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数据惨淡或影响加息 美股收高标普破2100点

金融界 显示图片

  编者按:制造业指数疲软但市场预计不会改变美联储加息预期,美股收高。道指上涨168.43点涨幅0.95%,标普上涨22.22点涨幅1.07%重上2100点大关;欧股等待央行货币政策决议下跌0.3%;亚太股市多收高,中国两市宽幅震荡收涨;中国概念股多数上涨;黄金收盘下跌0.2%报收1063.50美元;原油上涨0.5%报收41.85美元。联储内部支持美联储延迟加息,制造业数据惨淡使加息再生疑虑,全球央行负利率成新常态;全球议论人民币入篮既是里程碑又是改革推手;全球货币政策进入后危机时代;中国方面,量化宽松或不适合中国国情,央行年底前利率或将维持稳定但可能再降准,2016年将是中国经济艰难的一年!

  【美股收盘】

  制造业数据惨淡或影响加息 美股收高标普破2100点(本页)

  【全球市场】

  欧央行决议前市场情绪谨慎 欧股收跌0.3% 亚太股市多收高 无视中国疲软制造业数据

  中国概念股收盘多数上涨 金融界涨超6%关注美联储加息前景相关线索 黄金收低0.2%

  等待美国库存数据 原油收涨0.5% 入篮利好钝化人民币续收低 强势美元加剧贬值

  【推荐阅读】

  美联储埃文斯:支持联储晚些时候再加息联储2016年会以“蜗牛般的速度”加息

  制造业PMI惨淡 美联储加息再生疑全球央妈“非常规宽松”未见恶果 负利率成新常态

  除了扩大QE 欧洲央行无计可施了吗?沙特伊拉克抢眼 OPEC产量料再临纪录高位

  中国GDP增速远未见底全球主要媒体评人民币入篮:既是里程碑也是改革推手

  新兴市场增长模式已崩溃应对美联储加息 金融股成避风港

  美国债市发危险信号:流动性现枯竭苗头全球货币政策开始进入后危机时代

  彭博视点:量化宽松不适合中国中国年底前利率或维稳但可能降准

  中国解决通缩风险?摩根士丹利支招“五步法”2016将是中国艰难的一年

  ===================开始阅读===================

  金融界美股讯:周二美股收高,标普500指数突破2100点创4周新高。尽管制造业数据疲软,但分析师认为它不会改变联储的加息路径。

  美东时间12月1日16:00(北京时间12月2日05:00),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168.43点,报17,888.35点,涨幅为0.95%;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22.22点,报2,102.63点,涨幅为1.0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47.64点,报5,156.31点,涨幅为0.93%。

  投资者仍然对本周五的非农就业数据持乐观预期,并普遍认为该数字将是最后一份能影响到美联储决策的重要数据。

  经济数据面,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报告称,美国11月ISM制造业指数从10月的50.1降至48.6,自2012年11月以来首次跌至50荣枯岭以下(意味着制造业活动的收缩),创下自2009年6月以来新低。

  分项数据方面,11月就业指数从10月的47.6升至51.3,创7月以来新高。新订单指数跌至48.9,创2012年8月以来新低。支付价格指数从10月的39降至35.5。

  TD Ameritrade首席策略师基纳汗(J.J. Kinahan)表示,ISM制造业数据“惨不忍睹”,但他认为这可能不会改变美联储决策者在本月议息会议上加息的市场预期。

  基纳汗表示:“这份数据完全没有改变我们对美联储的政策预期。但可能会影响到今天的股市动力。它没有我们料想的那么强劲。”

  此外,美国商务部报告称,美国10月营建开支环比增长1.0%,同比增长13%。

  非农就业数据将在周五公布,市场将其视为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体检报告,在确定近10年来首次加息时间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11月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表现强劲,目前市场对美联储将在12月15-16日会议上加息的预期已经很高。市场认为美联储确信美国经济状况十分健康、足以容许开始加息,这种市场观点成为推动11月美股上涨的主要因素。

  此外,今天各家汽车生产商还陆续公布了11月在美销售数据。数据显示11月美国车辆销售下降至1820万辆,但首次实现连续3个月的年化销量超过1800万辆。

  11月销售天数减少通常会使汽车销量下降,但在黑色星期五汽车销售以及乐观的经济背景支撑下,今年11月美国汽车生产商的车辆销售出现小幅增长。

  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宣布11月在美车辆销售增加3%,达175,974辆。通用汽车公司(GM)宣布11月在美车辆销售增长2%,达229,296辆。福特汽车(F)11月在美车辆销售增长0.4%,达187,794辆。

  丰田汽车公司宣布,11月美国市场销量增长3.4%,扭转此前销量下滑颓势。该月丰田销量的增幅高于美国车企三巨头,至18万9517辆。市场预期增幅5%。截至11月底,丰田今年以来美国市场的销量增长4.7%,至226万963辆。

  大众汽车美国公司周二报告称,受尾气造假丑闻影响,11月美国销量锐减24.7%。在排放丑闻曝光后,大众美国公司于9月份暂停了近50万辆2.0升柴油发动机车辆的销售,11月份又宣布暂停8.5万辆3.0升柴油发动机车辆的销售。

  联储官员讲话备受关注,今天发表讲话的联储官员包括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以及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等。

  个股消息面,网络零售商亚马逊(AMZN)股价攀升,这家公司宣布黑色星期五的网络销售强劲,使其自有设备的周末销售创历史新高。

  网络软件公司Infoblox(BLOX)股价大涨,该公司在周一收盘后宣布盈利超出市场预期。

  HF Financial Corp(HFFC)受到关注,周一晚间,Great Western BAncorp(GWB)宣布将以1.394亿美元价格收购前者。

  江森自控(JCI)宣布,预计2016年销售将同比增长4%,达到386亿美元。市场预期该公司销售收入372.7亿美元。

  其它市场面,尽管两份数据均表明中国制造业数据疲软,但周二中国上证综合指数仍然收高0.4%。日本日经225综合指数收高1.4%,自8月以来首次突破2万点关口。

  欧股低收0.75%,泛欧斯托克50指数跌26.21收报3479.3点。德股DAX 30指数跌1.07%收报11260点。英股富时100指数高收0.66%报6398点。法股CAC 40指数收跌0.86%报4914.8点。

  纽约商业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下跌1美元,报每盎司1064美元。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4美分,报每桶41.51美元。

  美11月制造业活动三年来首次萎缩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周二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11月ISM制造业指数从10月的50.1降至48.6,自2012年11月以来首次跌至50荣枯岭以下(意味着制造业活动的收缩),创下自2009年6月以来新低。

  分项数据方面,11月就业指数从10月的47.6升至51.3,创7月以来新高。新订单指数跌至48.9,创2012年8月以来新低。支付价格指数从10月的39降至35.5。

  亚洲11月制造业PMI令人失望

  今天Markit公布的亚洲一系列国家和地区11月PMI数据显示,亚洲地区的制造业继续处于放缓状态,一些东南亚国家甚至显著恶化。中国的11月份财新制造业PMI为48.6,略微高于10月份48.3的水平。汇丰(HSBC)经济学家Julia Wang称主要原因是“外部需求回升”。不过11月份官方制造业PMI跌至49.8,创3年新低。财新PMI主要调查对象为中小企业,而官方PMI主要为大型国企,前者更容易受外部需求影响。

  韩国11月份制造业PMI维持在49.1不变,不过台湾地区PMI从10月份的47.8升至49.5,为8个月来最高水平。尽管如此,韩国和台湾地区PMI也低于50的荣枯分水岭,意味着制造业仍处于收缩状态。

  相比之下,东南亚情况比较糟糕。马来西亚11月份制造业PMI从48.1降至47,创2012年7月有数据以来的新低。越南PMI从上个月的50.1降至49.4,跌入收缩区域。印尼PMI降至46.9,创7个月新低。

  美国实体零售店假日周末销售锐减10.4%

  消费者研究与分析科技公司索博客(ShopperTrak)周二表示,预计11月26至29日美国实体零售店的总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0.4%,降至204.3亿美元。索博客公司创始人比尔-马丁(Bill Martin)表示:“有几个因素造成了实体店销售锐减,其中包括感恩节当天的店面营业时间减少、犹太光明节(Hanukkah)时间较去年推后使得销售高峰后移等等。”

  据估计,感恩节当天的销售收入为17.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2.5%。黑色星期五的销售收入约为102.1亿美元,同比下降约12%。

  美国11月汽车销量或创多年新高

  11月销售天数减少通常会使汽车销量下降,但在黑色星期五汽车销售以及乐观的经济背景支撑下,今年11月美国汽车生产商的车辆销售出现小幅增长。汽车生产商们可能达到2001年以来的最高销量纪录。分析师表示,11月份的销量数字可能暗示2015年全年车辆销售能否创造历史最高纪录。

  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NV)11月在美汽车销售量为175,974辆,为2000年以来的同期最高数字,较去年同期的170,839增长3%。至此,这家意大利-美国汽车生产商的车辆销售已经连续68个月增长。

  据WardsAuto估计,在11月份的23个销售日当中,轻型车辆销售为133万辆,使今年11月份的日均汽车销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2.1%。该机构预计11月汽车销售年化数字将为1840万辆,这将使11月年化销售数字成为2005年7月达到2060万辆之后的最高值,并首次实现连续3个月的年化销量超过1800万辆。

  大众11月在美销量锐减近四分之一

  大众汽车美国公司周二报告称,受尾气造假丑闻影响,11月美国销量锐减24.7%。在排放丑闻曝光后,大众美国公司于9月份暂停了近50万辆2.0升柴油发动机车辆的销售,11月份又宣布暂停8.5万辆3.0升柴油发动机车辆的销售。该公司旗下捷达品牌上月销量下降约30%,帕萨特销量下降超过60%。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据市场观察报道,欧洲股市周二收盘小幅下跌,投资者看起来不愿在欧洲央行公布货币政策决定以前采取较大动作。

  泛欧斯托克600指数下跌0.3%,报收于384.24点,其成分股中林德公司(Linde AG)领跌。

  这家工业用气生产商的股价收盘大幅下跌14%,原因是该公司下调了2017年运营利润预期。林德公司还称,该公司旗下工程部门对运营利润的贡献将低于此前预期,原因是处于较低水平的原油价格使其客户不愿进行投资。

  大众汽车则是泛欧斯托克600指数成分股中另一个备受瞩目的“输家”,该公司股价在法兰克福市场的交易中收盘下跌1.1%。这家汽车制造商周二公布数据称其11月份美国销售量大幅下降了25%,原因是在该公司旗下柴油动力汽车被发现安装了所谓的“失效装置”以后,大众汽车已经暂停出售这些汽车。

