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利:这才是投资者真正应该担心的投资风险

金融界网站 2018-06-09 03:14:18 显示图片

  共同基金巨头骏利亨德森新兴市场股票部门负责人范甘(Glen Finegan)在骏利博客发文,指出当今的投资研究很多都太过短视,投资者可以获得的大量数据、新闻和研究报告等,其实并不是“免费的午餐”,相反却可能是让他们事与愿违的“特洛伊木马”。

  英文当中有一句谚语,“当心带着礼物的希腊人”,意思是指看上去还不错的某种行为或者事件之下很可能隐藏着具有重大破坏力的东西,和中文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多少有些类似的意味。知识丰富的人可能会想到,这一说法多半是来自于希腊神话,具体说来就是特洛伊战争。

  当时,希腊各城邦的联军已经围攻特洛伊十年之久,拿下了城外的每一寸土地,却始终无法攻破特洛伊的城墙,战事陷入了僵局。希腊人穷极智生,他们建造了一匹巨大的木马,作为赠送给特洛伊人的言和礼物。希腊军队佯装撤走,将木马留在了特洛伊城门外,欢天喜地的特洛伊人认为,这礼物实质上是一个投降了信号。为了庆贺自己的胜利,他们大开城门,给木马装上轮子,拉进城内,而这是个可怕的错误。木马的肚子里其实装满了全副武装的希腊战士,他们利用这个计谋越过了城墙的阻隔,摧毁了特洛伊,希腊人大获全胜。

  特洛伊人只看到了木马的表面,觉得它不可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损害,于是放松了多年来对希腊人的戒心。当特洛伊人能够看到显而易见的危险时,他们勇敢战斗,抵抗了希腊人十年,但是当他们看到的是自己以为的投降之举时,便接受了不该接受的风险,而这最终要了他们的命。

  那些想要从股票身上获得长期资本利得的投资者,他们的处境其实与特洛伊人颇有相似之处。他们所感知到的风险,和他们真正面临的风险不见得就是一样的。要获得可观回报率,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以低价买进资产,再以高价卖出。这一原则说起来非常的简单,但是在实际操作当中,贯彻的难度却是很大的。这正是因为风险悖论的存在——那些对资产价格高或者低的认定,往往都是与市场上主流的情绪或者投资预期相互抵触的。当资产价格低廉,展现出创造资本利得可能性的时候,市场环境的特征往往都是经济状况糟糕,投资者满怀恐惧,大家都视风险为畏途。反过来,当大家都感到乐观的时候,恰恰就是风险不断增大的时候。在股市经历了一段重大资本利得时期之后,所有市场参与者都志得意满,对未来信心十足,而恰恰在这样的时刻,资本亏损的风险也攀升到了高点。说起来,股市或许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打折时无人问津,涨价时却买家趋之若鹜的市场了吧。

  相信每个人在日常生活当中都不是这样购物的,那么,为什么投资者在面对股市时,就会忽视悖论的存在?这是因为,在我们不断调整自我,适应这个复杂而变幻莫测的世界时,逐渐发展出了一些心理和情绪的倾向。

  其中之一是,人们总是会倾向于认定现在的局面会一直延续到未来。比如我们抬头看到艳阳高照,就会觉得明天的天气也错不了。然而,投资市场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具有强烈周期性的存在,价格既有晴和温暖的夏日,也有风刀雪剑的严冬。没有人能够保证我们在未来所面对的,就一定是和现在一样的环境。

  今天,全球大多数经济体的经济和商业环境都是一帆风顺。全球经济在各国央行的联手推动下实现了协同增长。历史性的低利率使得个人和企业都建立起信心,要去做一番新的事业。理想的环境当中,不少股票的估值都升上了历史最高点,而这自然也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的信心。

  历史显示,当经济状况和企业利润变得没有那么理想时,投资者所愿意给出的股票估值也会相应缩水。尽管长期角度说来,对股票的需求会是增长的,但是在具体的过程当中,事情却是周期性发展的。这也就意味着,当一些市场参与者兴高采烈地为企业未来的现金流或者资产价值开出更高的价格,他们其实也就是在播撒下未来资本亏损的种子。

  我们相信,高估值就是一匹“特洛伊木马”。在当前的大背景下,高估值似乎无伤大雅,但是高利润前提下的高估值其实是掩盖了持有这些股票的风险,增大了投资者未来遭受资本亏损的可能性。

  人类的另外一个重要倾向是,我们是天生的社会动物。我们的祖先为了生存下去,必须集体狩猎,而这一点便深深刻印在了我们的集体心智当中。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市场和商界领袖常常会做出那种看上去荒唐的举动了——他们宁可大家抱在一起完蛋,也不愿意脱离群体。

  想要跳出这种风险悖论,投资者就需要不时拿出一点特立独行的勇气,敢于承担因为与众不同而失败的风险。市场上的资产价格其实就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你能够以低价位买进某一资产,只能是因为后者背负着强大的卖压,反过来,你能够高价卖出,也必定是因为需求极为旺盛。

  众多关于投资风险的专著和论说都常常会将投资相对于基准的波动率视为某种风险。有趣的是,他们也经常是用古希腊人的字母来描述波动,比如“阿尔法”指基于风险调整后相对于基准的表现,“贝他”指一种资产价格变动与基准的关联度等。这样做当然是有意义的,比如可以帮助大家将一位经理人投资组合的表现拿来和相应的基准进行定量的比较,但是在很多时候,对这些的强调却造成了我们与最优回报擦肩而过。站在风险悖论的立场上来审视,其实波动,或者说价格的剧烈变化未必就是坏事。事实上,波动可以带来以较低价格买进资产,增加未来回报的机会,是投资者理应敢于面对,而不该视若洪水猛兽的。当然,这一观点的前提是足够长的投资周期,投资者必须能够深谋远虑,耐心等待环境的变化。

  现在,古代希腊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漫长的历史当中,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今天的投资者,时时刻刻都要面对着数据和新闻的“集束炸弹”的轰炸,尽管这原本是为了让我们获得更多信息,对市场有更充分的了解,进而获得更理想的表现。然而,事实上,或许最重要的是应该先后退一步,好好了解一下简单有效的投资原则——只要我们能够仔细分析一下那些决定着人们的行为、市场的行情、资产的价格的强大而永恒的力量,就不难窥见这些原则的道理。

  当我们专注于真正的风险,专注于“希腊人”,就会发现,其实投资行业分析当中有不少都过于短期化了。这些研究者总是试图理解波动的原因及其对短期回报的影响,并得出相应的量化数据,而不是着眼于威力对资产价格或者门类进行定性的研究。一个数据、一个定量的研究指标,甚至是一匹木马,最终都可能会被发现并不是人们最初设想的那样的功能,这正是真正的危险所在。特洛伊人或许是没有机会再去汲取教训了,但是我们却还有机会免于和他们一样的命运。

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