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银行频道 > 正文

    住房公积金不能简单取消了之

    2020-02-14 13:45:25

    攸克地产 攸克

    实行25年的住房公积金制度,要取消了?

    事实上,取消的呼吁早就有了。这一次,是以抗击疫情的名义。

    这一次,是黄奇帆提出来的。2月11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新冠疫情下对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的几点建议》中说:“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把取消住房公积金,放到企业尽快复工、促进经济发展的高度,似乎很有说服力。具体说来,是在抗击疫情的背景下以减轻企业负担的名义,政治正确,三观正确。

    老板们肯定是十分欢迎的。2018年,当国家有关部门宣布阶段性下调社保缴费比率的同时,还给企业递了另一把刀子:住房公积金费率在5%~12%浮动区间自主确定。部分企业选择了维持不变,部分原来费率较高的企业选择了下浮。就连不差钱的华为,也将全公司各地的住房公积金比例统一降到5%,包括部分城市原来是12%的也全部降为5%。

    其实,最近四年,我国社保费率是逐年下调的,但由于社平工资基数的下限一直是在上涨的,这么一冲抵,企业对降费的获得感就比较低。企业负担重的声浪不降反升。

    如果将5%的住房公积金取消,反映到财务报表,企业的负担是应该降低的。但实际却没那么简单。

    1994年国务院发文全面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初衷就是学习新加坡,帮助中等收入职工提高购房支付能力,从实践来看,也确实起到了这个效果。尤其是,累积的住房公积金与住房公积金贷款一起发挥作用,对相当一部分中等收入群体减轻了购房成本,增强了支付能力。

    随着房价的快速上涨,与总房款相比,职工账户里的那点住房公积金是小巫见大巫。也因此,住房公积金更多成为一种职工福利。据说有些城市设置了不少障碍,职工取公积金不太方便,不过,像北京等城市是很方便的,买房、装修都可以,办个支取手续,以后公积金就能定时转到个人的银行卡里,随便使用。

    选项如下:

    第一,一刀切,5%-12%的住房公积金全部取消,也不给员工相应的加薪。即相当于变相的降薪。

    结果是,企业取得了降低成本的效果,却是变相降薪。只有经营下行,财务压力巨大的企业,才会选择降薪。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没有累存的公积金帮忙,购房者的支付能力降低;没有低利率的公积金贷款帮忙,购房者的购房成本增加。这对房地产市场是不利的。

    支持黄奇帆建议的贾康说,可以由政府安排对第一套住房的商业贷款实行一定的利率优惠,来降低购房成本。但这里同样存在贾康指责住房公积金制度对穷人不公平的弊端。因为富人的儿女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利率优惠,而正如贾康所说,穷人是买不起房的,因此无法享受利率优惠。

    第二,住房公积金全部取消后,以相应比例给员工加工资。这也是贾康建议的方式。

    结果是,企业的成本没有减轻,员工工资表上的税前收入增加。但是,加到工资里,虽然存取方便,却要一起累计缴纳个人所得税的,而住房公积金却可以税前扣除。如果员工的年度净收入是工资净收入加福利之和,那么,员工的实际收入和获得感都是受损的。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购房者的支付能力降低,购房成本增加。对房地产市场也是不利的。

    同样,即使政府此后强制要求金融机构对第一套住房的商业贷款实行利率优惠,但整体上只是更有利于富人,而对穷人不利。结果仍是一项不公平的制度安排。

    此外,黄奇帆有个地方还讲错了,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企业最多可以降低12%的成本,但职工却不是降成本,是降福利。

    至于住房公积金的使用效率之类,完全是另一个话题。不是早就有专家提议,以住房公积金为基础,建一个住房储蓄银行,这可以大大提高公积金的使用效率。

    综合以上两个选项看,即使粗暴地取消住房公积金,企业的刚性成本也不会降低,而员工的获得感很差,对房地产市场也没有益处。

    结论是,专家们以减轻企业负担的宏大名义,选错了下刀的方位。

    
    
    热搜住房公积金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