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外汇频道 > 正文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仍在发酵 这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2018-09-05 17:09:27

汇通网 

随着宽松货币时代走向终结,新兴市场今年遭到抛售。在经历了本币汇率暴跌及一系列干预行动后,本周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货币仍未“止血”。与此同时,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风暴扩散至印尼和印度,其中印尼盾贬值至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新低,印度卢比则持续在历史低点附近徘徊。

本文分析了这些容易受到地缘政治和货币环境影响的市场下跌的真正原因。

阿根廷

阿根廷作为南美第二大经济体,目前的基准利率已升至60%,通胀率超过31%。该国实际政策利率目前位列全球最高之列,正推动该国经济重回衰退。今年6月,阿根廷经济活动水平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7%。该国本周为恢复收支平衡宣布的新税收只会让该国雪上加霜。

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下跌50%。为阻止比索持续贬值,阿根廷央行上周四(8月30日)将基准利率上调至令人瞠目结舌的60%。此外,阿根廷政府在周一(9月3日)宣布,计划改变针对某些出口商品征收的税收条款,以提振投资者信心。

阿根廷官方公报称:“国家政府已通过决定,将修改谷物、油菜籽及其副产品的部分出口权。”但公告既未说明何时会改变税收,也没有提供其他细节。

在此之前,阿根廷总统马克里突然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前释放救助资金,以提振投资者对阿根廷明年偿还债券能力的信心。他的这番要求导致上周阿根廷出现动荡,致使阿根廷比索在一周内累计下跌了16%。

阿根廷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以缓解其对外国融资的需求,并提振比索。但这些极不受欢迎的政策能否在未来几年内继续存在仍有待观察。阿根廷国家大选日期离目前只有13个月的时间。

巴西

巴西的主要弱点在于因经济增长疲软导致的财政赤字。公共部门的基本预算平衡——衡量利息支付前财政状况的一个指标——目前占该国GDP的1.1%,尽管好于2016年最糟糕时的3%,但与2000年到2014年之间的平均涨幅2.9%不可同日而语。巴西将于10月7日举行总统大选,届时情况可能会更加复杂。巴西在地理上与阿根廷为邻,在贸易关系上也非常紧密,意味着危机蔓延可能影响市场情绪。

尽管如此,处于历史低点的政策利率意味着巴西仍有很大的货币政策紧缩空间,并抵御对雷亚尔的投机性攻击。9月19日巴西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市场正在评估时隔三年再次加息的可能性。今年以来巴西雷亚尔累计下跌20.2%,在11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排列倒数第3,仅好于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

印度

虽然经济增速傲视群雄,印度卢比还是未能逃过新兴市场货币下跌的命运。

由于油价上涨、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整体担忧以及美元持续升值的预期,印度卢比汇率延续跌势,周一(9月3日)收盘创下1美元兑71.21卢比的历史低点。周二(9月4日),印度卢比兑美元再刷历史新低至1美元兑71.40卢比。

石油仍是印度的主要弱点,印度进口其能源需求的70%,今年以来原油价格的大幅上涨导致其经常账户赤字几乎占到该国GDP的2%。

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亚太地区首席投资官Tuan Huynh指出,卢比走软,是对整体新兴市场的投资担忧,以及该国经常账户赤字扩大造成的。后者很大程度上受油价上涨所致。

印度总理莫迪将在8个月后寻求连任,反对党国大党在近期的州和地方选举中取得胜利,这增加了莫迪支持率可能下滑的可能性。尽管印度的主要政党均同意经济改革的方向,“悬浮议会”可能导致政策瘫痪。

印度尼西亚

周二(9月4日)亚洲时段,印尼盾汇率下跌触及1美元兑14935印尼盾,续创1997-9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低。今年以来,印尼盾累积贬值近9%,在东南亚货币中表现最差。为了阻止印尼盾贬值,自5月中旬以来印尼央行已加息四次,本已使得印尼盾略微止住跌势。然而,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近期的暴跌却令印尼盾重现跌势。