  电信股中,TeleAB2股价收盘下跌0.7%,主要由于野村证券将其股票评级从“买入”(Buy)下调到了“中性”(Neutral)。

  欧洲各国股市中,德国DAX 30指数下跌1.1%,报收于11261.24点;法国CAC 40指数下跌0.9%,报收于4914.53点。

  在数据公司Markit公布欧元区制造业数据后,欧洲股市并未得到拉升。这项数据显示,11月份Markit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2.8点,符合经济学家此前广泛预期。欧元兑美元汇率在这份报告公布后小幅下跌至每欧元1.5087美元,但仍高于周一晚间的1.5068美元。在最新的外汇市场交易中,欧元兑美元汇率报1.0618美元。

  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相当不错”,部分原因是“看起来意大利在过去四个月时间里经历了一种‘小高潮’,其采购经理人指数触及四个月高点”,伦敦资本集团(London Capital Group)的首席分析师布伦达凯利(Brenda Kelly)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道。

  虽然股市在周一取得的上涨表明“市场上存在看多情绪”,但许多投资者看起来都不愿“在本周晚些时候欧洲央行(公布货币政策决定)和(美国劳工部公布)非农就业报告以前就提前投身于市场”,她说道。

  定于本周五公布的美国非农就业报告被视为决定美联储是否将近十年以来首次加息的重要因素。

  泛欧斯托克600指数在周一交易中上涨0.5%,整个11月份则上涨了2.7%。

  欧洲央行将于本周四公布其货币政策决定,此前该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已强调指出,欧洲央行有意采取更多的刺激性措施来提振欧元区通胀和经济增长。经济学家广泛预计欧洲央行将宣布延长其购买政府债券的“量化宽松”计划,这项计划目前定于2016年9月份到期。有些经济学家还预计,欧洲央行可能会下调银行存款利率。

  在伦敦,英国富时100指数上涨0.6%,报收于6395.65点,其成分股中银行股走高,原因是英国的所有七家大银行都通过了英国央行的年度“压力测试”。英国央行称,该行将放松要求英国各银行持有更多资本的压力。

#JRJ分页符#

  亚太股市周二(12月1日)多数收高,市场无视稍早公布的中国制造业PMI影响。

  日本股市日经指数周二反弹,突破20,000点大关,为三个多月来首次升破该点位,受弱势日元和美国指数期货走高之助,无视中国制造业调查数据疲软消息。日经指数收盘涨1.3%,收报20012.40点。这是该指数自8月20日以来首次收于20,000点上方。东证股价指数收盘涨1.4%至1601.95点,33个分类指数几乎全部收涨,只有一个类股例外。JPX-日经400指数收盘涨1.4%至14435.78点。

  澳大利亚股市周二大涨,未理会海外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跌势,因投资者在持续数月的下跌之后逢低买入。矿商必和必拓上涨3.7%,部分收复上日跌幅。澳大利亚指数收盘上涨99.6点或1.9%至5266.1点,创11月19日来最大单日涨幅。

  沪深两市微幅低开,沪指开盘后下挫逼近3400点,随后缓幅回升,10点半左右沪指震荡下行,临近午盘沪指跌幅收窄。午后开盘,沪指震荡上扬,14点左右沪指冲高回落翻绿,临近盘尾回升翻红,盘中房地产(行情000736,买入)(16.47, 0.69, 4.37%)股集体爆发,板块一度涨逾6%,其中,万科A(行情000002,买入)涨停,创08年以来新高。盘面上,题材股活跃,环保、建材板块涨幅靠前,银行股领跌,两市近60股涨停,两市成交缩量。截至收盘:沪指报3456.31点,涨10.9点,涨幅0.32%,深成指报12081.17点,涨43.31点,涨幅0.36%,创业板报2655.34点,跌17.24点,跌幅0.65%。成交量方面,沪市成交3302.6亿,深市成交5125.6亿,两市共成交8428.2亿元。恒生指数今早高开201.39点,涨0.92%,之后走势拉升,盘中最高见22477.51点,涨幅达2.19%,创自11月12日(收涨2.40%)以来的近三个星期最大涨幅。截至目前,恒指涨幅为1.75%,上涨384.93点,报22381.35点,成交805.3亿港元。

  韩国股市周二大幅收高,因外资重新买入,力压中国制造业活动数据疲弱的影响。中国是韩国的主要出口市场。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收高1.6%,报2023.93点。外资在连续两日卖超之后变成买超,今日在主板净买入1106亿韩元(9553万美元)。

  台湾股市周二收涨1.71%,终止连二跌;分析师表示,在政策拟开放中国大妈来台投资股市,加上今天亚洲股市普遍走涨带下,指数收复8,400点;惟随指数大涨,料明日将呈小涨小跌格局。周二台湾加权股价指数收涨1.71%,报8463.30点。证交所今日资料显示,外资及陆资在台股转为买超85.30亿台币,中止连两个交易日卖超共计225.93亿台币。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周二美股收高,标普500指数突破2100点创4周新高。尽管制造业数据疲软,但分析师认为它不会改变联储的加息路径。

  美东时间12月1日16:00(北京时间12月2日05:00),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168.43点,报17,888.35点,涨幅为0.95%;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22.22点,报2,102.63点,涨幅为1.0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47.64点,报5,156.31点,涨幅为0.93%。

  中国概念股收盘多数上涨,7只股票涨幅超6%,其中麦考林美股MCOX)上涨10.30%报收3.62美元,泰克飞石上涨9.23%报收0.77美元,酷6网美股KUTV)上涨8.08%报收0.71美元,兰亭集序上涨7.81%报收3.59美元,金融界美股JRJC)上涨6.44%报收4.46美元,58同城美股WUBA)上涨6.29%报收64.00美元,斯凯上涨6.06%报收2.80美元;3只股票跌幅超6%,猎豹移动下跌6.27%报收18.09美元,第九城市美股NCTY)下跌11.64%报收3.49美元,网秦美股NQ)下跌17.34%报收3.48美元。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据市场观察报道,黄金期货价格周二收盘下跌,投资者正在重点关注即将公布的美国非农就业报告以及美联储高官的言论,以便寻找有关该行是否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货币政策会议上作出加息决定的线索。

  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明年2月份交割的黄金期货价格下跌1.80美元,报收于每盎司1063.50美元,跌幅为0.2%,扭转此前一个交易日的上涨走势。与此同时,明年3月份交割的期银价格也下跌不到半美分,报收于每盎司14.083美元。

  黄金价格在周一交易中上涨了0.9%,这种上涨的推动力来自于“空头回补式的上涨,这是由于部分交易商调整仓位,而且美元汇率在一系列重要”经济数据公布以及美联储高官发表言论以前小幅回落,业内刊物The 7:00’s Report的联合主编泰勒里奇(Tyler Richey)说道。

  美联储加息可能会削弱黄金对投资者的吸引力,这是因为黄金是一种非付息资产。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还倾向于推动美元汇率上涨,而在通常情况下,美元汇率上涨会促使黄金等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的价格下跌,原因是持有其他货币的投资者买入这些商品的成本将会变高。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将于周三和周四发表两次讲话,而美国劳工部则将在周五公布月度非农就业报告。市场预计,这份报告将进一步确认美联储即将在12月份会议上调高基准利率,这将是该行近十年以来首次加息。

  但在周二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时,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则称其倾向于在本月政策会议上反对加息决定。

  同样是在周二,美国制造业数据表现疲弱。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份ISM美国制造业指数下降至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美国经济学家史蒂夫墨菲(Steve MUrphy)指出,这项数据“不会阻止美联储”在定于12月中旬召开的政策会议上加息。

  “黄金价格的下一个重大动作仍将有赖于美联储加息预期,而只要未来两周时间里的各项指标继续指向加息,那么金价就将继续承压,阻力最小的道路仍将是下行。”里奇说道。

  与此同时,预计欧洲央行将在周四宣布进一步推出货币宽松措施,这可能会导致欧元汇率承压,从而推动美元走强。但分析师质疑的一个问题是,欧洲央行的这种行动已经反映在了市场定价中,因此欧元汇率近期内继续下跌的空间不大。

  在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其他金属交易中,明年3月份交割的期铜价格上涨2.3美分,报收于每磅2.072美元,涨幅为1.1%,原因是多家中国生产商都称其将削减明年的铜产量。

  明年1月份交割的期铂价格上涨2.500美元,报收于每盎司835.40美元,涨幅为0.3%。明年3月份交割的期钯价格下跌4美元,报收于每盎司539.20美元,跌幅为0.7%。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据市场观察报道,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周二收盘上涨,原因是市场有关美国上周原油库存下降的预期暂时分散了交易商的注意力,他们正在重点关注欧佩克(OPEC)本周产量制定会议的结果。

  美国政府将在周三公布上周的原油库存数据,而目前有些市场人士预计该周的原油库存可能十个星期以来首次出现下降。

  但市场整体认为,欧佩克不会在定于本周五召开的产量制定会议上采取任何行动来减轻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压力。与此同时,周二早些时候公布的美国和中国的制造业数据均表现疲弱,从而增强了投资者有关能源需求前景的担忧情绪。

  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明年1月份交割的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0美分,报收于每桶41.85美元,涨幅为0.5%,盘中曾触及每桶41.17美元的低点和每桶42.23美元的高点。

  与此同时,伦敦ICE欧洲期货交易所明年1月份交割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则下跌17美分,报收于每桶44.44美元,跌幅为0.4%。

  美国石油协会(API)将在周二晚些时候公布上周的原油库存报告,而美国能源部下属能源信息署(EIA)则将在周三发布库存报告。能源信息和咨询公司普氏(Platts)调查显示,分析师平均预期该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120万桶。

  如果美国能源信息署报告真的显示原油库存在截至11月27日当周出现下降,则将是自截至9月18日当周以来的第一次。

  但目前原油市场主要关注的焦点还是周五欧佩克会议的结果。

  此次峰会“将是这个全球原油卡特尔组织内部多年以来最重要的会议之一,而且有可能会是各个成员国之间多年以来最有敌意的会议之一”,业内刊物The 7:00’s Report的分析师说道。“自沙特阿拉伯在去年11月份的会议上出人意料地宣布,该国将重点关注保卫市场份额的长期政策而非削减产量以支持近期油价以来,欧佩克成员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一直都在增强。”

  与去年同期的价位相比,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和伦敦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都已经下跌了近40%。

  沙特阿拉伯明显只关心“他们的市场份额,其他事情则一概都不重要”,AVaTrade的首席市场分析师纳伊姆阿斯莱姆(Naeem Aslam)说道。“沙特人正在大幅缩减预算支出……只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市场份额”,这表明该国无疑采取减产措施。

