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央视网评:开心麻花IPO背后的“不开心”

    2019-09-15 19:00:50

    央视 

    原标题:开心麻花IPO背后的“不开心”

    “包子馒头热乎饼,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脍炙人口的“开心麻花”,近期传出赴美上市的消息,在资本化的道路上再进一步,让人遐想。

    从《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的爆红、到《驴得水》叫好不叫座,再到《李茶的姑妈》滑铁卢,开心麻花有过“开心”,也有着成长的“烦恼”。时下,正是开心麻花融资的关键时刻,它将如何在资本舞台上打出一记“铁拳”?

    上市之路“特烦恼”

    开心麻花一直在“上市”。

    2003年成立,30万起家的开心麻花,是国内最大的喜剧IP生产商之一。2015年从喜剧舞台转战电影市场,《夏洛特烦恼》一战成名,票房取得14.42亿,这让当年开心麻花的营业收入大幅增长150%,净利润增长220%。同年年底,势不可挡的开心麻花顺利挂牌新三板,估值从3亿暴涨至50亿,成为“中国话剧第一股”,踏入资本市场征途。

     图1:开心麻花2014—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单位:亿元

    图1:开心麻花2014—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单位:亿元

    2016年,乘着风头正劲,开心麻花的舞台剧《驴得水》也被搬上大屏幕。虽然豆瓣8.3的评分口碑十分不错,不过票房仅仅斩获1.72亿,这直接导致当年的收入和利润大幅下滑。在当时火热的市场环境中,凭借品牌号召力,开心麻花依然收获“重金”定增融资。

    《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在2017年推出的又一款爆款产品。7000多万成本,22.02亿票房,又是丰收的一年,开心麻花借此收入大增近2倍,净利润更是暴增4倍多。(如图1所示)

    与业绩口碑形成反差的是资本市场显得黯淡许多。新三板早已上市,但三板这个市场本身容量有限,交易流动性严重不足,大大限制了开心麻花的融资扩张之路。2017年中,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招股说明书,开启了“转板”之路,向更广阔的市场进军。

    冰火两重天,错过了窗口期,可能要等很多年。2017年前后,资本寒冬来袭,行业面临整顿。证监会重点打击影视行业“忽悠式重组”,定增融资频频被否。例如,被拿来祭旗的是龙薇传媒并购万家文化一案,被认为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

    2018年依旧“寒气逼人”,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事件在影视圈和社会上再扔下一枚“重磅炸弹”,范冰冰、冯小刚等人,曾经横跨娱乐和资本两界的玩家被“口诛笔伐”。文化传媒公司的估值大大缩水,标杆企业华谊兄弟也从巅峰时期的900亿市值跌成100亿。

    开心麻花过得也不开心,两次撤回IPO申请,重要投资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清空对开心麻花的投资。2019年5月,开心麻花不得不终止挂牌,挥别新三板。

    此后,市场不断猜测开心麻花将在港股或美股市场上市。经历了新三板挂牌、摘牌,冲刺A股失败、大股东清仓一顿折腾后,开心麻花接下来的IPO会“逗乐”资本市场吗?

    一部电影撑起一年业绩

    无独有偶,遭遇了外部环境的冲击,开心麻花自身也面临困境。

      图2:开心麻花2015—2018年净利润增长率

    图2:开心麻花2015—2018年净利润增长率

    公司上市离不开业绩,也需要清晰的商业模式,“戏剧+电影+艺人经纪”是开心麻花商业模式的三支柱。观察近年来开心麻花的业绩曲线,波动性很大(如图2所示)。从净利润指标来看,2015—2018年,增长率分别是224%、- 43%、422%、- 71%。高增长年份对应着《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大卖,负增长年份对应着《驴得水》《李茶的姑妈》遇冷。

    很明显,一部电影撑起了一年业绩。例如,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贡献了开心麻花当年50%以上的收入。经典难以复制,持续性业绩难以保障,这是整个电影行业的典型特点和痛点。

    从内容来看,开心麻花几部电影渐渐显露套路化的痕迹,内容情节难上台阶:白日做梦、废柴逆袭、装疯卖傻的故事固然令人捧腹,但观众是苛刻的,第一次觉得新鲜感,第二次就会腻烦。电影中,夏洛、艾迪生、黄沧海,包括《西虹市首富》中的王多鱼,无不是这样的套路。

