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股票频道 > 正文

    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病毒大排行!SARS、新冠都排不上号......

    2020-02-17 07:32:42

    大猫财经 

    这些天大家都憋坏了吧?!

    操心疫情、操心隔离、操心复工、操心收入......每天都过的惶恐不安。

    经历过非典的人应该都还记得,当时大家好像没这么焦虑,为什么呢?

    原因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社交媒体的出现。微博出现于2009年,微信则更晚一些,2003年非典时期,还是以各类机构媒体为主,新冠疫情中,信息大爆炸:

    病毒感染者的求助、一线医护人员的动态、官方信息、小道消息、还有各种谣言、各种争辩,都是全方位的“准直播”状态,加上各种观点互动、不同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冲撞......千里之外的一个陌生人,能把你气的火冒三丈,能不累吗?

    这是新技术革命后的第一次病毒传播,特点鲜明。

    其实人类与传染病之间的抗争有几千年的历史,新冠已被列入甲级防控,定为乙类传染病,跟狂犬病、非典在同一个档次,放在传染病的大体系里,这还不是最高级别的,中国最高级的甲类传染病,只有两个——鼠疫和霍乱。

     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病毒大排行!SARS、新冠都排不上号......

    这两种病毒在现代卫生系统建立之前,干掉的人类算得上天文数字了,战争、天灾之类的完全无法争锋,看看人类可怕的传染病史,你可能会庆幸生活在现代,不信的话,我们一起来回顾下。

    01

    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鼠疫对抗史。

    早在公元541年,鼠疫就对人类发起了第一波攻击。

    当时东罗马帝国的属地埃及最早爆发了鼠疫,接着迅速蔓延到首都君士坦丁堡直至全国。

    高峰期每天有五千到七千人死亡,死尸不论男女老少、平民贵族,都埋在一起。这场鼠疫不仅杀伤力强,时间还很长,肆虐了半个世纪,导致君士坦丁堡40%的人口消失,东罗马帝国人口锐减四分之一,这个强盛的帝国开始衰落,丢失了大块国土。

    当时东罗马帝国皇帝叫查士丁尼,所以这次疫情也被称为“查士丁尼瘟疫”。鼠疫之后传到欧洲,导致地中海贸易衰退,人口大面积减少,多国消失。

    在人间肆虐一圈,这波鼠疫似乎就消失了,一潜伏就是几百年。

    到了14世纪,第二波进攻来了,这就是大家熟知的黑死病。

    黑死病,是一种败血型鼠疫,发病时皮肤广泛出血、瘀斑、紫绀、坏死,死后尸体呈紫黑色。

    一般认为,这次传染源自蒙古大军的“生化战”。

    据说1345年,蒙古大军打到黑海边上一个叫卡法的城邦,围城一年也没进展,瘟疫在军中蔓延,蒙古人就用抛石机将病人尸体抛进城内传播病毒。

    这其实是游牧民族的老招数。

    当年汉军打匈奴,匈奴就把病死的牛羊弃置在道路和水源等地,使路过的汉军和随军牲畜大量减员(“匈奴闻汉军来,使巫埋羊牛,于汉军所出诸道及水源上,以诅汉军。”)。《汉书》中也特别提到“骠骑将军(霍去病)登临瀚海,取食于敌,卓行殊远而粮不绝”。霍去病的死法存疑,流传最广的一种就是说“取食于敌”而生病,导致他在23岁早逝。

    02

    在蒙古军队把尸体扔进卡法城的时候,正好有意大利商人在卡法城内做生意,1347年10月这批商人染上了未知疾病,他们坚持回到了西西里群岛,随后疫病开始在这里传播。

    1348年,佛罗伦萨出现了黑死病病例。

    佛罗伦萨现在是一座文明古城,但当时,它是制造业、金融业和贸易中心,当时的全球超级城市,各国商人都在这做生意,本身又是港口交通枢纽,结果,这里就成了一个超级传播节点,蔓延得非常快。

    当然瘟疫蔓延还有一些其他原因。

    比如,黑死病的大规模爆发与当时欧洲大量屠杀女巫也有关系。13世纪,宗教裁判所开始在欧洲逐渐成为一种强大力量,屠杀女巫的同时,他们认为猫是女巫的宠物和助手,开始大量灭猫,所以14世纪在欧洲,猫的数量大减。

    食物链是要平衡的,猫一死,老鼠就以几何数量增长,成为黑死病重要的传播媒介,鼠疫大爆发不可抑制。

    虐心的操作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吗?有的,这就是当时治疗黑死病的瘟疫医生(plague doctor)。

    首先他们的装扮是这样的:

    这个鸟嘴面具上,眼睛的位置有红色玻璃镜片,被认为可以隔绝邪恶。口鼻部用皮做成鸟嘴形,下方开孔呼吸,鸟嘴内部装满香料和草药,用来减少闻到病人和尸体的臭味。医生深信,这装备可以保护自己不感染黑死病,这就是当时最流行的防护服。

    但这衣服有个硬伤,就是它并不密封,无法阻隔鼠疫的另一大传染媒介——跳蚤。

    结果瘟疫医生每天穿梭在病人中间,成了感染几率最大的人群,基本谁去当医生,家里就得准备后事。当威尼斯爆发黑死病时,派去的18个瘟疫医生最终只有一人幸存。

    他们的治疗方式也很奇葩。

    瘟疫医生手上的棍子主要用来戳破黑死病人身上的脓包,戳完还不消毒,导致了很多交叉感染,这根棍子也用来打人,因为教会的人认为黑死病是一种天罚,病人被棍子打是一种变相赎罪。

    戳破脓包和抽打带来的后果只有交叉感染和毛细血管破裂,不光对治疗一点用也没有,还加速了病情恶化。

    03

    然而,欧洲还是有两个地方幸免于难。

    一个是米兰城,原因是当时米兰的主教是个狠角色,刚出现三户黑死病时,他当机立断下令把三户人的门窗全部钉死,再有新病例也是同样处理,城门关闭外人也不让进,最后,米兰保住了。

    另一个地方是波兰。这要感谢国王卡奇米日三世,他封锁国境线,还划拨隔离区域。他不排斥犹太人,所以波兰境内住了很多犹太人,犹太教教义近乎洁癖,饭前洗手进屋脱鞋,刀具碟子都要清洗,这些习惯影响了波兰全国。而且犹太教虽然同样不喜欢女巫,但是不杀猫,也减少了老鼠的传播途径。

    最后,欧洲基本上就这一城一国保住了:

     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病毒大排行!SARS、新冠都排不上号......

    看懂了吧,这俩地方幸存的原因只有一个——隔离

    其他地方就没有这么好的结局,鼠疫在3年内横扫了整个欧洲。自瘟疫爆发,佛罗伦萨人口从1348年的12万变成了1351年的5万,汉堡和不莱梅至少死了60%的人,黑死病传到俄罗斯时,连莫斯科大公和东正教教主都中了招。

    在1348—1350年间,约2500万人死于黑死病,占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

    这之后黑死病怎么也消灭不干净,每个世纪欧亚大陆都有多次爆发,巴黎、伦敦、莫斯科等中心城市都不能幸免,前后加起来死亡人数在7500万到2亿之间。

    中国也没能幸免。

    清朝的时候东北也爆发过一次鼠疫,是从俄罗斯传过来的。清廷派了归国华侨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伍连德上场,他先是偷偷解剖了尸体,判断是肺鼠疫,然后把所有发生瘟疫的城市都划片,家家房屋消毒,出入都有军警检查,发现病人立刻就隔离。

    即便这样,感染人数还是不断上升。伍连德调查后敏锐的发现,当时是冬天,中国一直推崇土葬,东北天寒地冻坟都来不及挖,所以大量尸体没有掩埋,也就是说病源依然存在。

    这位博士也是个狠人,下令把所有病死的人一把火烧了,当时的理念还是入土为安,差点激起民愤,但效果也挺明显,在短短三个多月内,这波疫情被干掉了。

    04

    霍乱对人类杀伤力排在第二,危害略逊于鼠疫。

    第一次有记载的大霍乱始于1817年,随后的5次爆发,都发生在19世纪,所以霍乱被称为“最令人害怕、最引人注目的19世纪世界病”。

    起初霍乱爆发在孟加拉地区,伴随工业化和商贸活动走从印度扩展到了亚洲和欧洲,随后又进一步传播到非洲和美洲,成为了全球大型瘟疫。

    霍乱发作后几小时内会产生剧烈反应——腹泻、呕吐、发烧。病状也特别恐怖:猛烈的脱水使患者在数小时内便干枯得面目全非,微血管破裂使肤色黑青,走向死亡。

    由于霍乱发病太快死相又惨,所以传到中国和日本的时候,被叫做“虎狼痢”,到日本时正值明治维新前夕,各国的商船没事就往日本靠,隔离了又来新病例,止都止不住。

    多次霍乱爆发导致的死亡人数无法估量,据估算,印度一个世纪内因此死亡约3800万人,欧洲则仅在1831年一年内就死亡90万人。

    霍乱爆发对现代卫生体系也有推动,比如饮水净化措施的推广。

    1892年,汉堡属于德意志,是自治体制,人多嘴杂,大家都认为出钱过滤饮水纯属浪费,所以都是直接从易北河中取水。但对面的阿尔托那城(Altona)属于普鲁士,是君主专制制度,当地设立了一座水过滤厂。

