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本航空有哪些奇葩生意经?

金融界 显示图片

  低成本航空已成出境游首选

  约4年前,当时,新加坡捷星航空开通了宁波首条定班国际航线。捷星是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它当时打出的促销价格是宁波飞新加坡含税费598元,宁波旅客切身感受到了低成本机票的实惠。

  再次刷新市民对机票价格心理底线的应该是香港快运航空。去年8月,这家航空公司进入宁波市场后,旅客就经常可以买到含税费五六百元往返香港的机票,单趟价格300元不到,跟高铁去上海的一等座价格差不多。

  如今,宁波机场境外航线中,还有新加坡、曼谷、济州以及日本等定班航线,其中除了东航、国泰港龙、台湾华信等几个航空公司外,像虎航、香港快运、亚航,包括即将开航的春秋,从线路上算,低成本航空已占到宁波机场境外航线半壁江山,低成本航空更是成为了宁波旅客出境游首选。

  其实,春秋航空(行情601021,买入)早在2012年进过宁波市场,当时飞的是厦门经宁波飞沈阳航线,每天一班,但由于运力安排等原因,后来减至一周四班,直到停飞。目前,国内航班在飞的低成本航空只有东航旗下的中联航一家,执飞宁波至北京南苑机场航线。

  应该说,与国内航线竞争压力巨大相比,宁波机场国际或地区航线相对航班不密集,这给了低成本航空更大的机会和市场。

  中国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春秋航空日前宣布,将从12月21日起开通宁波至日本名古屋直飞航线,一周3班。这是宁波首条飞日本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航线,也是浙江省内首次开通直飞日本名古屋航线。今后,从宁波机场出发可直达日本大阪、静冈和名古屋3座城市,市民赴日旅游将更加便捷。

  从最初进入宁波市场后来又停飞的捷星航空,到虎航、亚航、香港快运,再到春秋航空,可以说,低成本航空一再拉低宁波旅客对机票价格的心理底线,越来越多的旅客开始选择低成本航空出行。为什么低成本航空的机票可以卖这么便宜?它靠什么来盈利?作为传统的航空公司,是如何应对低票价冲击的呢?

  宁波出发1381元可往返日本

  春秋航空的宁波至名古屋航线采用空客A320机型,每周一、三、六执飞,去程航班号为9C8535,10点30分从宁波出发,13点到达名古屋,全程2个半小时;回程航班号为9C8536,6点15分从名古屋出发,9点25分到达宁波(以上时间均为北京时间),考虑到东京时间要比北京时间晚1个小时,因此回程时间是日本当地时间7点15分。

  春秋航空官网目前已可买到该航班往返机票,在可售的明年3月底前,12月21日至2016年1月18日,票价全部是199元,1月18日以后,包括春节期间都是299元,分别含15公斤的免费行李额度,去程税费为570元,回程为413元。也就是说,如果来回程都订了199元机票,那么总价为1381元。

  而目前,宁波机场飞大阪、静冈的航线均为东方航空(行情600115,买入)执飞。记者也查询了一下,例如11月底直飞大阪,往返总价约在2400元。这个价格要比春秋航空贵1000多元,而如果是旺季,价格差距就更加明显。由于春秋有自己的旅行社,新航线的开通则给了宁波游客更多的选择。春秋航空集团副总李剑预计,春秋航空加春秋旅游组合产品同样比市面日本旅游产品降低两到三成。

  李剑也说,宁波到名古屋这条航线的开通,不仅让宁波市民赴日本旅游更为经济便捷,也会为宁波带来大量的日本中部地区的游客,这对提升宁波整体城市品位,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将大有好处。

  “吸金”手段堪称独特

  乘坐低成本航空公司航班出行的安全性一直备受关注。说到这个,春秋航空宣传部部长毛懿显得自信满满:我们虽然是低成本航空,但目前拥有平均机龄4年左右的崭新机队,所有安全标准都是非常高的,这点从我们开航以来良好的安全飞行记录中可见一斑。

