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宏观:透过中金CMI看新冠对1-2月经济数据的潜在影响

金融界网站  2020-02-26 10:38

  来源:中金宏观

  受新冠疫情影响,中金月度宏观景气指数(CICC CMI)2月初值大幅下滑9.8个百分点至79.36%,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鉴于此,2月制造业PMI可能较1月的50%显著下跌。中金CMI 1-2月的数据显示,多项高频经济活动指标可能同比明显下滑。2月CMI初值较2019年4季度均值低7.4个百分点。从CMI分项指标来看:

  中金宏观:透过中金CMI看新冠对1-2月经济数据的潜在影响|兼谈中金月度宏观景气指数(CMI)2月初

  CMI工业生产分项显示,1-2月工业增加值增速可能较2019年4季度明显回落3个百分点、甚或更多。2月中金CMI工业生产分项指数下降3.0个百分点至83.1%,为2016年来的最低值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新冠疫情在春节前并未导致大规模停工,因此2020年1月生产分项指数相比于2019年12月仅微降,这与1月制造业PMI的走势一致。然而,自春节以来全国产能大范围关停,我们近期新推出的中金日度开工指数(CICC PAT)[1]显示2月至今平均每天(线下)经济活动仅为长假前42.6%的水平。同时,PAT的分项指标、日耗煤指数仍徘徊在春节前60%以下水平,而往年该指数在春节后2周即应当恢复至节前水平的90%以上。

  考虑到各地实行了较为严格的短期隔离措施,1-2月消费增速的降幅可能高于非典时期(非典期间、2003年5月,社零增速下降约4个百分点)。去除价格因素,消费量下降可能更为明显。2月CMI内需分项大幅下跌23.1个百分点至61.43%,创2009年以来新低(中金CMI数据最早追溯至2009年)。为应对新冠疫情,各地采取了包括适当延长春节假期、加强小区封闭式管理、关闭公共服务等一系列措施,消费需求因此受到冲击。当然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数据可得性问题,受疫情影响更大的两个行业、即汽车销售和电影票房,在CMI内需分项中权重相对较高,而线上消费则代表性不足,这些可能会对CMI内需分项的结果造成一定影响。作为补充,我们的中金开工指数包含货运物流和市内客运两个分项指数,能够高频地反映消费/物流的情况,帮助我们追踪新冠疫情下消费需求的恢复进度——PAT这两个分项均显示,2020年2月社零与非医疗服务业消费增速可能明显回撤。

  由于2月出口产能大面积受限,1-2月出口可能出现同比下跌,而2019年12月出口同比增长了7.6%——我们中金PAT的员工返城分项指数显示,2月至今的异地职员“已返城”比例均值为46.5%。中金CMI外需分项指数2月下降1.3个百分点至91.4%。其中,日本、美国的PMI 2月初值有所回落,但欧元区PMI回升,新冠疫情的影响仍在沿着产业链传导。考虑到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重要地位,如果疫情延续,则疫情对外需的“溢出效应”可能将逐步显现。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过去几天疫情在海外传播加速,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国确诊病例数较快上升,新冠疫情在这些国家的演进对全球需求也可能产生潜在影响。

  中金宏观:透过中金CMI看新冠对1-2月经济数据的潜在影响|兼谈中金月度宏观景气指数(CMI)2月初

  对价格指标而言,停工造成的暂时供给瓶颈可能托高2月CPI,而需求疲弱可能压低PPI。

  2月CPI的回落幅度可能小于一般的春节后季节性。由于疫情造成供给瓶颈,节后食品价格逆季节性上涨。虽然考虑到春节错位的因素,2月CPI大概率将自1月5.4%的高位回落,但或将超出市场预期、维持在5%附近的水平。

  2月PPI可能回落至负区间——中金CMI中PPI相关指标2月显著回落,与大部分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一致、尤其是金属与原油价格。

  中金CMI与PAT均显示,新冠疫情对生产与消费活动造成了“短而深”的负面冲击,过去几周逆周期调节加码也在情理之中——短期内,对冲总需求暂时收缩对企业/政府现金流带来的压力是当务之急。往前看,虽然新冠疫情近期或仍将抑制海内外需求,政策宽松“组合拳”对增长的提振作用可能在疫情结束后显现——我们将持续跟踪我们开发的CMI与PAT指标,以评估疫情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监测复工进度、并判断内需恢复的节奏。

来源: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