    影视行业高度依赖艺人,麻花的问题是行业的问题。一提到开心麻花,人们浮现在脑海中的立马是沈腾、马丽、艾伦。核心艺人不属于公司,仅仅是签约艺人,而且不持有公司股份,与公司成长绑定弱,面临人才流失隐忧。事实上沈、马、艾等人纷纷寻求转型或合作的新路,包括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他们自身已经是流量担当。虽说麻花后背力量储备不少,但显然存在头部明星断档的风险。

    当前,艺人对影视公司的影响愈来愈大。反例来看,吴秀波人设坍塌后《情圣2》退出春节档,出品方新丽传媒卖身阅文集团。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后,唐德影视市值缩水几十亿元,当年就巨亏9亿。

    话剧舞剧起家的开心麻花拥有原创演出剧目30多部,这些年搬上荧屏的还屈指可数。开心麻花每一部话剧产品的创作周期大约在一年以上,话题时效性、产能水平问题同样制约着麻花的电影之路。

    开心麻花在年报中这么描述自身的处境:“面临人才流失,特别是明星艺人流失,以及发展过程中人才短缺或人才梯队不健全的风险……消费者对文化产品的主题、内容、风格等方面的需求变化较快,这种需求的不确定性使得新推出的产品存在偏离市场认可的风险。”

    这些问题,开心麻花能看到,资本市场也能看到,投资人担心,开心麻花更需要努力。

    更大的舞台

    喜剧不单单是博众一乐,排解观众的生活压力,喜剧也需要精神内核和时代的标签。90年代开始,周星驰带领的无厘头喜剧席卷华语影坛,经久不衰;冯氏幽默电影和宁浩的“疯狂”系列也成一时现象;10年代徐峥等人又开启了“囧”系列。对现实的反思,对小人物的关怀,对命运的思索,在笑声之外,让人回味无穷。

    跳出喜剧题材看,整个华语电影正加速发展。且不说主旋律的《红海行动》《战狼2》口碑爆裂,主打科技题材的《流浪地球》和精耕细作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都是票房前列,人气爆款。这背后,是时代精神、创造力和匠心。特别是最近哪吒这部电影,富有创造力的制作,让古老的IP重获新生。

    反观近年来的喜剧片市场,普遍存在抄袭、低俗恶搞、套路老化,对周氏和冯氏电影模仿痕迹很深,演员 再怎么卖力,就是让人笑不出来,反映出“有数量没质量”“有高原无高峰”的行业问题现象。

    行业发展有寒冬也有春天。过去10多年时间里影视行业在政策鼓励、资本充沛、税收优惠、作品不多的环境下粗放式发展,竞争力没有实质提升,如今在产品供给端和融资端都遭遇困境,证明打磨精品和适应变化的重要性。

    未来,开心麻花果真赴美IPO去,如何让国际受众听懂接受中式喜剧,如何适应资本压力下产能的瓶颈,则是更大的挑战。无论如何,开心麻花将传统的话剧改造成电影,在资本之路上试水探索,对话剧文化的保护和复兴是一种激励和启示,已然成为行业发展的“晴雨表”。对此,我们要给带来笑声的开心麻花多一些掌声。

    
    
    热搜开心麻花

    责任编辑:逯文云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大闸蟹价格暴跌 螃蟹:这锅 蟹某人不背!

    10-17 06:59

    英国脱欧协议达成:"大逆转"又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10-17 20:58

    国常会新定调!减税降费超2万亿 确保制造业税负明显降低!十关键点

    10-17 06:28

    仿冒公号的生意链条:诈骗路径多样 造假成本低廉

    10-17 07:49

    巴菲特犯"吮指之错"?伯克希尔公司囤1220亿美元现金 遭老股东指责

    10-17 08:00

    人民日报海外版:3000亿元社保降费带来了什么?

    10-17 05:44

    国常会:要求确保为企业减负担 为发展增动能

    10-16 19:20

    2000亿元MLF终结“九连歇” 为后期货币政策操作打开空间

    10-17 05:05

    停止硬件创新 HTC冷落手机

    10-08 01:18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扶贫实践彰显制度优势

    10-18 05:16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