  有两组形成鲜明对比的数字引起人们的兴趣,春秋航空常年都能买到9元、99元、199元这样的特价机票,但同样作为上市公司的春秋航空仅今年上半年就实现营收39.53亿元,同比上升15%,其中净利润为6.2亿元,同比增长129%。

  为什么春秋航空的机票卖这么便宜,但还能赚到钱?除了目前的国际油价走低和补贴的因素,这里头还有什么门道吗?毛懿介绍,春秋航空首先就节省了一切经营环节中额外支出的可能,比如使用统一的机型,全部实现网上售票,减少非必要的机上服务,不免费供应其他餐食饮料等,对旅客额外的行李重量也需要购买。

  这看上去有些“抠门”,但其实传统航空公司提供餐食饮料和行李额度也不是免费的,这些成本都算在了一张机票的价格里。而低成本航空的做法则是,将这些项目从机票成本中剔除掉,降低机票的价格,旅客有需要了再付费购买,其实是把消费选择权更多地还给了消费者。

  而更为“奇葩”的是,不需要向大多数旅客提供餐食和饮料后,低成本航空甚至可以把空姐笨重推车也省掉,通过这种方法来降低油耗。

  除了算大账,低成本航空还有一些独特的“吸金”手段。去年,记者曾和朋友在网上淘到一张去香港的快运航空特价票,往返大概只要600元。去的路上,空乘就开始推荐他们机上商品目录,大都是一些化妆品、首饰等,当时买的旅客并不多。到了香港后,朋友和他的夫人一路买买买,临近回程,还有一些化妆品没买齐,当时,他们想等到了香港机场再看看,可航班是早上的,许多店铺还没有开门,于是就这样带着遗憾上了飞机。

  到了飞机上再次翻开商品目录时,朋友夫人看到了自己想买的一盒化妆品,只比在香港的柜台贵20来块,比起宁波还是要便宜很多。空姐拿来pos机,飞机上居然还能刷卡,于是整个旅程又进入了购物时间。而整个行程里,不断有旅客买东西。

  有统计数据显示,国外比较成熟的低成本航空,机上销售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15%甚至更高,而国内也有航空公司这项收入的比例达到了5%以上。部分传统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尝试在国际航线上销售化妆品、手表等免税商品,在航空业机票利润日益下降的当下,低成本航空探索出的空中商城模式会是今后航空业的一个趋势。

  低成本航空的“低票价旋风”让旅客得到了实惠的同时,也抢夺了传统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让机票的利润越来越低,那么,作为传统航空公司拿什么和低成本航空竞争呢?

  其实在宁波机场就有一个很好的案例,目前宁波飞香港航线有两家航空公司:一家服务“高大上”、世界十大航空公司排名居前的国泰港龙;一家是实至名归的低成本航空香港快运。目前,香港快运宁波飞香港的往返价格在600元上下,而港龙同期价格则是2000元以上,应该说在票价上完全没有可比性,而且香港快运的时刻也并不差。

  但查看上座率数据后却发现:香港快运目前上座率只有75%左右,而国泰港龙则达到90%以上,为什么后者在机票价格比前者贵数倍的前提下,依旧会有如此多旅客选择?业内人士表示,除了服务和安全性的口碑,关键因素是国泰港龙在香港机场强大的中转能力,许多人选择国泰港龙出行,目的地其实不是香港,无论是迪拜、伦敦还是墨尔本、洛杉矶,国泰港龙可以实现航班无缝衔接、行李直挂等各种十分贴心的服务,而且综合票价可能要比从上海、北京或者广州出发直达以上目的地的航班价格实惠一些,这让国泰港龙的航班受到旅客青睐。

  要么就把机票价格降到最低,要么就把服务做到最极致,让旅客在得到高品质服务的同时,还能享受到相对实惠的价格。业内人士说,这两种方式,都是航空公司未来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