  The 7:00’s Report分析师和瑞士银行集团的分析师约翰里格比(Jon Rigby)表示,欧佩克可能将其原油产量上限从每日3000万桶调高至每日3100万桶,原因是印度尼西亚将重返该组织,成为其成员国。另外,调高产量上限至这个水平也将更加符合欧佩克的实际产量,目前其实际产量数据并未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

  同时,中国政府周二早些时候公布数据称,11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降至49.6点,创下自2012年8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在美国,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报告称其11月份制造业指数下降至48.6点,创下自2009年6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纽约商业交易所的其他能源交易中,明年1月份交割的RBOB汽油期货价格上涨5.6美分,报收于每加仑1.363美元,涨幅为4.3%;明年1月份交割的取暖用油期货价格上涨1.5美分,报收于每加仑1.369美元,涨幅为1.1%。

  明年1月份交割的天然气期货价格下跌不到半美分,报收于每百万英国热量单位2.231美元。

#JRJ分页符#

  人民币美元即期周二微收跌,日内波动区间极为狭窄,但与中间价双创三个月新低。交易员称,汇市已基本消化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利好,整体走势依旧稳定,但人民币贬值预期仍较强,只是央行亦无意强行推高汇价,短期料延续区间窄幅整理。

  交易员指出,市场仍关注本月中旬美联储可能的加息动作,而本周欧洲央行加大放松政策的预期料加剧美元强势,且今早中国公布的官方中采PMI数据仍显示中国经济增长持续偏弱,人民币贬值压力短期难以减退。但僵持走势不会一直持续,最终还是会打破,汇率弹性上升是趋势。

  香港财资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1日美元/人民币(香港)即期汇率定盘价为6.4447。

  “我预计人民币汇率还是会稳定一段时间,不会有大的波动,如果这时候贬值,中国面子上不好看。”一中资行交易员指出。

  另一中资行交易员指出,加入SDR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什么影响,人民币该怎么走还怎么走,预计人民币会缓慢贬值,直至强美元周期结束。

  截止北京时间16:30,离岸CNH大跌近200点子,与在岸价差扩大至450点子以上,交易员称,离岸有车企购汇,而且量较大,导致汇价明显下行;相较在岸的僵持走势,离岸的市场化表现更符合市场看贬人民币预期。

  北京时间12月1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投票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 R货币篮子,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圆,一道构成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在SDR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将于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11月中采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10月的49.8降至49.6 ,主要分项指数均有所回落,尤其是新订单指数降幅较大。

  离岸市场上,1年期美元/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报人民币6.6425元。

  全球汇市方面,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周二在逼近13年高点后回落,因交易员买回欧元;受欧洲央行推出激进宽松措施的预期拖累,欧元一直备受打压。欧洲开盘,欧元续涨,市场冒险意愿升温。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今日更新的16点人民币兑美元参考汇率为6.3986。外汇交易中心自8月24日开始,每天五次,分别为上午10点、11点、下午2点、3点和4点时发布一个参考汇率。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据CNBC报道,美联储的一名高官周二称,他支持该行在稍晚时候再首次加息,并指出美联储应将重点更多地放在加息步伐而非首次加息的时间安排上。

  “我们是不是应该加息呢?我承认,对于我们即将作出的利率决定,我感到有点儿紧张。在加息以前,我更希望能有比今天更大的信心,确信通胀真的正在开始上升。”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在向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发表讲话时说道。

  埃文斯指出,他认为美联储应该采取逐步将基准利率恢复正常的道路。他还补充道,到2016年底时,联邦基金利率处在1%以下可能会是合适的水平,并预计明年美国经济的增长率将在2.5%左右。

  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其他委员相比,埃文斯对美联储在12月份加息的可能性一直都更倾向于“鸽派”立场。据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FedWatch工具显示,市场定价表明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在本月加息的可能性为79%。

  埃文斯称,美国就业市场正在“稳固”增长,但称其并不确信通胀率正在朝着美联储2%目标的方向上升。他还补充道,通胀所面临的逆风可能会持续到明年。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于12月15日和16日召开货币政策会议。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周二(12月1日)表示,美联储预计会以“蜗牛般的速度”在2016年逐步加息。

  分析师表示,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预计将会在2016年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加息。这主要是根据美国目前的经济前景及世界整体经济走势作出的判断。同时大摩对美国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比市场普遍预期要低很多,该行预计美国经济在2016年和2017年将会以1.8%的速度低速增长。

  大摩分析师指出,联储目前2%的通胀水平目标距离被达到还相当遥远。这将使联储在做出紧缩政策决定时异常艰难。

  分析师表示,“我们预计联储在首次加息后将等到2016年6月才可能再次加息。而到9月和12月会议上将会考虑进一步加息以达到联储年末1.125%的利率目标。2017年可能会加息四次,并最终在年末达到利率为2.125%。

#JRJ分页符#

  美联储每到重要决策之前总有意外发生,这次也不例外。周二数据显示,美国11月ISM制造业PMI三年来首次跌破50大关,创下六年多新低,表明制造业陷入萎缩。前两次出现这么糟糕的制造业数据后,美联储都推出了QE。

fed

  有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熟悉的感觉?美联储每到重要决策之前总有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这次也不例外。周二跌破50大关的美国11月ISM制造业,恰逢美联储可能12月加息的这个关口。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1月ISM制造业指数48.6,跌破50荣枯线,不及预期的50.5,亦低于10月的50.1,创2009年6月以来新低。这是ISM制造业PMI指数连续第五个月下跌,也是2012年11月以来首次跌破50关口。

  分项指数方面,新订单指数由10月的52.9下跌至48.9。下图为经过季调(红线)和未经季调(绿线)的ISM新订单分项指数。

ISM New Orders unadjusted vs adusted_0

  ISM制造业指数由一系列分项指数组成,是反映制造业在生产、订单、价格、雇员、交货等方面综合发展状况的晴雨表。通常扩张收缩荣枯线为50,高于50被视为制造业处于扩张,低于50则意味着制造业的萎缩。

  与节节败退的制造业相比,服务业呈现出较为强劲的态势。11月服务业PMI尚未公布,但从此前趋势可以看出较制造业明显更为强劲。例如,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ISM非制造业指数59.1,大幅好于预期的56.5,亦高于9月的56.9。而同月的制造业PMI仅为50.1,为四个月连跌,创2013年5月以来新低;其中,就业指数跌破50,创2009年8月以来新低。

  STA财富管理公司分析师Lance Roberts表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这种偏离不会持续太久,最终还是要靠制造业上的支出来推动整个经济周期,服务业上的支出扩大乘数不如制造业大。历史告诉人们,制造业在经济中的贡献非常之大,比人们想象得还要大。

  美联储是否意识到了这点,是否会改变行动计划,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从此前数据看,前两次在公布了颇为糟糕的、跌破50大关的制造业PMI之后,美联储随后分别推出了QE1和QE3。

20151201_ISM1_1_0

  目前,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美联储多位官员暗示12月是非常可能的加息时点,市场的加息预期也越来越强烈。从期货市场数据来看,市场认为美联储12月行动的概率超过70%。

#JRJ分页符#

  “负利率”货币政策算是全球央行应对金融危机的创意产品。花旗银行昨日表示,“负利率”策略并没有带来理论预期中经济体系运行紊乱,但另一方面,刺激效果也有限。

  Business Insider援引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称,“资金并没有从银行涌出,汇率也没有大跌,商业银行没有因为利润挤压而倒闭,恶性通胀也没有发生。事实证明,利率下限并不止于零界。”

QQ截图20151201174713

  为了刺激信贷和金融活动,央行不希望商业银行把钱存在央行,在负利率条件下,机构存钱在央行需要付出一定成本。央行普遍宽松后,全球货币流通量确实有温和增长,但令其费解的是,货币流转速度加快预期始终没有到来。换言之,经济动力始终不足。

  花旗银行认为,不同央行对负利率的具体实施情况不同。在欧元区、丹麦和瑞士,某些银行可豁免于负利率政策,而维持零利率,以防止利率压力转嫁给储户。一般而言,零售银行利率始终在零界以上,负利率只在银行间和政府借贷中运行。此外,市场可能普遍认为负利率只是暂时的,从而抑制了存款流向市场。

QQ截图20151201174919

  本周,欧央行准备在-0.2%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利率。分析师们现在考虑的不是负利率的可行性,而是,负利率可以行到几尽?

  花旗认为,负利率进一步扩大是有可能的。

  从技术可行性上看,央行的货币储备原则上都会转向流通货币。银行在持有货币储备和流通货币的比例界限,就是政策利率下限的定点。

  利率低于零界,是因为货币有储存成本(包括存放、转运、处理、保险成本等)和使用成本。对于可以从规模经济中获益的银行,保守估计这些储存成本不超过50个基点。但丹麦和瑞士央行的例子都已经证明利率低于这个基点是技术可行的(瑞士甚至不鼓励央行将储备转为流通货币)。

  花旗银行称,只要不发生挤兑,央行采取更低的负利率尚有空间。因为手上持有现金也需要付出一定成本——不仅因为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也因为之后的现金配置需求会引起其他成本。

  花旗预测,除了欧央行降息在即,瑞典银行在明年年底之前也会进一步降息,以色列央行明年会加入负利率国家行列。捷克和日本央行也成为负利率行列候选国。在过去15年中,欧央行、美联储、英国央行早已进入降息周期。即使美国加息在即,考虑到全球经济未见起色,未来任何一次升息都难以超越其曾经的降息幅度。因此,负利率会成为更多央行应对经济下行的应对方式。

#JRJ分页符#

  欧洲央行10月份释放了考虑在12月会议上扩大货币刺激的信号,称正在关注“拖累通胀率在中期回归至低于、但是接近2%的因素的强度和持续性。”

  近期,欧元区经济活动已有所改善,但是进一步刺激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在于,经济增速的改善并不能掩盖经济活动和通胀率的低迷。欧元区GDP正在以适度的速度增长,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等高频数据正在朝着金融危机以来的高点改进;就业创造也有了改善;货币增长在加速,信用创造也重现生机。

  尽管这些经济增长指标出现了初步复苏迹象,但是经济活动、通胀率以及通胀预期仍然低于理想的水平。图一显示,欧元区的GDP总量才勉强达到了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美国和英国已大幅领先当时的水平。美国在2010年就达到了与金融危机前相当的水平,当时美联储还处于放松货币政策的初期阶段。美联储在GDP恢复到金融危机前水平后的第四年才结束了量化宽松,并且又等了一年才准备加息。以此推论,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预计至少还会持续四年,同时在2020年之前都不会加息。

ubide20151130figure1

(图一:欧元区、美国、英国实际GDP)

