资金腾挪太过招摇,朝华系被证监会盯上了。尤其是四川立应借用华西证券的9000万元资金让证监会开始怀疑西昌锌业以及西昌电力的收购资金来源。“当时证监会要求两家公司提供合法有效的资金来源渠道,两家公司一直无法提供。”朝华系开始密谋用银行贷款归还当初借用的华西证券的资金,用金信信托的贷款资金填补西昌锌业收购华西证券的资金。

就在朝华系忙于为坐庄补窟窿的时候,伊利股份爆发了罕见的高管层集体被捕事件,内蒙古司法机关开始强行调查金信信托,金信信托董事长葛政开始四处公关,最终内蒙古的司法机关暂停了对金信信托的司法调查。葛政在忙于脱身的同时,加紧了对朝华系的资金催收,并且开始抛售朝华集团股票。葛政的突然变卦让朝华系陷入危机。

2004年12月30日,西昌电力与深圳市商业银行海滨支行签订《保证合同》,与此同时,朝华集团于2005年1月4日将其持有的西昌电力3712.90万股质押给深圳市商业银行海滨支行,共同为西昌锌业在深圳市商业银行海滨支行为期7个月的90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西昌锌业的9000万元贷款用于还账,事情很快就暴露出来。西昌电力的银行账户被银行冻结,交易所强行要求西昌电力披露债务问题。

知情人士怀疑,朝华系挪用华西证券资金远不止9000万元,甚至包括东方锅炉的盈利资金朝华系都没有放过。就在深圳商业银行逼债西昌电力后,各银行也开始向朝华系追债。


庄家反目

同样面临困境的金信系盯上了朝华系控股的华西证券,导致这两个庄家最终的反目。

2004年春节前后,证监会连续多次向华西证券下发了提交朝华系清理内部担保及资金往来的说明材料,可是面对自己编织的“理还乱”的资金网,张良宾已经束手无策。“证监会的人在朝华集团一笔资金就查了4个月,现在都没有查出个所以然。”一名朝华集团内部人士感叹,朝华系资金复杂程度让监管者很头疼。

一直希望扩大地盘的金信系在合并天一证券的梦想破灭后,再次瞄上了华西证券。“金信系此举可谓一石二鸟,不但控制了华西证券,还收回了朝华系借用的资金。”

但这种打算无疑是对朝华系的釜底抽薪。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时华西证券资产刚刚被清理了一些,金信系认为坐庄朝华集团亏损了,朝华系将华西证券的股权转给金信系都不能弥补坐庄亏损。

但是,监管部门此时依旧严密监控朝华系在华西证券的一举一动。2005年4月,证监会以机构部部函(2005)119号《关于不同意华西证券股权变更的函》批复,不同意西昌电力、西昌锌业受让其他股东单位的股权转让。紧接着的4月14日,四川省银监局的一纸通知下发到各个商业银行,声称四川省证监局发现华西证券股权变动过程中,收购并意向收购华西证券的西昌电力和西昌锌业关联方及控股股东,存在严重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及违规担保问题。

张良宾收购华西证券梦破,朝华系开始土崩瓦解,与金信系的合作也走到尽头。

两人的最终反目源于新进入金信信托的汪晓峰等人的强行逼债。 “其实当时朝华系就明白这是葛政在背后捣鬼,毕竟金信系砸了上亿元的资金到朝华集团的二级市场。”知情人士透露,如果金信系收购华西证券计划得逞,金信信托的自救也许就是另一番结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毫无技术含量的虚假包装的金信信托重组大戏,一上场就穿帮。

“证监会的批复下来后,金信系还想拿到华西证券的股权,但是四川省政府出面干预了朝华系的这部分股权转让。”已经看不到希望的金信信托正式撕破脸皮。金信信托到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将四川立应、西昌锌业以及担保的西昌电力、四川立信、朝华集团告上了法庭,要求四川立应、西昌锌业归还共计2.05亿元的借款以及上千万元的利息,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现在朝华系的银行贷款官司一打就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理完银行债务。”在股东大会上,面对流通股股东的质疑,赵晓轮依然很无奈地回答:“债务烦杂,还在清理。”金信信托虽然赢了官司,看来要收回朝华系的资金已经不现实了。一名朝华集团的股东叹息:“如今金信信托停业整顿,一切都还在清理之中,接盘的建银投资肯定要找朝华系还钱的。”

“朝华系的案子水深得很,到真相大白的时候,还将影响一批人的命运。”朝华集团目前处于极度敏感时期,记者了解到,由于存在大量的贪污受贿等问题,朝华系的案件远比外界想象的复杂,大批司法人员已经介入其中,张良宾出路难料。   [转帖]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