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险 > 正文

宠物医疗险问世四个月:遇数据库、流程尴尬

内容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去年9月,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首次涉水宠物医疗保险,并相继推出宠物医疗险“宠乐保”和宠物综合险“宠物宝”,一时备受关注。而今4个月过去了,新险种的成绩单并不亮眼。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宠乐保”在北京地区的销量仅有几百份。而据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数据,北京市目前“有证”的犬只超过90万。

 两个数据的对比,反映出养宠人士和保险公司的双重谨慎。一方面,新产品确实需要一段市场接受期,一些潜在购买者还在观望;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对宠物医疗险推向市场后的风险亦难以把握,需要积累经验及相关数据,逐步推开。

 事实上,早在十年前,国内就出现过宠物保险产品,不过彼款由华泰保险推出的宠物第三者责任险仅对被保险人合法饲养的犬类造成的第三者人身伤亡进行承保。此后,各大保险公司陆续推出的宠物险产品也均以承保第三者责任险为主。

 十年来,宠物保险市场发展缓慢,几近停滞不前,甚至因保障范围狭窄、承保对象限制严格等问题,一度被养宠人士视为“鸡肋”。

 在这种情况下,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的尝试为宠物保险市场开启了新局面。据了解,“宠乐保”和“宠物宝”是国内首次对宠物的医疗费用进行承保的保险产品,同时,“宠物宝”还承保宠物找寻费用、提供宠物死亡抚慰津贴等。

 这些新型宠物保险产品丰富了原本贫瘠的宠物险市场,然而,对保险公司来说,这却并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在中国发展宠物医疗保险风险很高,所以保险公司非常谨慎。”北京宠讯科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宠讯科技”)CEO刘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先理顺流程不求量

 虽然此前市场上并无宠物医疗保险产品,但需求一直存在。

 据了解,曾有非保险公司推出有关宠物的健康计划,会员缴纳会费就可在宠物生病时获得赔偿。但这种灰色地带的“保险”因为可靠性不高始终未能浮出水面。

 事实上,保险公司也很早就盯上了宠物医疗保险这块蛋糕。

 以英国为例,2012年的宠物险保费收入超过7亿英镑,年均增长率接近10%,远超其整个保险市场年均个位数的保费增长率。另据平安财险提供的数据,在瑞典成熟的宠物险市场,宠物投保率高达50%,英国为20%,在美国,宠物险保费的年均增长率超过10%。

 以这些数据来看,尚属空白的国内宠物医疗保险市场无疑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然而,这块诱人的蛋糕却不容易吃到。国内宠物识别技术和相关诚信体系的滞后让保险公司不敢贸然进入。刘佳告诉记者,无法有效识别宠物可能会造成大量恶意理赔事件,因此保险公司脚步迟疑。

 此外,缺乏大量风险数据也让保险公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宠物发病率、宠物丢失率、宠物意外发生率等数据在国外已经有数十年积累,而在国内却几乎空白。”一名保险从业人员告诉记者。

 由于以上这些原因,直到2014年,各项条件相对成熟,国内才出现了首批宠物医疗保险产品,而敢于试水的保险公司也仅有两家,分别是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

 据记者了解,平安产险较为谨慎,目前仅在上海和深圳两个城市开放售卖。而人保财险的推广力度较大,目前已对北京、上海、重庆等六个城市开放,未来还将在30个城市开放售卖。

 北京宠讯科技负责“宠乐保”在全国的服务运营工作,刘佳直言,本着谨慎的态度,目前“宠乐保”的销量并不高。公司的工作重心也并非产品销量,而在于理顺整个理赔流程。“我们重视的不是销售量,而是整个流程的顺畅度,从投保到医院体检、植入芯片,再到后期的看病理赔,我们需要把过程理顺,打消正在观望的养宠人士的疑虑。”刘佳说。

 整合宠物医疗机构

 宠物医院是保险理赔的重要场所,也是发展宠物医疗保险的难点所在。

 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坦言,国内宠物医疗机构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一方面宠物医院数量较多,但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另一方面,医疗收费缺少统一标准,管理尚需规范化。此外,国内目前还缺少大型、有一定规模的连锁宠物医院。这些都给保险公司整合线下医院资源带来了一定困难。

 截至目前,平安产险在上海有27家定点宠物医院。人保财险在各地已有逾百家合作宠物医疗机构,至2015年底将完成500家定点医院的全国覆盖。

 谈及选择定点宠物医院的标准时,刘佳向记者透露了五条标准:各种证件及治疗设备齐全;有良好信誉;尽量选择知名度高的连锁宠物医院;收费要合理,不考虑昂贵的贵族医院;最后是布点分布合理。

 对于宠物医疗收费缺乏统一标准的问题,刘佳认为很难解决,只能一方面确定赔付上限,另一方面尽量选择连锁医院,“连锁医院在各地的价格都是一样的,且管理规范,转院方便”。

 除了提供医疗服务外,定点医院还是宠物医疗保险的重要推广平台。此外,定点宠物医院的各项宠物疾病数据都将进入保险公司的后台系统,为保险公司制定合理费率提供依据。

 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宠物医疗险购买者是几类较稳定的人群:有国外生活经历的、有保险从业经历的、学历相对较高的以及动物保护人士等。

 尽管势头良好,但刘佳直言宠物医疗保险并不好做,尤其在小城市,宠物消费水平不高,保险意识差,且宠物医院生存困难,存在过度治疗的情况,医患关系紧张。

 “今年我们脚步会放慢,氛围较好的城市占领之后,基本就不会再开放了,所以二线城市我们暂不考虑开放。”刘佳说。

相关评论

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