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光大信托无利息保本金?信托业进入兑付高风险区

    2015-11-03 06:58:00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3日讯(记者邢晓宇)日前,光大信托的“黄氏控股集团路桥建筑装饰城二期项目”(以下简称“黄氏装饰城二期”)兑付危机,使得大众目光再次聚焦信托的兑付问题。据悉,2014年8月起,该产品的利息支付出现拖延,在2015年2月付息日,公司表示融资方已无力支付。此前媒体爆出信托公司提出项目到期“八折兑付本金”或等待诉讼结果两种方案,但投资者并不接受。日前该项目的解决方案出现转机,按照最新解决方案,可保证所有投资人本金安全。

    尽管兑现危机似有转机,但信托理财产品延期兑付从偶发变为频发,使得投资者对信托投资的担忧与日俱增。而此次“利息打折”漩涡中公司调查是否尽职?又何以频繁爆出兑付问题?中国经济网致电光大信托相关负责人,截止记者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光大兴陇半年内三项目遇兑付问题

    近日有投资者反映购买的“黄氏装饰城二期”即将到期,该产品于2013年5月6日成立并开始计息,期限为24个月,信托公司按季度付息。不过,自去年8月开始,上述产品利息支付出现拖延情况。而在2015年2月付息日,信托公司明确表示,融资方已无力支付。原本应于2015年5月6日到期的产品也因此延期半年。

    据投资者透露,今年11月6日为产品最终兑付日,10月26日光大信托北京 总部向部分前往问询的投资者表示,解决方案包括两种,一种是将按8折兑付本金,另一种是等待诉讼完毕,法院判决后分配,对此,投资者表示不接受。

    日前,该项目的解决方案出现转机,光大信托方面表示,按照最新解决方案,可保证所有投资人本金安全,并实现一定盈利。而针对“深陷信托项目风险”一事,光大兴陇信托相关人士向媒体表示并不认同这个说法,表示公司正在探索新业务方向和模式,力求由融资驱动型向投资驱动型逐步转型。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光大兴陇信托前身为甘肃信托,此前多年发展不佳,在业内排名垫底。去年5月,光大集团成功受让原甘肃信托公司51%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不过,光大兴陇信托易主后首演成绩并不理想,据其今年5月发布的2014年报显示,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下降23.7%;2014年实现净利润1.45亿元,同比下降29.6%。

    值得注意的是,近半年多来,光大兴陇信托已被曝出有三款历史产品出现兑付问题。另外两款为今年1月一款产品为黄河17号到期难兑付,宣布延期;还有另一款名为黄河 15号的信托产品成立于2012年11月21日,期限为24个月,规模为1亿元,也于2014年11月到期无法兑付,最终延期半年。

    信托业进入“多事之秋”兑现危机频现

    事实上,随着信托产品由“零风险高收益”逐步转向“高风险高收益”,信托市场上的兑付风险和违约事件屡屡发生。

    在农历春节之前,长城信托一个2亿的房地产信托项目身陷兑付危机。资料显示,长城新盛信托旗下的一款2亿元融资规模的“宁波新金和”,因融资方自身经营原因,不能足额支付484万元股权收益权和回购款出现,无法向投资人支付本该于2月1日支付的484万元利息,从而出现了兑付风险。

    另据《经济导报》,“踩雷专业户”新华信托发行的镇江冠城计划二期、奈伦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汇源6号等多个信托计划也在今年接连踩雷,遭遇延期兑付,涉及资金分别为0.74亿元、2.66亿元、6亿元,本息超10亿元。

    渤海信托今年也陷入了“安徽大雄特定资产收益权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安徽中杭股份流动资金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违约旋涡中。而据中国经营报最近报道,对于后者项目,尽管渤海信托已经找到第三方机构来接盘,可以支付投资人的本金。不过,危机是否有望化解,仍是个未知数。

    此外,今年8月有媒体爆出,因与北大方正“互殴”不得不走到前台的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被举报通过中泰信托卷走融资资金10亿元。这导致了“中泰信托汇聚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处于异常状态,利息不能正常支付。

    中航信托今年也陷入了“多事之秋”,据媒体报道,受项目停工影响,其10月17日到期的“天启340号昆明丽阳星城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部分款项或将无法按时兑付。而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4年中航信托曾三次被曝出兑付风险事件,涉事的信托产品均为中航信托旗下“天”字系列产品。

    而近日又有媒体爆出一场奇葩的“兑付官司”:老人花6700万买理财血本无还,状告新时代信托。据京华时报,在2013年4月3日,王老太向新时代信托购买了“鑫风1号”,“一年后到了兑付的时候,有人从王老太家中偷走了‘鑫风1号’的所有文件,之后王老太被告知她购买的‘13博瑞格’出现兑付问题,无法兑付”。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王老太从来不知道‘13博瑞格’这个产品,而新时代信托竟然提供了有王老太签字的购买‘13博瑞格’的合同以及一系列文件。

    此起彼伏的兑付危机事件预示着信托业进入了“多事之秋”。事实上,在国内经济经历结构性转型的阵痛、实体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投向实体产业的信托类产品收益正在走低、风险正在放大;同时,证监会打击场外配资、对伞形信托的清理,也使得证券类信托产品整体陷入低迷。

    而在刚兑原则仍没有被打破的当下,信托计划能否安全兑付仍是投资人关心的问题。国家开发银行研究员刘霞表示,目前,目前多数兑付风险事件最终依靠当地政府救助、股东注资和银行过桥贷款等方式来买单,通过延期兑付、滚动兑付和“拆东墙补西墙”的腾挪方式实现。风险并未被消除或分散,而是风险转移和延后,不计代价地实现刚兑承诺。前期杠杆已经累积过高,信托公司的杠杆率已远超安全兑付的能力。

    渤海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康凯曾在一篇报告中指出,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中国经济增长中枢的下移,信用风险已经由潜伏期和偶发期进入到危险期和高发期,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将是未来投资者和信托公司需要面对的新常态,信托产品无风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下载金融界app 发现更多牛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