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农失业率真的失真了吗?民生宏观解运亮:就业数据边际改善是事实 同时给美国政策提出了难题

金融界网站  2020-06-08 18:26

  美国5月非农数据闹出“乌龙”,不过修复后的数据较4月的确有所好转,经济学家们对美国经济重启状况的判断也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修正”。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在最新研报中探讨了美国非农数据的两大问题:一是美国非农失业率是否真的失真,二是持续领取失业金人数与失业率大幅背离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解运亮认为,修复后5月失业率仍是较4月有所下降,表明劳动力市场确实在改善,而失业金人数与非农存在背离主要原因在于财政政策的时滞性,目前结构数据符合经济重启特征,其认为大量临时工依赖政策持续发力。

  一、两大问题:非农失业率失真?失业金人数与非农背离?

  问题一:非农失业率真的失真了吗?

  5月美国失业率下滑至13.3%,就业人数增加250万人,创下历史新高;市场预计失业率接近20%,就业人数减少750万人,两者形成巨大预期差。彭博经济学家调查显示,没有一位经济学家预测失业率会下降。

  根据美国劳工局的COVID提示,3月至5月的真实失业率可能分别被低估1%、5%和3%,主要原因是统计人员在调查中将许多“暂时停薪留职(furloughed)”的人员计入“由于休假等其他原因缺勤”人员这一类别,因此有大批人虽然失业,但并未计入在失业率内。另外,问卷回复率仅有67%,较疫情前下降了15个百分点,回复率不足可能也会造成误差。

  从3月至5月非全日制就业人员的激增和工时大幅下滑也可以看出,大量的人员可能自我判断仍处于就业状态。按照劳工局的修复失业率来看,5月失业率也是低于4月。

解运亮01

解运亮2

  就业数据边际改善是事实。

  除了失业率超预期下降,劳动参与率和就业率上升也能说明美国劳动力市场在复苏。疫情爆发初期,美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大量的失业可能会迫使部分劳动人口永远离开就业市场,从而导致人力资本受到永久性伤害。

  5月劳动参与率结束连续三个月下滑,上升0.6个百分点至60.8%,表明政策正在生效,美国人民正在返回劳动力市场。但是,就业人数在总人口数中的占比仅有52.8%,仍是大萧条以来的最低值,而今年1月份的就业率为61.2%。3月至5月的净增失业人数仍近2000万人,如果没有持续的薪酬保护和失业保险扩大政策,劳动力市场的强势复苏能否延续仍旧未知。

解运亮3

  问题二:为什么持续领取失业金人数与失业率大幅背离?

  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会用失业金人数的高频数据来预测失业率。因为历史上从未有过疫情导致经济“休克”的情形,所以传统的失业率预测模型可能会在疫情期间失效。

  另外,许多模型认为财政政策是长期作用,难以改变短期趋势,所以会大幅低估政策效果。巨大的预期差无法仅用模型失效来解释,需要回归到政策细节。

  根据美国劳动部门(DepartmentofLabor)的网站显示,从4月开始,美国失业保险系统将临时调整,加入疫情失业救助(PUA)系统,纳入自雇佣者、新冠患者及其家属和传统失业金过期等人群,大幅扩大失业保险覆盖人群。因而,口径调整会导致失业金人数与以往有所不同,新口径包含了许多本不该在传统失业系统里的人,例如5月自雇佣者失业人数就达91万人,新冠疫情约180万人,加上自我隔离的新冠病人家属,存量转增量可能使得失业金人数过度“膨胀”。

  市场认可5月非农报告,政策紧迫感降温。

  非农数据公布后,美股大涨,美债和黄金大跌,收益率曲线显著陡峭化,美元小幅收涨。由于劳动力数据是滞后指标,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可能也是明显好于预期。因而,市场风险偏好大幅回升,经济“V”型反弹的预期重新燃起。

  但是,就业报告给美国政策提出了难题,紧迫感明显下降。这次史无前例的财政政策与就业要求直接挂钩,确实可以缓解就业市场压力。如果财政政策再次提前退出或是力度边际下降,仅靠内生动能的经济修复可能会不及预期。另外,美联储可以理直气壮反驳负利率政策,再次回到舒适区域:根据数据变化来调整货币政策。

  二、结构变化:疫情重灾行业改善,道德风险没太严重

  经济重启大幅改善服务业和建筑业。

  解释完失业金人数与失业率背离的困惑之后,其余数据均与经济重启较为符合。自特朗普4月中下旬开始推进经济重启以后,5月20日前仅剩2个州处于完全封锁,11个州区域性开放,剩余的均已经完全开放。谷歌活动指数在4月11日触底以后呈现缓慢回升的趋势,6月美国全部州的重启开放将加速经济活动回升,预计7月初经济活动可能接近年初水平。

  5月新增就业前三的是休闲酒店、建筑业和教育保健服务,分别增加123万人、46万人和42万人。政府部门则是继续减少58万,降幅较4月略有收窄。由于财政缺口较大,政府就业人员短期内难以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解运亮4

  低收入群体回归。

  美国失业补助政策不仅扩大覆盖人群,还在原来每周基础上增加600美元的失业金,高于许多低收入者的真实工资收入。因而,不少低收入者可能是自愿申请被裁来达到失业保险的要求。不过,鉴于失业补助的临时性,未来是否延续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低收入者也不敢过于“放肆”。5月时薪增速大幅下滑,说明低收入者(主要是洗碗刷盘的餐饮服务人员)已经逐渐重新开始就业。大部分的疫情特殊政策有效期仅到9月1日。如果说1500万暂时性失业人数是新鲜血液,1000万非全日制工作人员则是定时炸弹,美国各界普遍呼吁财政政策需要继续加码。

  种族不平等问题凸显。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穿梭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考虑到文化水平差距和贫富不均等因素,黑人的失业率一直高于白人。但是,种族歧视问题是美国社会最大的痛处,也是真实存在的。5月白人和西班牙裔的失业率均有所下降,而黑人的失业率继续上升。由于游行与非农报告存在时间差,近期爆发的游行并不会影响5月的失业率。但是,大规模游行会否引发疫情抬头以及经济重启受阻,需要继续观察。

解运亮5

来源: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