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津铺子董事长张学武:建议将创建食品灯塔工厂纳入十四五规划

金融界网站  2020-05-22 11:06

  5月22日消息,两会召开,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学武带来三份建议,分别是《打造食品“灯塔工厂” 提升我国食品工业国际竞争力》、《加强中非农业合作 推动我国农产品加工企业向全球化发展》、《依托科技创新 推动中国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

  以下为建议详情:

  打造食品“灯塔工厂” 提升我国食品工业国际竞争力

  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学武

  “民以食为天”,中国食品工业是我国现代工业体系中的首位产业,也是全球第一大食品产业,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食品工业企业营业收入81186.8亿元。如今,食品工业正在向以营养健康为本的现代食品业、新兴制造业、高技术产业的方向快速发展,高质量发展已成为食品制造业转型升级方向。

  一、我国食品工业进入转型发展关键期

  我国食品工业大而不强,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食品工业总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是衡量一个国家食品工业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志。发达国家食品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一般为2~4:1,2017年,日本就高达11.7:1,我国则仅1.7:1,同比发达国家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国际食品巨头占据食品高端产业链,全球化布局,凭借技术和产品优势,占有国际市场,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和饮料巨头雀巢,在全球80多个国家拥有500多家工厂,有近25万名员工,2018年,雀巢年收入 934.00亿美元,是中国乳业巨头伊利(118.91亿美元)的7.85倍。

  当前,中国食品工业正处于转型与价值提升的关键节点。其中最重要的转型,是食品行业从“价格战”到“价值战”的竞争;从规模效益向“健康品牌效应”的升级;从单一的产品竞争转向支撑这一产品竞争背后的企业研发实力的较量。价值、健康、创新已成为食品工业的的关键词。

  随着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不断发展,食品制造业从生产到销售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从源头到消费终端的全过程中,生产、加工、包装、物流、仓储、营销、市场、服务等所有环节都已经开始和互联网融和,食品制造业的智慧化工厂、数字化车间日益成为食品行业中的发展热点,食品制造业的数字化时代已然来临。

  二、灯塔工厂催生了新的经济价值

  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开始建设“制造业灯塔工厂”网络。“灯塔工厂”是“数字化制造”和“全球化 4.0”的示范者,拥有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所有必备特征。它们改进了传统企业的生产系统,创新设计价值链,打造具有颠覆潜力的新型商业模式,催生了新的经济价值。“灯塔工厂”代表了当前制造领域最先进的制造和数字水平。

  “灯塔工厂”跨越了应用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试点”困境,在运营和业绩方面取得了质的飞跃,成功实现了数字化转型。尤其是端到端“灯塔工厂”,打通了端到端价值链,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创新旅程拓展到实体工厂范畴之外,囊括了数字化制造、供应网络对接、端到端产品开发、端到端规划、端到端交付、客户对接、可持续性等多个方面。端到端‘灯塔工厂’与价值链上的不同利益相关方展开合作,重塑客户体验。在数字化技术的帮助下,它们能够按需批量生产定制产品,并与供应商实时共享数据,快速应对需求波动。此外,借助数据共享和预见性分析,这整个流程也能得到优化。以国内某端到端“灯塔工厂”为例,他们以用户为中心,推行大规模定制业务模式,通过部署可扩展的数字化平台(大规模定制和 B2C 在线订购、与供应商相连的数字化平台),使直接劳动生产效率提高了 28%,并实现了100%按时交付。

  截至目前,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灯塔工厂”网络已拥有44位成员,其中12家位于我国。我国不仅是拥有“灯塔工厂”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端到端“灯塔工厂”数量最多的国家,“灯塔工厂”印证了我国先进制造业的强大实力。制造业将继续驱动中国经济向好。