  同样地,通胀前景和通胀预期也很疲软。大宗商品的价格效应拖累了通胀率,但是核心通胀率也仅1%。剔除2011-12年增加的间接税的影响后,通胀率自2010年以来一直处于这一水平附近。由于经济中存在着大量的闲置,几乎没有理由相信核心通胀率很快就会加速上升。通胀预期反映了通胀前景的疲软。欧洲央行四季度专业预测者调查报告((SPF)预期2016年欧元区通胀率仅1%,2017年为1.5%,而且近期的经验显示,这些调查通常过于乐观。长期通胀预期仍然维持在过低的水平。SPF的预测中值(中位数)为1.9%,但是伴随着明显的下行风险:因为大部分提交给SPF的预测包含了下行风险,每个预测者给出的预测中值的均值为1.75%。实际上,每个独立概率分布的均值的中值也仅1.75%。

  市场反映的通胀预期则更低。图二展示了从通胀互换中得出的1年期通胀率的期限结构。它比SPF预测的通胀率更低,并且显示出市场预计,2024年之前,欧元区通胀率会持续低于2%。

ubide20151130figure2

(图二:通胀互换的期限结构)

  货币政策决策者应该怎么做?除增加量化宽松(QE)项目的规模和进一步降息外,还有三步值得考虑。

  第一,将物价稳定重新定义为2-3年期的对称性通胀目标。如我在欧洲央行开启QE之前所说,此举可以帮助明确欧洲央行的职责和目标,减少公众的困惑,同时有助于更好地锚定通胀预期。当前“接近、但是低于2%”的定义留下了太大的解读空间,同时也是通胀下行风险的来源之一,而通胀下行是欧元区承担不起的。

  第二,改变资产购买项目对各国资产的购买比例,从当前按成员国对欧洲央行的出资比例购买,变为按该国债券占欧元债券的比例购买。这一步有助于缓解出资比例导致的扭曲,正是这种扭曲导致了欧洲央行过度地购买了德国国债。这类举措也有助于加快资产购买的步伐,同时增加资产的购买总量。鉴于成员国之间不会分担实施QE产生的潜在损失,因此这一变革料不会被视为是给损失互担开后门。

  第三,修改与QE项目有关的前瞻声明。删除日历式的引导(当前声明称资产购买将持续至2016年9月),用清楚、开放式、因情而定的引导来取代。例如,欧洲央行应该持续实施QE,直到它能预见到通胀将在中期以可信、可持续地方式回归2%,这意味着通胀率仅仅触及2%还不足以促使该行结束QE。实际上,通胀率连续多年低于预期后,欧洲央行应该明确地提出在多久之后通胀率会升至目标上方,以便促使通胀率在中期回归2%的目标。

  这一系列的行动会强化欧洲央行的货币刺激政策,加速欧元区的经济和通胀复苏,同时让欧元区能够更好地应对下一次衰退。

#JRJ分页符#

OPEC产量将再次接近纪录高位

OPEC产量将再次接近纪录高位

  金融界美股讯:周一(12月1日)公布的路透调查结果显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11月石油产量较前月增加。OPEC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出口回升,之前糟糕的天气曾暂时阻止其产量增长。

  此次增加表明,OPEC产量再次接近纪录高位,因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大国专注于市占率。OPEC本周将开会评估政策,外界认为政策将维持不变。

  调查显示,OPEC的11月供应量增加至每日3177万桶,10月为每日3164万桶。本项调查系根据船运数据,以及来自石油公司、OPEC和谘询机构消息人士的讯息。

  OPEC周五会议距离其做出历史性决定将近一年,当时在沙特的带领下做出了拒绝支撑油价的决定。油价因供应持续过剩,在18个月来已下跌逾半,但即使希望在作法上能有所改变的OPEC成员国,也认为不会有变化。

  “我认为沙特不会改变立场,”一位来自支持限制产量的非海湾国家的OPEC代表表示。“在下次会议上将不会达成有利的结果。”

  自2014年11月调整政策以来,OPEC日产量提高了约150万桶。当前的产量并不比7月低多少,7月的产量为每日3188万桶,为1997年开始记录这一数据以来的最高日产量。

  单月产量增幅最高的当属伊拉克,该国也是今年国际上供应增长最快的来源。伊拉克10月的出口低于预期,因恶劣天气导致装船推迟。7月南部石油出口达到纪录高位每日306.4万桶。

  调查中有消息人士称,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也增长。该国将更多原油出口到海外,同时炼油厂增加原油使用,抵消了国内电厂使用量季节性下降。根据调查,沙特该月产量为每日1025万桶,距离6月所创纪录高位每日1056万桶不远。

  调查发现,OPEC中的两个西非国家--安哥拉和尼日利亚产量下降。11月利比亚产量微减。调查还显示,伊朗11月的石油供应持平。在遭制裁之前,伊朗是OPEC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如果对伊朗的制裁解除,则OPEC的产量2016年或进一步提高。

#JRJ分页符#

  房地产作为过去几年最火爆的产业,也是库存和产能压力最大的产业,可以作为观测经济见底的风向标:如果地产投资没有见底,就不要轻言经济企稳。

  十年前你跟别人说中国经济会掉到7%,大部分人一定觉得你疯了。同样,现在你跟别人说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会掉到6%或5%,很多人也不愿意相信,甚至还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可以重回8%。不过,历史的车轮从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像一个人终究会老去一样,一个经济体也终将告别他的青春。这无关好坏,只关乎岁月。

  历史上有没有青春不老的奇迹?没有。根据世界增长与发展委员会和社科院张晓晶老师的统计,二战后经济增速连续25年保持在7%以上的只有13个经济体,剔除掉博兹瓦纳、马耳他、阿曼、香港、新加坡等微型经济体,实际上只有中国、巴西、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和泰国8个经济体创造了所谓的高增长奇迹。

  但遗憾的是,除了中国,这些经济体在高增长的第四个十年中无一例外的跌落神坛,区别只是下跌的幅度,有的比较剧烈,比如日本一下子减速到5%,有的则相对温和,比如韩国仍保持了6%左右的增速。

  中国经济会不会青春不老甚至返老还童?当然也不会。今天我们不讲什么理论,只讲故事。

  第一个故事叫作老龄化。

  假设有腊肉国和鲜肉国两个经济体,腊肉国有100个老人,鲜肉国有100个年轻人,鲜肉国每年生产200斤的粮食,自己吃100斤,剩下100斤(储蓄率就是50%,斤可以看做GDP的不变价单位),腊肉国的老人自己没有生产能力,但每年还是有100斤粮食的需求,只能拿过去自己储蓄的粮食券每年从鲜肉国购买100斤粮食。

  那么问题来了,腊肉国和鲜肉国各创造了多少GDP?是每个国家100斤吗?当然不是。鲜肉国的GDP是200,而腊肉国的GDP是负100。

  有人说腊肉国的老人不也有100斤的消费吗?消费不也算GDP吗?这属于对GDP概念的误读。

  GDP的全称是国内生产总值,关键词有两个:一是国内(DomestiC),二是生产(Product)。只有在本国生产的产品算本国GDP,不管它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被消费掉,而在外国生产的产品只能算外国的GDP,即便它是在本国被消费的也不能算本国GDP。

  因此,在鲜肉国生产、被腊肉国消费的100斤粮食只能算是鲜肉国的GDP,而不能算是腊肉国的GDP,而且因为腊肉国消费了100的净进口,他们的GDP是负值。

  中国过去是典型的“鲜肉国”。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鲜肉”,也就是15-64岁的劳动适龄人口。2003到2013年间,中国的“鲜肉”人口以每年近1000万人的速度持续增加,十年累计增加了9000万以上,超过了日本鼎盛时期的劳动力人口。

  2013年,中国劳动力人口达到创纪录的10.06亿,相当于总人口的74%,而日本的这一比例仅为60%。这样的人口结构,经济增速自然甩出日本这样的腊肉国N条街。

  但2013年之后,中国正在慢慢从“鲜肉国”变成“腊肉国”,随之而来的经济减速是自然现象,很难逆转。2014年中国劳动力人口首次净减少104万人,尤其是15-24岁的“小鲜肉”减少最快,近三年几乎每年减少1000万。往后看,未来5年劳动力净减少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从2017年开始。

  10-59岁人口就是五年之后的劳动力适龄人口,这个年龄段的人口数也已经从2012年开始进入净减少(近三年已经累计减少1345万),这意味着未来5年劳动力的净减少将显著加大,尤其是从2017年开始(2012年+5年)。

  劳动力适龄人口减少的主因是计划生育的影响开始显现,导致新形成的年轻劳动力减少。中国在90年代之后新生人口大幅下降,20年之后,自然造成了20多岁的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虽然政府放开了二胎,但从单独二胎过去一年的效果看,生育率的下滑也很难逆转。

  讲到这,第一个故事的结论已经很清楚:随着劳动力人口下降和老龄人口占比的上升,中国将逐步的从生产者转向消费者,经济增长速度会出现自然的下滑,经济结构也会出现自然的调整:投资率下降,消费率上升,工业占比下降,服务业占比上升(比如帮腊肉国进口粮食的人)。

  第二个故事叫作去库存。

  还是刚才鲜肉国和腊肉国的故事,我们换个假设。鲜肉国100个年轻人还是生产了200斤粮食,他们自己吃了100斤,但不同的是,腊肉国的老人中有50位突然失踪了,现在只剩下50位老人,这意味着他们现在只需要50斤粮食,于是鲜肉国卖给腊肉国50斤之后,还剩下了50斤。

  这一年两国的GDP分别是多少?腊肉国少进口了50,GDP变成了负50。鲜肉国的GDP还是200,但结构发生了变化,过去是消费100+净出口100,现在变成了消费100+净出口50+库存50。

  时间来到第二年。假设腊肉国还是净进口50斤,鲜肉国一算计,今年自己和腊肉国的需求加起来就150斤,再加上去年还留存了50斤,所以今年只需生产100斤就够了。

  于是,鲜肉国让自己的50个年轻人先休息一年,所需的粮食国家暂时借给他们,等明年参与生产之后再偿还。剩余的50个年轻人参与生产,一共生产100斤粮食,全部用于本国居民的消费。库存的50斤粮食则全部卖给腊肉国。

  这个过程就叫去库存,这对GDP有什么影响呢?腊肉国的GDP没有变化,而鲜肉国的GDP下降到了100。也就是说,虽然两国加起来还是消费了150斤,但其中有50斤是第一年留下的库存,这部分在第一年已经计入GDP,不能再算第二年的GDP。

