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生活费1.7亿元 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2018-01-13 19:27:04

金融八卦女频道 笑天不古

神木,陕西省内首个GDP破千亿的县城,这里高楼遍地,豪车随处可见。有钱的地方就有恩怨,更少不了美女与“富豪”的狗血故事。美女拿着“富豪”的钱,成为了亿万富婆,随后又上了老赖名单……而这一切的背后都离不开那个魔幻的神木农商银行。

1

2017年冬,28岁陕西美女朱瑞和她的1.7亿元生活费,又一次打破了网友想象力的天花板。同时,也让神木这个魔幻的地方,再次回到公众视线。

 生活费1.7亿元,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图片来源:榆林中院微博

神木,是公认的陕西第一县,省内首个GDP破千亿的县。

刚过去的2017年7月,神木由“县”改为“市”,成为陕西的第4个“县级市”。

这是一座“因煤而兴、因煤而富”的西北县城。2002~2012年之间的十年,是煤炭行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煤炭行业尽享风光与荣耀的十年。神木县所在的榆林市,与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并列,在这期间快速发展富甲一方,被誉为中国的“科威特”。

神木县城内,高楼遍地,豪车随处可见。

在几年前的煤炭行业高峰时,神木县资产过亿元的人数保守估计达2000人,而神木县的户籍人口只有46.34万人,几乎每200人中就有一个身价过亿的富豪。神木县的街道上,每分钟都会有一辆超过百万的豪车驶过,开奥迪A6都会显得土气。神木人去买车,六七十万的车,直接掏出现金开上就走。

在神木县城最主要的街道上,密布着50多家银行及上千家挂牌和未挂牌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的数量则接近1000家,主营业务均围绕民间借贷。

煤炭经济创造的巨额财富,不仅催生了大量的“土豪”和“煤老板”,也为民间借贷市场提供了大量资金。一些中小民营企业很难从银行贷到款,于是成为民间借贷的重要对象。

民间借贷资金的最终去向,都是回报率高的行业,大部分回流至煤矿(或相关周边产业),以及房地产。但随着煤炭行情不断下滑,房地产上涨停滞,许多煤矿重挫关停,民间借贷的资金链一度崩盘。

那些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农商行、农信社等金融机构的风险正逐步浮现,在今后的日子里将面临巨大挑战。

神木农商银行,就是其中的重灾区之一。

2

2005年8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在原神木县农村信用联社基础上,神木县农村合作银行正式挂牌成立。

2010年1月,神木县农村合作银行改制为神木农村商业银行(全称: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区域性股份制金融机构。

银行创始人余清才,从2009年至2017年9月间,一直担任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党委书记职务,是事实上的一把手。

经过这些年的快速成长和发展,神木农商银行已经占据了当地金融的半壁江山。最新的数据显示,神木农商银行存款达256.36亿,已占全县金融存款金额的31%,贷款达到184.52亿,占全县金融机构贷款的41%。

与此对应的是,神木民间金融系统的规模亦十分惊人。在神木的其他各大银行存款总额在200多亿元,但民间金融机构保守估计沉淀资金也达200多亿元,甚至超出银行规模。

由于煤炭行业的暴利,容纳了神木的高息民间借贷,造成民间利率与银行利息之间存在巨大的息差。银行月息不过6厘,只要能从银行取得贷款,或以2分的月息从民间借入资金,然后转手以3分月息放给大老板,甚至直接入股煤矿,短时间内就能赚得暴富。

民间借贷的高峰时,神木县几乎人人涉贷。无数的小贷公司或个人,将普通人手中的存款、银行贷款汇集起来,供给大老板,赚取高额息差,或直接投向煤炭、化工电力和房地产业,赚得暴富。

部分当地政府官员和金融系统从业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及熟悉当地企业情况的信息优势,涉入民间借贷,让本人或亲属成为台面上的“股份持有者”,而他们的背后,则站着成百上千个集资人。

神木农商银行的部分员工,在形同虚设的管理制度下,自然无法幸免。

3

2013年1月,闻名全国的“房姐”龚爱爱事件被曝光。这是与神木农商银行有关的新闻,首次进入全国人民的视线。

这名高中毕业的神木女子,至少拥有4个户口,通过代理人、参股、独资等多种形式涉足的煤矿不下10座;在北京、西安、神木多处拥有巨额房产,仅在北京就购房44套;她用不同的名字注册多个公司,注册资金超过5000多万元,投资金额超过10亿元。

