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夫妇去年有8200万美元进账 引利益冲突忧虑

金融界网站 2018-06-22 03:02:04 显示图片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根据近日披露的财务资料,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儿女婿伊万卡(Ivanka Trump)和库什纳(Jared Kushner)2016年间一边担任着白宫高级顾问,一边还从其他各种外部渠道获得了至少8200万美元的收入。

  伊万卡从自己在华盛顿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的股份当中获得了390万美元收益,从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管理工作当中获得了超过200万美元报酬,而库什纳则报告称,他通过库什纳地产(Kushner Cos.)去年在新泽西Plainsboro收购的Quail Ridge公寓大厦获得了超过500万美元收入。

  文件显示,这对夫妻在为白宫服务的同时,还从其他企业的多股渠道获得了大量的财富,许多专家都警告称,这样规模异常庞大的收入很可能会造成潜在的利益冲突。

  在担任无报酬的总统高级顾问期间,夫妻两人都退出了各自的企业日常管理工作。

  尽管库什纳已经放弃了一些股份,但是整体而言,他和妻子依然在众多与国内和国外各方面联系千丝万缕的企业持有可观的股份。库什纳家族的房地产公司业务遍及美国各地,在包括新泽西和马里兰在内的各州拥有成千上万的公寓。伊万卡以自己的名字为商标的服饰公司,其商品完全都是在美国本土之外生产,主要来自孟加拉、印度尼西亚和中国。

  《华盛顿邮报》根据披露的文件估算,库什纳的总资产,去年最低可能为1.79亿美元,最高可能达到7.35亿美元,而伊万卡的身家则在0.553亿美元到0.756亿美元之间。他们的资产还有一部分是两人联名拥有的。

  他们真正的净财富难以准确估计,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白宫政府道德办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在资产和负债方面使用了诸多复杂的量度。

  伊万卡夫妻道德顾问洛维尔(Abbe Lowell)的发言人米里亚尼安(Peter Mirijanian)发表了一份电子邮件声明,称夫妻两人恪守了所有的道德原则,根据披露的文件去估测他们的净财富是不充分的。

  “自为美国政府效力以来,库什纳先生和特朗普女士就一直严格遵守政府道德办公室制定的各种规则和规定。”声明称,“办公室也对当前的这些文件进行了评估,正如文件所显示的,他们的财产基本上是保持不变的,哪怕有变化,也主要是因为披露要求使然,而不是资产和债务发生了实质性的差异。”

  此前的最近一次财务披露是在2017年7月,显示从2016年1月到2017年前几个月当中,夫妻两人总计从商业投资获取了至少1900万美元,从房地产和其他方面获取了8000万美元收入。

  这次他们的披露,周期更短一些,只是2017年度一年,而且其中一部分内容实际上是上次已经曝光的,因此很难对这两次披露的结果进行直接比较。

  文件显示,伊万卡去年至少获得了1200万美元收入,其中最大的一部分是来自托管她服装品牌的信托,超过500万美元。

  新的文件显示,伊万卡来自特朗普集团关联的若干有限责任公司的收入发生了结构性变化。此前,她从特朗普集团国际项目相关的三家公司所获得的年收入是基于利润的,而现在则改为固定数额。

  文件解释说,这一改变是与政府道德办公室磋商的结果,旨在削减她“利益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她2017年从这方面得到的收入是74.7622万美元。

  伊万卡的200万美元企业管理收入是她1月间离开特朗普集团时获得的。当时,特朗普宣誓就职,伊万卡一度打算担任非正式顾问,但是引发了关于道德问题的质疑,于是她于3月间正式入职白宫,成为不领取报酬的高级顾问。

  伊万卡还获得了兰登书屋为《职业女性》(Women Who Work)预支的28.93万美元稿酬,她将这笔钱捐给了自己帮助女性的基金会Ivanka M. Trump Charitable Fund。

  库什纳的收入则来自数十家与他家族房地产公司有关联的企业。整体而言,他至少获得了7000万美元。

  库什纳承认,他去年没有披露在一些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包括拉斯维加斯的线上新闻出版商Vegas Seven和加州曼哈顿海滩餐厅Veggie Grill等。文件称,库什纳在加入白宫前放弃了那些股份,但是由于会计工作的失误没有予以披露。

  库什纳地产过去两年当中进行了超过2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时代广场和泽西城的开发项目等。《华盛顿邮报》去年曾经对库什纳的持股情况进行分析,显示他保留了自己持有的大约90%房地产股份。

  在加入白宫前,库什纳将自己在纽约第五大道666号(这一库什纳地产名下的曼哈顿大厦正遭受着超过10亿美元债务的折磨)的股份出售给了自己母亲控制的信托(受益人并非库什纳本人)。

  去年5月下旬纽约房地产杂志Real Deal的深度专访当中,库什纳的父亲曾经嘲笑专注于政府道德问题的专家们是“白痴”,做这些事是因为他们“找不到一份真正的工作”,还说这些人的批评会让富有和成功的人士感到沮丧,不愿意为政府效力。

  “我知道自己的孩子们为政府工作时牺牲了什么,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为这个国家、这个世界谋福祉,就是要帮助人们。”老库什纳(Charles Kushner)宣称,“他们牺牲了那么多,每天都要面对负面报道的轰炸,面对人身攻击,不过,他们依然过着完美的、快乐的生活,他们过得不错,但是牺牲的也确实不少。”

  白宫周一同时也公布了其他数十人的财务状况。

  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去年获得了220万美元,其中56.9万美元来自福克斯新闻(Fox News),他是那里的撰稿人。他还从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得到了24万美元薪水,以及从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得到了15.5万美元——后者在欧洲掀起了对穆斯林的恐惧,其言论当中颇有后来被揭穿的不实之词,博尔顿是其董事长。

  博尔顿还从反极端主义项目(Counter Extremism Project United)获得了16.5万美元,这是一个旨在对抗各种极端主义组织的非营利机构。此外,他还获得了74.7万美元的演讲费。

  演讲费中最可观的一笔合计11.5万美元,是为他2017年9月和2018年2月的两次演讲支付的,来自乌克兰钢铁大亨平丘克(Viktor Pinchuk)。平丘克一直主张在乌克兰与西方之间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他还曾经在2015年向特朗普的慈善基金会捐款15万美元,换取后者为自己的一次研讨会录制视频演讲。

  博尔顿还有两笔演讲费用是来自大银行,德银为2017年5月一次演讲给了他7.2万美元,汇丰为2017年6月和7月的两次给了4.6万美元。

  负责政策协调的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利德尔(Christopher Liddell)曾经是微软和通用汽车的高管,报告称自己通过对数十个公司、科技项目和房地产的投资获得了可观的资本利得和利息。利德尔是在过渡期加入白宫的,曾经为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工作,后者当时由库什纳主管。

  利德尔还报告了近700笔股票售出交易,涉及的公司数以百计,其中不乏好市多、迪斯尼、永利度假村、达美航空和陶氏化工这一的大企业股票。这些售出主要都是在2017年2月,即他入职之后的一个月内进行的。

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