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优车客 > 正文

    小鹏汽车喜提C轮融资 资质、工厂、品控、经验等难题仍待解

    2019-11-26 08:00:00

    中国网汽车 

    北京合生汇紧邻国贸、华贸两大商圈,自2017年12月以来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客流量巨大的购物中心。近日刚宣布已成功签署C轮4亿美金融资的小鹏汽车体验中心也坐落其中。出入北京合生汇的人群与小鹏汽车的目标客户群十分接近,都是一批热爱时尚、喜欢科技的年轻人,在狂商场、喝咖啡之余就还可以快速体验到小鹏汽车。小鹏汽车首席营销官熊青云曾表示,这是为了自然无缝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中。

    小鹏汽车喜提C轮融资 一线核心商圈设体验店

    小鹏汽车的体验中心基本都设立在一线城市的最核心地段,一般占地200-500平方米,面临非常高额的租金。在11月份的一个周末下午4点钟,也正是北京合生汇商圈人声鼎沸的时点,小鹏体验店不时有顾客进店赏车,但相比不远处小米之家的爆棚人气却依旧显得有些“冷清”。在中国网记者将近一个小时的观察中,并未发现有客户下订单。一位看完小鹏G3的消费者在走出体验店后说:“自动泊车的功能,奔驰也有这个功能。”

    在体验店入口处的宣传牌上,小鹏汽车赫然地拉入阿里巴巴、小米集团来为自己背书:“小鹏汽车是阿里巴巴、小米等国内互联网巨头投资,中国制造的新能源汽车值得您去拥有。”

    门店的宣传不可谓不迅速,也就在广州车展前,小鹏汽车才获得了4亿美元的C轮融资,小米集团也正式成为了小鹏汽车的股东,小鹏汽车的估值因此达到了40亿美元,高于蔚来汽车的20亿美金市值,也高于小鹏汽车上一轮融资250亿元人民币(合35.7亿美元)的估值。除小米集团外,还包括知名私募基金和企业家投资者,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A、B轮基础上再次加持。此外,小鹏汽车还获得招行、中信以及汇丰银行等多家中外银行总额达数十亿元的无抵押信用贷款。实际上,此次融资只是小鹏汽车2019年以来的第一次融资,融资规模并未达到之前预期。小鹏汽车曾在2018年便定下2019年融资目标是168亿元。然而,随着资本对于新势力造车愈发谨慎,小鹏汽车此次4亿美元(约28亿人民币)虽距离目标相去甚远,但也颇显难得。相较而言,蔚来、奇点等新势力企业估值在一级、二级市场上都分别遭遇了严重缩水。何小鹏认为,电动车的春天要到2021年才将到来,但2020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年。

    快速迭代引用户集团维权 凸显小鹏造车经验不足

    何小鹏刚在一则节目中表示,财务自由后自己很痛苦、空虚、彷徨。1977年出生于湖北黄石的何小鹏,1999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随后成立了UC优视,2006年UC获得了雷军的投资,2008年雷军任职UC董事长。直到2014年,何小鹏将UC高价卖给阿里,2017年何小鹏离开阿里专心投入到小鹏汽车,据悉雷军个人还参与了小鹏汽车天使轮的投资。同年,小鹏汽车面向大众推出了第一款车型小鹏G2。

    来到2019年,成立才5年时间的小鹏汽车在经验上出现明显短板,互联网出身、一向讲求快速迭代的小鹏汽车却不料引发了大量车主集体维权。原因为小鹏汽车G3 2020款在续航、硬件等配置上大幅升级的基础上,价格上相比2019款G3还更加实惠,而2019款G3也就今年6月份才交付到车主手上,这意味着刚到手的2019款G3就被小鹏汽车新发布的2020新款G3全方位“秒杀”,从而引发了用户的强烈反弹。数据显示,小鹏汽车9月份交付量为1,487辆,环比暴增544%,今年前9个月销量达到12,829辆,领先于蔚来、威马等。

    小鹏自建工厂、造车资质、品控难题待解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曾表示,选择海马汽车代工,是因为新建工厂赶不上第一款车上市时间。该代工工厂由海马汽车与小鹏汽车共同打造,总投资20余亿元,一期建设产能为年产15万辆。小鹏汽车至今也仍未获得造车资质,只能委曲求全于海马,而官方又曾表示小鹏第二款新车P7中级轿车将不再由海马代工生产,转而将交由小鹏位于肇庆的工厂进行生产。同时,关于造车资质的取得等,都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资金。作为比较,理想汽车去年耗费了6.5亿元人民币拿下了力帆汽车100%的股权,才因此获得“造车资质”。初期,很多造车新势力为赶工、抢时间推新车,往往倾向于选择代工模式,随之而来的是代工模式的弊端日益凸显。在今年9月的成都车展上,就有来自北京的小鹏汽车G3车主身穿维权标语T恤,在小鹏汽车展台附近进行维权,标语内容为:“小鹏汽车质量差,反复修不好。”

    该维权车主称2019款G3出现了方向盘、底盘、减震、前机器盖等部件异响,始终没有修好,希望得到全额退款、退车。在稍早一些时间,小鹏汽车G3陷入疑似发生断轴的旋涡之中。很多车主也反映,小鹏汽车在行驶中突然出现切换空挡、动力丢失等问题,在车质网上关于小鹏G3在变速箱跳档、制动系统刹车失灵、车内异味等方面的投诉屡见不鲜。

    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就坚决不看好代工、坚持要自建工厂:“如果选择代工生产,我会天天睡不着觉,就像找‘代孕’,小宝贝可能会有小毛病,不放心。”车和家创始人、CEO李想也曾说过:“从车和家的角度来讲,我们的理念是自己拥有完整的研发、供应链、制造、质量、成本控制的综合能力。”换言之,理想汽车从工厂到研发等全方位都将由自己掌控。而这样做的好处,李想则表示:“在质量层面我不接受任何妥协,如果想让一台品质不好的车出厂,那么你就从我身上轧过去。”

    随着国家对新能源补贴的锐减、新能源汽车风口的收紧,小鹏汽车在资本寒冬中却依旧逆势喜迎小米集团等大佬的投资,然而小鹏汽车作为“后来者”,仍面临诸如经验、品质、自建工厂、造车资质等重重难关。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