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征服刘銮雄成为香港女首富 甘比化妆品大牌堆成山

2018-06-21 14:14:12

卢曦采访手记 

本月,黎姿在香港尖沙嘴新开了一家医学美容中心。《古惑仔》里的郑伊健和林晓峰都来站台,港媒用了《包皮、浩南哥撑细细粒》这样的标题。

加上林保怡和一群TVB老牌女明星,场面动人。

社交媒体时代,香港名媛圈影响力重新攀升,名媛么,都爱美容、时装这些东西。

改名为马黎珈而的黎姿亲自经营美容中心,而新晋香港女首富,刘銮雄的太太甘比,正在悄悄成为美妆博主,这可能比范冰冰上小红书还要令人意外。

甘比有个官方身份是华人置业大股东,上个月小股东批评他们夫妇总是缺席股东大会。

无所谓,甘比忙着织Instagram呢。她把各路品牌送来的瓶瓶罐罐挨个拍图,用私人账号往外发。

传说甘比拥有近700个爱马仕包包,不用提衣服鞋子、美容护肤品了。这让那些依赖赞助商才有机会拿到口红试色,新款时装靠借才有机会试穿的博主甘拜下风。

日本贵妇牌REFA最新出的洗脸仪、CHANEL高端系列的抗衰老面霜、早已卖断货的彩妆香氛全线阿玛尼,以及到Valmont、LA MER、HR、娇兰等等各大品牌。

在这里,你能学习到一些并不常见的“贵妇专属”:国内设计师品牌序之与SISLEY的联名高端系列,Victoria Beckham与雅诗兰黛的联名彩妆,麦当娜的美容品牌MDNA,Charlotte Tilbury的唇膏,同为香港富婆圈的黎资所开美容院的的护肤品……

在这里,你也许还能比品牌官网更早地了解到最新产品,如每个月准时送新品的香港雪花秀,其官网微信常常是等甘比发布后,才借着“阔太同款”的噱头打广告遛新品。

日常从各大品牌收礼收到手软,甘比的脸是不够用了。她的Instagram上产品的丰富与高端不输一本时尚杂志。拍照、放图,背景灯光都有走过心,评论就惜字如金了,一律“谢谢”了事,那些漂亮瓶子,恐怕等到过期也未必会被拆开。

甘比喜欢企鹅,品牌投其所好。Thom Browne的企鹅西装外套、Stella McCartney的企鹅童装、Fendi的企鹅小玩偶与小被子,甚至尿布商将尿布堆成企鹅的形状。

名媛们向来都是时尚风向标,古今中外都一样,人们对超级富豪、名流们的生活隐私兴趣无限。黛安娜王妃提着Dior手袋、Grace Kelly 拿爱马仕遮晕肚,一旦被狗仔偷拍到,效果比模特辛苦拗造型的广告大片要好的多。

公众认为,名媛们和博主不同,她们不以广告费为生,没有带货压力,她们私人物品,想必是真的喜欢、真的好用。

这种对名媛羡慕嫉妒恨的心理是如此强烈噬人,日本护肤品牌Ginza半推半就地冠上“贵妇面霜”的名号,果然用腻了La Mer的女人们很吃这一套。

有了社交媒体,只要名媛们高兴,瞬间就能把影响力转化为粉丝数。

按理说,王室、超级富豪和政客家的女眷,都生活在隐秘的圈子里。我们所见到的,可能只是一小部分生性高调的,曝光多少出于偶然。

名媛圈的影响力扩张到大众视野,是从港台开始的。《康熙来了》就有一集叫“时尚名媛光临康熙”,请到有“台湾第一名媛”之称的孙芸芸和她的小姑廖晓乔以及闺蜜们。

孙芸芸的夫家拥有台湾著名的微风广场,因此这几个人被称为“微风帮”。台湾还有关颖的“日盛帮”和蔡依伦的“红豆帮”。

在孙芸芸出席康熙的那集里,小S看中了孙芸芸的Birkin包,开玩笑想要,孙芸芸说是妈妈借她背的,送不了。

港圈相对浮夸,甘比老公刘銮雄被港媒称为“狮子山下,维港之滨,在堆金更迭玉的香港,常年站在奢华与八卦顶峰”的男人。历任女友们爱马仕数不清,而他自己囤的一千件爱马仕蓝T恤,在他的挥霍史上不值一提。

