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私募频道 > 正文

弘毅基金被指没给投资人赚到钱 甚至比不上银行理财

2018-01-12 08:28:53

环球老虎财经 孙涵宇

在中国做股权投资的LP(有限合伙人)都必须有颗强大的心脏,他们很多时候要帮GP(普通合伙人)找资源、拉项目、对GP从身体到精神全方位的关心,倒头来,很少有听LP说赚了大钱的,反倒是GP赚钱的很多,即便偶遇产品兑付危机,仍然敢说自己“低调奢华”。弘毅投资的LP可谓超级豪华,大多央企、国企、主权基金、当然能投资到弘毅产业基金的个人是自豪的,至少在这个顶级GP的意识里,这些LP是重要的,但吃瓜群众可能永远无法了解的是,这些投进了弘毅基金的LP们,大多收益甚微,甚至比不上银行理财。“奢华着LP的钱,低调的都被GP赚走了。”一位投资人苦着脸说。

1月9日,我们发表了《套利为核心思路 弘毅投资逝去的5年》,说弘毅投资逝去的5年,弘毅投资自然不爱听,称自己低调奢华倒也是一种敢作敢为的态度。

可,一石激起千层浪。弘毅投资的LP们坐不住了!大肆向我们吐苦水,“这些年投资弘毅产业基金,就没赚到钱。他们投项目的能力可以,但就是不给LP 赚钱!”

本着,不给投资人赚钱的基金不是好PE的态度,小编首先扒一扒弘毅投的几个A股公司吧。

背靠联想“大树”

弘毅自2010年至今在A股曾持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联重科、快乐购、凤凰传媒一心堂。截止目前,弘毅投资还有2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分别是中联重科和欢乐购。

这两个项目可以说是弘毅投资背靠联想拿下的最优势的A股项目。

创业邦杂志就曾这样表述,“快乐购与弘毅的结盟,可以追溯至2003年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陪同柳传志给湖南企业家做的一次讲座。当时,湖南省政府请了一批在当地有分量和代表性企业家来参加座谈。在那次会议上,赵令欢有两个收获,认识了前湖南省广播电视局党组书记、局长,以及中联重科董事长。会后,赵令欢分别拜访了两人,并最终都结下投资硕果。弘毅投资在2006年投资了中联重科,又在2010年实现了对湖南广电旗下快乐购的投资。”

背靠柳传志和联想的大树,弘毅投资拿下了诸多“国企改制”的项目,其中中联重科是让弘毅的老板赵令欢频频提及和乐道的项目。

但弘毅投资做国企改制,有个惯用的方式,那就是一定会推动管理层股权激励。这一度为弘毅所津津乐道,但是很多时候在所谓管理层股权激励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其他目的。

“中联重科”的瓶子里装了什么药?

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1992年,主要从事建筑工程、能源工程、环境工程、交通工程、农业机械等基础设施建设所需重大高新技术装备的研发制造,其主导产品覆盖11大类别、51个产品系列,1200多个品种的主导产品。是一家持续创新的全球化企业。中联重科之前已经成为了世界排名第六的工程机械企业,公司的工程机械板块和环境产业板块均位居国内第一,农业机械板块位居国内第三。

弘毅于2006年5月投资于中联重科,旗下全资子公司兴诚投资有限公司控股的佳卓集团在2006年7月5日就以8030万股,约占股份15.84%的比例进入了中联重科十大股东名单。而早在中联重科2010年2月11日完成的定向增发中,弘毅投资产业一期基金作为第一大认购股东,就一举拿出了9.84亿元现金参与其中,对应18.70元每股的发行价,弘毅投资最终获配5263万股,弘毅投资对中联重科的看好从当初的认购情况就可见一斑。彼时,中联重科连续数年的高送转,也曾让无缘中联重科增发项目的投资者艳羡不已。

然而事情从2012年便开始峰回路转,2012年二级市场雪崩式的暴跌,还是让曾经看多弘毅投资的投资者开始有所动摇。2012年四季度弘毅投资一举减持中联重科达1161.90万股,据同花顺统计,中联重科2012年四季度平均成交价为8.71元。巧合之处在于,就在弘毅投资刚刚减持1161万股2个多月后,次年也就是2013年,2月7日中联重科的股价逐渐攀升到了10.20元。