印尼是亚洲新兴国家中为数不多的经常帐仍为赤字的国家,其他的还有印度和菲律宾。近期数据显示,7月份印尼的赤字扩大至20亿美元,是该国自2013年以7月以来最大的月度赤字。赤字经济更加依赖外国资金,也因此更加容易受到情绪低迷和资金外流加速的影响。

虽然货币紧缩以及主要投资项目延期以保存外汇储备将减缓经济增长,印尼陷入完全衰退的风险比许多其它国家要低,因该国经济自2014年以来以近5%的速度增长。该国通胀得到抑制也缓解了其货币贬值的价格传导担忧。

俄罗斯

俄罗斯部分资产的估值在新兴市场中最低,因投资者认为,私有财产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尽管该国已从2014年的货币危机中反弹,俄罗斯仍是新兴市场抛售的首选目标之一。一个主要弱点:特朗普被视为亲俄,这在政治上对俄罗斯不利。

民主党的批评迫使美国总统特朗普增加了对俄罗斯的制裁。今年8月,美国宣布对俄罗斯使用化学武器实施新的制裁措施,卢布应声跌至2年新低。

目前,俄罗斯有强大的经常项目盈余,通胀接近历史低位。这有助于俄罗斯央行降息。但该国决策者暗示,随着物价压力累积,将结束宽松货币周期,这为俄罗斯自2014年以来首次增加借贷成本奠定基础。今年8月,卢布为表现第四大糟糕的货币。

南非

受到农业产出大幅下滑的拖累,南非经济早已陷入衰退。南非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中经常账户赤字最高的国家之一,占该国GDP的比重为4.8%。市场对于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经济计划的乐观情绪已经消退,而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冲突仍在发酵,可能会让南非这一依赖大宗商品的经济进一步走下坡路。

周二(9月4日),南非兰特出现短线跳水,美元兑南非兰特短线拉升1700点,创8月13日以来新高15.1934,日内涨幅扩大至2.57%。

南非统计局9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南非今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0.7%,市场预期为增长0.6%,同比增长0.4%;同时,一季度GDP修正为萎缩2.6%,降幅大于初值。数据公布后,南非兰特兑美元下跌逾2%。今年以来南非兰特兑美元已经下跌近13%。

南非土地改革为市场带来的隐忧一直若隐若现,有关土地征用的辩论和令人困惑的改革方式不仅削弱了南非货币,而且给投资者带来了诸多的不确定性,而这也是影响外国直接投资的关键因素。南非政府以远低于市场价格强制回收土地一度动摇了国际投资者的信心,国际资本做多美元兑南非兰特这一货币对的论调也一直居高不下。

Renaissance Capital驻伦敦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harles Robertson认为,南非的主要弱点是流动性过剩。在新兴市场中,南非的外汇交易额占GDP的比重是最高的,这解释了南非为何总是处于新兴市场国家动荡的最前线。

土耳其

近期土耳其一直处于新兴市场风暴的中心,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件凸显了投资者在土耳其市场面临的严重政治风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新内阁中任命其女婿担任财政部长、他本人反对加息,加上与美国就被关押的美籍牧师布伦森上的外交冲突,所有这些都削弱了市场信心。

因美国牧师布伦森被扣押而引起的美土争端令土耳其里拉8月大跌35%,不仅是当月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也创下2001年以来最大月度下跌纪录。今年以来,里拉兑美元已贬值超过40%。

此外,土耳其正在应对两位数的通胀以及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中最高的经常账户赤字。土耳其国家统计局9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土耳其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7.90%,高于7月的15.85%,超过市场普遍预期,创2003年9月以来新高。数据公布后,土耳其央行宣布将在9月13日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上利用一切可行的工具调整货币政策立场,并将采取必要措施支持稳定物价。市场预期央行表态意味着即将加息。

野村新兴市场及亚洲(除日本外)固定收益研究主管苏博文表示,经常账户赤字与外部债务可能会成为以美元为贸易计价货币新兴经济体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他认为,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外部风险模式相同点在于,两个国家都持有较高的外债,并且经常账户赤字较为严重。

热搜新兴市场

责任编辑:窦晓芸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