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 > 正文

铁汇赠金套利局中局 外汇炒家集体状告平台

内容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导读

 赠金套利在业内不算秘密,铁汇之前就有人做。起初铁汇将其视为促销成本,一直默许,后来因恶意套利过于激烈,导致平台限制提现,投资者资金被锁。记者调查发现,铁汇内部亦疑似有人员参与套利。

 一波横跨欧亚大陆的诉讼,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被告是总部位于塞浦路斯的铁汇集团(IronFX),据其中文官网描述,公司在全球共设立27个分支机构,为散户、机构客户提供外汇、贵金属、商品、股票的在线交易服务;原告则是其在中国的部分客户,他们通过电汇、银联转账等方式,参与铁汇平台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去年11月,他们开始发现账户提现困难。

 事件导火索是铁汇在中国的“赠金政策”,即投资者注资入账后,平台赠送一定比例的资金供其交易,但只能用于吸收损失、不可提现。赠金并非铁汇初创,但铁汇将之发挥到极致,赠送比例一度高达100%,使平台交易量迅速跻身行业前列。

 天上掉下的馅饼,好像“只能看、不能吃”。但国内炒家很快就发现了机会,不少人通过两个账户的对冲操作顺利“套”出赠金,赚取几乎无风险的收益。不同渠道的信源显示,铁汇内部亦疑似有人员参与。

 这种游戏显然不可持续。去年11月起,投资者纷纷收到铁汇客服的邮件,称账户因涉及异常交易而被限制出金(即提现),据不同投资者的估算,被“锁”资金总计达数千万美元甚至更多。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这一估算未得到铁汇方面的确认。

 经过数月“拉锯战”,铁汇交易平台仍在正常运作,但谈判并未见结果。已有至少两名投资者联系了塞浦路斯的律师事务所,其中一人已提交起诉书;其余投资者亦成立多个QQ群,准备集体在塞浦路斯发起诉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上周向铁汇总部发去采访函,迄今未获回应。

 “赠金套利”解密

 “赠金套利在业内不算秘密,在铁汇之前就有人做。”一名铁汇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其机理是简单的对冲操作:开设A、B两个账户,分别做一笔金额相同、方向相反的外汇保证金交易,杠杆可高达数百倍。当一笔交易爆仓全亏时,另一笔交易刚好盈利100%,立刻获利离场。此时,只要爆仓的交易账户有赠金来吸收部分损失,亏损小于盈利,就能间接把赠金“套”出来。

 早期一些投资者在铁汇的套利是“内冲”,即在同一平台上开设两个账户,由于两边都有赠金,无论交易方向如何均可获利;后来铁汇对此予以限制(临时取消赠金或限制出金),一些投资者遂改用“外冲”,即在铁汇开设A账户、在其他公司的平台上开设B账户,盈利与否取决于交易方向,但仍几乎无风险。

 譬如,投资者有初始资金3万美元,1万美元投入甲平台,获100%赠金;另外2万美元投入乙平台,无赠金,则两个账户均有2万美元。交易对冲后,若甲平台盈利100%、乙平台爆仓,盈亏刚好相抵(忽略交易费用),反之则净盈利1万美元。

 有投资者回忆,铁汇自2012年进入中国市场,赠金比例一直保持在50%到100%之间,平时多稳定在60%,远高于同业水平。套利收益率与所用杠杆、外汇市场波动密切相关,月收益在10%到30%之间,因此吸引大量资金流入,平台交易量迅速飙升。

 宁波客户梁先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于去年8月入金投资,到10月发现出金有延迟迹象,到11月更是“一分钱都出不来”。他和一批客户赶到铁汇设于上海的公司询问原因。

 “铁汇先后给了几种解释,先说外汇管制,后来又说换汇商的额度用完了。还说因为去年12月底公司要出财务报表,为了数字好看才延迟,到2015年一月、二月就会恢复正常。”梁先生说,由于投资者的坚持,铁汇最后同意“部分出金”。“由铁汇通知时间,每次可以申报出金10%。我们成功出金两次,但第三次申报上去就没有结果了,到今年3月再没出过,现在还有130万美元提不了。”他说。

 在此期间,大量客户接到铁汇客服的邮件,称账户因涉及异常交易,暂时限制出金,一些未做套利的客户也出金困难。铁汇未公布锁定资金量,有投资者根据客户数量估算,可能在1亿美元上下。不过这一数据未得到铁汇方面证实。

 目前,铁汇在北京、上海、深圳、沈阳的公司照常营业,客服人员仍与维权者保持沟通。

 内部人推手?