    霍乱暴发时,它只在汉堡一侧传播,另一侧阿尔托那的居民则是毫发无损。

    当时的主流理论是“瘴气论”,认为霍乱是由空气中的腐臭传播的,但汉堡和阿尔托那城的空气土壤条件完全一样,唯一区别就是水源供应,这让“瘴气派”哑口无言,终于承认霍乱是水中的微生物引起的。

    此后,从汉堡到欧洲都开始推行净化城市供水,霍乱再没返回欧洲。

    05

    19世纪最可怕的病魔是霍乱,到了20世纪,则变成了流感。

    第一次世界大战四年结束,比很多人判断的要短,原因之一就是当时“西班牙流感”肆虐。

    当时全世界的人口总量约为17亿左右,西班牙流感感染了将近8-10亿人。这个病毒在各国都有流行,为啥独独叫“西班牙流感”呢?

    据说是因为其他国家都在努力传播战争的好消息,极力掩盖病毒流行的事实,以免影响士气,唯独西班牙很诚实地爆出了本国流感爆发的消息,所以这个流感就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当时欧洲、非洲、美洲遍地疫情:

     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病毒大排行!SARS、新冠都排不上号......

    在美国费城,街上到处挂满了暗示家中有人去世的白色绸布,堆积起来的尸体无处安放,有父母只能把儿子放在通心粉的盒子里埋葬;

    加拿大的拉布拉多,死者在严寒中与床单冻在了一起;

    欧洲,德国普通民众的死亡率达到27.3%;

    非洲的冈比亚,流感甚至让有的村庄整个消失;

    日本关岛有10%的人口死于流感,在印度德里,有的火车离站时车上还全是活人,到站时已经满是尸体……

    短短6个月内,3000多万人告别了世界,比一战中战死的人还多,这也导致各国都已没有额外的兵力作战,战争迅速结束。

    在美国军医格里斯特写给同事的信中,他描述道:“这些人开始看起来像是患的普通感冒,但当他们被转入医院后,病情迅速恶化为闻所未闻的恶性肺炎,入院两个小时,他们的颧骨上出现红褐色斑点,几个小时后,病人显著出现发绀现象,他们满脸青紫,分不清是白人还是黑人。……埃尔小镇为运送尸体开了专列,棺材供不应求。”

    “据称,这场流感是古老的中世纪‘黑死病’ 卷土重来”,一家悉尼的报纸毫不犹豫地用“末日瘟疫”来称呼这场流感。

    后来又有流感多次爆发:

    1957-1958年的亚洲流感,影响全球10-35%人口,死亡人数在200万左右。

    1968-1969爆发了香港流感,爆发不久就传到美国,两周内死亡50万人。

    流感型号众多,亚洲流感是病毒毒株是H2N2,2009年美国爆发的新甲流是H1N1,2017年让人紧张了一阵的禽流感是H7N9,有科学家发现,2005年在亚洲发生的H5N1病毒与1918的西班牙流感病毒有些地方类似,但是已经变异。

    流感的型号数字让人头晕,也意味着一种流感疫苗只能防一种流感,所以即使打了疫苗,遇到新型号并不会免疫,也就在去年的美国,流感爆发也导致了6000人去世,到现在,流感仍是全球重点防范的疫病。

    06

    除了鼠疫和流感这两个超级“大杀器”,还有个动不动就大规模传染的病毒,它就是疟疾,俗称”打摆子“。

    疟疾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在出现,但主要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

    疟疾(Malaria)即意大利语“坏空气”的意思,古希腊将疟疾称为“沼泽热”,沼泽水源密集的地方是高发区;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时期,因为一场疟疾流行,帝国国力造成沉重打击。

    西方历史上有很多位名人死于疟疾:

    比如亚历山大大帝,打下了庞大疆土,在巴比伦地区感染疟疾不治身亡;

    但丁在作完神曲不久后,路过一个沼泽,感染疟疾身亡;

    拜伦36岁那年,在前往希腊后一个多月,感染疟疾发烧而死。

    所以,近代欧洲殖民者虽然早在16-17世纪就开始在非洲沿岸设立了许多据点,却一直不敢深入非洲内地,就是因为欧洲当时无法对抗在非洲内地流行的疟疾。

    直到19世纪,欧洲人提炼出天然药品——奎宁(金鸡纳霜),才突破了疟疾的“防线”,将殖民帝国扩张到非洲内陆。

    这个药物也影响过中国。清朝皇帝康熙染上过疟疾,正好遇到西方传教士带着奎宁,这才救活了他。多年后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也患上疟疾,向康熙上奏折求赐金鸡纳霜,但是药还没赶到曹寅便已去世。

    疟疾虽然没有像鼠疫和流感那样突然大面积蔓延,但是持续感染着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居民。2017年全球疟疾死亡人数近80%集中在非洲和印度等17个国家。

     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病毒大排行!SARS、新冠都排不上号......