  中国现在就是一个库存压顶的“鲜肉国”,只要这个包袱甩不掉,就不要谈短期经济的见底。擒贼先擒王,去库存得从过去十年增长最快的行业看起,这个行业无疑就是房地产。

  2013年之后人口老龄化导致房地产需求大幅下降,而过去几年的房地产投资还在不断竣工,供过于求导致库存堆积如山。目前待售面积达到创纪录的6.6亿平米,在建面积超过50亿平米,按照人均30多平米的标准,这几乎透支了两亿人的需求。

  结果显而易见:即便今年房地产销售还不错,但也没有哪个厂商敢再继续生产房子,于是房地产投资大幅下滑,目前已经低于销售增速。

  但由于前几年开工的项目还在不断竣工,今年房地产不仅没有去库存,反而在被动加库存。2016年去库存压力比今年更大,房地产投资大概率出现历史上第一次负增长。

  房地产只是中国去库存压力的一个缩影,过去十年的支柱产业都背着库存的包袱,其中相当一部分产业甚至还没有开始去库存,最典型的就是传统的中上游产业。

  上游来看,去库存还没有实质进展。以煤炭为代表的原材料存销比10月为0.50,是危机以来的高位,且8月以来上行明显,目前每月仍旧有2000万吨左右的过剩产量。

  中游来看,钢铁总存销比年中以来明显下行,主要受益于房地产销售好转带动新开工止跌,但依然处于较高位,库存细分来看,钢贸商库存虽然已经从过去5年的1475万吨下降到1000万吨左右,但钢厂库存还在持续增加,去库存还没有开始。

  讲到这,第二个故事的结论也有了:上中下游产业的去库存都没有实质进展,中国起码在2016年还甩不掉库存的包袱,即便总需求不会再恶化,我们也必须为了去库存而减产,这个过程必然导致经济继续下行。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鲜肉国去库存一年就搞定了,我们到现在还在苦苦挣扎?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第三个故事。

  第三个故事叫作去产能。

  在第二个故事中,鲜肉国有50个年轻人没有工作,但鲜肉国还是借给了他们50斤粮食,因为他们预期第三年腊肉国的50位老人会再回来,到时候这50个人就又可以开工了。但问题来了,如果到了第三年50位老人还是没回来呢?

  假设第三年腊肉国传来消息,该国的50位老人已经确认去了另一个叫天堂的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意味着以后腊肉国的需求永远不会回到100斤。

  鲜肉国得知消息之后会如何反应呢?还会让没有工作任务的年轻人“停薪留职”吗?当然不会。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把空闲的年轻人永远辞退,这个过程就是去产能。

  如果需求下降是短期的(比如第二个故事中50位失踪老人又重新回来了),那么去库存就不需要去产能,只需要暂时的停产。

  而如果需求下降是长期的(比如第三个故事中50位老人永远消失了),那么去库存就必须要伴随着去产能,这个过程中鲜肉国的产量(GDP)自然是下降的。

  简单来说,库存变化=新增产量(供给)—市场销量(需求),当需求不变或下行时,如果不缩减产能,库存就会加速增加。中国这几年之所以库存还没有去化,核心原因就是需求萎缩的情况下产能还没有缩减,甚至有一部分还在扩张。

  早些年可能是因为企业还抱有幻想,以为失踪的需求会逐步回来,后来是因为2010年、2012年的两轮政策刺激,需求端的确出现了短期抬头迹象,产能也随之再度扩张。但当需求重新被打回原形的时候,更多的产能和更少的需求一起把库存推向了天际。

  以典型的钢铁产业为例,2014年中国的粗钢产量达到8亿吨,几乎占全球的一半。

  随后的美国、日本、印度、韩国的粗钢产量仅相当于中国的10%、13%、9%和11%,而这几个国家的人口仅分别相当于中国的23%、9%、4%和95%,GDP却相当于中国的168%、44%、14%和20%。换句话说,在同样的人口和GDP水平下,中国的钢铁产量远远超过了国际平均水平,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来自本该去掉的过剩产能。

  为什么需求一直这么差,产能还一直去不掉呢?这就是现实和假设的不同,鲜肉国可以随意的清理过剩产能,但现实中不可能如此随意,尤其是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之下。

  远的不说,就拿我的家乡来说,你要说把莱钢集团(当地最大企业)关了,先是4万职工不同意,然后地方政府也不同意,毕竟每年都是市里的第一纳税大户,最后很多局外人也不同意,毕竟好多亲戚朋友身在其中。

  第三个故事的结论似乎有点悲观:中国的产能过剩还很严重,但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去产能面临很多现实的阻碍。这导致去产能的周期可能会非常长,相应的去库存和经济下行周期也会拉长。那么问题来了,有什么方法能摆脱这种困境吗?这就是接下来两个故事要说明的问题。

  第四个故事叫作全球再平衡。

  假设前两年的情况不变,但第三年情况略有变化,尽管失踪的50位老人还是确认去了天堂,但腊肉国又新迁来了50位老人。

  这样一来,腊肉国的需求又恢复到100斤,鲜肉国的库存也在前一年消化完毕,鲜肉国在第三年的GDP将重新恢复到200斤,其中100斤自己消费,100斤出口给腊肉国。为什么鲜肉国没有去产能也能实现复苏呢?很简单,因为从天而降了50斤的新需求。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解决产能过剩不是只有关闭产能一条路,还可以找到新的外部需求来把过剩的产能消化掉。

  中国经济在90年代末能够快速的摆脱产能过剩,除了和当时朱镕基总理的去产能措施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出口出现爆发式增长。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因为我们在2001年加入了WTO,一下子打进了很多新市场,这些市场就相当于腊肉国新来的50位老人。

  但现实是,近年来的出口一年比一年差,2015年到目前为止还是负增长。往后看,中国经济也不可能靠外需吃掉过剩产能。

  过去我们能找到很多新的“腊肉国”,但现在新增市场已经基本饱和,而存量市场还面临全球再平衡的威胁。

  一方面是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威胁,中国的老龄化和劳动力市场僵化(劳动力无法退出)导致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比较优势已基本丧失,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劳动力成本比我们低的多。

  另一方面是来自发达经济体的威胁,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虽然人力成本是我们的几倍,但如果考虑到融资成本、物流成本和税收成本,再考虑到技术上的差距,我们的优势也在逐步缩小。

  这给深陷衰退泥潭的发达经济体提供了新的契机,于是连欧美国家都开始重点支持制造业出口。TPP也好,TTIP也好,都是全球再平衡的武器。中国虽然也有自己的武器,比如一带一路和RCEP,但最多也只能打个平手,很难有大的收获。

  这样第四个故事的结论也清楚了:在全球再平衡的挤压之下,中国很难像90年代末那样通过开拓新的“腊肉国”来消化过剩产能。那么问题来了,除了靠外需之外,去产能还有没有别的出路?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第五个故事。

  第五个故事叫作改革创新。

  假设第三年腊肉国还是确认50位老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样两国的总需求加起来还是只有150斤。如果没有任何其他变化,鲜肉国就会把产量也相应的缩小到150斤,导致经济出现衰退,同时25个最懒惰的年轻人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

  照理说,鲜肉国应该把这25个人永远驱逐出国(因为已经确认需求不会再反弹),但现在鲜肉国的首领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暂时不驱逐这25个年轻人,而且只要他们能想办法把消失的50斤需求弥补回来,就依然让他们参与生产,但如果做不到,就会像上一个故事那样成为去产能的牺牲品。如此一来,本来好吃懒做的25个人突然活跃起来,开始想方设法的创造新需求,这就是倒逼改革。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25个人还真想出办法来了。他们发现鲜肉国的天气越来越冷,大家都有取暖的需求,于是他们提议生产50斤粮食改作燃料,供大家烧火取暖,这就是创新和转型。

  创新转型的好处显而易见:鲜肉国的产量又可以重新恢复到200斤,其中50斤卖给腊肉国,100斤鲜肉国自己吃掉,另外50斤则改作燃料用于取暖。大家既都吃上了粮食,又过上了更暖和的日子,社会福利水平大幅提高。

  中国目前也和鲜肉国一样,除了通过改革和转型创造新需求别无他路,但目前中国的制度和技术水平仍无法承担这一重任。表面上看,中国似乎是一个创新大国。

  根据OECD的统计,中国R&;D支出的绝对额已经超过日本,占GDP的比率也已上升到2.1%,和OECD国家2.4%的平均水平相差无几,超过欧盟28国1.9%的平均水平。我们的专利数量和研发人员数量也都是全球第一。

  但事实上,中国只是一个有“数量”的创新大国,而并不是一个有“质量”的创新强国。现在缺的不是“人”和“钱”,而是真正有价值的成果。国际上通常认为三方专利数能更准确的衡量一国的创新水平,而中国在这一指标上远远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

  根据OECD的统计,中国的三方专利数量仅占全球的3.3%,日本美国德国韩国法国分别是我们的9倍、8.2倍、3.1倍、1.8倍和1.4倍,而他们所花的R&;D支出仅相当于中国的48%、136%、30%、20%、16%。和我们专利数量差不多的是英国,而英国只有6000万人口,R&;D支出也仅相当于我们的12%。

  为什么我们花了更多的人和钱并没有换来相应的成果?这就涉及到制度。就像前面故事所讲的,那25个年轻人之所以发奋图强,是因为有充分的激励机制:如果创新成功,就能获得生存所需的粮食,而如果创新失败,就只能拍屁股走人。

  所以,要想创新转型,必须先改革。对中国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大量的科研人才被束缚在公务员或事业单位的体制内,当干多干少都一样,甚至干了有风险,不干没风险的时候,谁还有心思去创新呢?要创新,必须以市场和企业的力量为主,这一点从来没有例外。

  结局大猜想

  当我们把所有的故事串联起来,会发现以下几个结论:

  (1)长期来看,经济增速的底部一定不是7%,因为老龄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尤其是2017年之后,劳动力人口下降的压力将明显加大。从国际经验看,未来十年的增长中枢将下移到6%甚至5%。

  (2)短期来看,经济下行在2016年还将继续,因为去库存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去产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房地产作为过去几年最火爆的产业,也是库存和产能压力最大的产业,可以作为观测经济见底的风向标:如果地产投资没有见底,就不要轻言经济企稳。

  (3)去产能之所以比90年代要慢,是因为全球化的故事变成了全球再平衡,来自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威胁让中国的出口腹背受敌,很难靠外需消化过剩产能,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产能输出只能对冲,很难逆转。

  (4)外需指望不上,产能又在社会阻力之下无法出清,未来中国的去产能就只剩下一条路:改革和创新。改革是创新的基础,如果不能通过改革激活人的潜力,创新无从谈起。

  (5)未来十年的中国经济将是人口老龄化和改革创新的赛跑,如果前者更快,中国的增长中枢可能会像日本那样跌到5%,而如果后者更快,中国的增长中枢或许能像韩国那样维持在6%以上。

