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制造业持续不振 欧元区四季度经济面临萎缩风险

    2019-11-09 12:15:00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 

    近期,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各国制造业频频遭遇“寒冬”。多国制造业在今年前三季度陷入衰退,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份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报48.8,至此,全球制造业PMI已持续4个月运行在50荣枯线以下。

    欧洲作为全球高端制造业的“领头羊”,由于该行业今年以来的持续低迷,其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则更为明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本周发布的最新区域经济报告中预测,欧元区四季度经济面临萎缩风险,且欧洲今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将跌至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遭遇失速

    本月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10月制造业PMI终值45.9,初值45.7,前值45.7,持续大幅低于50荣枯线,并创下过去7年以来第二差成绩。其中,产出、新订单和采购持续疲软。新订单数量大幅下降成为影响制造业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与此同时,由于国内外市场需求的显著疲软,10月份,欧元区出口订单大幅减少,尤其是奥地利和德国降幅明显。而伴随着订单数量的恶化,欧元区制造商进一步削减了产出和采购活动的开支。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提出,欧元区制造业表现疲软,意味着四季度商品生产部门将再次严重拖累GDP数据。在各项指标中,裁员数据尤其令人担忧,大量裁员将放大经济低迷蔓延至家庭部门的风险。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鉴于欧洲央行最近采取的刺激措施,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以及就业和物价的低迷趋势尤其令人失望。

    分地区来看,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的失速仍是拖累欧元区经济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今年10月德国制造业PMI终值42.1,较此前创下的123个月新低41.7小幅回升,但仍是2009年6月以来的第二低。同时,服务业PMI指数从8月的54.8跳水至9月的51.4后,10月继续下滑至51.2。由于服务业的数据与制造业有明显的关联性,制造业走弱拖累服务业的风险在德国尤为显现。德国的经济体量占欧盟28国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也是欧元区最重要的经济引擎。但这一欧洲经济的重要动力如今却遭遇失速。欧盟委员会在季度经济预测中,将德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1.1%下调到了0.5%,这个数字不到年初增速预测1.8%的三分之一,同样,这个数字预计会使德国今年经济增速在欧盟区排在倒数第二,仅高于意大利的0.1%。根据预测,德国和意大利是欧盟国家中仅有的经济增速低于1%的国家。

    IMF下调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

    在制造业持续不振的背景下,多家国际机构陆续下调了对欧元区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期。IMF在其最新的区域经济展望报告中提出,欧洲今年的实际GDP将从2018年的2.3%降至1.4%,然后在2020年反弹至1.8%。IMF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的3个月里,欧元区GDP环比增长0.2%,与前一季度持平。与2018年同期相比,欧元区经济增长了1.1%,这是自2013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弱的年度增长率。欧洲央行对于欧元区今年的经济增长形势预期则更为悲观,该行已将2019年欧元区GDP预期从年初的1.7%下调至1.1%。

    IMF在报告中下调了欧元区前两大经济体的增长预期。IMF预计,今年德国经济仅增长0.5%,低于4月预测的增长0.8%,这将是2018年增幅的三分之一;法国经济将增长1.2%,而不是此前预测的增长1.3%。此外,IMF表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经济停滞不前,也将为欧元区经济带来负面影响。IMF还认为,英国的脱欧进程也令人担忧,“无协议脱欧”对英国和欧盟都将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欧央行宽松政策压力增大

    欧元区黯淡的经济增长前景令市场预期欧洲央行将在更长时期内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目前,欧洲央行已重启了2.6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以刺激通胀和经济增长。欧洲央行前行长德拉吉曾多次呼吁欧元区国家增加财政支持,以助燃经济增长,但并未得到广泛回应。欧元区内部对重启量化宽松(QE)仍存在分歧,多国对进一步宽松的厌恶情绪高涨。德国和荷兰等资金充裕的国家坚持反对恢复购买债券的决定。

    如今,继任者拉加德从德拉吉手中接过了用于召唤欧洲央行政策决策者们的“金色铃铛”,也将面临相同的挑战,即如何利用一个即将耗尽“政策子弹库”的央行来重振欧元区经济。一方面,欧洲经济被结构性和周期性逆风拖累,经济增速下滑显著,使得欧洲央行难以退出宽松政策;另一方面,持续的宽松使货币政策的边际效力正在减弱,而其负面影响却在上升。

    欧洲央行目前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鉴于拉加德也是欧洲央行中的重要“鸽派”人物,因此接任后她仍然大概率将延续德拉吉的货币宽松框架。荷兰商业银行经济学家卡斯滕·布热斯基认为,目前,欧洲央行内部“鹰”“鸽”两派对峙明显,拉加德的首要任务是弥合各方分歧,这或许意味着欧洲货币政策暂时不会改变。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这次疫情可能对各行业经济产生的影响!

    01-28 07:29

    一行两会战"疫"总动员!证监会:积极引导投资者理性、客观分析疫情影响

    01-28 13:20

    人民币急挫550点 道指暴跌450点!本周还有这几件大事

    01-28 09:48

    天风宏观宋雪涛:肺炎疫情对全国经济有哪些潜在影响

    01-28 13:31

    对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 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01-27 08:52

    病毒可通过接触传播!新型肺炎最新版诊疗方案更新8大要点

    01-28 13:21

    国内期货市场2月3日恢复开盘交易 这两点需格外注意

    01-28 07:58

    6000医疗人员奔赴湖北!30支医疗队已抵达 13支在路上

    01-28 13:20

    习近平: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01-27 18:18

    10万人感染病毒?谣言!卫健委刚刚回应 还公布第四版诊疗方案

    01-28 13:55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