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交易数据越来越贵?华尔街“皇家大战”拉开序幕

    2016-11-05 09:03:00

    凤凰国际iMarkets

    新闻配图

    科技先知史都华-布兰德(Stewwart Brand)曾经说过,“信息想变为免费,但信息也想变得昂贵。”

    在华尔街就是如此。华尔街上的股票交易所,尤其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以及纳斯达克——这两个股票交易所都已经公开上市交易,并且具有盈利性——如今遭到了竞争对手和一些用户的指责,他们称华尔街多家证券交易所提高了市场数据的价格,这不公平。

    争论的焦点之一在于数据是否是基本必须的——一些客户和竞争对手说是的,股票交易所却说不是——另外一个争论的中心是市场上是否有获取这些数据的竞争。

    大型做市商称,在数据上他们处于很被动的境地。做市商表示他们需要登录才能使用属于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所有的市场数据源,并且需要支付费用使用其它附属功能,比如把服务器放在交易所的数据中心。据估计,过去五年来,做市商在这上面的成本每年增加了20%。

    IEX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对Business Insider表示:“交易所不会创造任何独创性的内容——市场数据来自于他们的成员以及其它市场参与者包括真实的投资者——因此很难相信交易所会持续地向其成员以每年递增的费率收费来最终查看成员自身的数据。”

    对此,交易所则表示,这些数据源是可选性的,市场存有获取数据源的竞争。如果数据价格变得昂贵,交易公司可以停止获取数据源或是停止服务器放在交易所的数据中心上(服务器托管)。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名首席行政法法官站到了交易所一方,在针对这些问题长期持续的一起法律案件中做出了有利于交易所的判决。

    纳斯达克全球信息服务部全球数据产品主管Jeff Kimsey对Business Insider表示:“市场数据的成本会受到竞争的影响,证券交易委员会做出的判决基于的正是这样一个证据性的记录。”“她的判决证实了竞争是切实存在的,并且判决还增加了透明性,促进市场数据达到最好的价格。”

    沸点

    所有这些听起来只不过是华尔街上一个在交易大厅中产生而又消亡的问题。但是,最近事态的发展让人们有理由相信,关于这个问题反复的讨论将会升温沸腾,成为主流。

    根据IEX的表态,主要的证券交易所会向金融圈收“税”以增加利润。IEX在今年早些时候获得了批准,成为了美国最新的股票交易所。一名前证券交易委员会委员表示,交易所使用了“垄断性的力量”来进行“违规操作”。而据另外一家大型做市商的首席执行官,交易所还增加了数据的成本以达到更高的估值。

    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份长篇报告中,一名行业咨询师称此为“市场数据的死亡竞赛”。

    Tabb Goup创始人Larry Tabb在这份报告中指出:“如果我们不对这些成本加以限制,随着费用的增长推动着做市商去提高报价,为经纪商带来越来越难的障碍,为投资者带来流动性和有效性越来越缺乏的市场,这最终肯定会对市场产生伤害。”

    这个问题甚至开始出现在了财报会议上。10月1日,Sandler O'Neill的分析师Richard Repetto就曾向纽约证券交易所拥有者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集团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Jeff Sprecher提问,问他是否注意到在市场数据升高的价格上“出现了一些回到原来位置的声音”。

    对此,Sprecher表示:“很多人都在努力从市场分割上获益,他们帮助创造了细分化的市场,如今这些人却在抱怨在某一个分割后的市场进行业务的成本越来越高,这很有趣。”

    批评的声音

    IEX和BAts Global Markets(后者将被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收购)是两家对知名交易所提出直言不讳批评的交易所。

    IEX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针对纽约股票交易所的市场数据和权限费用进行调查。IEX称,在服务器托管和市场数据上收取的费用代表的是一种“税收”,并且“在持续不断的提高交易成本上,知名交易所起到了特别大的影响。”Bats则敦促证券交易委员会否决纳斯达克提交的新型数据携带源网络方案。

    需要明确的是,Bats同样会收取数据费用。并且Bats还曾表示其将努力提升市场数据类型的营收。Katsuyama则表示,IEX“从不需要依赖在市场数据和连接性上收费”。

    大型交易公司开始公开表明,自己对成本攀升不满,并要求监管机构介入调查。

    高频交易公司Virtu的首席执行官Doug Cifu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表示:“如果你考虑一下技术进步以及信息成本,思忖一下这一切带来的结果,可以说金融行业走的方向恰恰反了。”

    Patomak Global Partner咨询师Dan Gallagher表示:“我的观点是交易所存在一定的违规操作——价格波动,随意提高价格以及这一切背后的垄断力量——这肯定有问题。在成为Patomak Global Partner的咨询师前,Dan Gallagher曾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名委员,并且一直任职至2015年。

    历史一瞥

    1975年,证券交易法案修订案颁布了所谓的证券信息处理器法则,指的是每个证券交易所最佳报价的中央加固实时信息流。

    20世纪90年代后期和21世纪第一个十年早期,监管机构提出了新的法规,旨在增加交易所之间的竞争,降低交易成本。证券报价以分数的形式——最小的报价增量是一美元的十六分之一——变为了2001年小数的形式。

