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帖子页
搜索

*欣泰股东大会如临大敌 原董事长及创世翔缺席

2016-08-10 08:23

记者 孙宪超

  

  2016年8月9日,辽宁省丹东市,*欣泰(300372)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如期召开。在会议现场,*欣泰给人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在厂区的门口安排了5位保安,厂区内的一些主要路口也均布置了保安人员。回想今年3月,记者曾经去过一次*欣泰,当时除了厂区门口的门卫室内有一位保安之外,厂区内并没有见到保安的踪迹。

  “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主要是怕有人借今天的股东大会召开之际来闹事。”一位厂区内的保安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8月9日晚,*欣泰发布公告显示,公司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延期换届的议案》,《关于公司第三届监事会延期换届的议案》,审议《关于授权北京大成(郑州)律师事务所及代表律师就公司收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提出行政复议的议案》。

  现场气氛有些紧张

  根据之前的公告,*欣泰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定于2016年8月9日15时召开。当天13时55分,记者提前来到*欣泰。刚刚下车就看到有5位保安人员站在*欣泰门卫室前。

  “是来参加股东大会的吗?有证件吗?要是开会的赶快进屋核实一下身份,没有证件不能入内。”一位保安快步走到证券时报记者面前说道。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这位保安引领证券时报记者进入门卫室。在门卫室内,这位保安和一位身着*欣泰工装的工作人员一起核实记者的股东身份,然后又打电话和董秘办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确认后,方才放行。

  从进入厂区大门到行至*欣泰办公楼前,几百米的距离,但是证券时报记者却在厂内的主要干路和路口看到五六位保安。记者清楚记得,在今年3月份前往*欣泰时,除了厂区门口的门卫室内有一位保安之外,厂区内并没有见到保安的踪迹。

  “气氛怎么这么紧张,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至于这样吗?”记者在厂区内向一位保安发问。“你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这就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主要是怕有人借今天的股东大会召开之际来闹事。”这位保安回答说,“另外也不希望有记者来采访。”

  步入*欣泰的办公楼后,记者和其他几位股东被安排在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里,办公楼的工作人员看上去似乎也不轻松,让气氛显得有些压抑。15时,*欣泰的工作人员又一次严格检查并核实过各位股东的身份之后,才由工作人员引领着股东们来到二楼的会议室,即当天召开股东大会的现场。

  “在会议召开前强调一下,今天的会议不允许录音、录像和照相,不允许随便打断主持人的讲话。”在股东大会正式开始前,*欣泰的财务总监、代行董秘陈超特意强调说。

  温德乙未到场

  2016年7月7日,*欣泰时任董事长温德乙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温德乙给予警告,并处以892万元罚款,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董事在任职期间被中国证监会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离职。

  *欣泰8月5日公告,温德乙于近日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据*欣泰介绍,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规定,温德乙辞职不会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其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辞职后将不在*欣泰担任任何职务。

  虽然温德乙辞职后不在*欣泰担任任何职务,但是其通过辽宁欣泰间接持有*欣泰共计4766.4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78%。其配偶刘桂文直接持有*欣泰共计759.42万股,占*欣泰总股本的4.43%。而且温德乙是欣泰案中的关键人物,因此其是否会出现在*欣泰在8月9日召开的股东大会现场也备受关注。

  8月9日,温德乙并未出现在股东大会的现场,其配偶刘桂文则是以股东的身份参加了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召开全程表现得也较为轻松。

  创世翔无人参会

  在*欣泰召开股东大会之际,除了*欣泰之外,同样受到关注的还有昔日私募冠军创世翔。根据*欣泰此前的公告,创世翔曾先后两次增持*欣泰。创世翔在3月1日至3月18日期间增持*欣泰859.11万股,增持均价为13.28元;创世翔第二次增持*欣泰是在3月30日至4月20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以均价14.02元增持*欣泰856.47万股。经过两次增持,创世翔成为*欣泰第二大股东。截至2016年4月20日,创世翔累计持有*欣泰1715.5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按照停牌前14.55元/股的价格估算,持股市值近2.5亿元。

  然而,*欣泰自7月12日复牌之后却是一路持续下跌,如果创世翔一路持股至今,无疑也将面临着巨大的损失。为此,很多人希望在*欣泰的股东大会上能够听到创世翔的表态,但是遗憾的是,创世翔方面并无人参会。

  虽然创世翔没有出现在*欣泰的股东大会现场,但平安信托的三位工作人员和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的两位工作人员却来到了现场。据悉,平安信托和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分别代表96万股和75万股*欣泰的股份。

  据悉,虽然创世翔没有派员到场,但是参与了网络投票。这也意味着,创世翔目前仍然持有*欣泰的股份。

  在当天的股东大会现场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因为平安信托在给代理人的授权书上没有明确表明对于当天股东大会所审议的三项议案是同意、反对还是弃权,因此现场的*欣泰律师认为没有理由能够确认现场的参会人员是代表平安信托的真实意志,所以只能视平安信托现场参会人员的投票为无效票。

  退市后可能进入老三板

  此前,*欣泰刚被监管部门通知将被强制退市时,*欣泰时任董事长温德乙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身背6.26亿元债务,将考虑走破产程序。不过,从近期*欣泰发布的公告表述来看,*欣泰仍未作破产安排。

  例如,*欣泰在8月8日发布的《关于股票存在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并未作破产安排,但由于生产经营步履维艰、资金紧张,导致公司实施股份回购存在现实困难,无法履行首次公开发行中关于股份回购的承诺。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本来大家都比较期待今年的生产经营,但是因为受到现在这件事的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些影响,具体的情况还是问公司证券部的人吧。”*欣泰的一位工作人员称。

  据*欣泰的财务总监、代行董秘陈超介绍,公司的生产经营的确是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公司的管理层也在努力地维持生产经营,并且与公司的客户和供应商积极进行沟通。*欣泰退市后可能会进入老三板。

  先行赔付或有延迟

  8月9日晚,*欣泰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延期换届的议案》和《关于公司第三届监事会延期换届的议案》,审议《关于授权北京大成(郑州)律师事务所及代表律师就公司收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提出行政复议的议案》。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欣泰违法事实已经非常清楚,其进行复议的意义并不是太大。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的宋一欣律师认为,《关于授权北京大成(郑州)律师事务所及代表律师就公司收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提出行政复议的议案》获得*欣泰股东大会通过,意味着*欣泰将启动针对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复议程序,虽然这不会影响行政处罚决定中处罚事项的执行,但却对投资者向法院提起*欣泰民事赔偿诉讼与兴业证券实施对*欣泰先行赔付计划产生实质性影响。

  据宋一欣介绍,民事赔偿诉讼与先行赔付计划,都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中将行政处罚决定作为民事赔偿为前置条件文件的规定的,一旦因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使行政处罚决定效力待定,那么,民事赔偿诉讼与先行赔付计划只能等待。

  “未来也不排除*欣泰展开行政诉讼的可能性。”宋一欣表示。8月9日,*欣泰股东大会召开期间,一位*欣泰的高管在与现场的股东进行交流时表示,公司现在主要是考虑行政复议,尚没有考虑行政诉讼。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