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债券频道 > 正文

债券通渠道作用凸显 全球投资者持续净买入中国债券

2019-01-10 08:27:03

金融时报 

随着债券市场开放步伐加速,外资持续进入中国债市。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近日公布的债券通运行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共有503家境外主体通过债券通渠道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018年12月,债券通交易量达到713亿元,日均交易量为36亿元。全球投资者持续净买入中国债券,当月净买入金额为140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债券通上线一年半以来,开放渠道作用日渐凸显,全球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步伐不断加速,这既显示我国债市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也意味着在全球市场中吸引力不断增强。越来越多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有利于提升我国债市全球影响力,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债券通渠道作用凸显

2017年7月,债券通正式推出是内地债市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也是内地与香港更紧密交流合作的重要一步。

上线一年半以来,债券通渠道作用日渐增强,通过债券通参与中国债市的外资机构数量和成交量不断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共有503家境外主体通过债券通渠道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其中64%是由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产品。2017年年底,共有247名境外主体通过债券通渠道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到2018年6月,这一数字增加至356名;到2018年9月末,则增加为445家境外主体。可以看出,参与债券通的境外投资主体的数量在2018年呈现稳步增长态势,一年增长速度超过一倍。

从成交量看,债券通成交量一直保持高位。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债券通交易量达到713亿元,日均交易量为36亿元,全球投资者持续净买入中国债券,仅12月1个月净买入达140亿元。2018年9月,债券通交易量达647.81亿元,而这一数据在2018年6月曾高达1299.21亿元,环比增长96%。

业内专家表示,债券通自上线运行以来以其快捷的申请流程、投资者熟悉的操作平台以及高效的境内外衔接等优势吸引着广大的境外投资者。通过债券通进入中国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境外机构数量增长明显,成交量稳步上升,投资者的区域分布从最早的亚洲地区逐渐向欧美地区扩展,投资者类型也更趋丰富。

从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信息看,截至2018年年底,债券通境外机构主要集中在中国香港(占约41%),其他包括美国、台湾、新加坡、开曼群岛、维京群岛、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从成交品种和期限看,93%的交易集中在同业存单(NCD)、政策性金融债和国债;待偿期方面,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1至3年和7至10年。

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境外机构成为国内债市最重要的边际力量,2019年这一趋势能否持续值得关注。且境外机构在金融对外开放、债券通等背景下有望加大对境内债券的配置,预计会成为债市增量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

债市开放步伐加速

债券通是我国债券市场扩大对外开放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一个缩影。

从开放步伐看,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从2005年起步,经历了引入境外发债主体、引入境外投资主体和实现内地与香港互联互通合作的债券通等几个层面。其中,债券通是内地债市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目前,境外投资者主要通过CIBM(中国银行(3.550, 0.01, 0.28%)间债券市场)、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人民币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和债券通这四种途径参与我国债券市场。

2018年是我国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一年,债券市场的一系列开放举措也不断亮相。此前不久,财政部公布《关于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企业所得税增值税政策的通知》指出,自2018年11月7日起至2021年11月6日止,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取得的债券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批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与彭博开展合作,支持境外投资者通过彭博终端与外汇交易中心系统连接投资中国债券市场。

随着我国债券市场开放步伐加速,越来越多的国际机构和指数加大了对我国债市的关注。2018年3月,彭博宣布将在2019年4月把中国在岸债券市场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范围,标志着我国债市首次被纳入全球主要债券指数。富时罗素相关负责人此前也表示,正在与相关部门沟通将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富时罗素指数的相关问题,希望尽快推出纳入标准。

债券市场扩大开放,吸引着越来越多境外机构持有境内债券。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境外机构在我国债券市场合计托管债券余额16847亿元,其中持有国债的数量已经达到10793亿元,相较于2014年6月1630亿元的规模已经增长近6倍。

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尽管境外机构持有境内债券数量快速增长,但从整体看,境内债券市场的境外主体参与程度依然有待大幅提高。

有分析认为,在亚洲新兴市场中,泰国债券市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放开,境外投资者在国债市场的占比从初期的2%上升到2015年的16%。马来西亚2003年开始逐步解除资本管制,国际资本流入资本市场,至2015年境外投资者在国债市场的参与度达34%。相较之下,我国境内债券市场的境外机构参与率仍然较低,未来提升空间可观。

值得注意的是,从长远看,金融市场逐步开放可以为我国带来可观的国际资本流入,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同时也有利于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国国际收支中证券投资差额由逆转顺,证券投资顺差71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逆差195亿美元。这一变化的背后,就是我国资本市场各项开放举措吸引境外投资者加大对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证券投资项下总体呈现净流入状态。其中,债券市场的开放是重要的渠道之一。

有学者此前表示,从一些发达经济体的货币国际化进程可以看出,如果没有一个开放活跃的债券市场的支持,一国货币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货币。2016年人民币正式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这就为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资产带来新的参与主体和资本流量,也相应提升了全球市场对人民币作为全球投资及储备货币的认可度。

热搜债券通渠道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