 一位要求匿名的铁汇内部管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述了出金限制的前因后果。

 他透露,铁汇集团CEO马可斯(Markos)初期将赠金套利视为促销成本,一直默许。但去年8月,平台又打算通过限制转账次数来制约套利,结果引发大量资金流出,只好再度放开。

 “到了11月,马可斯来我们办公室,明确说要停掉套利账户,还表示准备了一笔钱,哪个客户要出金都给他出。”该人士说,事后看来那笔资金远远不够出金需求,“我个人认为马可斯并不是有心欺骗,而是决策失误。大概没想到欧美跟中国的市场差异这么大,海外八九成是做投资,国内八九成做套利”。

 铁汇套利的火爆局面,据传有内部人士作推手。一名投资者对本报表示,铁汇中国区部分高层,以及一些二级办公室入场套利;有的高管拉了大资金入场,为满足离场套现需要,让一线客户经理拉客户入金,“所以客户经理四处宣传无风险套利,还教投资者如何操作”。

 不过前述铁汇人士表示,自己与之前的管理层并无接触,不清楚高管是否存在套利行为。但他承认铁汇在中国各地的二级办公室普遍参与了套利。

 一份来自多位投资者的QQ群聊天记录,亦指向了“内部人套利”。这份记录显示,去年末,铁汇中国团队负责人蔡晓辉主动提出以“个人身份”在QQ群内与投资者对话,其间承认了“内鬼”的存在,并表示这是马可斯对中国市场态度转变的一个关键因素。同时,蔡透露出金限制的原因是赠金套利过于激烈,导致平台出现“流动性困难”。

 从沟通记录看,彼时铁汇在研究一个分类出金方案:将客户分为正常交易、正常套利和恶意套利三种,蔡晓辉个人建议对前者正常出金。“正常套利”则按平台新入金的一定比例出金,“恶意套利”方案待定。不过,如何就账户行为判定其归类,“正常”与“恶意”套利又有何区别,蔡晓辉均未提到。该方案亦无下文。

 一位铁汇内部管理人士与多位投资者透露,蔡晓辉已赴塞浦路斯,不接受外部联络。本报记者无法与之核实聊天记录的真实性。

 3月初,铁汇向客户发送了内测的出金方案:为投资者开具两个“镜像账户”,分别为Book账户和STP账户。对冲客户的老账户资金可转到Book账户上,但出金要排队处理;STP账户可以承接3月1日后的新入金,可以即时出金。

 不少投资者表示,该方案中原有资金仍不能正常出金,新账户又要求新入金,对解决问题没有实质意义。

 跨国诉讼

 今年一月,铁汇方面曾传出令人担忧的信号。在接受欧洲外汇网站《LeapRate》专访时,马可斯对中国客户出金事件提到了三个要点:其一,“一小撮”客户滥用公司的促销政策,正接受调查,但仅占活跃用户的1.3%;其二,公司未就此接到任何来自监管部门的通知;其三,铁汇的中国业务实由叫“IGHG”的“经纪商”完成,与铁汇仅是商业合作关系。

 在多位投资者看来,马可斯在淡化问题,且似乎刻意将中国业务与总部割裂。

 前述铁汇人士表示,铁汇集团在国内并无开展外汇保证金交易的资质,无法直接开设分支机构。出于法律可行性考虑,铁汇在北京、上海、深圳、沈阳分别设立了四家独立公司,引导投资者进入铁汇平台进行交易,“IGHG”即指代这四家公司。按马可斯的说法,它们是铁汇的“介绍经纪商”,集团在全球有6500多家这样的合作伙伴。

 彼时,铁汇中国区高层集中在上海的“埃仑浩宇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埃仑浩宇)工作,上海公司被视为事实上的区域总部,但其与铁汇集团、国内其他公司均无股权关联。

 根据工商资料,埃仑浩宇成立于2013年1月17日,注册资本14万美元;其股东为外资法人“Terra Management Services有限公司”,据称注册于香港。马可斯本人担任埃仑浩宇的董事,这是公司与铁汇最明显的关联。

 “客户入金时,通过国际电汇或者第三方支付的转账,将资金打到铁汇集团设在伦敦的账户。铁汇不会否认这点。”前述铁汇人士称。

 目前,不少投资者准备到塞浦路斯起诉铁汇。广西客户潘先生相信自己是首名起诉者,“我年初去了趟塞浦路斯,跟当地的律师会面,并且正式提出起诉。”他表示,仅在中国谈判,不能引起塞浦路斯当地监管部门的注意。

 贵州客户李先生则对记者表示,跨国诉讼的程序较复杂,大量投资者仍在资料收集阶段,仅完成了“通知法院将要起诉”的预热程序,下面是提交详细的起诉材料,并进行法庭抗辩。

 记者获得的一份邮件显示,欧洲律师要求中国原告提交的材料包括:出金受限的证据;早期交易合同;交易完成的证据;客户申请出金的时间及铁汇如何拒绝;铁汇中国业务萎缩的证据(如裁员、冗员现象)等等。邮件还显示,即使上述材料集齐,成功申请到法院对铁汇的禁令,也只能暂时冻结铁汇账上相对应的资金,预计整个官司要持续一两年。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