#JRJ分页符#

  在全球主要财经媒体看来,人民币纳入SDR既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里程碑,也是对中国经济改革的认可。同时,这也意味着中国必须深化市场化改革。

图片来源:东方IC

  金融界美股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在全球主要财经媒体看来,这是一个里程碑式事件,但也意味着中国必须深化市场化改革。

  路透社的报道说,IMF赋予了人民币珍贵的储备资产地位。人民币如期加入基准货币篮子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里程碑,同时也是对改革取得的进展的认可。

  报道说,随着各国央行和国际基金管理者调整投资组合以反映人民币的新地位,纳入SDR可能加大对人民币和人民币计价资产的需求。但分析师们表示,在中国完全放开资本管制或是允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之前,投资者可能会保持谨慎。

  人民币将在2016年10月正式纳入SDR篮子。报道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象征性举动,对于金融市场没有多少直接的实际意义,但这是SDR首次额外加入新的货币。报道还提到,中国相对较高的利率可能提升SDR的利率——进而可能推高一些债务人获得IMF贷款的成本。

  《经济学人》的文章说,IMF的决定可能为人民币贬值铺平了道路。原因是,中国人民银行现在面临更多压力,要像多数发达国家经济体央行那样管理人民币——让市场力量决定利率。

  人民币纳入SDR会加大对于中国将让市场力量决定汇率的预期。如果中国保持实际上与美元挂钩的做法,人民币加入SDR的结果将会是美元在SDR篮子中的比重得到提升,这有悖于初衷。

  随着美联储着手开始升息、中国正放松货币政策,人民币可能承受更多下行压力(至少相对美元如此)。结果很可能是人民币走弱。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近五年走势。 来源:Bloomberg.com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近五年走势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人民币加入IMF储备货币篮子既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里程碑,也将促使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现更大程度的自由化。

  报道说,这一决定赋予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地位,但也标志着中国走上了一条可能更具风险的道路。将来,可更加自由兑换的人民币以及开放的市场可能增加中国市场的波动性以及资本外流的风险。

  报道也表示,人民币纳入SDR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各国央行是否会接纳人民币作为一种储备货币,将取决于中国政府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以及增加经济内部运作透明度方面取得的成功。

  彭博社的报道说,这是人民币数十年来争取国际公信力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在今年增速放缓之际,IMF的认可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一个闪光点。

  报道援引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和荷兰国际集团(ING Groep NV)经济学家们的话说,鉴于SDR在全球储备中份额较小,获准加入SDR可能不会对人民币短期需求带来太多影响。

  报道说,中国领导人曾在全球金融危机后批评国际货币体系。现在人民币加入了这一体系。问题在于,中国是否会利用IMF的支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寻求更多改变。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明年10月1日起,人民币将正式成为IMF“特别提款权”篮子中的第三大货币。对于中国而言,这是对过去几年金融市场自由化以及放开资本市场资金流动管制的一次检验。从这个角度来说,IMF的决定可能增强中国经济改革者的公信力。

  对于世界金融体系而言,人民币加入SDR则意味着显著的挑战。人民币是首个加入这一“精英俱乐部”的新兴市场货币。

  日本《日经新闻》的报道说,人民币获得了与美元和日元同样“国际货币”的“背书”。在贸易和投资领域,人民币的利用将得到推动,但中国政府需要进一步推进交易自由化。

  报道说,如果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得到使用,中国企业就能够将进出口从美元等外汇计价改为人民币计价,能够规避汇率波动风险和外汇套期保值的成本。此外,中国还希望此举能够促进政府推进的在亚洲、非洲和中南美的基础设施投资。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尽管高盛和美银的策略师们都认为新兴市场已经见底,但是花旗的看法显然有所不同。

  在一份年度前瞻报告当中,花旗首席经济学家布提尔(Willem Buiter)强调,由于两大重要风险的存在,他不可能宣布新兴市场正在“走出森林”。第一大风险是联储加息,现在已经被多数人认定将在12月成为现实。这很可能会导致一些近年来流入新兴市场的投资开始流失。

  “更高的美国利率依然是可能导致新兴市场资本流出的重大威胁,因为过去五年当中流入新兴市场的‘过剩’资本,其中一部分原本就带有鲜明的周期性特色,一旦美国利率上涨,这部分资金将变得极不可靠。”

  他估计,2008年联储开始执行量化宽松政策之后流入新兴市场债券的资金大大超过了正常水平,这就意味着,一旦联储的政策走向正常化,将有多达3000亿美元的新兴市场债券处于危险之下。

新兴市场债市已经非常脆弱

  第二大威胁则是中国。

  和其他一些人一样,布提尔也认为中国货币可能的贬值是明年一大风险。他指出:“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见得足够支持大规模的资本流出,如果人民币最后有所削弱——哪怕是以有控制的方式——投资者承担新兴市场风险的意愿也会受到严重冲击:相对疲软的人民币对于新兴市场竞争力将是一个重大打击。”

  过去,全球经济似乎总是能够在必要时提供某种紧急帮助,缓解新兴市场的痛苦,但花旗强调的是,这次恐怕很难对此再抱多大期望,因为全球其他地方的经济增长也是步履蹒跚。布提尔的结论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模式已经“破碎”。从2002年到2013年,整个模式一直是“投资引导的中国增长和(港股00001)强势全球贸易增长给予了新兴市场一代人时间内仅此一次的外部积极推动”,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

新兴市场经济迎来退潮时代

  事实上,布提尔的看法是,尽管新兴市场还有一些可能的复苏道路可以走,比如通过货币贬值或者基础设施支出,但是他们未来的经济增长速度恐怕很难再重复之前的轨迹了。

  “我们认为,一个重要的观感就在于,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本质上是对全球外部环境高度敏感的。从2002年到2013年,由于中国投资导向型的增长,已经全球贸易超过平均水平的增长都是如此持久而强势,外部环境对于新兴市场显然是极端有利的。未来几年,外部环境显然是不理想的可能性更大,而新兴市场的增长预期自然需要因此做出调整。”

  好吧,确实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JRJ分页符#

  受益于美联储加息预期,11月份标普500指数中金融板块上涨近2%。

  其中美国五三银行股价上涨8.5%至每股20.64美元,摩根大通上涨4%至每股66.81美元。而公共事业板块由于其避险属性受到打压,11月份下跌2.7%,成为该月表现最差板块。

000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称,市场预期美联储12月份将提高短期利率,银行净利差(net interest margins)将随之增加。2008年12月以来,为了刺激经济和通胀,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趋近为零,银行等金融机构利润长期受到挤压。

  在10月份亮眼的非农就业报告之后,市场对美联储12月份加息预期已高达70%。美联储将在12月16日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提高基准利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自10月FOMC会议以来,美联储官员们不断发表意见一致的系列言论,释放加息时机已经成熟的信号。

  不过,尽管12月加息市场似乎已经达成共识,但对于后续行动的步伐会有多快,市场上仍有争论。美联储官员近期则一再表示,加息的幅度和步伐都将依赖于数据。这意味着,由于市场对美国经济在今年及以后路径的不同观点依然存在,美联储实行紧缩政策的幅度和步伐,都将受到争议。

  因此,将于12月4日公布的美国11月非农就业报告成为了加息前“最重要的数据”。

#JRJ分页符#

MW-EA144_Junk_S_20151130123302_NS

美国高收益债券价格持续走低的趋势对投资者发出了警告:流动性濒临枯竭。

  当市场流动性充裕,投资者们在风险更高、收益率也更高的市场中会感觉更加安全,比如垃圾债和股市。一旦货币流入放缓,市场风险偏好也将下降。

  这就是很多股票投资者密切关注高收益债券市场长期趋势的原因。如果资金稳步流入垃圾债市场,投资者会乐于去买股票,因为不用担心流动性问题。当资金流出垃圾债,这就相当于发出“股民们,开始抛售股票吧”的信号了。

  “很多人像买其他债券一样去买高收益债券,但实际上,这更像是在买股票。”McClellan Market Report出版人Tom McClellan在近日发给客户的邮件中表示,“当高收益债券市场受挫,那通常是一个可靠的信号:流动性面临枯竭境地,也就意味着股市的坏日子快要来了。”

  FactSet数据显示,过去15年,巴克莱美国高收益企业债指数(BArclays U.S. High Yield Corporate Bond Index)和标普500指数之间的每日相关性(daily correlation)为0.525,高于巴克莱高收益企业债指数巴克莱美国债券指数(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的相关性,后者的相关性读数为0.334。

  过去数月,高收益债券市场的抛售在加速,推升整体垃圾债收益率冲向四年多高位,超过美联储推出第三轮QE前夕。垃圾债收益率区间下限不断抬升,美银美林美国高收益CCC及以下债券收益率区间下限从2014年年中8%的均值飙升到今年的15%以上。

MW-DZ970_wolfst_20151125060503_NS

  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推动了这种趋势呢?主要原因在于,伴随着美联储准备开启2006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在信贷周期走向终结之际,市场风险厌恶情绪不断升温。

  投资者别期待流动性状况会在很快改善。因为美联储11月释放的10月会议纪要显示,不排除12月加息。加息将冲击流动性,因为持有现金的收益将增加,或令债市和股市吸引力减少。

  高盛首席信贷策略师Charles Himmelberg曾在上个月中旬警告,美国债市流动性已经亮起红灯,与美联储直接往来的22家初级交易商持有的企业债库存降至负值,为史上首次。

#JRJ分页符#

  决策者摇摆不定,市场对政策前景的认知自然更分歧,市场波动加大自然难免。

  上周风险资产市场相对平静,资产价格多数走低,不过在土耳其击落俄罗斯军机和中国A股大跌的威胁下,应该说市场情绪出奇地平稳。

  资金聚焦不在中东局势上,而在央行政策上,投资者更关心欧洲央行的QE政策和联储的加息政策,这个反映在对货币政策最敏感的两年期国债身上,美债与德债短期利率差距进一步扩大,美元欧元进一步升值(美元指数突破100大关),黄金价格跌至2010年来新低。

  在接下来的三周,主导世界经济的两大央行会在政策上各走各的路,尽管货币当局在尽最大努力管理市场预期,资金仍在猜测政策变化的细节,这个体现在利率及汇率期货市场上的对冲与投机举动。

  地缘政治显现危机,带动石油价格低位反弹,不过反弹力度却颇为乏力,一周下来布伦特石油微升0.6%。以铜为首的工业商品价格在周一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后稍见反弹,不过力度同样不济,沽空压力仍大。

