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银行频道 > 正文

    “欧洲支付宝”破产 150亿现金蒸发!CEO投案自首

    2020-06-29 18:28:27

    6月25日,总市值曾接近2000亿的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在盘中发表了破产声明。该声明称,管理层以债务过度为由决定在慕尼黑申请保护,并表示正在考虑是否还会为附属公司申请破产。

    该声明由代理CEO发出,创始人兼CEO布劳恩已经辞职并投案自首,目前以500万欧元的保释金暂时解除羁押。

    声明一出,Wirecard的估值盘中瞬间暴跌近80%,随后一路下跌。自6月22日以来,不到一周时间,公司的股价已经从当日101.54欧元每股的高点,跌至0.79欧元每股。市值从巅峰时期的2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51亿),跌至194.51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548万元),缩水超过99%!

    Wirecard是第一家德国支付公司,成立于1999年,在全球26个国家拥有近6000名员工,2018年的营收超过20亿欧元,市值超过德意志银行,并取代德国商业银行成为DAX前30名的指标股之一。

    2019年,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向该公司投资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亿元),这也是2020年孙正义旗下第三家破产的公司。

    百亿现金不翼而飞

    Wirecard成立于1999年,2005年收购了一家濒临倒闭的集团的呼叫中心从而上市,当时拥有323名员工的Wirecard主营业务是管理在线赌博和色情内容的支付。

    2006年Wirecard收购XCOM,进军银行业。获得了Visa和万事达的许可,这意味着它既可以发行信用卡,也可以代理第三方的支付。

    今年6月18日是Wirecard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但却被极为反常地第四次宣布推迟,原因是负责该公司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称,Wirecard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帐户中1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银行存款余额的证据,所以无法在财报上签字。

    随后,Wirecard在22日发布声明称,公司正在评估一种可能,即上述无法核实的19亿欧元现金余额根本不存在。

    据德国媒体透露,目前Wirecard待还的债务约35亿欧元,而账面上的所有现金与现金等价物总计只有约14亿欧元,还存在超过20亿欧元的空缺。这19亿“不存在”的现金原本刚好补上债务缺口,但骗局被揭穿,Wirecard选择在当地时间6月25日晚间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这19亿欧元到底去哪了呢?

    Wirecard的主要业务类似于支付宝,为第三方企业和个人提供支付结算。通俗来讲,就是帮助客户在网上用信用卡支付,同时收取费用。根据披露的财报数据,三家总部位于迪拜,新加坡和菲律宾的公司为Wirecard提供了超过95%的利润。

    根据Wirecard的财报,这19亿元来自于这三家公司帮助交易所获得的手续费,换句话说,就是纯利润。但2019年4月,另一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独立审计后发布的报告称,他们几乎没有从这三家公司收到能够证明收入存在的原始文件、合同或者数据。

    毕马威要求查看财务数据设置账户,但涉案的三家公司并没有同意,他们称,这一笔钱放入了一家亚洲银行的托管账户,该账户目前由新加坡的受托人管理。

    Visa和Mastercard已经终止了和Wirecard的合作

    但是就在毕马威进行独立审计的中途,这位“新加坡的受托人”宣布与Wirecard停止合作。Wirecard称这笔钱被转移给了第二位受托人,存放在菲律宾金融银行和菲律宾群岛银行,并提供了证明材料。

    但是今年6月19日,这两家银行否认了有这笔资金。菲律宾金融银行的发言人更是明确的表示,存款证明文件是伪造的。

    据相关媒体报道,这两家银行在6月初相继解雇了几位高管。有媒体猜测,有可能Wirecard这19亿欧元的“第二位受托人”通过行贿这两家银行的高管弄了一份假的证明材料。

    也就是说,这次破产的导火索是一笔从一开始就是通过虚假“刷单”凭空冒出来的19亿欧元,在瞒不住了的情况下事情败露。

      德国当局“保驾护航”

