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V4重塑欧洲格局:他们才是欧洲的未来?

2018-04-17 04:40:44

时代周报 郭大海

[摘要] 4月8日,匈牙利右翼民族主义政治家,奥班·维克多在全国大选中以69%的得票率获得了压倒性胜利,第四次蝉联匈牙利总理之位。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郭大海

4月8日,匈牙利右翼民族主义政治家,奥班·维克多在全国大选中以69%的得票率获得了压倒性胜利,第四次蝉联匈牙利总理之位。他带领的右翼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desz,简称“青民盟”)更是在国会中取得超过了2/3的议席。

奥班一向以匈牙利的保卫者自居。竞选时,他大力反对收容难民,煽动排外情绪;获选后,他宣称要一个月内通过“反索罗斯法案”,以驱逐那些支持收容难民的NGO组织。“我的胜利,将给匈牙利人保卫自己的机会。”奥班在就任演讲中说道。

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和捷克这四国在中世纪地处欧洲最为显赫的哈布斯堡王朝的中心。苏联解体后的1991年,这四国抱团组成了维谢格拉德四国集团(简称“V4集团”)。V4集团以1335年中欧君主开会的维谢格拉德城命名,散发着哈布斯堡王朝复兴主义的气息。随着右翼政党在东欧的崛起,这股气息愈发浓烈了起来。

2017年7月,奥班在罗马尼亚发表了题为“欧洲还会属于欧洲人吗”的演讲,认为V4集团国的非自由主义理念才是欧洲的希望:“27年前,在中欧,我们觉得欧洲是我们的未来;今天,我觉得我们才是欧洲的未来。”

难民危机加深东西欧裂痕

V4集团国与西欧国家在如何处理难民潮问题上分歧最为严重。

2015年,大量来自北非、西亚和中东的难民涌入欧洲避难。根据欧盟议会的数据显示,单单在2015年就有超过120万的难民涌入欧洲。

2015年4月23日,欧盟议会决定采取配额制度,让欧洲各国分担难民潮前线国家(意大利、希腊)的压力。该法案遭到了V4集团国的强烈反对。在接受了12名难民的申请后,斯洛伐克代表说,“我们不能再接收更多的难民了”。

匈牙利是反对收容难民的急先锋。2015年7月13日,匈牙利政府在其南部边境处搭建起铁丝网,以阻碍难民入境。时任总理的奥班在2015年11月16日的国会会议上说:“难民配额制度只会让恐怖主义在欧洲蔓延。”

2017年6月13日,欧盟联盟委员决定制裁匈牙利、波兰和捷克,要求三国缴纳罚款,理由是他们拒绝按照欧盟的计划承担安置难民的配额。匈牙利拒绝了该罚款。奥班在2018年1月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称:“我们不认为那些人是难民;我们认为他们是入侵者。”

尽管布鲁塞尔一再谴责奥班,他反难民的呼声却在东欧回响不断: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已在收容难民问题与布鲁塞尔僵持了近两年;斯洛伐克前总理罗伯特·菲佐在2015年声称斯洛伐克只会接受基督徒难民,并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形容为 “仪式性自杀”;素有“东欧特朗普”之称的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在2015年时称,捷克只接受来自叙利亚的基督徒难民;奥地利的右派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公开支持匈牙利,批评默克尔的移民政策,并在去年10月的时候通过“蒙面禁令”,禁止穆斯林妇女在公共场所佩戴围巾、罩袍。

与欧盟价值观冲突

除了难民危机外,V4集团国与欧盟在政治理念、司法制度、媒体管制等方面上也冲突不断。

自2015年10月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上台以来,不断推行司法改革,企图弱化法院的权力,使司法部长有权取代法院院长。2017年12月,欧洲联盟委员会以波兰的司法改革“严重违反法治原则”为由,启动了《里斯本条约》第七条以对波兰进行司法审查。若通过,波兰可能会被暂时剥夺在欧盟事务中的表决权。

同样的事在匈牙利也发生过。2012年,青民盟主导的匈牙利国会通过宪法修改法案,发布了一系列备受争议的条款:宪法法院基于旧宪法所做的决议无效;法官退休的年龄降低;竞选期间,政党只能在国有媒体上做宣传;获得国家奖学金的学生必须留在国内工作,等等。这一系列法案大大弱化了司法机构和媒体独立性,使权力集权于行政机构,引发了欧盟的担忧。

