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外汇 > 正文

格罗斯:全球经济体加息浪潮即将到来

2015年08月10日 15:02

金融界网站

“债券之王”、骏利资产管理集团(JanusCapitalGroupInc)基金经理格罗斯周五(8月7日)指出,全球经济“有面临通缩的风险”。

一旦有“通货紧缩的迹象,事情往往会逆转,并会越来越糟糕,”格罗斯周五在接受彭博电台采访时指出。格罗斯指出,CRB商品指数不仅处于周期性低点,而且低于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 .)破产时的水平。

格罗斯表示,大宗商品市场可以很好地反应经济形势,因其受实时供给和需求所影响。随着中国经济放缓,石油、金属和农作物价格大幅下跌,而数个市场供应过剩进一步压低了价格。

格罗斯预计,美联储将于下个月加息25个基点。 格罗斯称:“肯定会在9月。”

FED“思想上致力于年内加息,”格罗斯指出,尽管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本周以8比1的投票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不变。

格罗斯指出,9月加息并不是“一致意见”,但确实“多数人的观点”。加息幅度将在25至50个基点之间。他补充道,加息50个基点将令“市场恐慌”。

未来,全球各个经济体的主要焦点将从保经济增长转移到保自己的货币价值上来,意味着债务问题将成为各国的焦点,加息浪潮有望从明年上半年开始。

几个月来,美联储官员在公开演讲和媒体采访中一直强调2015年是加息之年,并与市场就加息时机反复进行沟通。目前多数市场人士认为美联储最早将于今年9月启动加息,但也不排除推迟到12月行动。

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之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全球尤其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和金融“牵一发而动全身”,各国货币政策总是受美联储政策的影响或牵制,被迫为美国货币政策让路。

去年以来,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了分化,各国央行的政策工具也有了差异。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在于各国经济状况与金融结构大有差别。

一般来说,在直接融资为主导、利率传导较为顺畅、央行独立性较高的经济体,如美国、英国,往往采取调整基准利率或通过国债吞吐影响利率预期,只有在经济疲弱、陷入流动性陷阱时,才会采用量化宽松举措。

而在银行等间接融资为主导,或金融市场存在分割、利率失去弹性的经济体,如欧元区、日本,则往往直接扩张或收缩信贷来影响银行流动性。

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银行业占比较高,且受金融危机冲击较小,利率政策仍然有效,因而主要以调整基准利率为政策手段。

但尽管如此,无论与美联储政策同向运行还是逆向运行,这些政策分化格局,都未能也不会减弱美联储政策的全球影响力。

在美联储即将加息的预期之下,新兴市场血流成河,大宗商品屡创新低。从现在到美联储9月会议之前,市场可能会倾向于忽视一些经济数据上的利空,而放大利多。

比如,此前公布的二季度GDP增速只有2.3%,低于市场预期的2.5%,而且2009年以来的多年经济增速也显著下修,但外汇市场基本不为所动。

联储主席最为关注的数据——工资增长率也在二季度创出多年新低,美元指数也只出现了短暂的日内回调。相反未来一段时间,一旦经济数据符合预期或者略超预期,美元指数则可能出现跳涨。

美元的持续强势会引发一系列资产价格的重大变化。目前全球经济缺乏增长点,各个国家都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因此货币贬值成为了一种向外输出本国经济压力的必然选择。

比如,同为石油生产国,沙特里亚尔因为挂钩美元而非常坚挺,俄罗斯卢布则随着油价疯狂贬值。

虽然两者都在承受油价下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但是后者的财政赤字压力则因为货币贬值大幅减轻。

再比如,美国和巴西都是全世界的大豆出口大国。从历史价格上看,当前的美豆期货价格已经非常便宜,处于多年低点,但是由于巴西雷亚尔年初至今已经对美元贬值了超过30%,所以未来如果雷亚尔继续贬值,美豆期货仍有极大的下行风险。

同样的奶粉价格大战和货币竞争性贬值,还在欧洲、澳洲和新西兰之间进行。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央行,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势必引发国际资本流动逆转和全球资产价格重置,外溢效应不可忽视。

由于中国拥有丰富的外汇储备,资本账户并未完全开放,美联储加息对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直接影响可控。

但那些经济基本面和金融体系脆弱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会受到美联储加息较大冲击,并通过贸易、投资和金融渠道间接影响到中国经济,对此不可掉以轻心。

一般而言,美联储加息会导致美元走强及美元资产的吸引力增加,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部分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资本急剧外流、股市下跌、货币贬值、外债偿还压力增大等挑战。

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不仅会影响到中国对新兴经济体的投资和出口,其市场波动引发的传染效应也可能令中国资本市场承压。

此外,受美元走强影响,人民币对美元币值相对稳定可能导致人民币相对欧元、日元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升值,这也将影响中国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业界预期,一旦美联储启动加息,迫于可能面临的资本外流和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中国央行进一步降息的操作空间将受到大幅限制。

前美联储首席经济学家戴维?斯托克顿还指出,中国还应着重控制信贷扩张速度和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和全球融资成本上升可能会放大这些国内挑战。

因此,抓住美联储尚未加息的空档,当务之急是稳定中国经济增长,增强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信心。

不过,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认为,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世界其它央行的宽松都是暂时的,最终需要被动跟随。