    在这件事之前,不是没有人质疑过Wirecard的商业模式和利润,但无一例外的都被Wirecard的律师函、公关手段以及德国监管当局的袒护压了下去。

    早在2008年,德国股东协会负责人就发表了一份声明,称Wirecard的资产负债表存在违规行为。这项调查最终以德国当局起诉两名该声明的材料提供者告终。

    2015年,英国媒体披露了该集团账目的多处疑点,当时的金额漏洞为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当时,参与报道的媒体都收到了英国十大律师之一的基思·西林的律所发来的律师函,并感到了来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咨询公司之一的FTI的公关压力。

    2016年,匿名卖空者以Zatarra的笔名发布了一份有关洗钱指控的卷宗。Wirecard否认了一切,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开始调查Zatarra等人涉嫌操纵市场的行为。

    Ceo布劳恩曾是德国高科技创业的代表

    同年,一家欧洲私人调查机构发布了对Wirecard的批评和调查计划。随后,该计划相关的记者、研究人员、对冲基金和卖空者全部遭到黑客的“鱼叉式网络钓鱼”。这是一种针对特定目标进行攻击、窃取资料的病毒攻击方法。

    2015年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成为Wirecard的集团审计师。2017年,安永为Wirecard出具了一份漂亮好看、有大量现金结余的审计报告。当年,Wirecard股价上涨了一倍。

    2018年3月,Wirecard新加坡分部的匿名人员披露了该公司名为“往返”的计划:通过第三方公司欺诈性的往印度总部汇款,再将款项回流出来,以此方法进行“刷单”。内部法务人员称已经展开调查。

    当时的市场并未重视这件事,2018年8月,Wirecard股价达到191欧元的峰值,使其估值超过240亿欧元。该公司称其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为约25万家商户处理支付,发行信用卡和预付卡,并提供非接触式智能手机支付技术。客户包括德国折扣公司Aldi和Lidl,以及近100家航空公司。

    其CEO布劳恩个人持有的股票市值达到16亿欧元,他向投资者保证,未来两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和利润将翻番。

    2018年10月,上述匿名人员联系了此前曾报道过Wirecard丑闻的《金融时报》,称内部的调查已经被压制。

    Wirecard全球的5000名员工(如果真的存在)恐怕将面临失业

    2019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第一篇有关新加坡调查的报道,Wirecard公关立刻斥责为“虚假报道”,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宣布就市场操纵调查《金融时报》母公司。

    2月,新加坡警方突袭Wirecard办公室,股价应声跌破100欧元。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立刻宣布了为期两个月的卖空禁令,理由是Wirecard“对经济的重要性”和“对市场信心的严重威胁”。

    随后调查记者发现,Wirecard一半的业务实际上是外包的,支付由合作伙伴处理,后者向Wirecard支付佣金。而其中一家“合作伙伴”的公司地址上,住着一名退休的老海员和他的家人,该老海员根本不知道什么跨国支付公司。

    随后,Wirecard起诉新加坡当局的调查,并起诉《金融时报》相关负责人。2019年4月,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宣布向Wirecard注资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1.5亿元)。这使得Wirecard拥有了底气和背书,继续在资本市场上高歌猛进。

    谁是最大输家?

    2019年9月,Wirecard发行5亿欧元债券,被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列为投资级,这笔债务原本应该在2024年到期。但面值1欧元的债券已经跌至12欧分的纪录低点,几乎沦为废纸。

    目前看来,Wirecard早已资不抵债,购买这5亿欧元债券的投资者只能咽下亏损。

    至于孙正义的9亿欧元,是通过旗下投资顾问公司(SBIA)利用可转换债券的方式收购的。在收购完成的第二天,就瑞信等银行向一批投资者出售9亿欧元(约10亿美元)的债务工具。实质上,SBIA等于空手套白狼,完全没有自掏腰包就提供了对Wirecard的所有投资。