甘比的个人Instagram目前粉丝不足2万,和明星的粉丝数差了不少。但凭借其自身强大的消费力,又常年霸占港圈八卦中心的话题流量,不管对哪个奢侈品牌而言,价值都是不容忽视的。

逮住一个阔太,可能带来一群阔太。

甘比的Instagram关注了不少其他港圈名媛与贵妇:黎姿、邱咏筠、林恬儿……还有港圈名媛常青树徐子淇,经常出现在卡地亚、Dior等品牌活动中。

邱氏三姐妹,邱咏筠、邱咏贤、邱咏麟,是香港老牌豪门邱德根家族的后人。邱德根是远东银行董事长、远东发展创办人以及亚洲电视前董事局主席。

大姐被称为“酒店公主”,曾和香港前特首曾荫权的儿子谈恋爱;二姐嫁给恒安国际太子爷许清池;三妹也是港圈出名的名媛。

林恬儿是林氏三姐妹之一,香港娱乐大亨、寰亚电影和东亚唱片大股东林建岳的千金。

林恬儿嫁给了星岛集团主席的太子爷何正德,也是日常爱在Instagram上发照片,还常常参加Fendi,Dior等品牌活动。林心儿曾被邀请参加巴黎克利翁舞会,杀入国际名媛圈。

如果一个大众美妆博主能给品牌带去1000个年轻的潜在消费者,那一个贵妇博主可能会给品牌带去10个贵妇,而后者的消费能力甚至不只是大众的100倍。

她们不仅是超级大客,其中比较高调、爱玩的那些,还是影响力价值千金的超级意见领袖。

今天我们仍然爱讲欧洲王室贵族的珠宝传奇,路易威登当年的御用打包匠故事……在媒体欠发达的时候,奇闻逸事靠的是口口相传。而“上流社会”始终引领着风尚与习俗。

今天,对品牌来说,除了保持和明星、时尚大刊的良好关系外,还需要一部分人手来维护与名媛的关系。

我们也写过大客户经理掐着点给客人送生日礼物的故事——“务必在夜宴尾声、宾客散去时送上方才能留下印象,而又千万要抢在竞争对手之前……”

那些出现在甘比Instagram上的品牌,想必背后付出了不少努力。

今天我们在品牌大型活动上,不仅能见到明星,还能看到一些“生得好”、“嫁得好”的名媛们。这件事怎么看?

如果说台圈名媛的影响力是跟着《康熙》和《女人我最大》进入内地,港圈名媛随着《苹果日报》、TVB积累了大量80后的关注,那么内地名媛在哪里?

社交媒体时代,两岸三地的名媛站在了差不多的起跑线上,人人都有机会做时尚博主。

我们不禁想到了《名利场》杂志,“一份以报道上流社会生活方式、品味、宴会话题、艺术、体育、幽默等为内容的杂志。”

工业革命之后,美国“新钱”试图跟欧洲“老钱”学品味。1913年《名利场》创刊,致力于传播一种优雅有教养有品味的上流生活。

《名利场》有大量的明星王室八卦,但在文学和艺术上的造诣同样登峰造极。特别是在摄影方面,很多经典照片在历史上拥有自己的位置。

今天在中国,关注时尚的女性可能逃不过邓文迪、章子怡、张宇、刘雯这些人的合影,王中磊的女儿王文也和耀莱公主綦美合偶尔也会有一些故事传出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章泽天为珠宝品牌萧邦拍摄的广告大片。

中国没有王室,政界人物低调,只有商界人物曝光度稍高。他们是马云、王健林、马化腾、刘强东、董明珠们,他们之间,还没有形成台圈、港圈那种成熟的所谓上流文化。

至于二代,穿大裤衩爱网红的王思聪们,似乎离教养就更远了。比起优雅,似乎今天的人们仍然更热衷于围观炫富。

热搜刘銮雄 香港女首富 甘比

责任编辑:司倩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