    现在,疟疾仍是全球最普遍、最严重的热带疾病之一,最近十年内,每年全球约有2亿宗病例发生,死亡人数超过100万。

    2015年屠呦呦女士因青蒿素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誉为“拯救2亿人口”的发现。但是根除疟疾还需要时间。

    07

    值得骄傲的是,有一个杀人无数的大病毒已经被人类消灭,那就是天花。

    其实这个病毒是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杀手,印第安人的灭亡被史学家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主要不是靠枪炮实现的,而是天花。

    天花是最古老的传染病之一,历史记载的第一个天花病例,是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死于公元前1145年。

    哥伦布发现美洲时,美洲人口稠密,到处都是原住民的篝火。在他发现美洲后一百年内,欧洲的船只不断抵达美洲大陆,却无法成功占领大片区域。

    直到有一次,西班牙人攻击阿兹特克人时,因为人数较少战败而归,落下的很多物件被阿兹特克人当作战利品。

    这其中就包括天花病人盖过的毛毯,这导致阿兹特克人被感染,这场战役的统帅以及许多士兵遭遇天花而亡。

    这情景在西班牙人入侵印加帝国时又出现了。印加帝国国王忽然死于天花,来不及选定合法继承人,国民作鸟兽散,西班牙人又率军攻陷了这个帝国。

    随后,瘟疫肆虐,由欧洲传来的腮腺炎、麻疹、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病也接踵而至。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时,这里居住着2000-3000万原住民,约100年后,原住民人口剩下不到100万人。

    中国也有天花,明朝曾靠这个病对抗皇太极,效果奇佳。

    满人住在东北,天冷一般不长痘,身体里没有免疫力,染上天花致死率比南方人高得多,少数幸存的人也会长满麻点,严重破相,还可能有失明等并发症。

    所以,皇太极主动发起战争,一般都是九月到三月之间,四月到八月都不敢往南方走。然而怕啥来啥,皇太极的弟弟多铎入关后染上天花死了,才36岁;礼亲王代善有3个儿子、1个外孙死于天花;英郡王阿济格的两个妻妾,均在北京城感染天花而亡。

    据说康熙的继位,有个原因是他得过天花痊愈了。

    他的满脸麻子是免疫天花的证据,最后果然不负众望,在位61年之久,也是清初政局稳固的原因之一。

    不过到了现代,科学家找到了克制这个病毒的办法,1961年之后,天花病人基本消失,直到1977年,在非洲索马里才又发现了一个病例,也很快被治愈,之后天花没了踪迹。

    198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第33届大会正式宣布,人类已经彻底消灭天花。从公元前1145到1980年,天花泛滥了三千多年终于被人类消灭。

    08

    你可能会发现,完全被人类打败的传染病毒并不多,流感没有,鼠疫没有,新冠也还没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随着现代医疗科学的发展,病毒流行的致死率下降了很多。

    人类和病毒的关系也很微妙,就像《瘟疫与人》的作者麦克尼尔警告的那样:

    “才智、知识和组织都无法改变人们在面对生物入侵时的脆弱无助,自从人类出现,传染疾病便随之出现,只要人类还存在,传染病就存在。它过去是、未来也一定是影响人类历史的一个最基础的决定因素”。

    
    热搜病毒 SARS 新冠

    责任编辑:伍书哲

    相关新闻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周五上市公司晚间重要公告

    04-03 19:02

    上市公司晚间利空汇总:豫金刚石大幅下修业绩预期

    04-03 22:13

    机构策略:市场有望走出一波加速反弹行情

    04-03 08:12

    收评:A股缩量震荡沪指跌0.6% 口罩概念尾盘崛起

    04-03 15:01

    盘整期结构性机会迷人眼?来看券商4月份“十大金股”名单

    04-03 21:01

    高善文最新观点:疫情短期影响超金融危机 警惕逆全球化趁虚而入

    04-03 15:01

    计算机行业:国家软件重大工程启动 工业技术软件化将加快

    04-03 08:59

    证监会核发4家企业IPO批文 未披露筹资金额

    04-03 18:13

    谁是反弹先锋?这份科技股名单请收藏 今明两年净利增长预计超30%

    04-02 23:07

    我国“人造太阳”取得重大突破 多股有望受益

    04-03 07:47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