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信托经理:拍卖不是想拍就能拍,等着债务重组起死回生吧

2018-05-15 10:18:04

华尔街见闻 

摘要:发稿之际,忽然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张图片,大意是说:某信托公司申请拍卖某国企名下地产,临时拍卖之际,却被忽然叫停,暂不拍卖。眼看风险要通过拍卖解决了,却意外的又要遥遥无期。

信托经理:拍卖不是想拍就能拍,等待债务重组起死回生吧

小曹:

写完了《走,查封去》和《违约浪潮,强制执行准备好了吗?》两篇,我觉得我可以带你进入资产处置的下一个阶段了。

《走,查封去》和《违约浪潮,强制执行准备好了吗?》其实说的是一个事儿,就是怎么迅速的把违约方的抵押物以及资产查封,以保障资产处置顺位上的主动性,查封完之后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拍卖变卖或进入债务重组。

民诉法规定了债权人可以拍卖资产,资产拍卖流拍,可以进行资产变卖。可是如果资产变卖无果呢?那就彻底陷入僵局了,资产就放在那儿,也不会有白花花的银子从上面长出来啊。拍卖变卖资产,这说的是小企业风险的处置逻辑,因为小企业最后出了风险,企业本身没有现金流,外部资源几乎为零,也不太有其他可以起死回生的招数了,能够回笼现金流的也就只有手里那块抵押物了吧。抵押物是矿山的,只能处置矿山,抵押物是房产的,只能处置房产,抵押物是土地的,只能去处置土地,如果抵押物再处置不掉,只能干等。

所以查封之后,通过拍卖变卖资产实现债权是处置小企业风险的逻辑,处置大企业风险的逻辑就不是简单的拍卖变卖资产的事情了,而是资产重组和债务重组。大企业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众多,一个大企业违约,必然的结果是在正式的重组方案或者说债务危机化解方案出台前,所有金融机构谁也别想拿到一分钱,因为从法律上讲,所有债权人的债权不能个别清偿,账户里即便有钱,在整体方案出台前,肯定是谁也不还。

为什么大企业的逻辑不是简单的拍卖变卖资产呢?可能很多人想的还是查封完了之后赶紧拍卖啊,赶紧把本息要回来啊,还等什么啊。这个时候我理解不管是企业也罢,还是当地政府也罢,这时候的思路不是尽快解决偿还债务,因为偿还债务不一定可以化解本次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和债务违约是两码事儿,债务危机表面是债务违约,但其背后是地方GDP的下滑,当地支柱产业的倒闭,就业的下降,当地的稳定,因此债务危机的解决不能简单的以还完债务就OK 来说。

这时候的思路是如何在保证企业活下去的前提下,化解债务危机:

第一,大企业还在整合各方资源,一不留神就活过来了,保留资产的前提下,活路有很多,但是一旦开始往外贱卖资产,活路就越来越窄了,只要资产在手里,谈判的砝码就永远有。小企业则不同,除了卖资产是条盘活自己的活路,没有其他路可走。所以说,变卖资产对大企业来说是死路,而对于小企业来说是活路,两种境遇完全不同;

第二,企业更想做的是引进投资和债务重组,通过引进投资和债务重组解决目前的资金危机,重新获得银行授信,整盘棋也就活了;

第三,大家还不想毁掉一个优秀的企业,例如盾安,除了财务指标差,行业地位还是可以的,如果简单的以变卖资产来实现债务危机过关,毁掉的可能是一个优秀的企业,而这种优秀的企业可遇不可求;

第四,社会稳定因素,很多大企业出险风险,不仅仅是金融纠纷,更关系当地的稳定,出于维稳需要,也不可能允许单个金融机构去拍卖变现资产,最后可能是当地政府来统一安排解决。像天房这种重量级国企,即使土地抵押给你了,但资产都是国有资产,你怎么去拍卖,政治因素太敏感。还有天津钢铁,虽然爆出风险很久了,可在天津统一处理方案出来前,金融机构能做什么呢?你自己去申请拍卖天津钢铁的资产?我就问:谁敢买!!

第五,大企业即使最后变卖资产,也是通过更市场化的资产重组或债务重组进行,争取资产整体出售,把资产卖出一个好价钱,或者政府制定统一的化解方案。

所以,对于天房、盾安这种大型企业来说,查封完资产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基本就是紧跟他们债务重组的步伐,等待整体债务化解方案的出台。

我一个哥们儿做资产处置的,总觉得low了,干的净是给别人擦屁股的活儿。久了,又觉得高深莫测,颇有点“治国如烹小鲜”的感觉,懂技术、懂大势、懂大局、懂政治。资产处置有它自身的规律和潜规则,有些事,不是法律规定了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大势不可违背”是最大的道理。

我有一种隐隐的感觉,虽然雷区爆了不少,但是截至目前,好消息是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集体性事件,起码没有媒体报道,也就是说金融风险截至目前还没有引发强烈的社会问题。金融风险导致社会集体事件,社会集体事件演变成政治事件,这是最恶性的循环。现在,大家都还盯着出险的企业看,都在盯着市场找一下个可能出险的企业。说实话,只要没有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几个地方债违约,几个上市公司违约,几个项目因为打破刚性兑付引发一点点投资者维权,这不过都是很正常的市场风险和金融风险而已。

在79年之后的金融改革史上,可怕的不是企业与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风险,企业与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风险都可以通过市场化手段甚至行政手段解决,大不了破产几个企业而已,真的,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由于金融风险引发的社会事件,最终导致国家不得不通过行政方法而非经济方法去解决风险,最终影响金融改革甚至改革开放的进程。99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大量的金融风险,引发大量的兑付危机,继而引发大量的社会事件,结果导致国家最后不得不通过一次超大规模的金融整顿来结束这场混乱,而国家付出的代价是对几乎全部的金融机构的自然人债权人进行了兑付,信托付出的代价是停业整顿近3年之久。这次整顿的目的之一包含了两个字“稳定”。

只有持续的稳定,才能有持续稳定的改革。

回看99,不是一般滋味。

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糊里糊涂,不知对错,睡觉啦。

2018年5月14日夜

后记

发稿之际,忽然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张图片,大意是说:某信托公司申请拍卖某国企名下地产,临时拍卖之际,却被忽然叫停,暂不拍卖。眼看风险要通过拍卖解决了,却意外的又要遥遥无期。做项目的时候觉得国资背后有靠山,还款的时候没感觉到靠山的存在,要处置风险了,却意外感受到了靠山的厉害。

热搜拍卖 债务重组 拍就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