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业务or家务事 中国企业秒杀韩企三星全靠家族信托

家族企业杂志 2017-09-10 14:42:43 显示图片

  不负众望,中国拿到了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造船订单!

  8月20日,据造船海运媒体Trade Winds报道,法国达飞海运集团最近与中国两家造船公司签署了建造意向书,订单包括9艘2.2万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每艘造价最高可达1.6亿美元(人民币约10亿元),总订单额达到了约96亿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曾自信表示一定能拿到,结果却令其大失所望,韩国造船行业扎心了!

  本次的订单大战围绕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集装箱船订单展开,因此备受关注。在此之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集装箱船订单是三星重工业公司2017年5月建造的2.1413万TEU级集装箱船。

  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三星重工业公司和大宇造船海洋公司等韩国三大造船公司集体参与了这场订单竞争,韩国业界也曾一度预测现代重工业公司有望拿下订单。

  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船舶营业本部的余容华常务甚至曾在8月1日举行的业绩介绍会上自信地表示,“我公司以往(2015年)曾单独与法国海运公司谈判,拿下大型集装箱船订单,双方之间保持着良好关系,相信这次一定可以拿到订单”。

  韩国现代集团创办人郑周永的第六子、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大股东之——郑梦准

  但结果却打了韩国公司的脸!

  曾一度强大的韩国造船业正经历着旷日持久的萧条,而目前无论从资质还是竞争力来说,中国的造船公司都是相当不错的。比如这次拿下订单的中国两家造船公司沪东中华造船公司和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它们建造的项目都已名扬海外。

  事实上,中国早在40年前就在“海上”令世界瞩目,打出名号的就是他——世人公推的华人世界船王包玉刚,只用短短20 年,就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跨国航运王国,雄踞世界十大船王之首。1978年,包玉刚的海上王国达到了顶峰,创立了“环球航运集团”,稳坐世界十大船王的第一把交椅。

  1991年9月23日包玉刚逝世,终年73岁,但家族事业的辉煌并没有因包玉刚的逝去而消逝。因为除去辉煌的个人成就,包玉刚还有另一个备受社会关注的重点,就是他在家产继承方面采取了家族信托的方法,但他也同时采取了“分家”的做法,不执着于子孙团结一致,硬性规定他们不能分拆家族在企业中的控股权。

  世界船王包玉刚

  由于包玉刚只育有四名女儿,没有儿子,其传承安排可说较一般家族特殊。

  大女儿包陪庆于1967年与苏海文结婚,1970年夫妇回到香港,苏海文加入环球航运,开始协助岳父打理业务。七十年代,二女儿包陪容与上海籍的吴光正在美国结婚,吴光正在1976年加入环球集团。由于他的专业为银行金融业,又是上海人,与包玉刚的背景相近,因而深得岳父疼爱,对他倚重有加。在与怡和洋行争夺九龙仓一役中,吴光正与岳父并肩作战,被视为立下战功,所以更被器重。

  经过十多年的接班过渡期,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已证实患上癌症的包玉刚认为下一代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于是作出了趁自己身体仍然健壮、脑筋仍然灵活清晰之时分家析产的决定。包陪庆这样介绍:“1985年,爸爸开始安排后事。他很有智慧,把他的事业都分得清清楚楚,免得后人发生争执。他是一个面对事实、有条有理的人。他把航海、航空业交给海文去管;九龙仓、会德丰等物业上市公司交给老二丈夫吴光正管理;Cornes(即Cornes Holding Overseas Limited,康世集团)这间日本贸易公司交给老三丈夫渡申一郎打理;而环球投资有限公司交给老四丈夫郑维健管理。维健本来从医,专科癌症。爸爸觉得金融业较易把握,而且地球上任何角落都离不开金融,维健若改行后也可以多点机会跟随爸爸,照顾他。维健本人也乐于尝试新行业,因为癌症毕竟只能看见病人一个一个地死亡,太没乐趣了。”

  在企业和家产传承方面,包玉刚选择在他仍在生,并身体健康时全面分家,藉以减少内部矛盾,提升各女儿及女婿们的积极性。他的分家方法或标准,是按企业的性质,结合女儿和女婿们的专长、兴趣和曾在相关企业上参与管理的程度,将整个企业分配给各个女儿和女婿们。这样的做法,自然可以让各人各有自己的全权管理,减少将全部家族中人集中于同一集团之中,出现人多口杂,易生磨擦和矛盾的问题,而各人必须承担各自的责任和投资风险,则可提升积极性。从较高的层面看,这样的做法,又可进一步丰富家族的多元发展与分散风险,实在一举多得。

  为了更好地处理分家的问题,包玉刚成立了五个家族信托基金,一个作为整个家族的主体,另外四个则由四个女儿和女婿管理,掌控各自旗下的企业。

  分家后,包玉刚在各女儿的家族信托中,加入重要条文,规定控制权留在女儿手中,企业管理则全权交由女婿负责,即如传统所说的“男主外、女主内”,或东家与掌柜各有权责,当然亦如西方管理学所强调的“控股权和管理权分家”,让女儿有最好和最实质的保障,女婿则像女儿的专业管理人般,代其统管业务,女儿不干扰丈夫的管理,只是收取权益,这样的夫妻一体模式,实在可以发挥巨大效果。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一保障女儿权益的规定,当四女儿于1998年与郑维健离婚后,分手仍是朋友的郑维健,据说仍代家族信托打理旗下投资,可见信托的条文有其“不能变动”的僵化之处,这是草拟信托时大家长们必须深入思考的另一重要问题。

家族企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