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优车客 > 正文

共和国长子一汽改革不断 2018成能否重生关键年

2018-02-14 10:58:41

经济观察网 耿慧丽

六十甲子一轮回。1953年成立的一汽集团,在成立六十余年之后,开始了艰难的“重生”之旅。而这趟“重生”之旅的掌舵者,正是去年8月由长安集团一把手“空降”到一汽集团担任董事长的徐留平。半年不到,曾经容光焕发的“少帅”再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时,脸上总有长时间熬夜之后的“倦容”,但一汽集团的大改革才刚刚开始,雷霆万钧的全员竞聘、大刀阔斧的机构重组与精简之后,改革的攻坚战还在后头。

2013年,一汽集团迎来创立60周年纪念,但盛大的纪念与庆祝之后,一汽集团并未凭借“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等光荣传统再上新台阶,反而加速滑落。时至2016年8月徐留平接手时,曾经的共和国工业长子、汽车工业老大哥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艰难境地。销量规模上不仅落后于上汽、东风,连行业第三的地位也并不稳固,面临被长安赶超的风险。

自主研发上,红旗品牌十年投入数百亿元,市场化依然没有实质性突破,另一自主品牌主力奔腾同样是开局不错,但之后技术和产品更新跟不上市场步伐,在几大集团的自主品牌中位列末端;在新能源、自动驾驶等新技术领域,甚至某些技术开始量产化之际,一汽集团依然“静悄悄”。更为重要的是,官僚主义、人浮于事等多年“痼疾”带来的效率低下、缺乏生机与活力等,已经让一汽成为“东北老国企病”的典型代表。

对于自己身兼的重担,徐留平非常清楚,他在走马上任后就身先士卒,开启了”7-11”的疯狂工作模式,并明确了工作节奏与时间表:“要在一个月内摸清楚一汽状态,两个月内给出改革发展方案,3个月内实施。”

徐留平先是通过“我心中的红旗”的全员大讨论,凝聚人心,提振士气,释放大改革的信号与决心。9月中旬,伴随一份一汽集团深化组织架构改革方案的公布,徐留平开始对一汽进行“大手术”。根据这份方案,一汽集团在短短一周内,完成8000多名管理岗位的全员竞聘上岗,研发、红旗、奔腾、一汽-大众等核心业务板块的负责人进行调整。

研发体系上,就地解散成立多年的一汽集团技术中心,将原有的研发中心与下属各个板块的研发资源整合,围绕市场和用户,按品牌配置资源,打通研、产、供、销产业链。同时,设立集团直属的造型、新能源、智能网联3个研究院,直接向集团一把手徐留平汇报,以尽快实现在新能源、智能网联方面实现赶超。

在组织架构上,针对乘用车和商用车两大领域,一汽集团分别设立奔腾事业本部、解放事业本部,将集团下属的自主乘用车业务如一汽轿车、吉林汽车、一汽夏利等纳入奔腾事业部;将集团下属的自主商用车业务如一汽解放、一汽客车、一汽通用等,纳入解放事业部;两大事业部都将实现全价值链(研产供销)的功能封闭,并作为独立预算及考核的单位,由集团总部实施战略管控。

而作为一汽集团多年精神图腾的红旗,则被当做一汽大改革的最佳突破口。此前已经从一汽轿车独立的红旗事业部,由一汽集团直接管理,徐留平亲自担任负责人。除此之外,一汽还从旗下合资公司抽调精兵强将等优势资源,多方面支援红旗。2018年一开年,红旗品牌就在人民大会堂,高调吹响复兴号角。从品牌定位、品牌标识到设计语言,从技术到产品规划,红旗品牌都展现出全新的一面。

徐留平近期雷霆万钧、疾风骤雨的改革气势,为一汽集团的改革开了个好头,精简机构、提高效率的人事与组织架构改革,顺应了上下求变的人心,红旗、奔腾等自主品牌的架构调整以及对于新能源、智能出行的布局,也非常贴合行业发展趋势。这些举措,让外界对于一汽集团的改革多了几分期待。

但改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尤其对于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代表的一汽集团而言,理顺人事、调动人心、建立市场化的管理架构与流程规范,都是难上加难的挑战,没有个三五年,很难带来全新棋局。从这个角度看,徐留平在一汽的改革攻坚战,才刚刚开始。

热搜一汽

责任编辑:刘洋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