    这一改变对自动和高频交易带来了帮助,自动和高频交易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更多的电子交易所建立了。市场得到分割细化。在同一时期,主要的交易所,比如纽约股票交易所和纳斯达克曾经是非盈利性的但后来成功公开上市,成为了具有盈利性质的机构。

    在向加固实时信息流的计划处理器提供数据前,各交易所禁止向客户直接提供数据。然而鉴于数据无需经过额外的加固步骤,交易中心的数据源仍能更快的进入客户手中。出售与证券信息处理器竞争的专有数据创造了一个两级数据市场。JP摩根交易高管Brett Redfearn2015年向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

    “SIP(证券信息处理器)100%的营收来自于竞争,但是专有市场数据产品进入的却是出售数据的证券交易所。这些专有数据产品要比SIP产生的数据好得多,以至于经纪商——包括我的公司——必须从交易所购买这些专有数据源(也称馈料)来向我们的客户提供竞争性的交易产品。

    “与SIP相关的一个潜在问题是——这个问题今天几乎无人不知——那些使用SIP数据来提供电子交易产品的经纪商是没有竞争力的。在客户会议中,我们很有必要去重申使用直接的数据源。”

    为从交易所获取更好质量的专有直接数据,经纪商需要登录。批评家认为,这样一来,诸如纽约股票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之类的交易所就处在了一个可以增加专有数据成本的位置上。

    数据交易公司Trillium的总咨询师Michael Friedman对Business Insider表示:“如果你在交易所报价,你需要市场数据源。如果没有这些数据是不负责的。”

    Katsuyama对此表示了回应。

    Katsuyama说道:“交易所知道SIP数据源在可用性和速度上永远比不上他们的专有数据,因此市场上有‘选择’的说法是虚假的。市场上没有选择——你不得不向交易所支付费用。”

    原因

    一些人认为,市场数据货币化是针对公开上市以及股票交易迅速数字化这样一个过程的自然反应。

    一名要求匿名的顶尖行业股票分析师对Business Insider表示:“交易的成本下去了,并且交易变得越来越细分。这导致了数据价值的增加。而获取数据总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一些人会说交易所在价格欺骗,但是这些数据的价值更大。”

    尤其是,交易成本的降低侵蚀了交易利润,这鼓励交易所从佣金为主的营收模式转变为订阅为主的模式。这意味着交易所将不再从在交易所进行的交易上赚钱,而是向人们收取浏览交易创造出数据的月费来赚钱。

    据Tabb Group消息,最近几年来,交易所的数据和技术营收增长了62%,而交易营收仅仅增长了5%。在九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纳斯达克指出2015年其75%的营收来自于“订阅和经常性收入”。

    据预计,来自数据产品的营收——“主要是纳斯达克交易市场的专有信息以及来自行业范围美股‘tape plan’”的分成营收”——会在2016年达到4.13亿美元,2011年为3.27亿美元。215年纳斯达克的信息服务业务,包括数据产品,指数授权以及服务营收占到了总营收的70%。

    曾在高频交易公司Getco任职的美国股票交易公司PDQ Enterprises首席执行官Don Ross表示:

    “当Getco们(指高频交易公司)进入做市业务时,我们降低了成批交易的成本。证券价差出现了数量级的下降,我们能以更少的人做到这一点。这让营收进入了电子做市商的手中。之后交易所意识到他们可以提高订阅价格。你不需要去到交易大厅,但你却需要把你的服务器放到交易所数据中心,并获得一手的数据源。”

    从佣金营收为主的方式向订阅营收为主方式的转变反映在了交易所被如何估价上。通常来讲,华尔街的投资者会比较重视稳定的,经常性的,诸如订阅一类的营收,而不是更加偶发性的具有波动性的收益。

    Cifu称:“一个显而易见但却被忽略的情况是,华尔街奖励的是基于订阅的业务,而不是基于交易的业务。”

    这让人们生气

    这种寻找新的方式以从数据中赚钱的过程并不新鲜——实际上,这种情况持续好几年了。批评家指出,交易所时常会引入新的收费制度或是提高现有的收费。

    Friedman说道:“每一年都会有零零碎碎的价格增加。有人提议称改变一些技术路线系统,这带来的结果是你支付的费用从50000美元一个月增加到了5200美元一个月。”

    在过去的年份里,当业务很好时,金融行业可能会默然接受。但是现在,大环境更艰难了,行业利润处于不小的压力之下,人们对各种成本更加注意了。

    一家顶级交易公司的高级主管指出:“几年前,这些费用很少。在鼎盛时期,市场交易量和波动性都很高,人人都在赚钱,你不太关注成本。但是当他们的日子过得艰难,出现了挣扎,他们会关注这些成本开销,‘这是怎么回事’”。由于担心损害与交易所的关系,这名高管在发言时要求匿名。

    这位高管接着表示,他估计过去五年来数据成本每年增加了20%甚至更多。据Cifu和其他人士,这与其它领域的信息成本比起来差距太大了。

    Cifu称,在他公司的交易中,按照占Virtu总支出的百分比来算,美股是最贵的资产类别。

    “这完全不受控制了。”

