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解植锟交出近万亿的“钱袋子”中融信托 恒天入主

2018-03-14 08:03:25

私募工厂 私募工厂

厂长的话

左右靠着信托充实“钱袋子”,右手大肆买买买,这是中植系一贯的运作方式。但令人诧异的是,昨天中植系竟然把自己的“钱袋子” 中融信托交给央企了。马云喊的“上交国家”还只是说说而已,中植系老大解植锟却已经付诸行动了,要知道,中融信托可是国内最大的信托巨头之一,管理资产近万亿,去年中融信托营收位列行业第二、28亿利润位列行业第四。如今失去了这一“敛财神器”, 解植锟还是那个在金融市场纵横捭阖的金融大鳄吗?

恒天入主中融信托

昨天,有不少人私信厂长,问厂长对中植集团转让中融信托这事咋看,还有人在厂长的知识星球上人提问:今天看到一则中植集团转让中融信托股权的新闻,这对投资了中植集团产品的客户是利好还是利空?

投资了中植集团产品的客户会受到什么影响,现在其实还很难说,具体产品得具体分析。不过,现在对资金池监管更严格了,那些过度依赖资产池的公司总归是要做些改变。

事情具体是这样的。昨天下午,A股上市公司,经纬纺机公告称,将通过股份及现金结合的方式收购中植集团所持中融信托32.98%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中融信托约70.4562%股权。公司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根据2016年年报,中融信托合并管理资产8584.72亿元,其中,自有资产256.51亿元,信托资产6829.67亿元,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1498.54亿元。中融信托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其实现营业收入65.3亿元,同比略降3.9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7.39亿元,同比增长4.1%,为业内第四。

中植集团持有的中融信托32.9864%的股权,对应的权益值约为 55.75 亿元。此次经纬纺机的收购价没有任何溢价,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将中融信托股权收入囊中。

在此次交易完成后,在不考虑配套融资的情况下,中植集团将获得经纬纺机29.88%的股份,成为仅次于纺织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对此,中植集团承诺,本次交易完成后,中植集团所持股权将根据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锁定,中植集团永不谋求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

中植集团还表态称,此次转让中融信托股权,是中植集团近年来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进行产融结合战略转型,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又一有力举措……满满的正能量。

当前,纺织集团为经纬纺机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31.13%。恒天集团为经纬纺机的实际控制人,除通过纺织集团持有股份外,还通过恒天控股间接持股,合计控股股份超过50%。也就是说,恒天集团将成为中融信托真正的老大。

恒天系和中植系

恒天集团成立于1998年,是国内唯一以纺织装备为核心主业的央企。

恒天组建以来,通过股权划转、并购重组、战略合作等多种方式,整合了境内外20余家纺织机械、商用汽车、纤维材料、纺织服装、金融信托等企业,目前拥有二级全资及控股子公司24家,境内外控股上市公司3家,资产规模在900亿元,利润规模在30亿元左右。

中植集团成立于1995年,2001年,中植通过参与重组而将中融信托纳入囊中。解植锟通过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中植集团76%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值得一提的是,解植锟还有着“著名歌星毛阿敏丈夫”、“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弟弟”(注:解植春已于2015年5月辞任汇金公司总经理)等标签。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直接持有或控制5%以上股份的境内外上市公司高达18家。除中融信托外,“中植系”拥有的金融平台还覆盖典当(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并购(中植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担保(北京中融汇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第三方理财(中植财富、恒天财富、大唐财富、新湖财富、高晟财富)等。逐渐形成了资本市场上的“中植系”版图,而中融信托是这张版图中的核心。

恒天控制的经纬纺机最开始入局中融信托是在2010年初。2010年1月8日,经纬纺机与中植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2亿元的价格受让后者持有的中融信托36%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10年,各股东按持股比例共同对中融信托增资3亿元,增厚其资本实力。后来,经纬纺机的持股比例又增加至37.47%。

虽然当时中植集团让出了中融信托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经纬纺机此前几乎从不过问实际经营,真正负责运作的仍是中植集团。现在看来,中植集团这几年完全是为他人作嫁衣了。

