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商业频道 > 正文

史玉柱派百亿“利是”朋友圈好聚好散  巨人网络重组新华联再度离场

2018-11-08 14:36:00

投资时报 

既要面对游戏行业诸多利空因素,本次重组过程又经历一波三折。更麻烦的是,随着史上最严“停复牌”制度实施,留给史玉柱及巨人网络的时间已然不多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有人已黯然离场,有人继续抱团观望,还有人在趁火打劫。2018年的这个初冬,“大闲人”史玉柱注定不能清闲。

11月5日,巨人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巨人网络,002558.SZ)久拖未决的巨资收购重组案终于迎来新进展。据当日发布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意向性预案》(下称“方案”)显示,除交易标的Alpha全部A类普通股股权交易对价暂定305.04亿元与原方案保持一致外,交易方式、股份发行价格、发行数量、发行对象等重要细则均出现变化。

其中,交易方式由原方案255.04亿元发行股份和50亿元现金支付调整为全部通过发行股份进行支付;32.45元/股的原股份发行价格大幅下调39.57%至19.61元/股;股份发行数量则增加近两倍,由原方案的7.86亿股调整为15.56亿股;而随着上海准基商务咨询合伙企业(下称上海准基)拟受让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四川国鹏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广东俊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上海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所持有的交易标的股份后,交易对象也由原方案的13名减少至10名。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本次交易方案增加了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并由史玉柱控制的重庆拨萃、上海准基作为业绩承诺方,但相关细则却并没有同步亮相。

另一项可能存在的变数是,作为史玉柱旗下“接盘方”,成立不足2个月的上海准基与原股东间的股权转让交易仍未完成。该公司在方案中承诺,“将尽快向Alpha原股东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并在本次交易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公告前,将受让的股权登记至本合伙企业名下。”

《投资时报》记者发现,除前述4家已退出该次重组方案的交易对方外,上海准基还受让了重庆杰资商务信息咨询合伙企业和弘毅创领所持有的部分股权,以及上海众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众付)和北京盈生创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盈生科技)在交易对方重庆拔萃持有的全部股权。若交易完成,史玉柱将合计持有巨人网络的股权比例为35.53%,较交易前仅下降两个百分点,且仍为后者实控人。

如果按照305.04亿元的交易对价计算,史玉柱为推进重组需向转让方付出的“接盘价”接近百亿元。与2016年6月交易标的44亿美元(约290亿元人民币)的收购价相比,特别是考虑近年来逐渐走高的融资成本,转让方大概率是带着浮亏离场。

虽说对于拥有400亿元身家、“2018胡润百富榜”排名第53位的史玉柱家族,筹得其四分之一家产等额的资金并非难事,但在诸多方案细则尚未敲定前就宣布上市公司复牌,还是略显仓促。

为何多名交易对方在面临亏损前提下选择退出交易?当中国游戏行业整体估值已遭“拦腰斩”,为何本次交易标的定价仍坚持为305亿元?“特别股东会”上对原方案调整预案投出反对票的几名交易对方分别又是哪家机构?反对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否仍是本次方案的交易对方?史玉柱最终如何解决股东内部意见分歧?标的公司的AI技术目前仅用于游戏领域,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进展如何?更多谜题正在渐次浮出。

《投资时报》记者就上述问题电话采访巨人网络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后者表示,“重组问题无法回答,公司公关部会主动电话联系记者,并予以解答。”截止发稿日,本报记者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该公司投资者关系部的工作开始时间分别为上午10点和下午2点。这也就意味着,在每个交易日共计4小时15分钟交易时间里,巨人网络股票持有人以及潜在投资者将失去至少105分钟的投资者服务。

朋友圈好聚好散

资本市场中“纯属巧合”的故事多为杜撰,而真相或许只有一个。

就在巨人网络复牌的前一个交易日,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电影,002739.SZ)也宣布复牌。二者不仅在重组方案的内容调整上技法类似,更同样面临后期重组方案的不确定性,以及各自行业的凛冬。

不同的是,停牌长达488天的万达影视存在大幅度补跌的必要,连续跌停已成定局。而巨人网络或受标的公司涉人工智能概念利好,抑或是重组继续推进等因素影响,复牌当日一度触及涨停板,最终回落至4.95%,以19.92元/股收盘。