  本周最大故事当属欧洲央行在现行QE政策上的变招。欧洲经济增长乏力,通缩阴影再现,加上恐怖袭击阴霾笼罩,ECB几乎肯定会加码QE。将现有资产购买计划延长到2017年中、再次下调银行存款利率15点,已成为市场共识,笔者认为也已经反映在价格中。

  目前市场关心的是,除此两招外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宽松政策。

  ECB会不会除了延展QE时限之外,增加每月的购债规模,由此提高刺激力度?会不会将存款利率分级处理,以减少对银行息差的压力?德拉吉在记者会上会如何表述央行QE的决心与力度?这些都是悬念,可能对市场气氛构成冲击。

  欧洲货币当局如何看待恐怖袭击对欧洲经济的中期冲击,是决定它出招力度的重要考量,也是本周的变数。由于欧元成为套利交易的借贷货币(funding currency),任何欧元汇率的预期变化,可能给市场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俄罗斯军机被击落,欧元瞬时反应是不跌反升,就是套利盘平仓所致,这也预示了ECB政策可能给市场带来的冲击更难预料。

  ECB的QE变招,将揭开央行政策的新的一页。美国、欧洲、中国、日本的货币政策开始分道扬镳,不仅力度不同、方式各异,甚至连方向也不一致,全球货币政策开始进入后危机时代,之前的政策同步共振不见了,政策透明度降低了,决策者对经济的把握度弱化了。央行对经济前景的把握能力下降,尤其值得关注。

  联储12月加息,已经成为市场共识,可能是近十年来准备最充分的一次利率动作。不过之前的政策意向摇摆却十分强烈,联储在何时启动加息上出现过数次明显的调整,并带来市场动荡。

  欧洲央行、日本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今年也曾有过类似的摇摆,其背后是决策者们在对经济前景、外围因素的判断上出现了重大摇摆,其实他们对预测经济何去何从也不够自信,甚至屡现失误。

  决策者摇摆不定,市场对政策前景的认知自然更分歧,市场波动加大自然难免,这是2016年的风险之一。

  本周焦点:周四欧洲央行例会,笔者预料购债计划延长六个月至2017年3月,存款利率下调10点;不排除德拉吉出手更重,也不排除德拉吉以出口术调节市场预期。

  联储主席耶伦在周三四出席参众两院听证会,她对在美国经济、通胀的表述,以至对利率、QE前景的回答,均可能影响市场。

  数据方面在美国,二手房销售预计反弹,就业ADP数据改善,ISM持平。

  美国11月非农就业料增加205K,失业率维持5%,时薪增加0.3%,如果此预测接近公布的数据,则美国12月加息几乎没有悬念。

  加拿大第三季度GDP增长较第二季度大幅改善,央行例会上利率估计不动。

  在欧洲,欧盟CPI有所回升,PMI持平,德国订单低位反弹。

  在亚太区,日本工业生产稍微加速,第三季资本开支增长就较上季弱;黑田在名古屋 演讲估计没有新意。

  中国官方和财新PMI预料略微转弱,A股重开IPO考验市场容量。澳大利亚第三季度GDP增长可能回升到0.7%,央行例会上应该没有政策变化,不过预料暗示明年第一季度降息。

  OPEC周五开会,笔者预计未必能在减产上达成共识。

#JRJ分页符#

  不过,彭博视点却刊文指出,这样的想法很可能是站不住脚的。中国人民银行一年之内已经六次降息了,却没有起到任何明显的提振增长效果。相反,通货紧缩压力依然可观:生产者价格连续四年下滑,年平均缩水6%。进一步的宽松很可能只会使得问题变得更加严重,而不是相反。

  看上去,这似乎与后危机时代的正统派经济观点矛盾。2009年以来,面对通货膨胀率降低到零,全世界经济增长大幅减缓的局面,各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几乎是无一例外地动用了各种宽松政策,试图以此刺激经济。美国联储、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降低了利率,而且还增加了信贷提供量,希望投资和需求能够得到新的刺激。尽管在主要发达经济体,通货膨胀依然萎靡,但是量化宽松背后的逻辑却没有受到真正严重的质疑。多数意见都认为,如果没有这些激进的干涉,这些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状况甚至会比现状还要糟糕。

  不过,中国的情形有其自己的特点。他们应对金融危机的方法是掀起了信贷推动的大规模投资与建设狂欢,而在当时还受到了广泛的赞扬。他们使用借来的资本建设公路、机场、工厂和住宅,速度近乎疯狂,造成了整个经济系统当中全面的大规模产能过剩。比如,2015年当中,中国将安装14千兆瓦的太阳能面板,可是在国内的面板产能面前,这点需求实在不成比例:地球政策研究所(Earth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2014年当中,中国生产出了34.5千兆瓦的面板。要知道,那一年里,全世界也不过只安装了28.7千兆瓦。换言之,单单中国一家的产能就足够满足全世界近90%的需求。

  产能与需求之间令人瞠目的缺口自然会导致价格的暴跌。麦格理集团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中国钢铁行业每吨钢亏损大约200元人民币(31美元),因为他们的炼出的钢实在是太多了。这份报告指出,按照正常的想法,或许制造商们可以按照比例减产,来让供求回归平衡,但是“钢厂害怕失去市场份额,也害怕一旦现在停产,将来要恢复生产还需要投入新的资本”。与此同时,中国的“银行一直在迫使钢厂坚持在市场上,不然他们就必须承认自己有大量的不良贷款”。换言之,众多企业为了活下去,为了获取能够让自己再坚持一天的现金,还在不断竞争杀价。

  河北钢铁(行情000709,买入)产能严重过剩已经是尽人皆知的问题,而华北的严重空气污染与此也有很大关系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进一步的货币宽松只能让价格下跌得更厉害。具体说来,这种作用会通过两条渠道发生。首先,廉价贷款会刺激企业购买更多产能,因为他们相信这些投资受到批准意味着政府的隐形担保,而持续增长可以让自己获得大而不倒的地位。比如,中国电力(港股02380)需求每年的增长速度只有大约1%,但是现有电厂实际上只有大约55%的产能投入了运转。可是就这样,中国还在新投入740亿美元,来让煤电产能增长15%。这对价格当然不会是好事。

  其次,低利率会让那些原本该死去的企业继续活下去,成为僵尸企业。在政府要求避免违约和可能的裁员的压力之下,国有银行持续增加新的贷款,作为这些企业的救生索。华创证券估计,2015年当中,新贷款的半数其实都是用在了偿付既有贷款的利息上。这样的做法客观上等于保护市场上的过剩产能,鼓励企业继续进行不赚钱,甚至赔钱的生产。

  中国的信贷增长速度大约两倍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也达到两位数。这个国家所真正需要的其实恰好相反。债台高筑,状况不善的企业应该清算,帮助整个系统减少不必要的产能。整个过程必须小心控制,将裁员的破坏性降到最低(在正迅速老龄化的社会中,这是完全可能做到的),让银行收回资本,以确保其财务健康。信达这样的专业力量可以帮助进行不良贷款的解套工作。

  诚然,这样的做法是伴随着可观风险的。为维护国家和社会局面的稳定,中国不能允许失业率迅速升高,也不能忍受错失大的经济增长目标,不然就会引起社会和投资者的质疑。问题在于,如果听任现状继续下去,让通货紧缩驱之不散,让债务和不良贷款持续膨胀,结果只能越来越糟糕。

#JRJ分页符#

  金融界美股讯:据路透周二(12月1日)公布的中国固定收益市场展望2015年第12期调查显示,93%的参与机构认为,中国央行今年底前会维持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在1.5%不变;但33%的参与机构预计,基准利率未来三个月里会继续下降;在2015年已降息五次的基础上,市场预计中国央行明年仍有可能继续降息。

  调查结果还显示,近50%的机构预计今年底前大型存款类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会降至17.5%以下;有80%的机构预计未来三个月该准备金率会下调的比例达到八成 —— 这显示降准预期持续高涨。

  调查结果还显示,今年12月全月银行间存款类机构隔夜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和七天期该利率,及三月期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的预测均值分别为1.8162%、2.3476%和3.0583%,分别较11月全月实际均值上涨5个、5个和2个基点,显示资金面预期明显谨慎。

  调查结果还显示,参与机构对12月末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预期为3.10%,较11月末实际值上涨6个基点。

  参与机构对中央结算公司国债、金融债及AAA与AA评级中短期票据的到期收益率估值,今年12月末预测均值较11月底实际值上涨幅度在2到16个基点之间。参与机构还预计,债市全面趋空,高等级信用债券收益率的上涨幅度大于利率债券。

  此外,年末外围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美元指数劲升,美联储12月加息概率较高;欧央行(ECB)则料扩大指标存款负利率幅度并加大宽松力度;日本央行货币政策边际效应虽已趋弱,但日本经济持续萎靡,即使双宽松政策(QQE)加码也无力逆转局势。考虑到全球若干地区政治紧张形势叠加的因素,全球金融市场年末动荡或难免。

  此次调查共有72家机构参与。其中银行类参与机构包括中国工商银行(行情601398,买入)、中国农业银行(行情601288,买入)、中国银行(行情601988,买入)、建设银行(行情601939,买入)等29家机构;证券类参与机构仍为中金公司(港股03908)和中信证券(行情600030,买入)等19家机构;险资类参与机构有人寿资产等11家机构;包括债券私募基金在内的基金类参与机构共有11家。

#JRJ分页符#

  在摩根士丹利2015年亚太峰会上,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最大挑战——“3-D问题”再次得到了广泛关注。所谓的“3-D问题”就是:人口(demographiC)、债务(debt)和通缩(DISinflation)。关于如何解决3-D问题,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们给出了他们的答案。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经济持续放缓、需求难以得到有效支撑的环境下,摩根士丹利对未来几年大宗商品价格却抱有相当乐观的预期。

  据摩根士丹利11月研究报告显示,MS中国经济指数今年3月触底反弹后回落,目前仍在0左右的水平,这显示经济增速急剧放缓后,已经开始步入“低水平企稳”状态: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下午9.40.29

  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负责人Ruchir Sharma的研究显示,经济增速若要维持6%甚至更高,劳动年龄人口就需要达到年均2.7%的增速。

  而中国的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2014年,中国劳动力人口(16岁到59岁)出现至少20年以来的首次萎缩。联合国预计该数据未来10年将继续下滑。长期来看,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是抑制需求的重要因素,人口结构的变动将对我国经济产生深远影响。正值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中国经济转型的当下,中国人口红利在最不合适的时候结束了。