  三、数字化制造加速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

  当今时期,我国食品工业发展挑战和机遇并存。从国际上来看,食品跨国集团加快全球布局,对我国食品产业发展带来一定影响和挑战;另一方面,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以及各种国际贸易协定的签订,对外投资环境不断改善,有利于我国食品企业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从国内来看,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食品工业保持高速发展难度加大;另一方面,食品消费需求呈刚性增长态势,消费结构升级势不可挡,消费者对食品的营养与健康要求更高,品牌意识不断增强,食品工业发展模式将从量的扩张向质的提升转变。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消费者与日俱增的个性化需求、日趋激烈的品牌竞争、蓬勃发展的电商业务等,都在推动食品制造企业开展端到端的数字化转型。食品制造业企业应着眼长远,将加速数字化转型作为重中之重,从而进一步增强供应链韧性,实现高质量发展。

  四、打造食品“灯塔工厂” 引领食品工业创新发展

  中国要追赶、超越国际巨头,成为世界食品工业的引领者,就必须站在技术前端,找准切入点,实现跨越式转型。我国巨大的人口和消费市场,为食品工业端到端的数字化转型的奠定了雄厚的基础,食品企业要勇于创新,在“灯塔工厂”网络尚无食品企业经验可供借鉴的情况下,以排头兵和先行者的姿态,带动整个中国食品制造业从跟随向引领的转型,实现食品强国梦。为此建议:

  1、将创建食品“灯塔工厂 ”纳入“十四五”产业规划。一是将食品数字化制造列入战略型新兴产业,从战略层面给予重视和支持,从数字化车间、数字化工厂,向端到端的数字化转型,打造新的商业模式,为食品工业发展赋能。二是强化食品科技创新顶层设计,开展食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和制造技术重大专项研究,整合高校、院所和企业资源,形成合力,共同推进食品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

  2、选择大批量定制方向,以“健康食品”产业为先导,实现食品“灯塔工厂”零的突破。端到端‘灯塔工厂’在数字化技术的帮助下,能够按需批量生产定制产品,并与供应商实时共享数据,快速应对需求波动。中国人口众多,仅糖尿病患者就达9420万人,超重或者肥胖患症7000万人--2亿人,糖尿病、减肥专用食品需求量巨大,采用数字化技术,开发糖尿病、减肥专用食品,批量定制生产,通过部署可扩展的数字化平台(如大规模定制和 B2C 在线订购),无疑将会诞生一个巨大的市场,创造新的经济价值,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另辟蹊径,差异化的发展思路,也将推动我国食品企业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独占鳌头!

  3、培育食品制造业“灯塔工厂”。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选择国内食品头部企业,引导它们加速向数字化转型,成长为细分领域的“灯塔工厂”,从而引领中国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实现从食品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

  尽管我国食品工业基础、食品科技创新能力与发达国家有较大的差距,但是,我们只要以“务实、创新”的态度,前瞻的眼光,开拓进取,就一定能实现“好食品,中国造”的梦想。

  加强中非农业合作 推动我国农产品加工企业向全球化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学武

  2019年,中非双边贸易额达2087亿美元,同比增长2.21%,中国已经连续11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非洲国家有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自然资源,还有充足的劳动力,发展农业经济大有可为,也为中国与非洲农业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中国和非洲国家农业合作前景广阔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资金融通为开展农业合作提供了保障,为“一带一路”非洲发展中国家实现农业产业优势互补、共享发展机遇创造了良好条件。一方面,中国多种农业发展模式、农业技术和产业化开发经验适合非洲,双方具有巨大的农业产业化产能合作空间,可以开展产业和技术合作,提升非洲农业生产能力;另一方面,中非农业互补性强,非洲具有明显的农业资源优势,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业产品市场和农产品进口国,对非洲热带经济作物需求巨大,这为非洲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非洲国家向中国出口植物油、谷物、棉花、林产品和畜产品, 如: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赞比亚的蜂蜜、乌干达的坚果等,双方贸易互补性强。

  中非农业合作前景广阔,目前中非农产品贸易体量只占中国农产品贸易总额的3.2%,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二、我国企业非洲农业投资企业遭遇瓶颈

  近年来,我国一些企业投资非洲农业产业,整合农业资源优势,布局农产品加工业,发展势头良好。但随着农业产业向深度、广度发展,体制和机制的矛盾,逐渐显现,导致我国企业投资农业和发展农产品加工产业困难重重。