由于传统业务遭遇困境,从2013年开始,恒天就开始做减法,不断减持恒天天鹅、中国服装等上市公司,到了2015年下半年,恒天系A股上市公司只剩下一家经纬纺机。在给纺织等业务瘦身的同时,恒天又不断加码金融投资。

中植系旗下的财富公司中,恒天财富、新湖财富都和恒天集团关系密切。

恒天财富的第一大股东是中植财富资管,持有40%的股份,二股东是经纬纺机,持有20%的股份,穿透后恒天集团持有恒天财富约10%的股份。

新湖财富中,经纬纺机持有8.16%的股份,为第三大股东,穿透后恒天集团持有4%以上的股份。

以前,恒天财富、大唐财富、新湖财富、高晟财富等公司背靠中融信托强大的资金池,通过“刚兑”等承诺迅速壮大。现在刚兑打破,其实不管中融信托到底是谁实际控制,这些公司也不能明目张胆这么干了。所以,今年中植的四大财富的产品自然不可能像以往那么稳。

恒天接手后,一个可能的情况是中融信托会一改激进的销售策略,通过四大财富公司发产品时会变得更加慎重。这种情况对大家都一样,以后买产品第一要素还是要看投资标的。

但无论如何,对于恒天来说,如今将中融信托完全收入囊中,转型之路自然走得轻松多了,业务更加多样化,不会因为纺织业不景气而陷入泥潭。

融资“急先锋”

对于中植集团来说,此次最悲催的还不是“贱卖”了优质金融资产,而是同时失去了融资主体和投资主体。

中融的信托贷款一直以激进的销售策略闻名,充当中植系资本扩张的“输血”管道,中植系的常用手法即利用信托资金为自己收购过桥,然后溢价出让,空手套白狼。

中植系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随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获得股权或现金,进而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合作,再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继续并购资产,如此循环往复。中植系体系内各个公司间还会互相协同合作,接续资金、放大杠杆、分散风险。依靠着中融信托这个“阵地”,中植系旗下公司先后成为兴业矿业第二大股东、中南重工第二大股东……

资料显示,2008年,中融信托就设立了规模1亿元的信托计划,用于受让兴嘉盈持有的西北矿业增资扩股收益权。而西北矿业大股东北京兴嘉盈,乃是 “中植系”旗下公司中融汇投资担保有限公司100%持股。

此后,中融信托从2010年起又成立3.5亿元的贷款信托计划,以及4期累计达4亿元的西北矿业信托计划,由西北矿业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2013年6月,兴业矿业拟向大股东兴业集团及西北矿业,定增1.04亿股募资10亿元,发行后西北矿业成为兴业矿业第二大股东。

还有就是当时还叫中南重工的中南文化。2011年6月,中南重工公告,出资1.35亿元收购江阴化机。而2011年一季报显示,中融信托五款私募产品分别持有中南重工88.01万股、62.76万股、58.11万股、49.22万股和49.1万股,共计持有中南重工30.72万股。潜伏已久。

2014年,中植系下属的中植资本、常州京控等平台,通过受让、认购定增份额,一跃成为中南重工第二大股东。2016年3月,中植资本又将所持的中南重工9443万股,转让给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中融鼎新是由中融信托100%出资的PE子公司。

不过,现在金融业的监管越来越狠,信托业又是被重点整治的。3月9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之前表示,下一阶段影子银行和信托等领域还需要重点整治。

同时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目前出现的金融控股行为,有的没有叫金融控股公司,但实质上有一些集团里形成了金融控股的做法,可能控股了多家金融机构,同时也酝酿了一定的风险,社会上存在着有一些虚假注资、循环注资,以及股权结构,集团的股权结构和受益所有人的结构,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不够透明等问题,导致控股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之间可能有关联交易。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中植系”成员就吃下了证监会的罚单。1月26日,美尔雅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李轩因个人原因辞职,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在此一周前的1月19日,美尔雅公告显示,董事长李轩及其他相关方涉及内幕交易勤上股份,遭到证监会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简历显示,李轩除了出任美尔雅董事长,李轩还兼任中植投资董事长。

如今,交出中融信托的控制权后,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的能量自然大不如前,但未尝不是一种“安全”。

热搜中融 恒天 钱袋子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