似乎中联重科的每一次减持后,被减持上市公司的股价都会经过一波精准的上涨潮。上述减持之后,截至2015年一季度弘毅投资仍持有中联重科15942.85万股,在进入2015年二季度之后,弘毅一期产业基金又相继减持了9483万股的中联重科,减持后到现在的持股数一直维持在6460万股。而整个2015年二季度正是伴随着中联重科股价阶段上涨的全过程,弘毅竟然选择中联重科上涨之前大幅减持,其中十分蹊跷。

“弘毅投资作为最了解中联重科情况的人,竟然会选择在股价上涨之前大肆减持。而且2015年二级市场行情非常好,就算弘毅不是做二级出身的吧,但竟然连散户的投资水平都不如,无法理解。”一位投资人如是称。

事实上,早在弘毅一期产业基金2010年投资中联重科之前,弘毅就已经和管理层实际控制了中联重科。

2006年,弘毅投资的子公司佳卓集团投资了中联重科之后,即开始了对这家地方国企的改制;而改制的重要一环,就是协助中联重科的管理层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当然这是弘毅一贯的方式。

据财新此前报道,‘具体措施就是弘毅不仅投资上市公司,还联合了中联重科的管理层投资了上市公司的股东长沙建机院;在完成了把长沙建机院改造成湖南省国资委、中联重科管理层、弘毅投资共同持股的国有控股企业;然后再将长沙建机院注销,长沙建机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按比例分配给长沙建机院的各股东,从而实现管理层对上市公司的持股。在此过程中,弘毅投资是双管齐下,既在长沙建机院层面持股,又在上市公司层面持股。’

2009年长沙建机院清算注销之后,其所持有的中联重科41.86%股权按比例分配给股东,中联重科的股权结构由此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一大股东依然是湖南省国资委,但其持股比例已经大幅下降至24.99%;弘毅投资控制的智真国际(BVI)及佳卓集团(BVI)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6.65%,成为第二大股东;管理层持股公司一方科技及合盛科技合计的持股比例达到12.56%,成为第三大股东。

彼时中联重科管理层与弘毅投资作为实质上的一致行动人,合计的持股比例超越湖南省国资委,完成了对中联重科的掌控。

而此后,弘毅投资控制的佳卓集团更是在2014年将1.69亿股减持给了中联重科的的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管理人员。这些管理层通过8.43亿元左右的价格,收购该公司股东 “佳卓集团有限公司”46.3365%的股权,从而间接增持中联重科2.19%(1.69亿股)的股份。此次收购,主要是通过该公司部分董事、监事等共同设立的“湖南方盛控股有限公司”来完成。

如此一来,弘毅投资就巧妙地完成了将旗下控股公司的中联重科股份转移到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目的。

而根据此前中联重科所披露的信息,弘毅投资通过下属两家公司获得其16.65%股权,而所付出的成本合计为3.22亿元。其中,佳卓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3.3%,持股数量为1.0118亿股;智真国际的持股比例为3.35%,持股数量为5093.7万股。随着中联重科的多次高送转,佳卓集团和智真国际的持股数也在不断攀升,期间这两家公司也在不停地减持套现。

截至2015年3月,二者累计套现额约为41.52亿元,而当时剩余的持股市值约为30.83亿元。二者合计账面总回报约为72.35亿元,相较于3.22亿元的初始投资额,回报倍数达到22.5倍。

一边是弘毅旗下的公司在不停的套现赚钱,另一边却是弘毅旗下的产业一期基金2010年参与中联重科的定向增发,却收益甚微。这不能不让人感叹,哪怕在自家实际控制的公司上,给投资人赚点钱,好难!

凤凰传媒之殇

除了中联重科以外,另一个让弘毅投资脸上无光就是凤凰传媒了。

大家都对弘毅产业基金入股凤凰传媒原始股股东的事情津津乐道,都觉得弘毅这一仗打的很是漂亮,就连弘毅投资自己或许也对此事沾沾自喜。可是大家殊不知,弘毅旗下的弘毅产业一期基金还是没有赚到钱。

这期基金的悲催就在于,它到期刚刚减持完毕凤凰传媒的股票,后脚凤凰传媒的股价就从8元蹿到了2013年10月9日的当时高点14.78元/股。涨幅较2012年12月的最低股价5.75元/股,更是翻了近一倍。

2008年的时候,弘毅产业基金斥资4.8亿入股凤凰传媒,凤凰传媒于2011年11月30日首发上市。在首发上市前,凤凰传媒仅有两大股东,即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和弘毅投资,其中弘毅投资持有1.5亿股,持股比例为7.4%。首发上市完成后,弘毅投资持股比例稀释为5.89%。