  一是农业产业链长,非洲农业投资企业统筹规划、抗风险能力弱。农业是一个综合产业, 涉及生产、加工、仓储、物流等全产业链。非洲发展中国家普遍生产技术较低, 机械化服务水平不高, 电力设施保障不足, 水利设施老旧匮乏, 仓储设施远不能满足需求, 物流体系也不发达, 农产品市场信息渠道不畅通, 交通运输条件恶劣。一些非洲国家农产品出口附加值很低,农产品加工限于小作坊生产,达到进口国标准难度较大。需要国家相关部门统筹规划,为农业投资企业营造农业投资的环境。

  二是沿线非洲国家农产品进口贸易瓶颈多。中非农产品贸易存在技术性贸易壁垒、标准不对接及关税问题,使得非洲向中国出口的大宗农产品面临一些准入问题,目前允许向中国出口农产品非洲国家数量及农产品品类较少。如西非贝宁、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等非洲棉花主产国与我国棉花进口存在较强的对接需求;湖南作为农业大省,对非洲咖啡、可可、腰果等进口需求较大,但由于非洲主要产地不属特惠税率国家,产品不能享受特惠税率,进口企业为降低成本,通过东南亚国家初级加工后再以东盟自贸区协定税率进口。

  三、加强中非农业合作及发展农业贸易的建议

  中国企业走向世界,须要有全球化战略视野,整合全球资源进行全球化产业布局,为民族品牌走向全球打造通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投资建厂,充分利用原产地在原材料、劳动力价格优势和税收优势,实现更广范围、更高质量的海外布局,是推动中国企业和民族品牌走向世界的重要路径。加强中非农业合作,提升非洲发展中国家农业产业化水平,设立中非自由贸易区,加大互补型农产品贸易,实现贸易投资多元化,是推动中国农业企业在非洲发展的重要举措。为此建议:

  1、深化与非洲国家农业合作,鼓励企业开展农产品加工。针对沿线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农业产业化落后,并期望改变的现状,由国家部委牵头协调,省市对口相应国家进行扶助,制定规划方案,从种养殖规模化生产基地建设、加工、仓储、物流等全产业链进行深度合作,组织国内资源组团出海,有序投资,为企业在沿线国家的农业产业投资,营造一个优质的发展平台。鼓励中国企业在非洲建立符合中国市场标准的生产加工基地,探索从源头解决进口农产品质量标准问题。

  2、鼓励中国食品龙头企业布局非洲国家,打造国际品牌。企业全球化布局的本质就是整合资源,获取更大的市场空间。全球第一茶叶品牌“立顿”,年产值达到数十亿美元,茶叶主要来源于斯里兰卡、肯尼亚、中国等国家,是整合资源打造国际品牌的经典案例。国际食品巨头全球化发展主要有收购兼并和从零开始发展业务两种方式。非洲工业基础薄弱,中国食品企业进入非洲,需要借助自身的品牌、技术、资金、管理优势,整合非洲国家丰富的农产品资源和劳务力优势,从农产品加工业起步,丰富产品,提升品质,打造竞争优势,逐步向国际品牌发展。建议国家设立专项基金,用于支持龙头企业以非洲国家为起点的国际品牌战略投产,引导激励中国食品通过不同路径向世界企业进军。

  3、优化政策环境,促进中非农产品贸易。市场是决定企业发展空间的关键因素,企业在向国外输出品牌和技术,整合资源,形成竞争优势,拓展国际市场;同时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也是企业发展的重要拼图;引进优势互补型农产品,也将为国内农产品加工企业奠定竞争优势,提升国际竞争力。建议国家从优化政策空间入手,消除与与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障碍,扩大农产品进口目录清单,确保互补型农产品直接进口,从政策层面上消除第三国贸易通关现象。