    感受到数据成本升高带来压力的不仅仅是高频交易公司。Mike Savino是芝加哥创业企业,网上资产管理金融咨询公司M1 Finance运营部的副总裁。他表示,自己的公司每个月要支付10000美元来获取市场数据,这是除了人力之外的最大成本。

    Mike Savino说道:“每个月我们都有数万起交易,但是获取数据的成本高过了交易和清算成本。”

    “我支持这些数据的大众化,推动着数据能以一个更低的成本进入用户手里。新的交易所出现,如果那些强烈批评的声音能给每个人带来改变,那么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具有竞争性的市场。”

    现在怎么办?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这些对市场数据成本的抱怨代表的只是他们各自的利益。IEX和Bats是纽约股票交易所以及纳斯达克的竞争对手,并且一直在努力成为知名交易所的替代交易场所。

    大型交易公司也正在寻求提升他们的利润。通过削减市场数据成本就是一个办法。

    虽然数据产品营收增加了,但是与整个交易所的利润额相比并不是很高。例如,纳斯达克估计数据产品营收能达到4.13亿美元,而其总营收达到了20亿美元。

    此外,与20年前比起来,交易的成本仍然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交易所也认为数据的成本正在下降。只不过一些人购买的数据更多了。

    在本周早期的一次财报收益会上,Sprecher表示:“在数据上开支越来越多的公司没有注意到一点,数据的实际成本在下降。事实是人们正在以更低的成本购买更多的数据,拒绝成本高昂的数据,因此,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的开销是很自发的。”

    即便这样,华尔街上“皇家大战”的舞台还是拉开了,交易所站在了一边,一些大型交易公司站在了另一边。

    Cifu说道:“这个行业有足够多的人。这就像他们在‘网络’中说‘这里一团糟’,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种可能性是升级SIP,通过投资或是管理改变来升级,让SIP与专有数据源比起来也更有竞争力。而这正是Hudson River TrADIng公司的业务开发主管Adam Nunes所赞成的。

    目前升级SIP的措施正在进行。10月晚期,SIP转变为了一个新的系统,延迟时间减少了95%,中位延迟时间从500毫秒减少到了不足20毫秒。

    另外一个带来改变的方式是通过法庭。

    2006年,纽约股票交易所收购了ArCA,并且开始针对此前免费的数据源征收费用。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了纽约股票交易所针对数据的收费。NetCoalition(网络联盟)——包括雅虎,谷歌和彭博社在内的交易协会——以及金融交易机构Simfa在2008年联合起来并提起了诉讼,旨在取消证券交易委员会对费用增加的批准。这起法律纷争案件来到了法院,最新的消息是该起诉于6月份被驳回了。

    首席行政法法官Brenda MUrray在其裁决中写道:“交易所递交了说服性的证据,表明他们给数据源产品定价的能力一直承受着来自大型客户以及大型客户‘控制订单流’能力的压力。这就足够了。”

    Simfa和NetCoalition在九月份提交了公开摘要,对Brenda Murray的判决提出了上诉。交易所将于下周对上诉做出回应。2017年双方将对此进行口头辩论。

    Friedman表示:“每个人都喜欢Simfa以法律诉讼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事情的解决取决于法官,而不是那些需要第二天共进早餐的人。”

    另外的可能性是证券交易委员会或是国会可能介入。目前,证券交易委员会控制着SIP的定价。交易所提交数据和基础架构的定价,这些已经被人们接受了。

    Cifu表示:“交易所已经有了政府的许可,并且有一种近乎垄断的能力。当交易所给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文件要求增加费用时,政府的作用在哪?政府的角色仅仅是盖章批准吗或是是政府会说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看看这是不是合理公平的收费?”

    IEX则要求交易所在费用的加价上更透明。IEX的要求以及Bats对纳斯达克方案的权衡掂量会带来积极的效果。

    Gallagher称:“如果有交易所呼吁变革,这将会极大的改变针对此问题的辩论。” Gallagher还认为,数据收费会变成一个“大规模激烈讨论的热点问题。”

    Gallagher表示:“IEX进来了,Bats也采取了行动——这是证券交易委员会从没有处理过的。证券交易委员会总是面临着支持现状的统一阵线。过去的情况非黑即白。现在我们有了灰色,这很有趣。”

    此外还有维持现状的可能性。Tabb今年早些时候在Bloomberg View(彭博视点)专栏发表了一篇题为“股票交易所在蚕食我们收益”的文章。在文章,Tabb写道:“我认为我们现在卡在现状中了,除非整个行业发出强烈的呐喊,逼迫着国会去采取行动。”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目前正在进行的口水战进一步证明了股票交易出现了根本性的改变。那些在交易厅中买下一块地方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你需要在数据中心买下一个地方。

    Cifu说道:“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交易厅不存在了。它在新泽西州的莫瓦市(Mahwah)。现在你可以缴纳费用成为交易厅交易员,也就是说进入数据中心。这让交易大厅变得民主大众化。每个人都可以去那。但是对一个做市商来说,除了进入数据中心别无其它选择。”(双刀)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下载金融界app 发现更多牛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