    同时,因为自去年4月之后Wirecard股价大涨,SBIA获得的股票价值达到4.5亿欧元,SBIA还获得上亿欧元的现金利润。

    也就是说,吃亏的其实是买了SBIA债券的投资者,而不是孙正义。

    而在证券市场上购买Wirecard股票的消费者恐怕无法再挽回损失了,如无意外,在9月份的常规检查中,Wirecard就将被踢出DAX指数。

    Wirecard股价崩盘

    德国证券所有者权益协会的负责人滕格勒称,现在很难判断Wirecard宣布破产引发的巨浪会有多大,历史上从未有一家DAX公司破产过,且还是在如此突然的情况下,唯一能肯定的是,“影响将是空前的”。

    一位仍然持有Wirecard股票的德国华(港股00370)人表示,他一直持有Wirecard的股票,哪怕在疫情期间有所波动也一直没有抛售。但破产声明一出他已经彻底放弃,现在正寻求法律途径解决。

    除去债券直接购买者和投资者,还有15家银行是Wirecard的债主,据不完全统计,其主要贷款银行正面临16亿欧元(约127亿元人民币)的损失。

    这16亿欧元中,荷兰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和ING集团等银行占了大头,如无意外,这笔贷款很快将变成银行的“坏账”。

    Wirecard的用户也面临损失,根据客户提供的软件公告。由于Wirecard申请破产保护,其英国子公司所发行的预付卡均被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冻结,在FCA采取进一步行动前,用户将无法提取资金,也无法接收到卡上的新付款。

    客户资金被冻结

    这场骗局中唯一获利的,恐怕就是空投机构们,据《商业内幕》估算,做空机构截至6月28日已经获利超过10亿欧元。

    “精心设计的骗局”

    欧盟法律和消费者政策发言人卢扎克表示,Wirecard的破产对许多小投资者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他说:“投资者在做出投资决定时,是出于对德国严格的法律与法规的信赖”。这件事将导致投资者对德国金融监管失去信心。

    根据德国法律,一家公司破产后,财政部可以优先从破产公司的财产中收取应纳税款,其次是社会保障费用,接着要偿还银行贷款和支付未付款的发票,赔偿链的末端才是股权持有人,换句话说,股票持有人如果没有在25日之前抛掉股票,他们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局面。

    据了解,德国多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已准备对Wirecard的相关利益方进行起诉,其中包括来自蒂宾根的Tilp,这家律所曾因多起成功索赔案而名声大噪。

    Tilp律所在网站上称,怀疑Wirecard管理层存在操纵市场、隐瞒信息等违规行为,因此投资者有权对其起诉,并要求赔偿损失。股票持有人可以在Tilp的网站上递交相关信息,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以参与起诉,且有机会获得股票买入价13%至最高85%的赔偿。

    22日,伴随着承认19亿欧元为子虚乌有后,Wirecard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布劳恩宣布辞职并投案自首。目前,他以500万欧元的保释金暂时解除拘留。

    从“欧洲之星”变成阶下囚

    5月17日,他还在推特上写道:“当左右的噪音散去,尘埃落定,能赚10亿欧元的Wirecard将是今年增长最快的行业翘楚!”

    据知情官员透露,事件发生后,政府最早将于当地时间29日终止与该国会计监管机构财务报告执行委员会(FREP)的合同。FREP是一个拥有准官方权力的私营机构,代表政府监督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

    德国副财政部长约尔格 库基斯表示:“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质疑,目前监管该行业的机构是否应该继续以目前的形式这样做。”

    安永是另一个广遭质疑的对象,因为它担任Wirecard集团审计机构已经10年,并在2017年为Wirecard出具了相当漂亮干净的财务报告。此外,三年多来,安永从未向这19亿存款所在的新加坡银行索取任何账户关键资料。

    安永回应称,“有明确的迹象表明,这是一种精心策划和复杂的欺诈行为,涉及世界各地不同机构的多个当事方,目的是蓄意欺骗。”

    来源:时代周报 马妮

    
    热搜Wirecard 欧洲之星 FCA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