  4、设立湖南中非自贸区,打造中非农业经贸合作先行区。自贸区将为国内企业提供优质原料,并大幅降低生产成本,提升我国农产品精深加工产品的国际竞争力。2016年和2017年,湖南提出了《关于批准设立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议》。规划在湖南省,面积约120平方公里的长沙、岳阳和郴州三个片区,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议国家批准湖南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并在自贸区建设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探索中非经贸合作新路径和新机制。一是针对中非存在较大贸易逆差现状,试点推进对非认证认可和合格评定结果国际互认工作,加快非洲国家优质农产品进口检疫准入进程,特别是对非洲已经成功出口至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的农产品在检疫准入评估过程中予以充分考虑。推进中非海关互认合作。二是探索中非经贸合作的新模式,建设非洲在华非资源性产品集散和交易中心,探索开展中非易货贸易,创新对非经贸合作金融平台和产品。三是推动中非经贸合作平台建设,包括一些农产品贸易的公共服务平台,如在岳阳建设水果进口指定监管场地,支持一些棉花主产国开展定向合作,支持扩大非洲的咖啡、可可、腰果等优质农产品扩大进口。

  5、推动合作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在中非合作论坛机制框架下,设立的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推动了中非在贸易、农业、制造业、服务业、金融业以及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首届中非经贸博览会签署了84项合作文件,涉及金额208亿美元。目前,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已经永久落户湖南,建议国家支持湖南办好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进一步加强新时代中非经贸合作,推动中非经贸合作向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发展。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们相信在祖国强大的支持下,企业一定会爆发出最强劲的活力,创造出更多的国际品牌,拓展出更大的国际市场空间,为“一带一路”建设助力。

  依托科技创新 推动中国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学武

  食品工业是“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的传统民生产业,在当今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和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建国70年来,我国食品工业取得了长足发展,食品工业规模化、集约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水平明显提升,供给质量和效率显著提高。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食品工业企业营业收入81186.8亿元,同比增长4.2%;利润总额5774.6亿元,同比增长7.8%,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产业,也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食品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产业规模不断壮大的同时,我国食品安全水平也在不断提高,《食品安全法》得到修订和实施,食品安全示范城市和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县创建成效显著,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能力和保障水平也逐步提升,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达到了97%以上。

  一、中国食品工业进入价值提升关键期,科技创新能力凸显

  70年间,作为全球最大的食品消费市场,中国社会经历了从贫饥、温饱、小康到安全健康四个需求阶段的极速变迁。它精彩地凝缩和跨越了发达国家食品工业的百年发展史。科技创新成为带动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我国近年来在食品非热加工、包装材料、在线监控等领域突破了一批关键共性技术,部分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国一批关键技术实现了国外输出,例如超高压、挤压重组技术等;屠宰加工、饮料灌装、乳制品加工等重点领域装备技术进步加快推进,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也不断提升,部分装备占领国际市场,例如万吨油脂加工装备、肉品加工装备等;部分产品在国际市场占主导地位,例如浓缩苹果汁占世界市场的60%,番茄酱占世界市场的1/4。食品工业自主创新能力明显增强。中国的食品科技经历数十年积累,已经进入了“从高原到高峰”的关键隆起期。今天,当我们以全球最大的食品学科群,以世界食品领域论文发表量和专利申请与授权数,双获第一的实力,支撑强大的中国食品工业持续发展时,几代中国食品人梦想的“大食品、大科技”的蓝图,正在成为现实。在软科发布的2019年全球食品学科排名前10的榜单中,我国大学占据了5席。

  当前,食品产业发展处于一个新时代。中国食品工业正处于转型与价值提升的关键节点。其中最重要的转型,是食品行业从“价格战”到“价值战”的竞争;从规模效益向“健康品牌效应”的升级;从单一的产品竞争转向支撑这一产品竞争背后的企业研发实力的较量;食品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步到位及价值的提升。价值、健康、创新已成为食品工业的关键词。企业不再盲目扩张,而是在结构调整、升级上下功夫,投资技术改造和创新项目,科技创新已经成为中国食品工业发展的加速器。

  二、我国食品工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我国食品工业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当前我国食品面临的问题:

  一是引领性基础研究少。2008年至2018年间,在自然科学三大顶级期刊《Cell》《Nature》和《Science》上发表食品相关论文分别为48、62篇和42篇,其中我国作为主要完成单位的论文仅分别为1、5篇和3篇。

