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银行频道 > 正文

资管新规下银行业务加速回表 6500亿资本损耗待补充

2018-10-10 13:39:01

财联社 姜樊

华夏银行将近300亿元的定增刚获股东大会通过,能否最终成行,就等监管层最后表态,这是今年继农行、交行、工行以后,第四家发布补充资本金方案的银行。

实际上,华夏银行并非今年唯一一个拥有定增意向的银行。今年3月份,农业银行公布了1000亿元的定增计划;4月,交通银行宣布拟发行600亿元可转债发行计划;8月,工商银行公布称,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境内优先股。而上述三家银行补充资本金的用途均与华夏银行一致,都是用于补充一级资本。

“银行的资本金确实比较缺乏,通过定增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是必须的。”一位银行业内分析人士指出,银行资本缺乏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资管新规下的强监管。

这位业内人士介绍,以往银行通过表外做的业务在资管新规之下都要回归表内,新业务必须通过表内来做,而存量业务在过渡期结束后也要回归表内,这将大量占用银行的资本金。

根据华夏银行此前公布的定增预案,该行此次定增股票数量不超过25.6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2.36亿元。华夏银行介绍,本次定增的募集资金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华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源于表外业务回归表内,意味着资本占用骤增,一些业务对于资本金的占用比例将从20%提升至100%。他测算,由于表外业务转表内,银行业将面临6500亿元的资本消耗。

实际上,银行补充资本金有两种方式,一是通过内源性资金来补充,即银行自身盈利;二是通过外源性资金补充,即通过定增、IPO、优先股等方式来补充资本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近年来银行盈利能力面临压力,虽然今年上半年银行盈利状况有所回升,但并不足以补充资本,所以内源性的补充少之又少。而面对二级市场疲弱、银行盈利压力较大等问题,银行也不得不选择通过外源性资金来补充。

“银行补充资本金的举措很有可能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李奇霖表示,除了资管新规的压力外,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不良贷款上升、90天逾期计入不良等新规的实施,对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以及农商行的冲击较大,不少银行减值损失比较大,资本充足率将持续承压。

此外,董希淼还表示,银行想要减少资本金压力,还需要业务转型,即从资本金占用较多的业务,转移至轻资本业务,如零售业务等,以较少对资本的消耗。

实际上,银行也都纷纷转型零售业务,并提出“轻资本”口号,以减轻核心业务对资本金的占用。

以2018年6月30日数据静态测算,如果华夏银行定增成功,该行资本充足率将超过13.4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超过9.50%。

2018年中报显示,华夏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7%、9.09%、8.06%,较2017年末分别下降0.4个百分点、0.28个百分点、0.2个百分点。

热搜资本充足率 补充资本金 表外业务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