  摩根士丹利亚洲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在2015摩根士丹利亚太峰会上表示,中国人口增长疲弱已经对其经济增长潜力造成了负面影响,预计2015年之后,中国适工年龄人口开始出现负增长,且这一现象会长期持续。虽然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将有所放缓,但是劳动力市场的压力仍然不小——劳动力需求/供给比或将持续上升。回顾过去一段时间的劳动力需求/供给比,2009年到现在也基本是上升趋势,同时还伴随着实际GDP增速放缓的现象。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下午9.40.04

  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中国的投资在持续增长,显示出了中国的资本产出效率有所降低。而居民工资水平增长放缓,也显示出企业开始把压力转嫁给家庭,从而导致通缩压力逐步增强。

  Chetan Ahya表示,中国要解决通缩风险问题,有一些对策是可以借鉴的,比如降息,比如结构调整,必要时,也可提供一些暂时的财政刺激措施。而这些措施确实也是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在尝试做的。具体可以通过以下5个步骤:

  1)接受经济增长减速。同时改变潜在经济增长动能;

  2)解决道德危机风险,收紧审慎性标准,以确保资本有效配置;

  3)降低实际利率,引导私人部门进行高效投资;

  4)启动结构化改革,鼓励私人部门投资;

  5)有必要时,可提供临时性逆周期财政刺激,但具体提供到哪一领域,必须根据国内需求的实际情况做出正确判断。

  关于中国房地产市场,摩根士丹利预计未来几年中国新建住宅数量将以年均-15%的速度下降,预计2018年中库存/销售比会降至20%左右。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下午9.38.49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策略师Jonathan Garner在峰会上对未来几年大宗商品市场保持颇为乐观的态度。总体看来,他预计未来几年多数大宗商品价格将进入稳步回暖区间。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布伦特原油价格甚至有可能在2018年重回100美元/桶的水平。预计铜价目前处于一个短期底部,未来几年或出现10%左右的震荡回升。此外,在摩根士丹利策略团队看来,白银价格未来几年的回暖趋势较为强劲,预计涨幅可能达到30%左右。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下午9.39.29

#JRJ分页符#

  导语:2016年将是中宏观经济持续探底的第一年,也是近期最艰难的一年。各类宏观经济指标将进一步回落,微观运行机制将出现进一步变异。

  2016年是中国经济持续探底的一年。一方面很多宏观经济指标将出现进一步的回落,另一方面很多微观指标可能会出现全面的变异,使经济探底的深度和持续的时间出现超预期的变化。

  必须明确的是,本轮中国经济的底部是多种周期性力量合力的产物。世界经济是否将在2016年出现二次探底?房地产投资是否会在明年二季度成功反转?中国的债务重组是否能够缓解企业的债务压力?中国存量调整是否能够大规模启动?增量扩张是否足以弥补不平衡逆转和传统存量调整带来的缺口?宏观经济政策的再定位是否有效改变微观主体的悲观预期,并有效化解“通缩-债务效应”的全面显化?新一轮大改革和大调整的激励相容的动力机制是否得到有效的构建?这些因素将一起决定本轮中国经济下行的底部以及底部下行的深度和持续的长度。

  1、2016年世界经济难以摆脱2015年的低迷状态。

  一是美国货币政策的常态化、中国进口需求的进一步回落、国际大宗商品的持续下滑以及全球制造业前期错配带来的深层次问题的显化,都决定了2016年新兴经济体的动荡将超越以往新兴经济体所面临的各类波动。二是各类地缘政治的超预期冲击可能导致欧洲经济复苏的夭折。三是全球投资收缩和贸易收缩并没有结束,世界宏观经济不仅缺乏统一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更缺乏经济反弹的增长基础和中期繁荣的基本面支撑。四是世界危机的传递规律决定了本轮危机从金融到实体、从中心到外围的传递并没有结束,新兴经济体的资产负债表调整刚刚开始。

  因此,世界经济不仅面临总体性的持续低迷,同时还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这决定了中国不仅将面临世界贸易收缩带来的持续冲击,同时还面临全球资本异动带来的冲击。中国经济难以在世界经济探底之前成功实现周期逆转。

  2、中国的存量调整尚未实质性地展开,产能过剩行业的过剩产能没有全面退出,作为资金黑洞的各类僵尸企业依然普遍存在,高负债的国有企业在滚雪球效应的作用下依然是各类资金投放的焦点……因此,2016年全面启动的供给侧存量调整政策将决定存量运行的底部和反弹的时点。存量经济的底部不现,总体经济的底部就不会到来。

  3、过高的库存和过度的区域分化导致中国房地产周期调整比以往要漫长,并存在复苏夭折的风险,2016年房地产全面复苏的预期具有强烈的不确定性,但即将出台的存量房地产库存政策将大幅度降低这种不确定性,并提前实现房地产投资增速的逆转。房地产投资增速的不逆转就难以实现短期的经济企稳。

  4、增量调整在近几年持续的开展取得了明显的收效,但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动力的培育需要较长的周期,难以在近期完全填补传统力量转型的缺口。2016年持续加码的增量调整,一方面面临政府财政支出的约束,另一方面也面临过度扶持带来的泡沫化风险。

  5、债务周期是决定本轮中国经济周期的最直接力量。2015年6-7月的大股灾加速了中国债务率的上扬,2016年中国IPO的全面重启、地方债务的加速置换以及不良资产的剥离和处置将直接决定中国债务周期运行的状况。债务困局不打破,吸金黑洞不消除,中国宏观经济中高速的良性运行机制就难以出现。

  6、新一轮大改革与大调整的激励相容的动力机制的缺乏是经济持续回落的深层次核心原因。2016年大改革与大调整的再定位是否能够构建出新一轮激励相容的动力机制是中国宏观经济能够实现触底反弹的关键。

  根据上述的一些定性判断,利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模型—CMAFM模型,设定主要宏观经济政策假设:

  (1)2015年与2016年财政预算实际赤字分别为16000亿元与21000亿元;

  (2)2015年与2016年人民币美元平均兑换率分别为6.21:1与6.50:1。

  分年度预测2015年与2016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其预测结果如表1所示。

  1、2015年下半年在各类“稳增长”政策的作用下改变上半年宏观经济快速下滑的趋势,于四季度逐步趋稳。但由于外需持续疲软以及政策刺激效应的弱化,经济趋稳的基础并不扎实,宏观经济总体状况依然疲软。预计全年GDP实际增速为6.9%,较2014年下滑了0.4个百分点,基本完成了政府预定的经济增长目标。但由于GDP平减指数为-0.5%,名义GDP增速仅为6.4%,名义工业增加值增速仅为0.2%,较2014年分别下滑了1.8个百分点和4.7个百分点。整体经济的困难度比实际增速所显示的更大。

  2、从供给角度来看,在工业萧条的持续冲击下,第二产业回落幅度进一步加大,第三产业逆势上扬,增长较为强劲。预计2015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为5.9%,较2014年下降了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速为8.2%,比2014年上升了0.4个百分点,第一产业在各类农业政策的作用下保持相对稳定,增加值增速为4.0%。值得注意的是:第一,2015年第二产业现价增加值增速(或名义增速)仅为0.6%,工业主营收入和利润都步入“负增长时期”;第二,第三产业实际增速提升的核心作用在于金融业的快速增长,剔除金融业之后的服务业增速仅增长6.7%,剔除金融的GDP实际增速仅为6%,剔除金融的GDP名义增速仅为5.5%。

  3、从总需求角度来看,三大需求都呈现疲软的态势,其中投资和出口增速的回落较为明显。一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在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疲软的作用下增速持续回落,全年估计仅为10%,较2014年下滑了5.7个百分点。二是在全球贸易收缩和国内投资下滑的作用下,出口和进口增速都出现大幅度下滑,估计2015年出口增速为-1.3%,进口增速为-12.0%。这种不对称的下滑导致2015年全年的贸易顺差为36069亿人民币(5808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了53.6%,占GDP的比重从2014年的3.7%上升到2015年的5.3%。这种衰退式顺差的扩大表明中国内部不平衡问题进一步恶化。三是消费保持相对稳定,估计2015年全社会零售销售总额同比增长10.6%,与2014年相比,名义增速回落了1.4个百分点,但剔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速仅回落了0.8个百分点。

  4、在供求失衡与输入性通缩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2015年价格水平回落明显。预计全年CPI增速为1.4%,较2014年下滑了0.6个百分点,远低于3.0%的政策目标。值得关注的是:1)2015年GDP平减指数为负,全年同比增速为-0.5%,较2014年回落了1.3个百分点;2)工业领域的通货紧缩进一步恶化并存在蔓延的趋势,2015年全年PPI为-5.2%,比2014年下滑了3.3个百分点;3)服务价格和核心CPI略有回落,分别较2014年回落了0.5和0.1个百分点。

  5、稳健货币政策进一步持续,但受到资金内生性收缩的压力,货币供应量与全社会融资增速之间的差额大幅度扩大,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渗透力进一步下滑。预计M2增速保持在13.3%,社会融资总额为151926亿元,增速为-7.7%,“宽货币、紧融资”的局面进一步恶化。

  6、在房地产萧条、工业萧条以及进出口大幅度下滑的作用下,中国政府收入2015年预计出现-2.2%的增长,财政压力全面上扬。

  2016年将是中国宏观经济持续探底的第一年,也是近期最艰难的一年。各类宏观经济指标将进一步回落,微观运行机制将出现进一步变异。这将给中国进行实质性的存量调整、全面的供给侧改革以及更大幅度的需求性扩展带来契机,从而为2017年经济周期的逆转,为中高速经济增长的常态化打下基础。

  1、预计2016年GDP实际增速为6.6%,比2015年进一步下滑0.3个百分点,但由于GDP平减指数仅为-0.1%,2016年GDP名义增速为6.5%,较2015年回升了0.1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增速基本持平,第二产业增速为5.4%,较2015年进一步回落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小幅回落,增速为8.0%。

  2、2016年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回落,增速估计为9.6%,但考虑价格效应,实际增速与2015年基本持平。

  3、2016年消费依然平稳,增速估计为10.3%,较2015年略有下滑。

  4、随着世界经济危机的传递,新兴经济体动荡的加剧,欧洲和日本经济复苏的乏力,2016年中国外部环境持续低迷,但由于基数因素,全年贸易增速将出现反弹。预计2016年出口增速为2.1%,进口增速为1.1%。贸易顺差为37892亿人民币(5829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5.1%。

  5、随着全球需求的低迷、超级大宗商品周期的持续以及各种地缘政治的影响,输入性通缩的压力依然存在,叠加内部需求的下滑,将使2016年价格水平保持较为低迷的状态。预计CPI为1.3%,PPI负增长明显收窄,GDP平减指数为-0.1%。

  6、经济下行带来的财政问题进一步恶化,预计2016年在基金收入持续恶化的作用下,政府性收入同比仅增长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