最终,龚爱爱因犯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榆林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房姐“龚爱爱”事发时的身份,是神木农商银行的副行长。再之前,她是神木农商银行兴城支行行长,从2004年开始,她在这个位置干了6年。她还是神木农商银行的8名发起股东之一,持有神木农商银行股份的11.6985%,位居第6大股东,直到2017年10月才退出股东之列。

 生活费1.7亿元,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请注意白世平这个名字

即使判刑3年后的2016年,龚爱爱依然担任神木农商银行董事职务。

神木当地知情人士说,“龚爱爱除了名下房产是自己的,其他都是众人的。”但无法确切地知晓,隐藏在“众人”后面的都是哪些人。

“龚爱爱为银行理财,她的化身龚仙霞(其他身份)则为她自己理财。”熟悉她的人透露。

几乎同时,2013年2月,神木农商银行的另一位高管也被曝出类似的“房哥”事件。

神木农商银行的副行长杨利平,他的妻子高引娥有3个身份证和户口,在北京三里屯SOHO拥有12套房产,还在海南拥有别墅,杨利平的父亲还是神木大砭窑煤矿的大股东。此外,他还曾耗资上千万为儿子举办婚礼,婚礼在北京拉菲特城堡举办,近千人来宾从榆林包专机飞到北京,还邀请央视名嘴做婚礼主持人。

在事情曝光后,杨利平虽然不再担任神木农商行副行长职务,其董事职务并未撤销。

4

神木农商银行的高管们,在涉及借贷的案件上,几乎是前赴后继。

2017年11月,榆林中院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前文提到的名叫朱瑞的女子欠债1.7亿元引起了广泛关注。

事情源起于朱瑞和一名叫白世平的神木男子,白世平想和妻子段某离婚后另娶朱瑞,于是陆续把1.7亿余元的财产转移给了朱瑞。后来白世平和段某离婚未成,要拿回财产,朱瑞不给,于是两人反目成仇。

 生活费1.7亿元,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朱瑞向红星新闻提供的个人照

来自华商报的报道称:

在朱瑞看来,在金钱方面白世平总能满足她,第一次白世平就给她转款3000万元。最多一次白世平一次性给她转账8000万元,朱瑞发现自己账户上的钱不断地上涨,突破了一个亿,从后来陆陆续续有凭据的票据来看,仅仅白世平转给朱瑞的钱就有1.7171亿元。

拿着白世平的钱,朱瑞成为了亿万富婆。朱瑞说,她用白世平给她的钱买了4套房子,神木两套、西安两套,此外还前前后后买了5辆车,宝马、奥迪、路虎、宾利等。

随着不断升级的争吵和感情破裂,两人最终闹上了法庭:

为了分手,她给白世平写了一个1.8亿元的借条。刚刚吵完架,白世平又后悔了,他一刀一刀在自己身上划,血滴了一地……

之后,白世平拿着1.7171亿元的转款凭据和朱瑞写的1.8亿元的借条,起诉了朱瑞。由于标的达到亿元以上,白世平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朱瑞偿还加上利息总共1.8亿元的“民间借贷”。在这场诉讼中,白世平的妻子段某也出庭以证人的身份给丈夫助阵。

白世平手握转款凭据和借条等有力证据,但朱瑞认为,这些钱都是二人同居期间白世平给的生活费,还有白世平殴打朱瑞后的补偿。

朱瑞强调这张借条是自己在被白世平逼迫的情况下写的,不是真实意思的表达。对于朱瑞提供的其和白世平长时间同居的证明,白世平及其律师进行了否认。

亿万富豪的爱情故事狗血吗?