  二是领跑技术比例小。美国、日本和德国在食品领域领跑技术比例分别占48%、29%和13%,而我国在食品领域领跑技术比例仅占5%,与主要发达国家差距明显。发达国家主要以企业研发为主,产业化阶段技术比例在80%以上,而我国食品技术产业化比例低。

  三是装备自主创新能力低。美国、日本和欧盟等食品智能装备专利占全球80%以上,而我国食品装备年进口额近300亿元,大型食品企业80%的关键高端装备依赖进口。

  四是加工增值和资源利用不足。美国和日本食品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分别为3.7:1和11.7:1,而我国食品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小于2:1。我国食品工业消耗巨大资源和能源,包括年用水约100亿吨、耗电2500亿千瓦/小时、耗煤2.8亿吨、废水50亿平方米、废物4亿吨。

  五是食品毒害物侦测国外依赖度高。我国快速检测产品集中以农兽药残留为主(占比80%),受国际认可不足10%。食源性致病菌等核心检测试剂和毒素标准物质高度依赖进口。复杂基质分离材料国产产品占比不足15%,用于8种微生物快速检测的84个检测产品几乎没有国产产品。

  六是生鲜食品储运损耗大。美国蔬菜加工运输损耗率1%至2%,荷兰向世界配送果蔬损耗率5%,日本生鲜农产品产后商品化100%。而我国生鲜农产品物流损耗率较大,分别为:果蔬20%、肉类8%、水产品11%、粮食8%,生鲜食品冷链流通率仅8%,储运损耗方面损失高达千亿元。

  三、加强我国食品产业科技创新的建议

  面对资源、能源及环境约束日益严峻的形势,传统的食品加工技术正经历深刻的变化:现代食品绿色加工与低碳制造技术的创新发展,已成为食品企业提高核心竞争力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数字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食品装备助推全球食品产业快速转型升级;食品危害物形成规律与控制机制研究,食品加工制造与物流配送全过程质量安全控制技术开发,成为国际食品安全科技领域的研发热点;智能高效全程冷链物流的发展催生食品新产业;健康食品精准制造将成为未来我国食品战略趋向。

  新一轮食品科技创新已在全球兴起,食品合成生物学,食品精准营养与个性化制造,食品装备智能制造等,方兴未艾。中国必须依托科技创新的力量提升中国食品工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发展水平。为此建议:

  1、进一步完善食品科技创新战略规划。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做法,制订食品科技创新战略规划。在技术预测的基础上,研究制订食品领域科技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十四五”食品科技创新专项规划,强化食品科技创新顶层设计,超前部署食品科技重大战略方向和重大任务,加强食品营养健康工程、食品绿色制造工程、食品安全主动保障等重点领域的专项研究。积极发挥院所基础研究主力军的作用,同时出台政策,引导、激励食品企业参与食品科技领域基础研究。

  2、加大对食品科技创新投入。一是加大财政资金投入。食品工业是我国重要支柱产业,“十四五”是中国食品工业发展的关键期,当前要加大食品科技领域投入,提升食品工业水平,通过科技创新驱动,推动食品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二是引导食品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力争规模以上食品企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向制造业看齐。

  3、重视食品科技创新基础平台建设,强化产学研融合。进一步加强食品科技创新基础平台建设,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技术中心等基地平台建设方面给予重点扶持,打造食品领域战略科技力量。企业、高校、科研院所是食品科技创新的核心主体,应建立有效的政策导向,充分发挥三者在食品科技创新中的重要作用,同时强化三者在产、学、研的整体融合。

  4、创新融合发展。强化成果转化应用,大力发展食品高新技术产业,提升产业竞争力;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食品领军企业;推进三产融合发展,带动三产、拉动一产,拉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融合创新链。

  5、加快食品工业“走出去”步伐。鼓励企业设立境外技术中心,开展多种形式的食品科技交流合作,构建与国际接轨的创新体系,抢占制高点。

来源: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