一年后的2012年11月30日,限售股上市流通后,弘毅随即开始宣布减持凤凰传媒的股票。在2013年5月16日-5月22日期间,弘毅已减持了凤凰传媒2500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8元至8.89元,减持后其占凤凰传媒的股份总数为4.91%,套现了约为2.12亿元。

2013年5月23日-7月12日,弘毅减持了剩下的1.25亿股,而当时凤凰传媒的股价期间为7.17元-9.82元,此次弘毅投资大约套现10.62亿元。这两次减持,一共大约让弘毅投资套现了近13亿元。

弘毅从2013年5月开始陆续减持了1.5亿股

可弘毅也许没有想到,就在刚刚把凤凰传媒的股票减持干净,凤凰传媒的股价就蹭蹭地往上涨。2013年7月12日,凤凰传媒的股价仅为9元左右,到了2013年10月9日,凤凰传媒的股价已经涨到了14.78元,2个月不到的时间涨幅已经超过了50%。弘毅投资的疯狂减持,似乎“恰到好处”的卖在上涨之前。作为投资了凤凰传媒原始股的股东,似乎对自己投资的标的毫无把握,而弘毅一期产业基金到底减持给了谁,令人无比好奇。

快乐购:减持完毕即重组

而在快乐购的投资里,弘毅产业基金的几次减持,更显得是“故意在公司重组之前卖出来”。

2010年,弘毅一期产业基金投资了快乐购;随着快乐购2015年1月21日的上市,弘毅也一跃成为了快乐购的原始股东,持有其6520万股股份。

从2016年3月22日开始,弘毅开始了三次减持,分别为3月22日减持了1758万股,减持价格为27.03元;5月16日减持了1758万股,减持价格为23.9元,6月17日减持了2282万股,之后弘毅的持股数即为722.7万股。

就在三次大幅减持后,快乐购开始进行资产重组,3个月后,11月的股价一度达到30.58元,相比之下,弘毅减持时的价格,简直做到了“故意回避利好”。

在另外一个上市公司一心堂的投资中,弘毅一期产业基金更是选择在2015年第四季度选择减持完966.5万股的一心堂股票,而减持后的11月正是一心堂股价的巅峰69.88元。

不知为何,弘毅每一次的减持后上市公司的股价都会无一例外地开始上涨;如此大名鼎鼎的PE大佬弘毅投资,减持股票却都是不偏不倚地挑着地板价减持,是真的对二级市场无知到不如韭菜,还是有故意减持给特定对象,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假如是真的不懂二级市场,似乎又与弘毅2018年拿了一张公募基金牌照的行为相违背。自己如此了解的上市公司都卖在了最低价,那炒起二级市场来,应亏成何种景象呢?

“神秘”的北京弘毅合众投资管理中心

本着对低调奢华的弘毅基金的好奇,北京弘毅合众投资管理中心浮出水面。

启信宝公开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有限合伙人是王小龙,赵文,邱中伟,徐敏生,鲍筱斌,曹永刚,陈文,宋红,吴培英,孙永红等,诸如:陈文、鲍筱斌、曹永刚等均为弘毅的董事总经理,普通合伙人即为北京弘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毫无疑问,这家公司即是弘毅投资管理层的利益载体。而赵文一人不在弘毅投资的管理层名单里,令人生疑,不过,坊间传言此人为弘毅投资董事长赵令欢的亲戚。

赵文除了是北京弘毅合众投资管理中心的合伙人之外,还分别是拉萨庆德投资中心和北京翰盈承丰投资中心的股东,其中的拉萨庆德投资中心更是股东豪华,投资的项目更是华丽丽的亮眼。

拉萨庆德投资中心的股东分别为唐旭东、柳传明、赵文、郭为、韩丽以及黄少群。唐旭东是联想控股副总裁;郭为,是神州数码董事长;柳传明据传是柳传志的弟弟。除了这些明星股东外,拉萨庆德投资中心所投项目出手必为精品,——蘑菇科技、聚橙科技、海客瀛洲等知名公司都在其投资清单中。

或许,600万门槛的产业基金的LP,在弘毅的视野中,只是韭菜和局外人;可真正的大利益,到底是如何在链条上流淌和被分配的呢?

热搜弘毅基金 联想

责任编辑:赵路 RF1315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