其实说了半天,这名叫“白世平”的神木男子,另外一个身份曾是神木农商银行领导,也拥有银行的股份,是股东之一。

媒体报道称,白世平拥有三个不同的身份证,名下还有辆警车。资料显示他还是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股东,在神木府谷多家企业持有股份。此外,他和妻子段某在北京、西安、榆林等地拥有房产14套,拥有神木大柳塔镇聚金楼大厦一栋,和别人合伙购买的160亩土地,在玉祥门购买约8000万元的商业地产一处,以及宾馆、加油站、煤矿股权若干。

白世平巨额财富来源的背后,是一大群集资给他进行投资的“股民”。由于白世平盲目投资、挥金如土,无法兑现“股民”的“分红”而债台高筑远走他乡,去向不明。

2017年12月,白世平在网上被公安局通缉。最后,被警方在湖南益阳一个很偏僻的农村找到。

 生活费1.7亿元,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白世平。(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5

上述案件都具有的共同特征是:当事人都拥有好几个不同的身份证,都曾是神木农商银行高管,持有该银行股份,当事人手中(或名义上)掌握着大量的资金和财富,且都集中在煤矿和房地产。

就连神木农商行行长也无法幸免,涉嫌卷入放贷相关的风波。

2016年1月有新闻报道,神木的一位张先生涉及民间借贷,从一位白女士手中贷款50万元。由于投资煤矿后没有回报,在兑付了部分利息后,无力继续还款。

后来,神木农商银行风险科工作人员王某等2人出现,专为白女士收账,而且是暴力催收,将张先生打成鼻骨骨折。

张先生表示,因为“白女士是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行长赵某的嫂子,催账者是赵行长的下属,员工上班时间经常外出替行长嫂子催账……”

对此,神木农商行行长赵某竟然回应称,张先生是“自己打伤自己的”。

该则新闻报道中,并没有指出该行长的名字。

但根据资料查询,当时的神木农商银行行长是赵仁峰,与报道中的“赵某”相吻合。

不止是高层,神木农商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也不甘为人后。

2016年1月,神木县警方以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对神木农商银行东兴中路分理处主任张建华等人立案侦查。事情的起因是,在贷款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张建华违规向第三方的中间人王小平发放50万元贷款,造成王小平挪用贷款,且未在规定时间内还款。

这些都只是神木农商银行员工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按照冰山原理,水面之下可能存在更多的类似情形。

神木农商银行对员工的约束和管理好坏由此可见一斑。

6

神木农商银行的股权结构也模糊不清,充斥着代持行为。

早在2009年神木县农村合作银行改制为神木农商行时开始,股权结构就悬疑丛生。

根据查阅到的验资报告,刚成立时的神木农商行(筹)出资人共2311户。经过第一次增资后,公司出资股东增加到2572户,其中社会自然人股东2233户,员工股东264户,企业法人股东75户。

但实际持有银行股份的是一个“持股会”,“持股会”凭一纸董事会决议成立,由8个自然人代持公司全部股份,且8人均为公司高管。分别是:白惠忠(占13.34%)、白世平 (占8.68%)、吕岗(占10.8%)、张卡虎(占13.41%)、余清才(占17.20%)、杨振刚(占12.77%)、杨利平(占11.70%)、龚爱爱(占11.6985%)。 其中,时任董事长余清才是第一大股东,吕岗为监事长、张卡虎和白世平为监事,其余为董事。

不过,在公司的所有档案资料中,并未找到2500多户股东委托8位股东代持股份的任何协议,也未发现有关的任何约定和说明。

有律师分析指出,“很大程度上,持股会是为了规避银监会对于农村商业银行持股比列的规定,单个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总股本的2%,公司出资额有可能为8人的自有资金。”

更为神奇的是,“房姐”龚爱爱分别用了两个不同的身份证,同时用于神木农商银行的代持股份和自持股份。代持股份的身份证开头为142325,户籍地址为山西吕梁,媒体曝光为虚假户口;自行出资开头为612722的身份证,则为其真实身份。

2017年7月,神木农商银行领导层进行了大换血的调整。10月,银行完成了股权增资和变更手续,余清才、龚爱爱等人从神木农商银行的股东名单中退出,但是新增的股东名单中,则增加了新上任的领导高长永、李荣、王凌云等人。

这意味着,领导层代持银行股份的现象仍然存在。

 生活费1.7亿元,美女“老赖”背后的那个魔幻银行

资料来源:天眼查

7

2016年4月,陕西银监局官网披露,山西一家公司的飞机制造项目未取得相关土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神木农商行借信托通道跨省对其进行大额授信。针对上述违规行为,对神木农商银行处64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余清才罚款6万元。