然而,就在该公司复牌后的第二个交易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完善上市公司股票停复牌制度的指导意见》,主要针对随意停牌和任性停牌,以及无故拖延复牌等现状,被市场称为史上最严“停复牌”制度。

或受此影响,巨人网络当日下跌3.36%,其19.25元/股收盘价则较52周高点下挫近六成。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11月8日,巨人网络自回归A股三年以来先后经历5次停牌,停牌时间最长达112天,且两次停牌间隔最短时间仅为35天。而万达电影上市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同样停牌5次,停牌时间最长却高达488天,两次停牌间隔最短时间仅为11天。

在二者最新交易方案转让股权的交易对方名单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均出现了新华联的名字。若交易完成,后者将回笼资金合计约17亿元(史玉柱方约支付13.3亿元,王健林约支付3.7亿元)。

同时参与两宗备受瞩目的重磅级并购,在资本市场以往的案例中并不多见。更何况,在股市低迷的情况下,相对划算的定增成本也会令增值空间存在想象力。“除非,参与者资金出现流动性风险,或者对交易未来并不看好,否则一般不会全盘退出或连续退出”,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如是表示。

事实上迫于监管政策施压,资本版图颇为庞大的“新华联系”,无论对金控平台还是上市公司平台早已开始“减法”操作。但眼下令其实控人傅军尴尬的是,作为宁夏银行第二大股东、大兴安岭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新华联系”自7月2日挂牌转让所持有上述两家银行全部股份,至今无人问津。

除傅军这位圈中老友外,与史玉柱同为“泰山会”成员的马云(旗下公司上海众付)和姜兆和(旗下公司盈生科技)也都没能为巨人网络重组继续站台。至于卢志强、林荣强等“泰山会”成员,则选择与史玉柱在行业寒冬中继续抱团观望。

耐人寻味的52天

在短暂的52天停牌期间,无法清闲的史玉柱面对的是“内忧外患”。

9月14日,一场在标的公司ALPHA召开的特别股东会议对本次重组有着特殊的意义。一方面,刚于8月10日宣布被“暂停审核”的资产重组再次启动;另一方面,依靠AI概念弥补游戏板块业绩下滑的希望重燃。

不过,重组方案变更调整的提案却遭到部分股东反对,后者占标的公司A类普通股的持股比例合计23.4%。

由于标的公司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外界暂时无法判断哪几位股东投出了反对票,但仅过了3天,答案便已接近真相。

9月17日,即巨人网络停牌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史玉柱公开宣称遭到“人身安全威胁、谣言攻击”。部分媒体对此报道称,站在史玉柱对立面的,是外号“小宁波”的神秘宁波富豪郁国祥。后者因多年前获得上海静安希尔顿饭店经营权以及以10亿美金买断杭州绕城高速公路经营权名声大噪,并一度成为富豪榜常客,但却因卷入12年前上海“社保案”而从此低调行事。

坊间传言,迫于耗时两年重组带来的资金压力,郁国祥意图将本次交易标的公司装入他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乐游科技(01089.HK),而后者因曾在近三年内股价上涨八倍令市场为之侧目。

据了解,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两家有限合伙企业背后的实控人正是郁国祥的“亲友团”,持有本次交易标的公司的股权比例为21.74%。

不过,被猜测投出“反对票”的上述两家公司却仍在新版方案交易对方名单中亮相。如果交易完成,二者持有巨人网络的股权比例更将由5.8%大幅上升至9.46%。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上海新经济公司沪江、喜马拉雅等积极备战科创板

11-14 17:52

任泽平:经济及金融形势严峻 2019年中将二次触底

11-14 03:25

高科技企业最快明年一季度登陆科创板 首批约20家

11-14 16:26

赖小民案细节:家藏2.7亿现金 情妇中或有知名女明星

10-17 14:46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争取明年上半年见到成效

11-14 11:45

为何税收越减越多?许善达:在把过去流失的税款收回

11-14 17:56

人民日报:应通过政策调整遏制出生人口数大幅下滑

11-14 07:09

银隆控股:董明珠为私利 利用银隆新能源对魏银仓发难

11-14 15:56

证监局曝光7大荐股陷阱 最狠微信群只有1个不是骗子

11-14 16:46

王兆星:金融危机根源是货币政策滞后和金融监管失效

11-14 18:11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