在司法问题上的冲突凸显了东西欧在政治理念上的差异。德国、法国等西欧国家在战后经历了比较彻底的自由民主化运动。它们主导下的欧洲一体化形成了“欧盟价值观”:开放的市场、透明的政府、尊重媒体独立性、开放边境、多元文化、保护少数民族、拒绝排外主义。法国在接受外来移民上有着较长的历史,而德国作为欧盟的实际领导者,有义务遵循自己定下的规则。

虽然V4集团在2004年集体加入欧盟时宣誓拥护欧盟价值观,但事实上东欧与西欧一直同床异梦。法里德·扎卡利亚曾将东欧诸国的政体称为 “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他们更注重民族主义、威权主义;排外、不尊重少数分子、不认可程序正义。这一切都与欧盟价值观背道而驰。

对于刚独立不到30年的中欧和东欧国家而言,欧盟价值观更像是阻碍他们走向民族独立的“政治正确”,而安置难民更像是对传统文化的威胁。布鲁塞尔在难民潮问题上对他们实施制裁,更加深了这种印象。

经济勃发的“新欧洲”

尽管与欧盟的理念不和,但不断迸发的经济活力,却成为了V4集团国的一大亮点。

在2012-2016年期间,匈牙利国家银行采取了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降息超过5%。其中,2015年降息5次,2016年降息了3次。至今,匈牙利的利率低达0.9%。超低利率政策再加上优惠中小企业的无息贷款计划,使得中小型企业的活力在短期内被迅速激发。青民盟在2011年的时候还修改了福利法案,要求失业人员在失业180天后必须参加每天4小时的公共事务,否则不能领取救助金。得益于该法案,匈牙利的失业率被压得很低。

事实上, V4集团国在经济增速上一直领跑欧盟。跟1989年相比,波兰在2015年的GDP翻了一番;斯洛伐克在2005-2008年更是保持了高达7.8%的经济增长。即使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V4集团国依然保持了近4%的年均GDP增长和不到4%的失业率。根据维也纳国际经济学院的报告显示,2018年匈牙利的GDP增长预计为3.8%。如今的布达佩斯是中欧的布鲁克林,年轻白领们消费力旺盛,大街小巷都开满了餐吧、酒馆等高档消费场所。

V4集团国的总人口为6400万,与德国接近,但其总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德国的1/4,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但从长期看来,V4国家的发展并非形势大好。

劳动力短缺是该地区最大的问题。V4集团国主要的产业是中低端工业,需要大量劳动人口。然而,V4集团国的所有成员都面临着人口负增长的问题。此外,V4集团国强劲的经济增长离不开欧盟的补贴。这些补贴占他们GDP的2.5%左右,均来自德国、法国等西欧国家的贡献。

事实上,V4国家的主要投资国都来自西欧。根据《中欧金融观察》的调查显示,排头位的投资国基本上来自以荷兰和德国为首的西欧国家。V4集团国在经济上对西欧外资的依赖性,与“东西割裂”的政治局势形成了鲜明对比。

目前,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捷克依然是欧盟区域经济最欠发达的地区,与西欧相比经济实力悬殊,难以独善其身。维也纳人文学院政治学教授Ivan Krastev 认为,匈牙利的反欧盟情绪对欧盟并没有太大威胁:“就算匈牙利离开了欧盟,也没人会察觉。欧盟是否会分崩离析,完全取决于德国是否还有心情继续收拾这个烂摊子。”

热搜欧盟 欧洲联盟 青民盟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雄安新区规划公布!一个绝无仅有的城市样板将诞生!

04-22 07:06

美财长:正考虑赴中国谈判对解决贸易争端谨慎乐观

04-22 08:42

速递减税清单:4000亿红包袭来 哪些上市公司被砸中

03-30 06:28

除了芯片 还有这24项核心技术中国不掌握

04-19 13:05

高育良原型!赖小民暗中和发妻离婚 在港育有双胞胎

04-21 10:14

人民日报评论:“隐形贫困人口” 一个扎心的热词

04-21 21:42

英国查尔斯王子获批担任下一任英联邦元首

04-21 09:34

抢人风暴中的西安:从闪电落户到无房可售

04-22 06:42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他的意图绝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04-22 08:01

中国芯离了美国不行?人民日报聚焦中兴被制裁三大热点

04-21 21:08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