与此同时,神木农商行还因3项违规贷款业务,被榆林银监分局开出了5张罚单,累计罚款98万元。

神木农商银行自己的制度管理怎么样呢?截至2015年7月,对涉及违规放贷人员进行处理时,仅3人受到行政降职处分。

而伴随着神木人财富的增加,神木农商银行业绩翻倍增长,其中的贷款程序却被人为简化,为贷款质量埋下隐患。特别是2012年之后,煤价下跌,神木大量煤矿投资蒸发于无形,支撑资金来源的民间借贷系统受到很大影响,神木农商银行网点也面临困境,甚至有银行高管“借名”贷款,以维系资金链。

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人士透露,与贷款审核严格的商业银行相比,早期的神木农商行贷款程序颇为容易,“只要你有关系,即便没有抵押物,只要有人信誉担保,就能从里面贷钱出来”。

这个说法,在白世平案件的报道中也得到了印证。2008年4月,当地的一位范老板,接到农商银行白世平的电话,说“上面放5000万元贷款”。范老板立即组织亲朋好友约80人拿着身份证,一下子吃掉了4000多万元的贷款。贷出的资金,又集中到白世平手中,用于入股煤矿进行投资。

8

一切金融的核心,都是风控。

从神木农商银行的诸多关联事件中,呈现出来的是一个管理粗放、违规放贷、审批不严的管理体系,风控体系形同虚设,且无论是银行高管、还是普通员工,都深入参与到了当地的民间借贷疯狂之中。

所以,神木农商银行被曝出不良贷款率超高、贷款违约率加大、违规放贷问题显露等问题,也就不足为奇。

据《财经》报道,截至2016年10月15日,神木农商银行表内业务中不良贷款余额约为43.3亿元,不良贷款占比为23.44%,超出全国商业银行平均值约13倍。

匪夷所思的是,在2017年7月进行的领导层调整中,神木农商银行大部分领导都得到了高升:原行长赵仁峰被任命为陕西定边农商银行董事长、原监事长吕岗被任命为陕西横山农商银行行长、原副行长李泽东任命为陕西子洲农商银行行长、原副行长王凌云被任命为神木农商银行监事长。

不知道陕西定边农商银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陕西子洲农商银行等地方性区域银行,与神木农商银行的管理体系相比,又会怎样呢?

在目前国家的供给侧改革、加快去产能、严控房价的宏观政策之下,煤炭价格下跌、房价上涨停滞,大量投入到这两个行业中的借贷资金,将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神木农商银行的信贷风险恐怕还未到最危险之时。

闻名全国的“房姐”龚爱爱事件爆发之后,时任神木农商银行董事长余清才接受某媒体专访,通过采访释放信息,“(龚爱爱)这起事件完全属于个人行为,被卷入舆论漩涡中的神木农商行不仅无辜,而且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在煤炭行情一路疲软,经济下行压力加重的大环境下,神木农商行的应对显得颇为游刃有余,不良贷款率远远低于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充满了成绩和闪光点“。

不知后来另一位副行长杨利平成为“房哥”、曾经的高管白世平与情人的债务纠纷等案件陆续曝光后,神木农商银行的领导层们作何感想?

可怕的是,身处风险危机之中,尚不自知;

更可怕的是,知道身处风险危机中,却还在粉饰太平歌颂成绩。

热搜1.7亿元 美女老赖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潘石屹:房地产2/3是虚拟经济 只取决于央行发多少钱

07-20 15:12

世界民航奥斯卡结果出炉 前10仅有一家中国大陆公司

07-21 03:10

银行理财新规征求意见 购买门槛降至1万元(附全文)

07-20 18:01

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方言行给世界上了生动一课

07-21 05:37

世贸规则面前 美国没有“例外”

07-21 04:45

央行“放水”为误读 多家银行表示信贷政策没转向

07-20 18:48

QQ满级第一人将出现,正常需要50年

06-17 10:40

公开市场资金净投放告一段落

07-21 04:06

福克斯竞购战落幕 流媒体业格局生变

07-21 04:07

又一家光伏巨头退市 中国光伏公司扎堆逃离美股

07-20 14:11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