IMF对欧央行推出的QE措施充分肯定,称IMF高度支持欧央行的QE计划,正是QE计划没有让希腊危机给欧元区经济带来过多伤害。

不过,IMF称希腊方面可能还会爆发危机,欧央行需要为此准备好延长QE计划,特别是如果届时欧元区通胀水平仍然低迷。欧元区QE计划预计在2016年9月结束,而目前欧元区通胀水平仅为0.2%,远低于欧央行接近2%的通胀目标。

此前,欧央行的资产购买包括公共机构和国际组织发行的债券,以及重新打包的资产担保债券等。本月早些时候,欧央行扩大了可购买的资产品种,包括国有公用事业公司发行的债券。

IMF建议,欧央行还可以购买更多机构债务,并放松私人部门资产的购买标准。IMF对于延长QE时间的建议,与一些欧央行高层官员一致。他们都认为,如果通胀不能回到2%目标,该行应该购买更多债券。

然而,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很让人怀疑能否坚持到明年底。亨德森全球投资的西蒙-沃德(SimonWard)表示,衡量欧元区货币供应的关键指标——实际六个月M1——迅速增长12.6%。这意味着在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支出激增。

一项最新研究表示,欧洲中央银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正导致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目前多国房价出现泡沫风险。

第一太平戴维斯公司表示欧洲近几年保持了低利率,同时其他资产回报较低,导致资金大量进入房地产市场。在债券市场经历了修正之后,近来德国的公债收益逐渐上升,然而还是处于一个极低的水平。德国稳定的房地产市场已吸引大量资本投入。

穆迪投资评级机构的报告称因极低的利率和公债利息,欧洲多国房价出现泡沫危机,其中德国,挪威和英国的风险最大。该报告还称逐步提升的价格和欧洲央行每月6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051亿元)的购买计划是造成房价泡沫风险重新出现的主要原因。

调查人员表示挪威的泡沫危机最为严重。201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房价增长过快为由,降低了挪威的增长预期。

挪威金融监管局称今年下降的利率提振了房产市场。挪威目前正持续降低利率支持经济发展,英国和德国也采取了相应措施,然而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而标准普尔预计在今年荷兰的房地产价格将上升3%,葡萄牙上升4%,德国上升5%,而爱尔兰上升9%,说明这些国家的通货膨胀已经形成趋势。

再看看地球的另一端,澳洲联储在7月7日说:“维持2.00%的基准利率不变,其再度指出,澳元进一步下跌是有可能也是有必要的。澳洲联储称,委员会认为维持利率不变是适宜的,但需要继续维持货币政策宽松,且认为货币政策需要具有适应性。”

可是,时间到了8月4日,澳洲联储的言论已经开始改变,澳洲联储货币政策会议说“决定维持指标利率于2.0%不变,通胀方面,澳洲联储在利率决议中表示,通胀符合目标。未来1—2年内通胀前景与预期一致。”

删除了货币需要继续宽松和货币需要继续贬值的话语,显然意味着澳洲的货币政策正处于转折的关口。

7月22日,纽联储按市场预期降息,由于这次降息完全在市场料想之中,因此降息后纽元不跌反涨,市场只能归结于新西兰联储的不敷鸽派,实际上意味着鸽派的立场开始松动。纽联储预计,2016年年头,CPI年率会越发靠近通胀目的。

如松分析,这代表一个巨大的趋势,在美元收缩周期,各国用货币贬值的手段提振自己的经济都是有限度的,那就是货币贬值带来的通货膨胀。

美元量化宽松迟迟不会在自己国家内部造成通胀,是因为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和当时全球(主要是中国)的资本收益率比较高决定的。而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很快就推动了自身的通胀,源于两方面叠加:第一是经济恢复;第二是货币贬值。综合推动了通胀。

再看日元。一直以来,日本央行宽松立场都是支持日元走软的一个重要因素。当前,美元兑日元维持在124水平附近,该汇率6月初曾一度升破125日元关口。

但随后黑田东彦在议会表示,难以想象日元实际有效汇率进一步走低。而这一讲话似乎也给日元设置了止跌线。

尽管黑田东彦之后强调,不希望对日元汇率设定任何底线,但日元一直未能继续下跌。

8月5日,黑田东彦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日本央行不需要采取更多货币宽松。但他同时也称,如果必要性上升,日本央行将准备好调整政策。

无论日本、欧洲还是澳洲,在上半年的时候都坚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到今天,各央行的口径都已经开始改变。

背后的原因是,如果本国或地区的货币继续连续贬值,将推动自身的通胀水平,这种通胀基本上完全由货币宽松所导致,未来的治理也会很难。

巴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年巴西通货膨胀持续恶化,经济下滑幅度加大,金融市场分析师预测该国2015年通胀率将高达9.25%,经济将衰退1.8%。

今年以来,巴西经济持续不景气,深陷“高通胀、高利率、负增长”的困境。

金融市场分析师预测,巴西2015年通胀率将从上上周预估的9.23%升至9.25%,这是分析师连续第16周调高巴西通胀水平。

如这个数据成真,将创下2003年9.3%通胀率以来巴西通胀新高。不过,2016年巴西通胀水平将有好转,通胀率将回落至5.4%,与上上周预测持平,也低于政府最高通胀目标6.5%水平。

  机构来源:外汇通

热搜全球经济体 加息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下载金融界app 发现更多牛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